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乐善好施的重要

乐善好施的重要

Rate this post

乐善好施的重要
导师Abdul Kerim al-Hakkani al-Kibrisi的教导
星期五 23 Jumad al-Awwal, 1431/五月 7, 2010
奥斯曼纳格西班地道场, Siddiki Center, 纽约

Auzu billahi min ash-sheytanir rajim
BismillahirRahmanirRahim
Medet Ya Seyyidi, Sultanul Awliya, Medet.

问题:我们会在审判日认得我们的家人吗?

导师Efendi:是的,我们会认得他们。阿拉说:「在那天,子女会跑离他们的父母,而父母会跑离他们的子女。」这就是为什麽会说:「你的家属,你的财产,你的子女,与所有的一切对你只是困扰而已。」所以在那天,你所做的一切,与你并没做的一切会出现在你面前。他们会跑来拿走属於他们的,你会跑去他们那里拿走属於你的。现在有多麽的爱,但在审判日上就不会有那麽多爱,」每个人都会为了他们自己而做的。

问题:导师,我有一位家属,在他过世前,他提供所有已经过世的家属名字。

导师Efendi:他看到了。在你过世前,你肯定会看到影像。你会看到对面有什麽。当你在世时有好好的改正你自己时你会看到那个影像,或是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你会看到那个影像。但那个时候你无法改变太多。你会看得到的。他们会出现在你面前。谁知道。看个人是怎麽过活的,以及他们在忙什麽,不同的事会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

如果你在审判日看到你的家属,他们对你不会有什麽太大的意义。就像现在在今生一个陌生人对你是很陌生的一样,他们在那天对你会是很陌生的。你的子女,如果他们没有到达比你还高的地位,对你来说,一切都没什麽重要的。这个身体会变。你的灵魂会查觉,但这会为你自己,而不是给他人的。这就是为什麽全能的阿拉藉由祂的先知教导你要如何养育你的子女,你要教他们怎麽样的礼节。在他们到达成熟的年龄你要负起教导他们的责任。在他们成熟後,你就不必负责。你要为他们在成熟前所走的路负责。在那之後,他们要为他们的所作所为负责。但在那之前,你要负起责任。

你会被问:「你有展示正途给他们看吗?」对他们不是责任,对你却是。在他们到成熟的年龄,他们不用负责。但父母有义务在子女成熟前把正途与正确的方向展现给子女看。还是像今天,子女在统治著父母。这是很危险的。你会受到很大的痛苦。他们也会陷入很大的困境,因为他们将不能在外面的世界得到他们想要的。所以俗世对他们也不会是那麽好的。

所以他们如果到达更高的地位,他们会拉你上去,他们也许能为你说情。如果你在受苦,他们也许能带你离开苦海。但这对他们也不会是多麽的重要。一切都会分离的。

问题:父母也是一样,对吧?

导师Efendi:当然。父母与子女。整个世界都有父母与子女。他们会是父母或子女。不是吗?你有父母,你是他们的子女。你有子女,你是他们的父母。如果你的子女有子女,他们是他们的子女,他们会是你的子女。事情会是这样的。

帮他人脱离苦海的,或到达更高的地位…人们在这个世界为了先後顺序而争吵著。这一点意义都没有。但在来生这就会有点意义了。在来生你也许会成为次等公民。这就是你在俗世所赚取的。你会是头等公民或是次等公民。你会是享受的人还是说你有可能会变成服侍他人的人。还是说你会摔入烈火中。

所以我们在这个世界里做的所有一切都会被计算,好与不好。每件事都会依照你的意图而决定的。注意你的意图。你也许能欺骗整个世界。你连自己都要欺骗?注意你的意图。你在做事时的意图是什麽?如果不是为了阿拉,你就失败了。会成为你与阿拉之间隔离的东西就是俗世了。这是你对俗世的爱。

问题:如果一个人到达某个乐园他会永远都不知道更上面的乐园吗?

导师Efendi:不,举例来说,如果他到达第一层乐园,他们会对他说,看看这个最高的地位。这本来应该是你应该要到达的地位。因为你在俗世里没做这些事所以你没有到达这最高的地方。这就是你永恒的地位。」当他看到他有的与他应该要有却没有的地位,那个乐园会成为他的地狱。

穆罕默德的民族都在地底下痛不欲生。除了阿拉的圣人们以外没有人感到满意。其他人都在说:「我是多麽的愚蠢!与其在说废话,我应该说阿拉、阿拉、阿拉、阿拉、La ilaha illallah(万物无主唯有阿拉)。这样我会得到稍微更高的地位。」你要用你的则克尔来赚取这一切。今天的人们不做则克尔,他们不做他们的每日则克尔。除非你有某种强大的支持在协助你,你会很受苦。那时候你会痛不欲生。

我为什麽说这些?这些话会传到那里去?这些话帮助了谁,伤害了谁?」你必须要检查它。不是只说:「噢,事情发生了。我能做什麽?」今天的21世纪的人们说:「我能做什麽?事情就这样发生了。」你可以做许多事去确保事情不会这样发生。在事情发生後,你可以做更多的事去做善後。这是一定的。如果你只在说:「没办法…」许多人在说:「我不在乎。」你现在的麻烦可大了。无论你是谁还是什麽,你都要注意你说的话。之後说:「对不起。我向你道歉。」这已经注定说你会为你讲的话感到歉意。但这个道歉会使你失去很多。因为神圣先知说:「不要做任何会使你需要去道歉的事。」这是因为信者是有智慧的人,他知道他的话会传到那里去。如果他不知道,他就不是一个真正的信者。

问题:那些攻击,伤害阿拉的圣人们,阿拉的密友们,并使他们伤心的人又会如何?

导师 Efendi:那些攻击阿拉的密友的人,阿拉说:「我对他们宣战。」祂说:「也许他们不会回答你,但我要向你宣战。」阿拉对那些做出攻击的人宣战。在他们能过关前,他们要先通过许多地方。就像我所讲过的,没什麽对阿拉是太大还是太小的。就像祂可以创造蚊子的翅膀,祂可以在一瞬间创造十亿个像这样有几十亿人的世界。对阿拉不是大事也不是小事。对你是大或小。对阿拉不是。所以依你的地位,你必须要注意你的举止。如果你认为这对你是大事,你必须要注意看什麽从你嘴里出来。

神圣先知说:「人会因为他的两个器官在来世受苦。」这两个器官带给人类灾难。他说:「两个器官。一个是人的舌头,而另一个是他的私处。」你的私处,你是用它来做什麽的?你是什麽时候用它的?你为什麽这麽用它?你的舌头,你是什麽时候用它的?你为什麽要这麽用它?神圣先知是怎麽说的?「说一些对你与他人有益的话,不然就保持沉默。」沉默对你是种保护。你要为从你的舌头出来的话负责。在里面的话你就不需负责。
从你口中出来的东西也许对他人有益,人们正在享受那个益处。你会为此受到奖赏的。从你口中的话煽起了混乱。你要为此负出代价。你不能说:「我做了这件事,我还能做什麽?对不起。」

当然你会感到很抱歉。你如果现在不感到很抱歉,你会在审判日感到很抱歉。这是因为舌头不是给你在想讲的时候让你讲想讲的。21世纪的人毁灭了他们所建立的一切。这就是为什麽神圣先知说:「他们在早晨起来的时候会是信者,但夜晚休息的时候他们会是不信者。他们会以信者的身分入睡,但会以不信者的身分醒来

所以那句话是怎麽讲的?信仰与虚假,说谎不能共存在同一颗心中。如果你说谎…现在说谎分好多种。如果你开始谈及有关说谎…假冒你所没有的是说谎,欺骗他人。不能待在同一颗心里,神圣先知说,不可能。如果说谎在的话,信仰会离开的。如果信仰在那里,撒谎不能进入。你不能撒谎的。说谎不是对小孩说:「来这里。我会给你点什麽的。安静点。」这不是说谎,这是在训练。训练与说谎是不一样的。21世纪人类是说谎专家,他们在对他们自己说谎。他们也在对他们自己说谎。

说谎是人类对他自己能做出的最不好的事之一。在一个人进入坟墓以前,他要先经历许多的事情。当灵魂一出来,直到你被放入坟墓,你的灵魂还是与你的身体连接,你会看到一切,你的身体在那里,你会查觉一切,但你会无法回答。你的灵魂会进入牢房,或著会去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或者进入在中间世界的乐园,他们把那些灵魂安置在VIP招待室里。不是开玩笑。这是真的。看你在这个世界里是什麽样的人,你就会去那种特别的地方。

那些非常乾净的离开这个世界的人,在他们的面前还有许多的障碍。不要想说他们已经通过,并已经进入他们的乐园了。

问题:即便他们乾净的离开俗世?

导师Efendi:即使他们乾净的离开俗世,因为他们没有特别的许可證使他们能通过每一扇门。所以他们必须要等待。事实上,如果他们的心还是与俗世有连繫,这段等待时间会是另一段苦难。

问题:他们会是在这个世界里非常好人吗?不是穆斯林,也不是基督徒但是对他人真的很好的人?

导师Efendi:这是一件你应该要忙著去做的事。人类的职责是要乐善好施。阿拉,所有的先知,所有的圣人都爱乐善好施的人。乐善好施使人不会在没有信仰的情况下离开俗世。慷慨会以某种形式帮助到那个人。阿拉偏爱那个人因为他很慷慨。即使那个人是不信者,乐善好施还是会去援助他们在临终时刻念清真言,之後才会离开这个世界。他不可能会在没有信仰的情况下离开这个世界。

当他一念清真言,他所做过的善行,他的慷慨解囊会来到他的面前。他们会说:「你做了这些善行,阿拉,要以此来奖励你所做的善行。」他会看到许多他本来要面对的苦难,但他们会让他看到,「因为乐善好施,你得到了信仰。你的祖先是阿拉赐予你慷慨的原因。」不要太被宠坏的想你很伟大。「是因为你对这个人慷慨解囊,而这个人是受阿拉喜爱的人,你得到了他的祷告,那个祷告救了你。」那个祷告救了那个人。

如果你是一个吝啬的人,你可以做许多的礼拜,与许多的膜拜,但有极大的危险在等著你。如果你是个吝啬的人,你也许会在离开这个世界时失去你的信仰。这是因为你在阿拉权位上,一个不属於你的地方对他人吝啬。没有什麽是属於你的,你把它据为己有。阿拉不喜欢也不要祂的僕人这麽做。乐善好施的人会得到庇护。而吝啬的人,即使他做什麽大善行,但因为他们的心受折磨,他们不但不会得到赏赐,他们也许会得到很大的处罚。

我认识一个住在土耳其的人。他现在还活著。他是个有做礼拜与遵守其他职责的穆斯林。他非常非常的有钱。他也许可以买下半个伊斯坦堡。一段时间後,他得了癌症,他去了欧美,去了世界各地,但还是没找到治癒的方法。在美国医生对他的子女说:「带他回家,等待他过世。医学已经不能在为他做什麽了。或者你可以去找个智者帮他祷告,也许会有所改变。」在土耳其,他们不会去找智者,圣人,一个伊麻目,他们说:「医学」但当他们来到美国,美国医生对他们说:「医学对这个人已经束手无策了。我们不能再多做什麽。」

在美国有个好处。他们知道界限在那里。但第叁世界还不知道,医生说:「我们有希望,伦敦,欧洲,或美国。」但是美国医生说:「我们没有希望了。已经结束了。医学不能在多做什麽了。」但他们因为有信仰所以没失去希望。他们说:「我们有看过许多的奇蹟,也许有那个智者可以替他祷告,而事情可能会有所转变。」他们是瓦哈比。他们不相信阿拉的密友。所以他们回到伊斯坦堡。他的儿子在服侍祖师Mevlana,他对他的朋友说:「我并没有相信这些事情。美国医生告诉我们说:『去找一位伊麻目替他祷告。』」那个人跟他说:「我知道一个祷告有被接受的人。」他问:「导师Nazim。他叁天後要来伊斯坦堡。他是我的导师。来问他,他会去的。」

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他来到了机场,他去导师Mevlana 经过的地方,他去告诉导师Mevlana他的父亲生病了,请他过去为他的父亲祷告。导师Mevlana说:「我来了。」他去了那里,看著那个人的父亲对他说:「不用担心,你会好起来的,因为你太爱俗世了,你会再次尽力的追求著俗世。在这之後你也许会做些好事。你会好起来的,不用担心。」他对他吹气。他们不敢相信,他们在想:「这个老人来跟我们开玩笑。」几天後,他开始一天天的好起来了。他们不敢相信他好起来了。他下了病床。他本来是骨瘦如柴的,但他起来了,开始走动,开始奔跑,开始做更多事,更多的生意。之後,他回过头来,为导师Mevlana建立了一间清真寺。

等等,他建了两个尖塔。很大的清真寺。在清真寺的下方有连锁店,厨房,房间与所有的一切,所以很多人能待在那里。这是个很大的建设。但他建设完成後说:「导师Nazim不在这里。让我把这个地方租出,让我把那个地方租出。」所以他们开始出租那里,用清真寺来赚钱。他做了这些事情,导师Mevlana有时候会去那个清真寺但那个地方一点灵性都没有。

有一次,我们在Pir Ussaki一位很大的圣人的地方。那个地方已经有600年的历史,有些地方开始崩塌,所以他们要重新整修那个地方。有很多的地方包括地基都必须要处理。这些整修需要很多的钱。那个地方只有叁层用木头做的楼面,但要整建会很费工的。导师Mevlana说:「这也是我们的导师。任何有用金钱来援助这里的人,他们会在审判日上得到很大的赏赐的。Pir Hasan Hushamudin Ussaki是很高大的圣人,他们会得到他的援助。」

那个负责那里的人坐在,导师Mevlana的旁边。我在讲的这个人是个百万富翁,不只一百万,谁知道他有多少个百万。那个时候他拿出一百万土耳其货币在导师Mevlana的面前环绕,之後放在箱子里去展示说他有帮忙。我想那时候在土耳其一百万可以让你买到叁个麵包。在土耳其,让别人看到你所捐出去是非常不礼貌的。在伊斯兰传统里,不是土耳其传统。但美国人把他们不好的礼节带进伊斯兰,他们也想让别人知道他们捐出的是什麽。这是非常的不礼貌,把它改掉。

管理人Nihat Efendi对导师Mevlana说。「导师Nazim你需要多少木匠去矫正这一个?」这是一块大木头。你需要把他加工,砍断它。他说:「十个木匠够吗?」导师Mevlana说:「不。」他说:「五十个?」他对Nihat Efendi说:「不,Nihat Efendi这一个是要下地狱的。」他非常的富裕,但他是非常的吝惜。他曾经有末期癌症。他本来快要死了。但他起死回生了。他现在来做给导师 Mevlana看说:「我要捐一百万。」

不要做吝啬的人。如果你是吝啬的人,你只是在自掘坟墓而已。阿拉比你与其他人都还更慷慨。祂要给就给。不是你给的。祂是藉由你的手给的。不要宣称说:「我给的。」说:「阿拉藉由我的手给的。」这样你会看到赏赐。如果你是信者,遵守一切伊斯兰的功修,做你的每日则克尔,遵守一切,做个乐善好施的人,你一定会以阿拉的密友的身分离开这个世界。你必须要到达圣人的地位。你不能在没到达那个地位前离开这个世界。不可能。他们不会让你在未到达圣人地位前走的。

Wa min Allahu tawfiq
Bihurmatil Habib
Bihurmatil Fatiha.

http://www.2musli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74464&extra=page%3D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