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古兰经》在中国大事年表 (上)

《古兰经》在中国大事年表 (上)

Rate this post

 

(公元 610 ~1999 年)

麦尔燕·穆纳娃尔·纳锦文编纂
叶哈雅·萨纳拜尔·林松校订
[说明]
A. 这是按照时间顺序整理的年表,
B. 内容包括:
1. 《古兰经》在中国传播的历史溯源和概况;
2. 《古兰经》在中国的阿拉伯文手抄本、木刻本、辑录本,各种影印本的出现;
3. 《古兰经》在中国的汉文选译本、全译本、注释本,以及少数民族语文译本的出版、再版情况;
4. 有关《古兰经》研究的论著、专集、翻译之介绍(只限于单行本译着,散篇文章将另外编辑成《有关〈古兰经〉研究文章的报刊索引》);
5. 近年来有关《古兰经》诵读的国内、国际比赛活动的纪录(各省市自治区地方性的比赛活动从略);
6.其它有关《古兰经》在中国的信息……
C. 初稿肯定会有遗漏、错误或不妥之处,请批评指正,以便补充,使它更准确、更有参考价值。谢谢!

公元610——632年(隋炀帝大业六年——唐太宗贞观六年)

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570——632)奉安拉启示,在阿拉伯半岛(主要是在麦加和麦地那地区)用阿拉伯语陆续传达、公布《古兰经》,并以它作为规范穆斯林宗教生活与世俗生活的最高指标。这些零星颁布的经文,除在教民中以口授、相传、背诵等方式记忆外,还有司录人员将其记录在兽皮、石片、椰枣叶和家畜肩胛骨上加以保存。

公元632——656年(唐太宗贞观六年——唐高宗显庆元年)

先知穆罕默德归真后,在相继就任哈立法的艾布•伯克尔(632——634在位)、欧麦尔(634——644在位)和奥斯曼(644——656 在位)时期,对《古兰经》进行汇集、核对、梳理,以口头传诵和文字记录彼此印证,务必求其准确。忠实维护原貌。经过整理、汇集,编定章节次序,终于形成规范、统一的标准定本,即千百年来流传至今的、无一词一字之差的唯一范本。

651年(唐高宗永徽二年)

伊斯兰教在阿拉伯传播后第一个大食朝贡使来华,史学家多认为这一年应为伊斯兰教传入中国之始。此后,在唐、宋间,大食朝贡使与穆斯林商贾纷纷来华,相应地将伊斯兰文化和《古兰经》经典与精神传入。而在此之前出入往返的大食胡客蕃商曾经带入《古兰经》之说均不足为据,因为当时《古兰经》尚未汇集。

762年(唐肃宗宝应元年)

唐人杜环所撰《经行记》中概略涉及“大食法”(伊斯兰教义),内容包含《古兰经》精神,如:“其大食法者,不食猪、狗、驴、马等肉,不拜国王父母之尊,不信鬼神,祀天而已”;“其俗礼天,不食自死肉及宿肉”,女子出门,必定拥蔽其面。无问贵贱,一日五时礼天。食肉作斋,以杀生为功德。断饮酒,禁音乐——“这是汉语文献中可以查找到的有关《古兰经》局部内容最早的记载。[按]天宝九年(750年),唐与黑衣大食(阿拔斯王朝)发生怛逻斯(今哈萨克江布尔)战役,杜环随高仙芝(唐西安四镇节度使)西行,仙芝大败而归,杜环为大食所俘,遂居大食等国12年。宝应元年(762年)附商舶东归,撰《经行记》,系我国记载大食等国伊斯兰教概况最早、最符合实际的第一手材料。可惜原书失传,仅有数则被引用、载于杜佑所著《通典》。
[Page]

约1255——1259(蒙古宪宗五年——八年)以后

十三世纪初,成吉思汗于1929年开始西征。1255年8月,旭烈兀抵撒马尔干,1258年8月,攻陷报达(巴格达)。蒙古贵族先后征服葱岭以西、黑海以东信仰伊斯兰教各民族。大批中央亚细亚人、波斯人、阿拉伯人被迁徒到东方,史书称之为“回回人”“色目人”。其中来自萨马尔干的部分穆斯林,即后来与其它民族融合为撒拉族的早期先民,相传撒拉族的祖先阿合莽与尕勒莽两位将军,从萨马尔干用骆驼驮着一部牛皮封面的《古兰经》,来到青海循化(现在是撒拉族自治县)。据说如今完整的保存在该县街子清真寺(青海省第二座大清真寺)的《古兰经》,正是这部有七百多年历史(确切年代暂无考证)的经典,被作为珍贵文物和历史的见证。

1318年(元仁宗延佑五年)

一部中国人用阿拉伯语文书写的《古兰经》手抄本完成,被完整地保存在北京东四牌楼清真寺内。手抄人署名为:穆罕默德•本•艾哈迈德•本•阿布杜拉哈曼。它虽然不见得中国最早的手抄本,但却是第一部完整保留的手抄本。

1322年(壬戌,元英宗至治二年)

泉州穆斯林艾哈迈德(卒于1321年)的墓碑正面为阿拉伯文、波斯文,背面是汉文。其正面文字阿文第一行即《古兰经》经文第3章第185节中的“人人都要尝死的滋味”(引用马坚译文)这一句。这是《古兰经》语句被镌刻于墓碑的早期的实例之一。

约1552?——1597年(明世宗嘉靖卅一年——神宗万历廿五年)

陕西穆斯林经学教育家胡登洲(1522——1597)大力兴办伊斯兰教经堂教育(假定胡登洲办学是从“而立之年”30岁开始,故设定为 1552年起),“吴楚燕齐之彦,负笈载道,接踵其门尔求学焉”,影响极大,并形成一整套经堂教育制度,在全国范围内逐步推行、兴旺。在经堂教育的课程设置中,规定《古兰经》及有关经注为必修课。在此之前的穆斯林民间私塾,早有学习《古兰经》的先例。

1724年(甲辰,清仁宗雍正2年)

在穆斯林学者刘智(约1664——1730)脱稿的《天方至圣实录》中,可以查找到《古兰经》三个断章的译文,即:第1、110和103章(分别见《实录》第7、13和15卷)。这是我国学者最早对《古兰经》翻译的记载。
同一时期,刘智在其着《天方性理》和《天方典礼》附录的“采辑书目”(前者有45部,后者有40部,其中重复开列者18部,实际有67部)中,开列的有关《古兰经》及经注学书目有:《宝命真经》(《古尔阿尼》)、《噶最真经注》(《特福西尔噶最》)、《咱西德真经注》(《特福西尔咱吸提》)、《大观真经注》(《特福西尔白索义尔》)等,可见在明末清初,有关《古兰经》的大量注释本,已经在中国流传。

1862年(清穆宗同治元年)

第一部木刻本阿拉伯文《古兰经》刊刻问世,汉文题为《宝命真经》。这是云南回族起义领袖杜文秀(1827——1872)建立大理政权后倡议刊刻的,标明是“至圣迁都壹千贰百柒拾柒年”刊行。分装为线装30卷,每卷28或29页,浅蓝色布面裱糊硬壳精装。同治十一(1872)年,经版毁于战火,但该本仍有少量几部得以保存。[Page]

1874年(清穆宗同治十三年)

有署名为汉南马晋锡编印的《赫厅》木刻本问世。

1882年(清德宗光绪八年)

由余海亭编《汉字赫厅》刻本传世。该书为音译本,无汉文翻译或解释。

1887年(清德宗光绪十三年)

马玉书译解的《经汉注讲黑听》刊刻问世。

1895年(清德宗光绪廿一年)

第二本木刻本阿拉伯文《古兰经》问世。系清末伊斯兰教学者马联元(1841——1903)在云南玉溪倡导刊刻,标明是“至圣迁都一千三百一十三年”告竣。全部刻板耗资白银八千五百两,由省内外穆斯林捐助。经文由穆斯林书法家田家培(1870——1944)书写,字体雄键清丽。是流通全国的木刻版本,原刻本在昆明南城清真寺全部珍存至今。经过清理,全经30卷木刻板共计1772片(另一说为1946片),页面3543页(另一说为3576页),完整无缺。

1899年(清德宗光绪廿五年)

马联元(字致本)的《孩听译解》木刻本在昆明出版。这是根据在中国流传的一部题为“孩提母•古拉尼”的《古兰经》节选本翻译的。这节选本,习惯上简称为《孩听》、《亥帖》、《赫听》等,在我国已流传数百年,不知是何人所选。
同年,镇江西大寺亦有类似的《孩提》印刷本。
约在此前后,即光绪末季,一部精致的《古兰经》阿拉伯文手抄本,完整无缺地保存在北京海定区主要是满族聚居区的蓝靛厂清真寺内。该寺还珍藏着阿拉伯文库法体的砖雕,说明伊斯兰教和《古兰经》在此传播已久,曾经兴旺一时。

1910年(清宣统三年)

希吉来历1328年,新疆的玉素甫大毛拉,在塔城肉孜阿訇的倡议和支持下,完成《古兰经译注》,据从阿拉伯文译为维吾尔文的古兰经选本作注释。此维吾尔文手抄本,由新疆博物馆珍藏。

1919年(民国八年)

4月,杨敬修的汉字音译本《亥帖译音》由上海老北门穿心街清真寺内秀真精舍刻印。译文夹杂着大量经堂语。系直排木刻线装本,共26页。马魁麟、杨德元译本《宝命真经》刊行。

1921年(民国十年)

杨敬修翻译的古兰文选《亥帖注解》由上海老北门穿心街清真寺内秀真精舍刻印。本刻线装本,共244页。

1924年(民国十三年)

李廷相译注的《天经译解》由北平牛街清真书报社出版。内容为《古兰经》第一章及第二章中的前5节,翻译并作注疏。

1925年(民国十四年)

12月,香港大学文学尹恕仁将印度学者穆罕默德•阿里英文翻译的《克兰经弁言》(1917年在英格兰付印)用半文半白语句译成汉文。全书178页,8.8万字。卷首有友努斯来博•穆•摩希甸所作序言。[Page]

1927年(民国十六年)

12月,第一部汉文译本《古兰经》问世,题为《可兰经》。汉族学者铁铮根据阪本健一的日文译本《 》、并参照罗德威尔(RODWELL)的英译本《THE KORAN>》转译,北平中华印书局出版。全书约23.6万字。
12月,上海伊斯兰教学术文化团体——中国回教学会出版清代学者马复初(公元1794——1874年)的《宝命真经直解》(又名字《汉译宝命真经》或《本经五章直解》)。其内容是《古兰经》1到5卷的译本。这是第一次出版,这时,译者已经逝世53年。

1928年(民国十七年)

8月,北平牛街清真书报社刊印《琐雷释义》,是有关《古兰经》诵读方法及释意的著作,全书辑录了古兰经20个章的部分经文,用汉字注音并注释大义,共计24页,约5千字。编著者不详。

1931年(民国二十年)

3月,第二部汉文译本《古兰经》问世,题为《汉译古兰经》。汉族学者姬觉弥(原名潘翥凤)主持翻译,实际上是集体协作的结晶。由阿文、英文、日文和汉文专家多人参证,其中阿文参证人穆斯林学者李廷相、薛天辉。上海爱俪园广仓学窘(英国籍犹太人欧司爱•哈同资助经营之社团)出版。线装一函共8 册,第一册有《序言》七篇,撰写人署名按次序为:芩春煊、长沙郑沅、桂阳夏寿田、江宁哈麟、欧司爱哈同、罗迦陵和姬觉弥。第二至八册是译文,约19万字。

1932年(民国二十一年)

2月,穆斯林学者自己翻译的第一部汉文全译本《古兰经》问世。题为《古兰经译解》。译者王文清(1879——1948,即王静斋阿訇。)有马寿龄(马松亭)等穆斯林名流参订。北平中国回教俱进会刊行。这是中国出版的第三部汉文全译本《古兰经》。由于王静斋曾经先后翻译出版过三种《古兰经》,习惯上分别称之为甲、乙、丙种本,这是甲种本。
12月,中国穆斯林学者马松亭大阿訇带领北平成达师范学校派遣的留埃及学生张秉铎等5人抵达开罗,在觐见当时埃及国王福德一世时,将我国清代常爸巴手抄得一部《古兰经》赠送福德一世,曾经被陈列在福德王室博物馆。

1935年(民国二十四年)

柳彬入、花汝舟翻译的《汉译古兰经三卷》由扬州中国回教经书编译所刊行问世。

1941年(民国三十年)

香港中国回教协会刊行署名道隐(著名学者五特公笔名)的《汉译古兰经第一章详解》,约15万字。

1942年(民国三十一年)

王静斋的第二部《古兰经译解》(乙种本)在宁夏出版石印本。由于当时正处于抗日战争年代,条件艰苦,这部分订为十册的线装译本,仅仅刊印60部,流传者寥寥无几。
虎嵩山(1880-1955)编译的《候赛尼大词典》(原名《侯赛尼注释》,又名《中波字汇》上册20卷,在宁夏吴忠问世。本书为侯赛尼氏用波斯文注《古兰经》的中波对照词汇。这是虎嵩山重要研究成果之一,但全书尚未完成。
[Page]
1943年(民国三十二年)

刘锦标(字冠豪)的《可兰经译附传》在北平新民印刷局出版。译本由译者口授,洪复真笔录,张子文、铁铮等校阅。在此以前,刘锦标曾经翻译过《可兰真经选本》。

1946年(民国三十五年)

10月,王静斋的第三部《古兰经译解》(丙种本)在上海永祥印书馆出版。这是译者三种译本中最成熟、最有影响的详细译释本。约55万字,初版印数5千册,封面由白崇禧题签。此译本后来在大陆各地和台湾多次翻印、重印的数量很多,是流通极广的译本之一。

1947年(民国三十六年)

杨敬修(1870-1952,字仲明)的《古兰经大义》由北平伊斯兰出版公司分上、中、下三册出版。这是用文言文兼经堂语力求直译的本子,古朴典雅,但缺乏注解,不容易读懂。全书约18万字。

1949年

马坚(1906-1978,字子实)翻译、注释的《古兰经》上册(前八卷本)由北京大学出版部出版,约13万字。这是马坚全译本中 计划分上、中、下三册出版的详细注释本中的第一册,问世后很受欢迎 。但这宏伟计划却未能实现。
11月,马浩川、马崇武编撰的《古兰通检》由马敦五制版印刷,该书是用经堂语翻译《古兰经》文并提供字词检索方法的工具书,其内容第一集包括《古兰经》1—3章的“经堂语译本文”;第二集上卷是“经堂语译索引”及“凡例”。此书虽然仅仅包括局部《古兰经》内容,未能全部完成,但对“满拉”、 “海里法”学习《古兰经》和阿拉伯文语法不失为有用教材。

1950年

8月,北京大学出版部刊印马坚的《古兰简介》,分8个部分介绍《古兰经》产生的背景和巨大影响。

1951年

5月,虎嵩山译的〈侯赛尼大词典〉,在1942年初版的基础上,经过补充、修订,增加了许多词目,又将继续完成的后10卷合编在一起,在甘肃平凉出版增订本。全书319页,收有词目1万多条。

1952年

马坚翻译、注释的《古兰经》上册(前8卷本)再版。

1954年

希吉来历1374年,新疆大毛拉木罕买提-泽尔圃哈热哈吉在伊犁用维吾尔完成的《古兰经译注》,原本珍藏于新疆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

1957年

中国伊斯兰教协会机关刊物《中国穆斯林》创刊,从第二期起,开始连载马坚翻译、注释的《古兰经》上册(前8卷本)的继续,以后,连载到第8章第9节即宣告终止。

1961年

新疆伊梨大毛拉的《古兰经》译本提名为〈至理名言〉(译者的生平及完成年月不详),由其子哈吉阿布东拉赠送新疆民族研究所保存。

1980年[Page]

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刊印了阿拉伯文《古兰经》,以埃及1952年官印局版本为蓝本,系16开布面精装本。

1981年

2月,中国伊斯兰教协会研究部和上海外国语学院阿拉伯语言研究室合译的《古兰经选》,由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出版。全书约7.5万字。影印阿拉伯文手抄本作对照。
4月,马坚的全译本《古兰经》,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在北京出版。这是公开发行量最多、影响面最广的汉文通译本,卷首有白寿彝《序言》。全书约29.4万字,初版印数为6.65万册。
11月,林松用押韵散文体式译的《古兰经文选》阿汉文对照本,由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公开出版;封面由包尔汉副委员长题签。初版印数有:平装本5万册,精装本5千册。在此之前,中央民族学院科研处曾刊印过内部参阅本二千册。以后,在内蒙古和西北各地陆续翻印、重印的数量很多,无精确统计。

1982年

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刊印了阿拉伯文《简明古兰经注》(泰福西尔•哲拉莱尼,(Tafsir al jalalayn),据黎巴嫩贝鲁特版本影印。这是我国经堂教育长期以来使用的教材。16开本布面精装本,共823页。
12月,北京市伊斯兰教协会刊行《古兰经选(亥帖)》(该书是重印本,译者姓名及完成年月不详),有汉文注音和译义,分别书写在阿拉伯原文上下。其译文用传统的经堂语。

1983年

3月,新华出版社发行《古兰经的故事》译本,该书原作者为叙利亚的穆罕默德•艾哈迈德•贾德•毛拉,译者是关?、安国章、顾正龙、赵竹修、王永方等,全书约22万字,印数8万册。

1985年

清光绪21年木刻本《宝命真经》,由云南省伊斯兰教协会影印成16 开精装本,分30册装订,采用80克胶版纸张印刷,出版1500部,不胫而走,供不应求。以后,1988年继续印刷2千部,1993年又增印2千部,深受欢迎。
1986年

买买提•塞来翻译的维吾尔文通译本《古兰经》,以阿、维文对照形式在北京民族出版社出版。这是第一次公开和大量地发行《古兰经》少数民族语文版本。

1987年(希吉来历1407年)

马坚汉译《古兰经》,在沙特阿拉伯用阿汉文对照形式,由麦地那法赫德国王古兰经印制厂出版,免费赠送从中国去朝觐的“哈吉”,和通用汉语的穆斯林读者。
5月,高浩然(在美国担任教长的华裔学者)编辑的《古兰经每日一句》(英文提名为《everdaystudy of quran》),以阿汉文对照形式,由伊斯兰古兰经研究中心出版。编辑者用意是,为穆斯林读者每日提供一句(一节或数节)《古兰经》经文。按照希吉来历顺序,从元旦至年终的354天,每天一段,此外,还有聚礼日和有关节日选读的经文。
5月,穆罕买德•艾敏(马恩信)翻译的《古兰经——永恒之奇迹》(穆罕默德•萨利哈•赛迪格着),由香港伊斯兰青年协会出版。全书有29个标题,译文正文92页。
10月,杨连恺、林松、李佩伦、白崇人编撰的《古兰经故事》,由新疆人民出版社在乌鲁木齐出版,全书约22 万字,印数6千册。[Page]
11月,乃智门丁译注《古兰经文选新解》问世。该书引用西方学者的论述比较多,故称“新解”。卷首有穆罕默德•罕比布《序言》。1992年10 月刊行了修订本。

1988年

8月,林松的《古兰经韵译》由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在北京同时发行阿汉文对照(上下册)5万套,汉文单行本3万册。《韵译》封面由马松亭大阿訇题签。扉页有白寿彝题词和李士厚题诗。

1989年

11月,美国华裔穆斯林学者闪目氏•仝道章(1923——1995
)的《古兰经》中阿文对照详注译本)由南京译林出版社出版。卷首有王世铭《序》和 林松《序》。1990年6月,译者偕夫人马琳回国,在南京举行译本首发式和座谈会。

1990年

哈再孜、马哈什合译的哈萨克文通译本《古兰经》,由民族出版社在北京出版。这是中国第一本哈萨克文译本。
旅居英国的穆斯林学者奥斯曼•周仲羲所译《古兰经》,由伦敦伊斯兰国际出版社出版,在新加坡佳艺彩印公司印刷。此译本因引用和宣传阿哈迈迪亚教派观点而被穆斯林群众抵制。

1991年

1月,上海《阿拉伯世界》季刊从今年第1期开始,设置专栏,连续刊登林松撰写的《汉译〈古兰经〉史话》,主要是按照出版先后次序,介绍和评论所有汉译《古兰经》全译本。之后,这一专栏几乎每期都保持,到1994年基本结束。往后出现的两种全译本,在1997年第二、三期继续评介。《史话》供发表15篇。
4月,杨易辰主编、杨耀苍副主编的《〈古兰经〉哲学思想》,有宁夏人民出版社在银川出版。内容涉及《古兰经》与伊斯兰教的信仰观、历史观、认识观、人生观、伦理道德观、对穆斯林行为准则的规范,及其倡导的生活方式等。参加编写者还有:杨华、张秉民、薛亚平、冯怀信、杨晓锋、王桂生、肖敬均等,全书共分8章,23节,约21.8万字。印数3.3千册。
5月,宁夏回族自治区伊斯兰教协会和《古兰经概述》编委会编着的《古兰经概述》,有宁夏人民出版社在银川发行。洪维宗为名誉主编,何兆国担任主编,执笔撰稿者10余人。全书分19章,共17题,20万字,印数8千册。
译文集《〈古兰经与〈圣训〉中的科学奇迹〉(《Scientific miracles of Quran and Sunnah》出版内部交流本。赛义德•礼兹格•塔威勒等注,阿里•杨安等译。其内容主要是1987年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国际伊斯兰大学主办《古兰经》与《圣训》中的科学奇迹国际研讨会上的论文。此书选译了文章17篇。

1992年

杨品三(北京东寺清真寺阿訇)的遗作《古兰经分类选译》,经陈广元整理,由北京伊斯兰教协会出版,全书共分105类,每类精选经文数节至十几节,阿汉文对照。有安士伟《序言》和陈广元《后记》。全书约9万字。
西安市化觉巷清真大寺计划在礼拜大殿展示的阿拉伯文全文《古兰经》及马坚的汉文通译本,经过穆斯林青年书法家、平凉舍俊友阿訇长年累月的辛勤努力,历时三年半刻成,开始陈列展览。从大殿北墙转西墙到南墙。阿拉伯文由30块巨幅版面组成,每块容量正好是一卷经文,书法精美,刀功细腻;译文则附录原文之下。工程宏伟壮观。这是中国篇幅最大的《古兰经》木刻本。[Page]
12月,邱树森主编,林松、李松茂、马明达、伍贻业副主编,有75人撰稿的《中国回族大辞典》,由江苏古籍出版社出版,全书约171万字,出版印数4千册。该书中有关《古兰经》的词条(含参见条),在“经训典籍”中有98条;在“教义学说”中有60多条。该书除序言外,正文30页,分为11部分。
12月,买德麟翻译的《如何了解(古兰经)》(Abul A’la Muwdudi着),由台北伊斯兰服务社出版。
1993年
1月,杨慧云主编,王一宁、夏森、张奎、张乃铮、马文学、刘世俊、勉维霖、杨怀中、巢峰、徐庄、李树江河杨继国副主编,有编委75人,主要撰稿人135人参与编写的《中国回族大辞典》,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发行。全书约234.5万字,初版印数5千册。该书中有不少关于《古兰经》的词条,由于缺乏分类目录索引,不便统计。
6月,由余振贵、杨怀中主编的《中国伊斯兰文献着译提要》由宁夏人民出版社在银川发行。全书67.8万字,初版印数2千册。该书分17大类,详细介绍有关图书578种。其中第一大类首列《(古兰经)学》,介绍《古兰经》的汉文通译本和选译本共27种。
9月,刘飞茂、纳锦文、林涛、王颖合编的《古兰经箴言》,有民族出版社在北京出版,印数1万册。全书分为“世俗生活”与“宗教生活”两大类,每类又细分若干篇,计33篇,节录经文250段,含579节。有林松《序言》和林涛后记。
斋月,兰州市编辑出版了题为《(古兰经)简介》的文章汇辑本,收集了马坚、陈克礼、马恩信、林松、怒马、刘桢、买德麟、闻省三等(排名顺序按该书扉页署名)在报刊上发表的有关论文和译作十多篇。卷首有编辑者《序言》。

1994年

3月,宛耀宾总主编,杨克礼、罗万寿、马忠杰、杨宗山主编,近80人撰写的《中国伊斯兰教百科全书》,由四川辞书出版社发行,全书205万字,初版印数8千册。该书中有关《古兰经》的词条(含参见条)共计67条。
8月,穆斯林书法家马千云历时三年,以蝇头小楷精心抄写的马坚汉译本《古兰经》,大功告成。《甘肃日报》8月5日有报道。
9月,陈广元、冯今源、铁国玺编着的《古兰经百问》,由今日中国出版社在北京出版,卷首有安士伟《序》;卷未有冯今源《后记》。该书以问答形式介绍有关《古兰经》的知识,是王志远主编的《宗教文化丛书》之一。全书正文共设101问,另有附录资料3项。约16.5万字,初版印数3千册。以后,有再版及其它“百问”(《伊斯兰文化百问》、《伊斯兰历史百问》)的合印本。
11月,周燮藩编写的《古兰经简介》(小标题为“真主的语言”)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刊行。该书是《伊斯兰文化丛书》之一,约7.2万字,初版印数5千册。

1995年

中国伊斯兰教协会首次印刷、推出小巧精致的阿拉伯文袖珍本《古兰经》,这是该会成立40年来,在伊斯兰历1416年新年之际印制的。
1月,杨怀中、余振贵主编的国家社会科学“七五”规划重点项目《伊斯兰与中国文化》一书,由宁夏人民出版社发行。撰稿人有林松、陈久金、马启成、宋岘、杨怀中、余振贵、杨万宝和丁克家,全书52万字,初版印数精装本、平装本各1.5千册。该书共10章、54节。其中第九章《(古兰经)的翻译》(含12节,约近10万字),是对《古兰经》在中国译坛的专题介绍。[Page]
3月13日——15日,首届全国《古兰经》诵读比赛在北京举行。有26个省、市、自治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及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推荐的86人参加初选,从中选拔了回、维吾尔、东乡、藏等5个民族的34名选手(其中男31人,女3人)参与正式比赛。比赛结果:男子组录取3名,1.买买提•托乎提(新疆);2.马文军(青海);3.马云(新疆)。女子组录取2名,1.康明清(内蒙古);2.马冬梅(甘肃)。在此之前,及以后,有些省、市和地区,也举办类似的比赛活动,不逐一列举;本表只记载全国性的竟赛成绩。
9月,四川人民出版社发行一套《宗教经书宝典系列》丛书,共4册。其中之一为林松所著的《古兰经知识宝典》,分“全貌概览”、“分类综析”、“人物故事”、“译文选展”四篇,全书共16章、78节,58万字,初版印数1万册,有精装本和软精装本。
12月,马振武用经堂语翻译的《古兰经》(汉文、阿拉伯文、小儿锦对照),由宗教文化出版社在北京出版。这是用纯粹经堂语翻译的第一部公开发行的全译本。卷首有安士伟、宛耀宾题词,有白寿彝《序》和帖东立《前言》。版权页标明是1996年3月第一次印刷,印数为1千册。
甘肃刊行海迪泽•马秀兰翻译的《(古兰经)——光辉的引导》一书,原作者是穆罕默德•萨利海。全书包括28个小标题,小32开本,正文150页,卷首有马志信《序》和穆罕默德•罕比卜序言,题为《真理:人生的求索》。

1996年

3月,沈遐淮(1938——1998)从英文译本转译的《古兰经》,提名《清真溪流——古兰经新译》,由台湾新文丰出版有限公司在台湾出版。卷首有丁慰慈、定中明《序》。该书用押韵散文翻译,但以意译成分居多,添枝加叶处,往往有失原意。全书虽有1015页,约55万字,《古兰经》译文仅占 780页,约41万字;其余部分是译者的与《古兰经》内容丝毫不相干的文章,很不严肃。其中还有政治倾向性明显反动的言论。因此,海峡两岸读者对此译本都有意见。
8月,林松所著的《古兰经知识宝典》,由四川人民出版社第二次印刷,继续刊行1万册。新版本除改正初版的几十个错字外,作者还写了《重印附记》。
11月,穆斯林书法家乌思尧(西安市莲湖区政协副主席)用一年多的时间以行楷书抄写马坚汉译《古兰经》,全部完工,并向参与首届西安伊斯兰文化研讨会的代表展示。《西安日报》和西安电视台等新闻媒体多有报道。

1997年

3月3日—7日,弟二届全国《古兰经》诵读比赛在北京举行。在有24个省、市、自治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及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推荐的106人参加初选的基础上,选拔了回、维吾尔、撒拉、东乡、藏等5个民族的46名选手(其中南40人,女6人)参与正式比赛。比赛结果:男女各取3名。男子组录取 1.伊里亚斯(新疆);2.买买提•玉素甫(新疆);3.安国文(甘肃)。女子组录取1.马培英(内蒙古);2.艾伶俐(河南)3.周凤红(宁夏)。
4月,外国文学出版社在北京出版杨连凯、林松、李佩伦、白崇人编撰的、经过局部修改或改写的《古兰经故事》,封面是纳忠教授题签,卷首有林松的《前言》,全书24.8万字,印数1万册。
8月,马坚汉译《古兰经》经其夫人马存真个别修订,加上《再版前言》,仍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印数为2万册。
甘肃天水市杨振兴阿訇带病长期坚持、精心汇辑的《古兰经译节荟萃》于1993年完成,主要是以王静斋和马坚的古兰经译本及其注释,全部加上阿拉伯原文,工整、细致地融汇在一起,卷首有林松《序》。16开本,长达800页。在临夏市穆斯林文化服务中心赞助下,于今年出版了精装本。[Page]
12月,纳忠教授专著《阿拉伯通史》上卷,由商务印书馆初版(按:下卷于1999年1月问世),印数4千部。该书共分8篇77章。其中第二篇第11章《(古兰经),伊斯兰教》,用两节分别概括介绍了《古兰经》的搜集和《古兰经》的部分内容。

1998年

6月,甘肃穆斯林书法家马千云在抄写马坚汉译《古兰经》之后,再接再厉,用细管紫毫,蘸纯金粉抄写王静斋上百万字的《古兰经译解》(丙种本),已全部完成。使用赤纯金粉,瓷青稿笺,耗资巨大;分30卷,以经折装艺术加工,并配制考究木匣珍藏。全部按照原译本繁体字楷书,点横撇竖捺,一丝不苟,工程浩繁。封面题签者,阿拉伯文为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会长萨里哈•安士伟大阿訇,汉文是当代大书法家启功教授。其附件包括林松《序》,和汉族作家麦天枢为推荐此金书精品的特写,已翻译成阿、英、日文,并制作成光盘。
10月,穆斯林青年书法家马海宁用篆书抄写林松的《古兰经韵译》已全部告成。在银川召开的首届回族历史与文化国际讨论会揭幕日(13日),展览于会议所在的宁夏宾馆。
11月,3日——5日,沙特阿拉伯宗教基金部在麦加举行第20届国际《古兰经》诵读比赛,中国伊协选派伊里亚斯(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学生)和马文钧(青海伊斯兰教经学院教师)参加。
12月,1日——6日,马来西亚第40届国际《古兰经》诵读比赛在其首都吉隆坡举行,中国伊协选派新疆选手满苏尔•卡日(男)和内蒙古选手马培英(女,国内比赛获女子组第一名)参加。

1999年

1月,埃及在开罗举行第6届国际《古兰经》诵读比赛,中国伊协选派新疆选手艾拜杜拉参加。
5月,11日——14日第三届全国《古兰经》诵读比赛在北京举行。在各地推荐109名选手的基础上,有来自29个省、市、自治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4个民族的59名选手参加正式比赛。比赛结果:男子组录取3名:1.马文明(北京);2.阿布杜拉•舒库尔(新疆);3.纳喜刚(云南沙甸)。女子组录取2名:1.孔令娟(西安);2.丁爱霞(宁夏同心);3.陈瑞霞(山西)。( 纳锦文 编纂  林松  校订)
(初稿,有待补充和继续)

载自:http://www.gulanjing.com/html/2008-8/27/10_41_16_5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