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1. home

    2. article

    3. 信仰与生活

    信仰与生活

    信仰与生活
    Rate this post

    对现实生活中的人来说,思索为什么活着,这样严肃的人生问题是不可回避的。对于一个穆斯林而言,生活不是生与活的简单拼凑,决不仅仅意味着生存。但就生命存在而言,人与动物之间并没有什么根本的区别。过去老人常说,人类是万物之灵,现代人讲,人是高级动

    对现实生活中的人来说,思索为什么活着,这样严肃的人生问题是不可回避的。对于一个穆斯林而言,生活不是“生”与“活”的简单拼凑,决不仅仅意味着生存。但就生命存在而言,人与动物之间并没有什么根本的区别。过去老人常说,人类是万物之灵,现代人讲,人是高级动物,那么,人类又究竟灵在什么地方?高贵在何处呢?如果人生意义仅仅是吃喝玩乐,那么,人与其他动物又有什么差别?理智告诉我们。人之为人,在于有意识,有自觉的意图和目的。在于以此为基础的活动和实践。万物之灵,灵在有得天独厚的思维意识;有辨别善恶的理解能力;有高度发达的头脑和智慧,有随机应便的机智;有追求真理的天性;有自知自明的觉悟性;有人认主拜主为主道工作的神圣责任和代主治理世界、建设世界的义务。

    我们不可能把人的存在仅仅看作是肉体的存在。一个人活在世上,他拥有的不只是他的生命,还拥有属于他自己的精神,道德、情感、理智和信念。人,不仅意味着他的生命,而且还意味着他的生活的全部以及认主拜主代主治理世界的高度责任感。这一切,都决定了人类在宇宙间的高尚地位。《古兰经》云:“他以你们为大地的代治者,并使你们中的一部分人超越另一部分人若干级,以便他考验你们如何享受他赏赐你们的恩典。”—(6:165)

    对于一个拥有明确的人生目的的人来说,人生目的表达了他的最高社会需要,体现着他对于人为什么活着这样一个根本性问题的回答。而人们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又是多种多样的。享乐、名利、金钱、权势都会成为人们竞相追逐的目标。为此,有的人沉湎于吃喝玩乐等感官享受,将之视为人生的第一要事。有的人则醉心于争名逐利,升官发财,认为只要有了名,有了钱或有了权,人生就可以得到最大的满足。另有一些人自以为“看破红尘”或是把人生看作苦难或是对人生追求持虚无主义者的态度,而把个人内心的平静或自由充当为生活目标。另外,还有很多人主张活着不能光顾及自己,最主要的是立志献身于造福社会和人民的崇高事业。他们认为“有个人的价值,应该看他为社会贡献什么。而不应该看他索取什么。”

    不错,对物质的欲求及享乐是每个人生存的基本要求,因为,物质生产和生活资料是人的一切活动的前提和基础。但是,人类生存,不仅需要从食物中摄取充足的能量来维持其物质生命,而且需要摄取必要的精神食粮以丰富其精神文明。所以要享受快乐的人生以及完美的履行人生义务,提高生命的质量,就必须考虑到人的物质层次和精神层次的双重需要,撇开精神要求单从物质层次考虑,美好的食物是物质享受的重要一环。如果一个时代或某一地区仍处于生产力发展水平较低的阶段,生产资源和生活资料都比较匮乏,这时或许这地方的人们就可能更为注重生活上的“温饱”而不太可能将丰富的精神生活享受设计进自己的人生目标之中。因为,生活中的“贫”更多是指物质上的贫乏和不足,“困”更多是指精神上的不足与短缺。物质上的“困”的解脱,反过来,精神上的“困”导致了物质上的“贫”制约了精神上的“贫困”,最终导致了发展的贫困。”也难怪,这部分人连日常生活中的基本需求都不能维持,温饱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他怎么又能整天心平气和、脚踏实地的去享受精神生活大餐呢?

    也正因为如此,贫困导致了伊斯兰教在中国的发展缓慢的诸多原因之一,像在我国越是经济条件相当发达,物质生活富裕的地区,教门在此越是相当好,如河南的圪店、水南关、白寨、山东的沙海,云南的沙甸、纳家营等。在国外也是越是科技发达,经济条件优越的国家的居民,伊斯兰教在他们那里越受欢迎与亲睐而受到重视,因为他们不再为日常的生活温饱问题而担忧了,他们转向了追求更高曾次的精神生活——信仰,就是一个见证。

    无庸否认,现代人类精神生活的某些方面体系内取得空前的发展,精神生活的某些方面也有退化现象。我们知道,科学技术是现代文明体系的基础,人类感官生活和社会生活的发达,皆由科学进步所赐。然而在精神生活方面则出现了另一景观,即科学技术突飞猛进,而人类的精神却在衰退,人们越来越倾向于,用直接的手段和方法去获得并享受物质文明的成果,对人类终极问题作形而上的追求,已不再成为人类的基本要求,而被看为“多余人”的“多余”的生活。这样一种缺少理想的过份现实化的观点,使人类逐渐退化为目光短浅,急功近利的实用主义者。

    有位哲学家早就不无忧思地指出:当代社会,人类正在异化。“人的高贵在于人会从哲学生存的高度来考虑人的存在方式。……人的存在是一种理性存在。”但是事实上,我们从未像今天这样被自己创造的财富所奴役,而成为一个劳动的工具。在无所不在的商业文化的指引下,我们跟着所谓的“流行”与“时尚”的脚步去体味那成功的感觉时,我们却无暇去思索自己为什么活着,我们应该怎样活着。马克思主义认为,人有双重属性,即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作为自然的人,有“饮食男女”维持基本生存和自然繁衍的需要。前者是为了“活着”,后者才是真正的“生活”,“活着”和“生活”是两种绝然不同的生存方式。从某种意义上说,真正懂得“生活”的人,是社会的人,是全面发展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眼光远大,才能够为了自己和子孙后代,自觉地控制人口,保护环境,发展教育,勇于进取,才能够使社会经济发展长期、持续、良性循环。当崇尚经济至上、科技万能的文化理念逐渐成了现代社会的主要文化倾向时,就会使人陷入一种无休止的物质追求之中,而忘记了对人性真、善、美的追求。现代人类的生存与过去任何一个时代人类的生存相比,最大的区别恐怕不仅仅在于物质条件的极大改善,而且还在于人的主体感的失落。现代物质生活对人类是一种引诱,而欲望深似海,即使是人的生理本能也可能无法承受欲望的重压。当我们在欲望之旅中感到疲惫不堪时,便会回过头去,从热闹的本性上反省自己。有时人们试图冲破自己构筑的生活樊篱,频频反映自己寻找理性生活的欲望。但理性的回归不在于怎么想,而在于取舍尺度的标准与把握。

    天性的扭曲,是对人的心灵最大的残害与最痛苦的折磨,信仰价值的丢弃实际上意味着从根本上拒绝自己迈向永恒的幸福之途。因为心灵涌出的躁动不安和欲望的无法满足如沉重的十字架负压其一生。当终极目标逐渐消失在尘世的繁华中时,灵魂就陷入到罪恶的渊薮中,引酒止渴的暂时享受与满足却是最痛苦的折磨与诱惑根源。对生与死的困惑,生命虚无性的切肤感受随时会摧毁这一虚幻的幸福。

    伊斯兰教的概念认为,宗教信仰不仅是一种物质方面与精神方面的必需品,同时,也是一个人、一个社会乃至一个世界所不可或缺的条件。人的需要,以便于心境安谧,生活充实,性灵纯洁;社会的需要,以便社会借助宗教信仰的束力而使全局稳定团结、进步。

    没有宗教信仰的个人,恰如风口上的一片羽毛,无论何时,它是不会稳固的,既不知道被吹到什么地方,也不知飘落到何处。他的存在没有什么价值和根基,既不明白自身的真相,也不理解自己生存的诸多奥秘。他不知道谁给他穿上生命之衣着,在此后,为什么又将此衣着从他身上拿去。他生存于世,只不过是一个贪婪的动物。

    缺乏宗教信仰的社会,夜蛾必定是混乱的社会,即使它用一些闪耀文明的字眼来包装和粉饰自己,也不免流露出奸诈、欺骗、不义等诸多劣迹。在这样社会里的生存,是属于那些最有强权和霸主们,而不是属于最有德性和遵纪守法,敬畏真主者。尽管它充斥着许多舒适生活的产品和令人感到幸福的物品,但它始终不失为是乏味的不幸社会。因为在此社会里的成员生存的目的和情趣,不外乎是为了满足肚腹的食欲和窍处的性欲而已。所以,经文斥责道:“不信道的人们,在今世的享受,是像牲畜一样饮食。”—(47:12)

    作为世界上的人类,本来具有极高贵的地位,而有些人则有意把自己降格为动物,对真主的引导和警告充耳不闻,视而不见,抗拒真理,这是非常严重的迷误。只有人才有这种高等意识,对信仰感情冷淡的人是自欺欺人。

    穆圣(愿主福安之)说:“你在世上活着像一个陌生人或一个过路人一样。”。每个人都单独地来到这个世界上,在死亡时也是单独离开人间。人活着的时候,忙于最多地获取和占有,争夺个人的权利和利益。当他死去的时候,丢下了一生所争夺和忙碌的一切物质与财富。其实,你所终生奋斗而得来的利益,要么因吃喝而消化掉,要么因穿戴而破烂掉。要么因施舍而花费掉,终而将一切留下来离开人世。如果真主把曾经在地球上的人类全部复活集合起来,那么,你一定会看到千千万万的人们,为争一块地而争吵甚至撕杀,却声称他是这些东西的拥有者。然而,谁是真正的拥有者:“我确是能使万物生,能使万物死。我确是万物的继承者。”—(15:23)

    穆圣(愿主福安之)说:“指主发誓,我不担忧人们今后会贫穷,而担心人们会像他们的祖先一样沉迷于物质世界的欢乐而品行亏折。他们的祖先曾经遭到过物质贪婪的毁灭,这对于他们是前车之鉴。”

    但伊斯兰既没有倡导穆斯林群众去过苦日子,也没有劝导大家安于贫穷。恰巧相反,伊斯兰教强调两世吉庆,号召穆斯林去为改善自己的处境而努力奋斗,命人在人生所有的范畴内都遵行真主的教导。以刻苦、勤俭、积极和努力的精神克服生活中的惰性;以时刻记念真主,多做有益于他人和社会的善功。一个穆斯林并不要求去泯灭他的天生欲念和意向,他所要做的只是要使他的每一方面都合乎伊斯兰的道德价值标准,并使他的欲念和意向限于真主所规定的范围之内。这是真主对每个人在生活中信仰和精神的考验。

    凡欲获得现世生活者,我将在现世以我所意欲者。然后,我将以火狱惩治他们,他们将受责备,遭弃绝地进入火狱。凡欲获得后世,并为此而尽了努力的信道者,这等人的努力是有报酬的。”—(17:18—19)
    作者:刘新建:阿訇,自由撰稿人。

    摘自《高原》

    http://www.islam.net.cn/html/wodeyisilan/sikaoxinyang/20130316/47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