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伊斯兰教先贤刘智

伊斯兰教先贤刘智

  • 佚名
Rate this post

先贤刘智 清代史料 “典型在望 ”碑 典型在望 岁次丁未公修重刊 净觉寺刘德坤拜撰。(2006年抄于南京刘智先贤墓园) “吾道枢纽 ”碑 吾道枢纽 岁次辛丑夏仲 江宁金澎寿撰书。(2006年抄于南京刘智先贤墓园) “先贤介廉刘公之墓 ”碑 先贤介廉刘公之墓 同治庚午九年杏月京汪(江?)仝人重修 光绪丁未三十三年正月重修 净觉寺后学刘德坤拜撰。(2006年抄于南京刘智先贤墓园) ··“先贤介廉刘公之墓”碑 重修刘介廉先生墓碑铭 先生讳智,字介廉,晚自号一斋。上元刘氏,世习天方之学。父汉英先生,有文行,尝喟然叹曰:“天方经典,析理甚精,惜未有汉译,俾广其传于东土也。”时先生方总角受书,窃闻绪论,已默识之。年十五,笃志于劬学,于经史百家之籍,靡不研究,凡八年。乃进而读天方经典,又六年。将从事于翻译,忽复不敢自信,则又进而读释藏经三年,道经一年,又进而读西洋书百三十七种。由是怡然涣解,乃操笔著述。且译且诵,朝作夕思,屏弃人事,举凡当世声色利禄之途,视之若浮云之过太空,而飘飘之入吾耳也。久之,又以为未足,复裹粮负笈,历齐、鲁、燕、赵,走京师,与朝士贤大夫游,相与讨论学术。折而至湘楚,入秦陇,访求遗经宿学。南下武林,上会稽,寻峋嵝碑。再登天童及大嵩珠山,观沧海,而学识益大进。雍正庚子,应衮州太守马公之招。谒孔林,心忾然有所感,遂辞而归。盖至是而涉猎之富,登览之远,足以尊所闻而副所志矣!方其求天方经典原本也,得《至圣实录》全帙于河南朱仙镇赛底,得吴氏藏经数十册于京师某氏,皆西文旁行。自元代入中国藏于秘府,至明季流寇之乱始流传人间。其书多言天算舆地之学,为世所罕观。既又得《人镜》《格致全经》诸书于秦中,于是本教中故籍雅记集略皆备矣!先生自少至老所著书数百卷,其先行刊行者曰《天方典礼》二十卷、《天方性理》五卷、既又著《五功释义》一卷、《字母解义》一卷。晚年始著《至圣实录年谱》一书。转博采天方群籍,胪列至圣生平事迹,颇仿紫阳纲目之例,年经事纬,凡涉于政教、刑法、礼乐、阴阳、五行、风俗、疆域、人物,辑录无遗,盖数十年心力之所萃,垂老而成之者也。先生晚归金陵,居清凉山扫叶楼十余年,闭户覃思。一时名公贤士无不知金陵刘居士者。乾隆中,天子开四库,采访天下古今遗书,而《天方典礼》遂得收入存目中。提要称其:习儒书,援经义,文颇雅赡。呜呼,信矣!先生墓在聚宝门外,粤匪之乱,全家歼焉。谱牒无征,其世自汉英先生以上殆不可考。先生生平岁月亦不能详。以行辈计之,自康熙中叶,迄乾隆初年,享寿盖五、六十岁。有远孙德坤,今为金陵净觉寺掌教,能善承先志,继介廉先生之学于不朽云。光绪丙午,乡人士集资葺先生墓,凡为圹若干丈,华表二,石坊一,碑一,而属鼎为文以志之。乃即其荦荦可记者著于碑,俾知吾教中大贤邱垄之所在,又欲使后之人有所考镜观感焉。铭曰:峨峨钟山,孕毓灵奇 。穆穆先生, 实降于兹。遗编榛莽, 廓而清之。回教西来,历年逾千。 非释非道, 末流涣焉。西称哲学, 我宗儒经。非是不美,乃坠晦瞑。 手振坠绪, 爰发其光。明教阐理, 厥声琅琅。 坯上既夷,坊表谁正。 既封既树, 桑梓是敬。告我后人, 式此卓行。宣统二年,岁在庚戌二月朔乙亥越十六日庚寅建 花翎二品衔署理湖北盐法武昌道军机处存记湖北补用道上元金鼎撰 武进李正华书 江西补用知县金嗣芬篆额 上元侯仁继刻石(2006年抄于南京刘智先贤墓园) “道学先觉”碑 道学先觉 先贤一斋刘老夫子懿行 陇右后学马元章(马元)超拜撰 光绪二十九年岁次癸卯十月初十日立 建造人梁得思。(2006年抄于南京刘智先贤墓园) 民国史料 “学贯天人 ”碑 学贯天人 先贤介廉刘公千古 刘公之于学也,出乎天天入乎人人,会通诸家而折衷于天方之学,苦心孤诣著述等身,其有功于世也至钜。润苍读公之书慨然想见其为人矣,一再谒墓,辄低徊不忍去,爰泐数言以志钦仰, 文字之功拙不暇计也。 原籍江南上元寄藉粤西桂林后学白润苍拜撰并书 中华民国四年岁次乙卯端阳后一日立目而建立匠人刘□(2006年抄于南京刘智先贤墓园) 当代资料 “重修刘智墓记”碑 重修刘智墓记 刘智,字介廉,号一斋,江苏上元人,回族,清初伊斯兰教学者,译著颇丰,主要有《天方典礼》、《天方性礼[理]》、《天方至圣实录》。刘公生于康熙初年,卒于乾隆初年,葬于南京南郊茅家巷墓地,现存清末建石墓门两道、碑刻五方,民初一方。解放后,一九五七年、一九八二年人民政府两次拨款重修,其墓已列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 一九八二年七月南京市伊斯兰教协会谨记(2006年抄于南京刘智先贤墓园) “刘智墓园重建碑记”碑 刘智墓园重建碑记  刘智墓园居南京市雨花台南麓,现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园以墓冢为中心,以伊斯兰教建筑风格为基调,精心设计,合理布局,现存墓冢、碑坊、石柱、照壁及碑刻等,规制完整。 刘智(约1660——1730年),字介廉,号一斋,清上元(今南京)人,为清初回族伊斯兰教著名学者和著作家。其终身研阅经史百家之籍,览读西洋书百余种,呕心沥血,潜心著书立说达40余年,遂创具中国特色之伊斯兰教思想体系,学者誉之为中国伊斯兰教哲学思想集大成者,广大穆斯林尊崇为“先贤”。刘智一生著书数百卷,《天方典礼》被收入乾隆时编纂之《四库全书》。 多年来,刘智墓得省市文物、宗教部门和雨花台区委、区政府悉心保护,曾数次拨专款维修。1999年,宁南新区开发建设之初,规划道路主动北移30米,迁移了墓冢周边民坟数百座,方为今日之墓园建设奠定坚实基础。刘智墓园建设乃政府为增进民族团结而实施的南京文化遗产保护之工程。自2001年初,雨花台区组织挖方平坡,修复墓冢、照壁、神道,建铁栅栏围墙、园地绿化、美化。到2001年8月竣工。其间得省文化厅、市文物局、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市伊斯兰教协会等多方关心支持。愿刘智墓园永为民族团结之见证,居民尊贤养心之佳所。 南京市雨花台区文物事业管理委员会立 二00一年八月(2006年抄于南京刘智先贤墓园) ··南京伊斯兰教学者刘智 杨为仁 南京中华门外雨花台区与临近之江宁县境有着不少后代名人墓地,著名的如南唐二陵、郑和墓等。位于花神庙南北中村毛家巷的清代伊斯兰教学者刘智的墓地,每年除有大批本市穆斯林(伊斯兰教信徒)前往致敬外,远在我国西北甘、宁、青、新的穆斯林也千里迢迢前来拜谒并视为毕生之幸。其故安在? 刘智(约1664~1739年)字介廉,号一斋。其父刘三杰,字汉英,是南京伊斯兰教著名经师和学者。刘智在童年时即跟从汉英先生学习了汉文、阿拉伯文和伊斯兰教经典,并在其父的思想影响下,牢固地树立了为译述以及阐扬伊斯兰教教义而献身的信念。刘智从十五岁起,几乎花了二十年的光阴避居清凉山,潜心自学。广泛研读了我国经、史、子、集和杂家著作,特别是宋明理学;深入钻研了阿拉伯文、波斯文和伊斯兰教经典著作。为此虽已历时十四个寒暑,但刘智并不满足,复又花了四年时间涉猎佛教、道教、基督教的经典,嗣后两次外出游学,走遍了半个中国。毕生译著数百卷,刊印流传至今的主要有《天方典礼》二十卷(这是一部包括伊斯兰教教义、历史、礼仪和婚、 丧、饮食、生活起居等礼俗的著作),《天方性理》五卷(这是一部□□□□□□阐述伊斯兰教关于宇宙起源、天人关系、性理关系的著作),《天方至圣实录》二十卷(这是一部编年体的穆罕默德传记)。刘智的著作被中国伊斯兰教界视为“汉克搭布”(汉文经典),在我国穆斯林中流传极广。“刘筛海”几乎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筛海,是阿拉伯语的音译,是学者和有德行的长者的意思。这里是对刘智的尊称)。在我国伊斯兰教的某些教派中,刘智的学说更受重视。甘肃省“哲合林耶”教派创始人马明心就立下了“介廉开花我结果”的誓言。“西道堂”教派创始人马启西将刘智奉为教主,积极宣讲刘智著作。他的口号是:“介廉种子,官川开花,我要结果。”(略)。 一些清朝政府的官员和文人、学者,正是通过阅读刘智著作,加深了对伊斯兰教的理解。在刘氏著作的序文中,有的官员说:“……清真一教,不偏不倚,直可与中国圣人之教,理同道合而非异端曲说可同语者矣!”乾隆朝编纂《四库全书》,刘智的《天方典礼》被收存目。刘智的《天方至圣实录》被俄、英、日、法等国译成各该国文出版。《天方性理》也由云南著名伊斯兰教学者马复初译成阿拉伯文,广泛刊行于阿拉伯和东南亚伊斯兰教国家。 像刘智这样一位驰名中外的伊斯兰教学者,他的墓地却十分朴素。刘智墓墓门朝西,门柱刻有“刘介廉坟墓”。进入墓道,绿树成荫,迎面耸立华表二,上端为“典型在望”四个大字的石坊。(坊阴刻有“吾道枢纽”)使人一望而知介廉公的坟墓即在眼前,一种肃穆之感油然而生;再东行至密林深处,路尽,有巨树一株,状如华盖,树北即为刘智的坟墓。南京解放后已将该墓从原先的土坟改建为长方形的水泥墓。墓南镶嵌有“先贤介廉刘公之墓”的碑石。墓北一米许,有新建的水泥弧形大照壁巍然屹立。照壁正中为金光闪闪的“清代伊斯兰教学者刘智之墓”的隶书大字,异常醒目。照壁中镶嵌石碑四方:自东而西依次为1906年金鼎先生撰“重修刘介廉墓碑铭”,1903年甘肃马元章、马元超(中国伊斯兰教哲合林耶教派教主)所立的“道学先觉”碑,1915年广西桂林白润昌[苍]所立的“学贯天人”碑,1982年南京市伊斯兰教协会所立的“重修刘智墓记”。在照壁正中及左右两侧的上端还有三方阴刻贴金的阿拉伯文经文。抗日战争前在刘智墓东尚有我国西北著名伊斯兰教人士(当时任蒙藏委员会主席)马福祥于1931年所建牌坊一座,内中镶有马氏所撰颂扬刘智的碑文。碑阴刻有刘智所著“五更月偈”全文,惜于南京沦陷后被毁,今不存。我们从现存的几方碑文不难看出刘智学说在国内影响之广。刘墓南端为一新建水泥弧形坐凳,可供憩息之用;若面南远眺,江南秀色尽收眼底。现刘智墓已列为江苏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关于刘智墓地有两点需要说明一下: 一,现石坊近门一面石刻为“吾道枢纽”。阴面石刻为“典型在望”。查民国二十五年九月出版的《突厥》第三卷第九期《介绍一位沟通回汉文化的大师刘介廉先生》一文所载“……墓外石坊……坊额书有‘典型在望’四字”。两相核对,显有未合,而且从道上考虑,当人们参拜刘墓后并阅读了有关刘智事迹的碑文,在回归的小径中,看到石坊上“吾道枢纽”四字当会由衷地引为同感。而现在呈现在人们眼帘上的却是“典型在望”,岂非令人费解。估计这是重修时误置,建议负责刘智墓的保护单位能研究一下,及早改正。 二,墓周围拥立有数十个穆斯林坟。这种情况在汉族名人墓地是不存在的。伊斯兰教对“筛海”是非常崇敬的,认为死后能葬在“筛海”墓旁也是贵重的。国内其他地方如扬州普哈丁墓,广州的宛葛思墓均有此情景。(政协南京市建邺区委员会编《雨花文史〈第一集〉》 1987年4月第1版) (原载述而主编《中国伊斯兰教 名贤名墓史料选 (第一辑)》) 载自:http://www.nabiway.org/thread-10335-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