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古兰经》与现代科学

《古兰经》与现代科学

Rate this post

一九七六年十一月法国医科学院举行了一个不寻常的报告会。报告题为“《古兰经》中有关生理学和胚胎学的论述”。报告 中本人提出了关于《古兰经》中存在有关生理学和生育方面论述的研究结果。我这样做是因为:根据现代生理和生育方面的研究,我们无法解释产生在《古兰经》时 代的经文论述中,为什么竞会包含着只有到了近代才发现的知识。

在人类历史上,确实没有任何人的著作包含着如《古兰经》一样超越时代知识水平的论述,并堪与之媲美。

此外,对《圣经》(《新约》和《旧约》)和《古兰经》中所包含的类似的论述做一番研究比较也是理所当然的。于是就形 成了一个关于以现代科学知识与这两个一神教经典中某些论述相对照的研究课题。“《圣经》、《古兰经》与科学”一书便是这一课题的研究结果。该书原著为法文 版,第一版于一九七六年五月巴黎问世。

伊斯兰教一直认为科学和宗教是一对孪生姐妹,这本不足为奇。因此在科学急速发展的今天,这两者还会更加密切地联系起 来,新的科学资料会有助于人们更好地理解《古兰经》。然而当今世界尚有许多人认为科学已经给了宗教信仰致命的打击。其实,客观周密地考查一下伊斯兰教天启 的经典就会发现,恰恰是科学所发现的真理才更加突出地证明了这一宗教的超然地位和性质。

综上所述,无论如何,科技的发展一般说来对存在有造物主的思想总是极为有利的。

只要我们不带任何偏见的自问:从现代知识中所推论出的有关哲学中探索宇宙根本原理的一些启示(比如我们对无限小或生 命问题的知识),确实可以发现许多应按照这些线索进行思考的理由。如果我们对统辖生命的诞生和维持生命的精妙绝伦的人体构造进行思考的话,随着人类在这些 方面知识的增长与进步,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既这一切产生于偶然的假设,变得越来越不能为人们所接受。例如,法国诺贝尔医学得奖者提出的那种理论,他竭力 使人相信,用一些简单的化学元素做基础,在某些外来影响作用下,由于偶然的原因,可以自发的产生有生命的物质。他声称有生命的机体就是如此产生的,并如此 产生了被称做“人”的奇妙复杂的机体。然而依我所见,在了解高级动物的奇异复杂结构的过程中,科学的进步却提出了与此相反的有力证据。换言之,科学进步恰 恰证明,实际上存在着一种非凡的、有条不紊的力量,统治着生命现象的奇妙安排。

《古兰经》中许多地方以简洁的语言引导人进行此类一般性的思考。同时《古兰经》也含有很多的具体的论述,这些论述与现代科学所所发现的事实都有密切的关系;正是这些论述像磁铁般地吸引着现代的科学家。

理解《古兰经》需要渊博的知识

过去,因为没有掌握足够的科学资料,所以若干世纪以来人类未能研究《古兰经》中的许多章节。只是到了现代,《古兰 经》中的许多有关自然现象的章节才逐渐被人类所理解。但我想指出,既使是在二十世纪的今天,在知识分类越来越细的情况下,若是没有专门的研究,一般的科学 家也不可能轻而易举地理解他读《古兰经》时所遇到的有关自然现象的论述。也就是说,要理解《古兰经》中有关自然现象的章节,必须具备渊博的知识,而且要掌 握许多门科学知识。

我这里所用“科学知识”这个字眼是指确凿可靠、客观实际的知识,不包括那些在一个时期内有助于理解某种现象或一系列 现象的理论,而后来由于科学的发展,这些理论又被似乎更有道理的理论所取代。我只想把《古兰经》中的某些论述与不再会受到争议的科学知识进行比较。如果所 引用的科学知识还没有百分之百地被确认,我一定加以说明。

《古兰经》中也一些罕见的论述,至今还没有被科学所发现。然而,提及这些论述时应指出,所有的论证都能使科学家们相信这些论证是非常可能的。一个例子是《古兰经》关于生命来源于水的叙述,另一个例子是宇宙中存在着与地球相类似的世界的论述。

然而我们不应出于科学的考虑而忘记《古兰经》依然是一部最卓越的宗教经典,因此人们不能奢望《古兰经》只是具有“科 学的目标”。每当《古兰经》提示人们就被创造物和他们所能观察到的许多自然现象进行思考时,其用意是十分清楚的,既通过这许多例子来强调造物主的全能。在 对各种自然现象进行思考之时,我们可以发现《古兰经》对许多与现代科学现象相关的启示,这无疑是造物主赋予人类的又一恩赐,也必定会在当今时代放射出灿烂 的光辉。

在整个研究过程中,我始终竭力使自己时常保持着完全客观的态度。我认为对于《古兰经》的研究这件事,我已成功地做到了如医生在开始研究一份病历时所持的同样客观的态度,既医生针对所掌握的全部症状来做出诊断。

我必须承认并声明,引导我迈出最初几步的,断然不是对伊斯兰教的信仰,而仅仅是对真理的追求。今天,我仍然保持这种态度来看待此事,而且在完成研究之时,最重要的就是:事实使我认识到《古兰经》是一部启示给一位先知的经典。

下面让我们来仔细验证一下《古兰经》中的一些论述。今天看起来,这些论述似乎是讲述了科学的真理,然而古代人只能理 解这些论述的表面意义。怎能想像,如果这些经文后来有了改动,这许多分散在《古兰经》中的令人难解的段落竟能免遭人的篡改?即使是对原文最微小的改动,也 会破坏这些论述具有的绝妙的一致性,同时,我们也就无法发现这些论述与科学知识完全相吻合。对于无偏见的观察者,这些遍布在《古兰经》中的论述存在的本身 就是《古兰经》真实可信的明确标志。

《古兰经》是一部传教的经典,启示给人类的过程大约持续了二十多年,跨越了伊斯兰教纪元(公元六二二年)前后两段同 样长的时间。鉴于这一点,《古兰经》中含科学内容的论述分散在整部经典之中是十分自然的了。根据我们所进行的研究,势必要按照题材把这些分散的论述一段一 段地收集起来重新分类。

这些论述应该如何分类呢?我在《古兰经》中并没有找到如何分类的暗示。因此我决定按自己的想法分类并呈现给大家。

我认为涉及的第一个题目似乎应该是宇宙的来源——创世。这样便于把《古兰经》中有关章节与现代宇宙形成的总概念进行 比较。然后在按下列题目分为“天文”、“地球”、“动物”、“植物”、“人类”及“人类生育”等类,其中“人类生育”这个题目在《古兰经》中占有非常重要 的位置。另外,在这些分类中还可补充些更细致的分类。

另外,我认为用现代科学观点把《古兰经》与《圣经》中的论述做一番比较也是十分有益并有用的。因此,我分别把《古兰经》的论述与《圣经》中“创世纪”、“洪水的故事”及“出埃及记”等篇章里的论述做了比较。

宇宙的创造

首先,我们来研究一下《古兰经》是如何描述宇宙的创造的。

这里有一个重要的观点,既《古兰经》中的论述不同与《圣经》中的论述。这一观点恰好与一些西方学者的观点截然相反,他们进行《古兰经》与《圣经》的比较,往往是片面的强调两者的相似之处,这是完全错误的。问题的症结是两者的截然不同之点。

每当谈及创世时,也如涉及到其他问题一样,西方人总是顽固地认为穆罕默德只不过是大致照抄了《圣经》的内容。的确,可以用《圣经》中的六天创世与《古兰经》中“哀尔拉甫章”的一节进行比较:

“你们的养主,是那在六日间造化了天地……”(7:54)

我们必须指出:现代评论家强调对“日”字(阿文音“阿优姆”)一词的理解,其中一种主张“日”为一段相当长的时期,而不是我们现在所理解的有二十四小时的一日。

依我之见,与《圣经》的论述相比,《古兰经》没有言明天地创造的顺序,这一点是极为重要的。通常《古兰经》在涉及到创世时,既有先天后地又有先地后天的情形,如塔哈章:

“降自造地和高天的主。”(20:4)

其实,从《古兰经》中得到的思想应当是天地在其演变过程中是同时并存的。而且宇宙在其开始时是一团气体(阿文音“杜翰”)的论述还有许多。这团气体是独特的,起初其成份是混合在一起的(阿文音“刺特哥”),但后来却分开了(阿文音“葵特哥”)如“奉绥来特章”所述:

“然后,他(造物主)志于造天,那时,天还是气体。”(41:11)

另在“安比雅章”更明确地表述同样的意思:

“不信道者难道不知道吗?天地原来是连在一起的,而我把它们分开。”(21:30)

天地分开的结果形成了许多世界,许多世界的观念在《古兰经》中出现过十次,如首章“法谛哈”第一节:

“赞颂真主——众世界的主。”(1:1)

上述一切与现代科学原始星云的存在及组成最早的独特的气团,而后多次分裂的说法完全一致。最初分裂的结果形成了许多星系,后来,这些星系再分裂时又形成了许多星宿,由这些星宿进而又产生了许多行星。

《古兰经》也提到创造天地之间有一个中间的创造,如“弗尔干章”:

“那是创造了诸天与大地以及天地之间一切的主。”(25:59)

这中间的创造似乎与现代发现的存在于有组织的星系之外的物质桥恰相对应。

上述一切清楚地告诉我们,现代科学知识与《古兰经》在许多问题上非常一致。然而,我们发现《圣经》中创世的时间先后 顺序却令人完全难以置信,特别是把造地(在第三天)放在造天(在第四天)之前更令人无法认同,因为,人们共知的是我们的地球出自太阳系的太阳。面对这种事 实,我们又怎能设想一个由《圣经》得到灵感的人竟会成为《古兰经》的作者,并出自他本人的意志改正了《圣经》中原则性的错误,进而达到关于宇宙形成的总概 念,而这一概念直到他归真若干世纪之后才得以证实?

天文学

下面我们来看一下天文学的情况:

每当我向西方人讲述《古兰经》中包含着某些天文学问题的细节时,他们总是回答说,这些不足为奇,因为阿拉伯人在这一领域有许多重要发现,远远早于欧洲人。

其实,他们是大错特错了,因为他们不了解历史。首先,科学在阿拉伯国家发展起来是在《古兰经》颁降很久之后;其次,既使在伊斯兰文明的鼎盛时期,当时对科学知识的认识和了解,也不足以提供写出堪与《古兰经》那些论述相媲美的资料。

这方面题材相当广泛,我只能粗略一谈。

《圣经》说太阳和月亮是两个发光体只是大小不同而已;然而,《古兰经》却用了两个表示性质不同的定语来区别它们:形容月亮为“光亮”(阿文音“努尔”);形容太阳则用“火把”。月亮是一个能反射光而本身并不发光的天体,太阳则是一个经久燃烧的能提供光与热的天体。

“星体”这个词(阿文音“那亚姆”)以及和它一起连用的修饰词,表示它是燃烧着的,并在穿过黑夜时消耗其自身的字眼,既“萨基布”(阿文音)。

在《古兰经》中,“考卡博”(阿文音)意为行星,是能反射光,但不能像太阳那样发光的天体。

今天,众所周知,星系的平衡是通过星球在一定的轨道上的位置以及与它们的体积和各循轨道的运行速度有关的万有引力之相互作用而取得的。然而,这不正是《古兰经》“安比雅章”中所描述的、其措词含义只是到了当今时代人们才进一步明晰的、简练深刻的言辞吗?

“他是创造昼夜和日月的,天体运行各循一条轨道。”(21:33)

用以表示天体运行的动词“萨巴哈”(阿文音,在《古兰经》为“亚斯巴洪”)表示任何一个移动着的物体的运动,如人用腿在地上跑或在水中游。那么用这些词表达天体的运动,也得要按本来的意思翻译,既天体运动“各循自己的轨道。”

假若对于昼夜先后顺序的描写,其措词不是在今天看来还是那么意味深长的话,其描写本身确实平淡无奇。《古兰经》在第 三十九章第五节用动词“考瓦刺”(阿文音)描绘黑夜“绕转”或“旋转”至白昼和白昼“绕转”或“旋转”至黑夜,恰似缠头巾缠绕盘转在头上一样,这正是该动 词的本来意义。这是一个完全有事实根据的恰当的比喻;然而在《古兰经》颁降的年代,进行这样的比喻所需要的天文知识还无人知晓。

对于天体的演变和太阳要行至一定地方的概念,《古兰经》中也有描述,而且都与非常专门的现代知识完全一致。此外《古兰经》中也暗示了宇宙在伸展扩大。

《古兰经》中还提到征服宇宙这件事。由于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人们已经在不断地征服宇宙并且已经登上了月球。当我们读到“安赖哈曼章”时就会想到征服宇宙这件事:

“镇尼与人类大众啊!如果你们能通过天地的境界,你们就通过吧!你们非借着一种力量则不能通过。”(55:33)

这种力量来自全能的造物主,本章皆在提示人类认识造物主对人类的仁慈。

地 球

现在我们来看一下关于地球的论述。请看《古兰经》第三十九章中的一节:

“你岂未见真主自上空降下雨水,使它渗入地里成为泉源。然后,借它生出颜色不一的植物。”(39:21)

今天,如此的概念在我们看来实在是太平常了,但我们不应忘记很久以前这样的概念并不流行。只是到了十六世纪,由于伯 纳德·帕里希(Bernard Palissy)的功劳,人类才第一次明白了水循环的全部情况。在此之前,人们所持的理论是海洋中的水,由风刮向内陆。然后,这些水通过巨大的深渊再返回 大海。那个巨大的深渊从柏拉图年代一直被称为“地冥”。到了十七世纪,像迪卡尔那样伟大的思想家也相信这种理论。甚至到了十九世纪,人们还相信亚里士多德 的另一种相类似的说法,既水在寒冷的山洞凝聚后形成了巨大的地下湖,从而构成泉源。今天,我们知道这一切都是雨水渗入地下造成的。如果把《古兰经》中许多 章节有关这个题目的论述和现代水理学知识进行比较,人们定会发现两者之间一致的程度令人惊讶。

在地质学中,褶皱现象是人类近代才获得的知识,由于褶皱才形成了山脉。地壳本身也是如此形成的,地壳是我们所居住的地球表面的地球硬壳,然而它的深处却是灼热的流体,那里生物无法生存。人尽皆知,山的稳定性与褶皱现象密切相关,因为褶与皱是构成山脉起伏的重要基础。

下面我们把现代科学知识与《古兰经》中有关这一题目的其中一节比较一下:

“我岂未造地为铺垫,造山为钉子吗?”(68:6——7)

“钉子”(阿文音“阿它德”)是指被钉入地里的,如稳固帐篷所使用者,连接地质褶皱的深厚基础。

关于这一点,如同其他题目遇到的一样,客观的观察者一定会注意到《古兰经》中有关生物的论述,既包括动物又包括植物,尤其是有关生育生殖的论述。

我必须再一次强调:只是到了现代,由于科学的进步才使我们较容易理解《古兰经》中许多章节的内容。另外还有许多章节 虽然一看就懂,但它们却隐含着深刻的意义,如第二十一章,前面已援引过其中一部分:“不信道者岂未看到天地原是连在一起的,然后我使他们分开。我由水中造 化一切生物。他们怎不相信呢?”(21:30)

这一节证实了生命起源于水的现代思想。

在穆罕默德时代的任何一个国家里,植物学的进步也未能使他们提出植物具有雌雄两类的理论。然而,我们却可以在“塔哈章”读到如下的论述:

“他自云中降水并借此生出许多成双成对不同的植物。”(20:53)

今天,我们知道凡结出果实的植物都具有雌雄两性,既使是不受精开花的也如此,例如香焦。在“赖尔得章”我们可以读到:

“他(造物主)把每一种果实造成一对两性的。”(13:3)

关于动物的生殖原理本来与人类的生殖原理互相联系着的。以后我们还要接触到这些论述。

在动物生理学方面,我看有一节意义非凡:在血液循环发现之前一千多年,大约十三个世纪之前,人们还根本不知道肠道通过消化吸收营养以保持身体各器官的需要,而《古兰经》中却有一节描述了牛奶成份的来源,完全与生理原理相吻合。

为了理解这节经文,有必要弄懂肠道内部发生的化学反应,和通过这些反应从食物中吸收的物质,经过一个复杂的过程进入血液,有时还要靠肝脏的作用,这取决于这些物质的化学性质。然后血液把她们输送到身体各部分,其中包括产生奶水的乳腺。

泛泛而论,来自肠道内的某些物质到达肠壁的血管,这是由血液运输的。

如果我们想弄懂《古兰经》中第十六章第六十六节,就必须理解上述概念:

“在牲畜中,对与你们确有一种教训。我使你们饮那出自肠内的物质和血液之间的纯洁又香甜的乳汁。”(16:66)

人的创造

《古兰经》中关于人类生育这个题目,有着大量的论述。这些论述对胚胎学家企图寻人为的主观解释是一个挑战。一直到了 使我们的生物学知识丰富起来的基础科学诞生之后,特别是发明了显微镜之后,人类才得以理解这些论述。对于一个生活在七世纪的人来说,竟会发表了如此的思 想,简直是完全不可能的!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说明,关于这个题目,当时的中东人和阿拉伯人比欧洲人或其他地方的人知识更渊博。今天,有许多精通《古兰经》和 现代科学的穆斯林,他们十分清楚的认识到关于人类生殖方面《古兰经》的论述和人类知识两者之间进行的比较。我将永远不会忘记一位十八岁的穆斯林所做的评 论,他在沙特阿拉伯长大,当时他在回答一个人提出的关于《古兰经》中描写人的生育问题,他指着《古兰经》说:“这部经典为我们提供了关于这一问题的全部基 本知识。我上学时,他们曾用《古兰经》向我解释了婴儿的生育问题;你们的性教育书籍,出版的稍微晚了一点儿!”

特别是关于性的问题,把那流行在降经时代的充满了迷信和神话的思想、和《古兰经》的论述、以及现代科学知识比较一下,《古兰经》与科学高度的一致性,以及《古兰经》中丝毫没有受到当时盛行的错误思想的影响,不禁使我们拍案叫绝。

《古兰经》中有好几节文字用“阿赖格”(阿文音)一词描述了卵子在女性生殖器中生成。“阿赖格”(意为凝血)又是这一章的题目:

“造物主曾自凝血上造化了人类。”(96:2)

我认为除了用它的本意来释“阿赖格”之外,再无可取的译法。

胚胎在母体子宫里的生长过程在《古兰经》中描写极简练,但却异常准确,因为描写所用的简朴词汇恰好与胚胎发育中的几个基本阶段相对应。下面是《古兰经》第二十三章中的一节:

“我又把一点精造成一块血,又把一块血造成一快肉,而给一块肉造上骨,而给骨穿上肉。”(23:14)

一块肉(阿文音“木大格”)正好与胚胎生长中一个阶段的外形一致。

人所共知,骨骼就在那团肉里发育,后来再由肌肉包裹起来。这就是“拉哈姆”(阿文音,意为完整肌肉)一词的意思。

胚胎经历了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里胚胎与后来生成的人相比,某些部分是成型的而另一些部分则是不成型的,也许这就是下面一节经文的含义:

“我造人为一块肉,成型又不成型。”(22:5)

下面在“赛直代章”中提到人的感觉器官和内脏:

“真主为你们造化了耳、眼和内脏。”(32:9)

这里没有半点儿与现代科学相矛盾的地方;并且也没有任何一点错误思想渗入《古兰经》。

《古兰经》与《圣经》

现代我们来讨论最后一个题目。我们已经把现代科学知识和《古兰经》中的一节章节进行了对照,下面再就《圣经》中的有 关论述也进行一番对照。在谈及创世纪时,我们已然瞥见问题之端倪。前面我曾强调现代科学知识与《古兰经》中许多章节的论述完全一致,并且指出《圣经》的论 述有些地方是科学所不能接受的。这本不足为奇,因为大家清楚《圣经》中有关创世的论述是生活在公元前六世纪教士们的著述,既僧侣文版的《圣经》。他们的主 要目的是传教和告诫人们遵守安息日。他们著述《圣经》的目的很明确,正如沃克斯神父(前耶路撒冷圣经学院院长)所说,他们主要是为了立法。

《圣经》中也有关于创世的简短而又古老的记载,既采取一个截然不同角度的旧约文版对创世的描写。

两种版本都摘自《创世纪》,第一本书叫《讨拉特》,据传作者为摩西(穆撒),但我们今天所见到的文版以经历了许多变动及删改。

在僧侣版《创世纪》中的家族年谱可追溯至亚当,但其荒唐可笑人尽皆知,因而无人重视它。尽管如此,新约圣经作者马太 和路加还是几乎一字不差的照抄了耶酥家族年谱。马太上溯至亚伯拉罕,路加则至亚当。所有这些著述都是科学所不能接受的,因为他们都具体的提出世界的年龄和 人类出现的年代,然而这些数字却与我们今天已掌握的科学知识完全脱节,绝不能令人信服。相反,《古兰经》一点儿也没有此类情形。

前面我也曾提及,在宇宙形成这个问题上,《古兰经》与现代科学知识是完全一致的,而《圣经》中的论述却与它们相矛 盾:原始时期特大洪水的故事是站不住脚的;另外,在创造发光星辰之前的第一天就创造了光;在造地之前就存在的夜晚和黎明;在第四天创造太阳之前就创造了第 三天的地;地球上第六天出现的走兽理应在第五天出现鸟类之后,然而走兽竟先于鸟类而出现了。这一切都是反映出当时流行的错误思想。

《圣经》中的年谱构成犹太人日历的基础,并称世界只有五千七百三十八年历史(截至1976),这一点也断然不能为人们所接受!因为我们的太阳系存在足有四十五亿年了,就我们所知,人类出现在地球上的历史至少也应以万年计算。

应该充分注意到,《古兰经》未提到任何具体日期,提出具体日期是《圣经》所特有的,这一点是极为重要的。

第二个具有不寻常意义的一点是《圣经》中《洪水的故事》与《古兰经》的论述的比较。其实,《圣经》的论述是把两件不 同的事情混为一谈了。《圣经》讲述了一场世界性的大洪水,并把年代定在亚伯拉罕之前大约三百年。 那么根据我们所了解的亚伯拉罕的历史情况,《圣经》之说意味着这场全球性大洪水是在公元前二十一至二十二世纪左右发生的,然而,鉴于历史资料,这一点是站 不住脚的。

我们怎能接受这样一种观点呢?既在公元前二十一至二十二世纪出现了一场全球性特大洪水,毁灭了所有人类文明,而这段时期正是埃及中世纪王国的前一段时期,年代大约在十一代王朝的中期。

根据现代科学与历史、地理资料,我们不能接受上述论述中的任何一点。

从这一点分析,我们就可以知道《圣经》与《古兰经》的区别是何等巨大。

与《圣经》相反,《古兰经》把那场大洪水局限为诺亚民众的灾难。他们像其他罪孽深重的民族一样,因为他们犯下的罪恶而受到惩罚。《古兰经》没有言明洪水发生的具体时间,因此,《古兰经》的论述是历史学家或考古学家所无法反对的。

第三点极有意义的比较是关于摩西(既穆撒)的传说,特别是《出埃及记》中记叙希伯来人在埃及受到法老王奴役的故事,在此我仅能简述一下我关于这个问题的研究。我已注意到《圣经》和《古兰经》论述中许多一致和分歧的地方,并在某些细微处,我发现两者互为有利的补充。

今天,我们拥有摩西时代法老王的木乃伊(存放在开罗博物馆),确切的说,那是1898年发现的。这件事至关重要。《圣经》记载了法老王被海水吞没,但没言明尸体后来的去向。而《古兰经》在“优努斯”一章中说:法老王的尸体将从水中解救出来。

“今日,我拯救你的遗体,以便你做后来者的鉴戒。”(10:92)

对这具木乃伊的医学检查表明,法老王的遗体未曾在水中浸泡很久,因为遗体并没有由于长期浸在水中而造成腐烂现象。

在这个问题上,按照科学的观点,《古兰经》中的叙述与现代科学所提供的资料相比较丝毫不会引起任何人的反对。

《旧约》汇集了大约在九个世纪过程中产生的著述,并且经历了无数人的修改。因此《圣经》一书的论述,人为的作用和主观的猜测及推论是相当可观的。

《古兰经》的启示历史与此根本不同。《古兰经》从颁降的时刻起,就有人能背诵,并且有人在穆罕默德健在之年做了笔录。由于这些原因,《古兰经》的真实性是不容置疑的。

正如我们在前面许多地方提到的一样,用现代科学知识完全客观的验证一下《古兰经》,就会使我们认识到两者之间的一致 性。这使人想到,鉴于那时知识匮乏,把穆罕默德时代的一个人说成是《古兰经》的作者是根本不可思议的。以上这些道理,仅是赋予《古兰经》以独特超然地位的 部分原因,并且也迫使采取客观态度的科学家承认单凭唯物主义的推论方法不能完美的解释一切。

 

 

 

http://www.muslimherald.com/Quran/Al-quran/20324448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