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寻回新生命:我的归信历程

寻回新生命:我的归信历程

Rate this post

伊斯兰对台湾民众来说是个陌生的名词,民众除了对此无知之外还有因媒体误导而产生的莫名敌意。我的家庭算是幸运,家父在1979年赴沙特阿拉伯工作,负责建设利雅得国际机场,在那里的三年中接触到许多穆斯林,让家父对于穆斯林看淡生死、乐天安分的生活态度,有相当的好感与向往,可惜随着工作的结束,也无法有更深一步的认识。

从小我对追寻真理、探求信仰就相当积极,因为自幼便发现自己与旁人不同之处,似乎会看到伊斯兰所说的「精灵」、民间信仰所说的「鬼」,随着年纪的增长,这样的现象并没有消失,由于台湾充斥着偶像崇拜的迷信,年轻尚幼、分辨能力不足的我,便被亲戚带进了民间信仰的神坛中。

民间信仰属于多神崇拜,大人教我不同的神像代表不同的神,只要拜偶像就可以得平安富贵,最常见的就是观世音菩萨、佛祖、关公和土地公,为了不同的目的就拜不同的神像:想要考试顺利就拜文昌帝君、想结婚拜月下老人,就连想要发财都可以刻出财神爷来膜拜,连焚烧金纸都有各式各样的种类与用途。

我相信这样的说法主要是因为信任亲戚长辈,而且大家都这样说,不是吗?于是我心想这样应该就没有错,然而虽然我跟着拜,心理却更不平安。大人说神案上的是观世音菩萨,大家拼命焚香跪拜、祈求保佑,可是我常看到偶像里面住的是其貌不扬的精灵(鬼),精灵(鬼)需要人焚香供养食物才能生存,怎么连吃饱都要靠人了,它们又怎么可能有神力掌管人类的福祸命运?

当我试着询问大人时,大人总是说我乱想,可是却要我告诉神坛其他人,偶像里的精灵神力很高,可以解决大家的问题;仍然希望我把人们的问题告诉精灵,然后对于精灵的回答深信不疑,毫无理智辨别的能力。这些现象让我太困惑了,随着受更多的教育、有更好的思考能力,便产生更多的疑惑与抗拒。

在神坛的期间,每天我总得担任精灵与人们之间的「翻译」,除了上学之外,大部分时间都在神坛当中度过,原先我以为这是在帮助人,后来我才理解到这只是利益的交换「人希望用纸钱换取精灵更多的报酬」。但是这当然是人们一厢情愿的幻想,人们愿意相信精灵,可是精灵未必有那样的能力,而我在当中是个帮凶。

想脱离神坛却并不容易,因为我一直是神坛非常好使用的工具:「精灵与人类间的翻译」。当我想退出时,神坛便会苦劝我这样做可以赚很多钱、还有很多帮助人的功德,当我执意不肯时,神坛便会恫吓说,退出的人会受到很凄惨的报应。因此从十五岁开始设立神坛办事,直到大学毕业工作后,历经十年的过程,我才提起勇气,彻底对他们说「不」。

为了寻求真理,我选择到宗教研究所进修,在那段期间可以接触各种宗教信仰,当然我也藉此把书架上几年前,在台北国际书展中,一位中东穆斯林送我的中阿对照《古兰经》拿出来阅读。并且借着2005年10月底斋戒月参观清真寺的机会,踏进台北清真寺,向阿訇直接请教生命中的疑惑。

那次参观除了认识基本的教义外,特别把握机会向王阿訇与Musa阿訇请教,当我确认伊斯兰清楚写道「精灵的食物是灰烬、最常出没的时间是清晨与黄昏」以及「坚决反对拜偶像」,将「神」、「人」、「精灵」如此清楚写出,实在是过去孤陋寡闻的我,完全无法想象的,我深深被此震摄住。

我从清真寺带回更多的书籍加以研读,深深被伊斯兰吸引,在尔后的三天,我不停问自己:「我到底有什么理由不能成为穆斯林?」在与家人沟通后,我便前往Musa阿訇家中请教宗教知识,也在当下成为穆斯林。成为穆斯林不代表就具备伊斯兰知识,伊斯兰的知识必须是点点滴滴的学习与累积,除了学校的宗教学习外,也随着教授前往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参访,认识更多的穆斯林与拓展知识,并在王阿訇的耐心教导下,从字母开始学念《古兰经》。

刚入教时受到许多教亲的关怀与帮助,王阿訇、Musa阿訇夫妇、马孝棋阿訇与沈妈妈等等,还有远在比利时的郑泰祥夫妇,透过无远弗届的网络,由他见证家父的入教。由于伊斯兰的教导,让我成为更健康、更快乐的人,家人乐见我的改变,并在 真主慈悯与大能开启心智下,家母和姊姊也都陆续成为穆斯林。

在这三年多的日子当中,Alhamdulillah终于让我脱离惧怕神坛精灵的日子,获得从未体认过的身心平静,总是困在过去而绑手绑脚的我,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与未来,曾经以为自己只能在神坛度过一生而终老,现在发现自己有不同的人生选择,甚至鼓起勇气去追寻自己的梦想。

向来喜爱棒球运动的我,投入了棒球裁判的行列,当中的过程遇到许多阻碍和无理对待,凭借的信仰给我的力量,使我有继续坚持的勇气, 真主从未亏待且总是给予厚厚的恩典,alhamdulillah,使我成为台湾首位由棒协认证的女主审,在全国性的选拔赛中执法,并在今年二月被派往香港,担任国际女子棒球锦标赛的国际裁判。我以这样的身分为荣,更是以穆斯林达成这份梦想为荣。

曾在神坛预测自己将在27岁结束性命,因此让自己活得有时像是等死、有时像是不要命,时常惶惶不可终日,只求心安却不可得,有时则愤世嫉俗,埋怨自己的命运,没有信仰的生命既无助又可悲,盼着27岁的死亡得以解脱,又害怕那是另一段痛苦的开始。

2005年的斋戒月信仰伊斯兰后,获得从未感受过的身心平静,生命变得有所盼望,回头一看才猛然发觉,原来那年我正是27岁。信仰伊斯兰使我过去已死,开启前所未有的新生命,让我对当下有平安、对过去有接纳、对未来有希望。

当然成为归信的穆斯林也有许多困难,生活习惯的改变,还有外界因无知产生的误解,当个穆斯林在台湾对我来说很不容易,不过我们能做的只有努力。伊斯兰的生活方式确实是真理,信仰后的改变,让家人朋友对于我变得更加快乐、健康感到高兴,许多困难和误解,随着时间都会因 真主的大能与慈悯而变得容易。

刚入教时总是形单影只的参加开斋节与忠孝节会礼,现在最幸福的就是能有家人结伴一同礼拜。非常幸运能蒙得 真主的慈悯与饶恕,从迷途回到伊斯兰正道上,祈求普慈特慈的 真主,能让我更多的亲人与朋友,都能成为穆斯林,并使已成为穆斯林的我们,能抓紧 真主的绳索,不致迷误,阿敏。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13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