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1. home

    2. article

    3. 我们是这个世界的旅客

    我们是这个世界的旅客

    我们是这个世界的旅客
    Rate this post

    我们是这个世界的旅客
    导师 Abdul Kerim el-Hakkani el-Kibrisi的教诲
    星期四 24 Jumad al-Ahir, 1427 /七月20, 2006
    奥图曼 Naks-i’bendi Hakkani 道场, Siddiki Center, 纽约

    Auzu billahi min-ash sheytanir rajim
    BismillahirRahmanirRahim(奉至仁至慈的真主阿拉之名)
    Medet Ya Seyyidi Sultanul Awliya, Medet.

    我们向我们的导师寻求支持,把进入这段困难时期的我们所需要的传给我们。信者将会面对更多的困难,而不信者要面对的则是灾难。

    Inna lillahi wa inna ilaihi rajiun。我们必须要知道我们来自阿拉,而我们最终将归向阿拉。这是我们必须要时常记得的。如果我们变的不警觉并忘了死亡天使Azrail 会来找我们,我们忘了他的那一天,我们会陷入麻烦。因此我们必须要时常记得「我们来自阿拉,而我们最终将归向阿拉。」我们必须要做好準备。我们是信者。我们不能只是说话说的头头是道,我们必须过的像是信者。我们必须把阿拉与神圣先知所命令的应用在我们的生活上。我们不能想说我们能控制这个世界与掌握世界的奢华。不,我们不能祈求这种东西。在这些日子里,来的东西越多,掌握这些东西的人所背负的负担越多。

    有一次,在神圣先知离开这个世界, Abu Bakr Siddik(愿阿拉对他满意)成为查里发(Khalifa)後,有些回教徒团体、信者,起来反抗说:「我们不需要在继续付天课(Zakat)了。」查里发向他们宣战。Abu Bakr Siddik(愿阿拉对他满意)下了命令去开战。许多记经者(Hafez of Quran)死在那场战役中。这是他们後来把可兰经编辑为书的原因。到这为止,他们并没有编辑可兰经是因为顾虑到神圣先知并没有这麽做。但是许多记经者都死在那场战役中。要知道,他们并不是向要毁灭伊斯兰的不信者开战,而是向那些反抗查里发说:「我们不会给天课。我们会做其他的,但我们不会给天课」的人宣战。查里发在知道许多记经者会死及可兰经会有消失的危险的情况下向他们宣战。他对他们提及了神圣先知的圣训:「不给天课的人,等於是没有做礼拜,而没有礼拜的人没有伊斯兰。」今天四处各地的回教徒都陷入了麻烦中,而停止给天课是最大的问题。

    先不管这个,当Umar(愿阿拉对他满意)是查里发时,他听闻在大马士革的地方官有做些与先知的圣行不相符的事,他想要亲自去验證这些传闻。他带了他的助手一起前往大马士革。当查里发在旅行时,他有时坐在骆驼上,他有时下骆驼来并把他的助手放在骆驼上。他的助手说:「查里发啊!你必须要坐在骆驼上。」 Umar说:「不行,我们必须要公平。」他们就这样的旅行到大马士革。他四处观察,并看到某些使他不快的事物。他看过神圣先知的生活方式与作风,而这些人为了俗世不再完全追随神圣先知的一切使得Umar感到非常难过。

    他知道Abu Darda也住在那个城市中。他问他的僕人说:「去看看他住在那里,我们必须要去拜访他。」他们就这样的找到他。那时天色晚了,Abu Darda并不知道谁来了。他们打开Abu Darda单房住处的门并就这样进入了。Abu Darda问:「是谁?」查里发的助手说:「信士的领袖(Amir-ul Mu’mineen)来了。」他说:「Umar啊!是你来了吗?」他非常高兴的起来拥抱Umar。Umar看了看Abu Darda的住处。其他所有人都住在奢华中。他在Abu Darda的住处只看到一条祷告毯而已。他说:「Abu Darda啊!你是位伟大的圣门子弟。我叫你不要离开麦迪纳(Medina),那里会有适合你的东西。看看你在这里是如何生活的。」Abu Darda说:「Umar啊!你不知道先知的圣训吗?你忘记了吗?这里的这些人忘记了,所以他们在追逐这个俗世的奢华。你忘记神圣先知所说的吗?」 Umar说:「提醒我。」他说:「神圣先知没有说过吗?『你只需要这个世界就像旅行者所需要的。』我们是这个世界的旅客,而仅仅这些是我们所需要的。我们必须要集中在这一点上。当信者不专注在这点的那一天,他们将失去所有的一切。」

    这正是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我们失去了信仰。我们甚至不要别人来提醒我们失去我们的信仰。这个俗世迷惑了男女老少,以及上百万的人。他们一直在追逐俗世。他们日夜都在计算,「我要做多少生意,我要从那里赚钱,我要怎麽赚?我要做什麽,我要怎麽做。」我们是这个世界的旅客。我们也许能拥有整个世界,但是我们将要面对许多的询问。我们必须要试著过单纯的生活。我们搬离了都市生活,并搬到一个非常单纯的地方,一个村莊。没有人会来检查我们的房子来说:「你有这个奢侈品,你有那个奢侈品。」 Alhamduilah,我们有了一切,阿拉给予我们一切。我们必须要专注於紧抓我们的信仰以及那些神圣先知(alayhi salatu wa salam)所传给我们的。更糟的还在等著我们。许多人,从官员到宗教人物到所有人,他们都只为了这个俗世背叛许多事物。如果Azrail现在来带走你或我的生命。我们将会两手空空的走。我们不能带任何东西走。我们必须要好好检视我们的信仰与服从,到底我们对我们所相信的人有多麽服从。

    我们必须要从历史记取教训。Abu Jahil,Abu Lahab与Abu Sufyan曾经有著最奢侈的生活,他们曾经掌握了世界。除了Abu Sufyan其他的失去了一切。Abu Sufyan 在先知返回麦加後接受伊斯兰,并成为一名圣门子弟。阿拉封闭了其他叁个的心。这是因为他们以憎恨与傲慢,并花费所需要的去伤害神圣先知。Abu Sufyan并不像其他叁个那麽激烈的去伤害先知。Abu Lahab曾经爱著先知的。当他失去那个爱时,他掉入了黑暗当中。这正发生在今天大多数的回教徒身上。他们失去了对那些阿拉所爱的人的爱。当你一旦失去了那爱,你就掉入黑暗。那时候任何你所做的都帮不了你。也许在来世会有点帮助,可是在俗世却是一点帮助都没有。我们必须要忙著去建立对阿拉所爱的人的爱。

    阿拉所爱的人并没有消失,他们仅仅是遵守神圣先知的命令,把他们自己从那团糟脱身而出。他们不干涉、不妨碍任何事情。如果他们中的一个出现,光明就会出现。他们会很轻松的解决问题。他们没有那麽做。他们全部都不干涉,而全人类正陷入更大的困境。最大的困境正在等著人们因为他们在塞普路斯禁止祖师在公共场合给主麻演讲。他没有反抗,他就不再干涉。曾经有个人一直在公共场合提及神圣先知所留下的,给人们警告,并告诉人们要怎麽做。他们不再要他那麽做了。阿拉封闭他们的心,而他们禁止了祖师做主麻演讲。他所做的演讲已经不再是那麽正式的了,他只给那些接受他的人教诲,他不再对那些傲慢的人说话。大麻烦正在等待著人们。他们关闭了慈悲之门。他们将不再得到慈悲。只有那些把祖师放在心中的人,以及那些把祖师放在前头的人才会得到慈悲。不然,他们也得不到慈悲。他们再也得不到全体慈悲,他们将会哭叫的很凄惨。

    很悲哀的是,甚至也有回教徒在忙著推动那则禁止。他们想说没有人知道、连祖师也不知道。他知道,而那些他在心上传递信息的人也知道。这些回教徒将会哭的很凄惨。InshaAllah我们不会在他们当中。我记得在我们的孩童时代,他们也在做同样的事。他们在忙著阻止祖师。特别是当祖师来到塞普路斯的 Famagusta做主麻演讲时,他们非常的傲慢,并试著阻止祖师。我的父亲(愿主怜悯他)曾经是那里的勇士之一。他曾经与英国警察合作,而他知道在发生的事情。任何时候他们聚集在一直来逮捕祖师时,他马上带他从一个城市走到另一个城市。有一天他听见他们要对祖师所做的之後,他开车载著祖师到Papos,岛的另一个尽头。那里比较安静。之後,他回来镇上。那些不信者全部都坐在一家咖啡店里,而我父亲坐在那里看著他们的一切举动。一个傲慢的人对我的父亲(愿主怜悯他)说:「你又做了什麽Fuat Efendi?你把Nazim Efendi从逮捕中又偷走了?」我的父亲(愿主怜悯他)坐在椅子上不发一语。他站起来,转身把那把椅子丢到他的头上,摔碎了。我的父亲(愿主怜悯他)对他说:「再说一次,下一把椅子会毁灭你。只要我们还活在这世上,你们没有人能去碰那位导师。」Alhamduilah,他们过世了。周围有许多人环绕著,可是再也没有人发言。祖师不会告诉他们去大喊大叫。那些人很敢於发言,他们没有恐惧。他们把生命放在祖师前,他们已经準备好要替他死。阿拉支持了他们,而他们支持了祖师。

    这是应该的。我们必须要了解到,圣门子弟经历过最坏的情况。那群邪恶的人为了他们的信仰而杀害他们。圣门子弟与他们的家属日夜甚至在他们的家中也有被杀的危险。但他们并没有放弃。你们必须要一起紧握著伊斯兰。现在不是互相仇恨的时候。现在是那些有相同信仰的人相亲相爱的时候。你们也许会有见解不同的地方,但是你们必须要把不同放在一旁。每个人都是阿拉(subhana wa ta’ala)所创造的,而每个人都有他们的权利。我们必须要注意他人的权利。我们必须试著去做我们该做的,并试著与那些真正相信与牺牲的人共同生活著。不要被自我给欺骗,跑来跑去,想说我们会改变什麽。这只是我们的自我罢了。阿拉(subhana wa ta’ala)对我们说:「没有祂的允许与了解,一片乾叶是不会从它的树掉下来的。」任何事情的发生是伴随著祂的允许与了解。信者的职责是要互相紧握著,他们必须要看著他人的好处并互相保护。神圣先知对我们说:「当一个人的土地与权益受到攻击时,所有的信者们都必须要支援那一个。」

    这一点我们在很久以前也失去了。我们必须要使我们自己清醒,至少是对那些跟我们有相同信仰、相同灵修之道以及相同导师的人。我们必须要互相紧握著。如果我们这麽做,我们将会是赢家。不然,我们会输。阿拉不需要我们,我们需要阿拉。阿拉(subhana wa ta’ala) 会完成祂的宗教,祂不需要我们,我们需要祂。我们乞求祂使我们成为那些完成这个宗教的人。但是这个职责是非常沉重的。我们必须要知道与了解,无论发生什麽事情,清真言是唯一可以拯救我们的东西。我们必须要紧握著这一点,并依据这而活。如果我们念著清真言并相信与紧握著它的话,平安是与清真言同在。

    http://www.2musli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75818&extra=page%3D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