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古兰经》注释名著举要

《古兰经》注释名著举要

Rate this post

 

各式各样的《古兰经》注释历代层出不穷,真可谓是汗牛充栋,浩若烟海。从古到今,《古兰经》到底有多少注本的确难以统计,最保守的估计也不下千种,如此浩繁的经注,要尽知其名,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里,大致以时间为序,列举出39部历代有影响的名著。

1.《古兰经解总汇》(جامع البيان في تفسيرالقرآن):

又称《泰伯理经注》(تفسيرالطبري),是早期经训经注的代表作,也是完整流传至今的最早的《古兰经》注本,汇集经训资料异常丰富,篇幅巨大,洋洋30巨册,对后代经注影响深远。注者穆罕默德•本•杰利理•泰伯理(希吉莱历224~310),出生于里海南岸的泰伯理斯坦,逝于巴格达,是著名历史学家、圣训学家,著作丰富。代表作除了这部经注外,还有历史巨著《历代民族、帝王史》等。

2.《古兰经律例》(أحكام القرآن):

又称《贾萨苏经注》(تفسيرالجصاص),是哈乃斐学派的著名教法经注,注者艾哈曼德•本•阿里•拉齐•贾萨苏(希历?~370)
3.《知识之海》(بحرالعلوم):

又称《撒玛尔汗迪经注》(تفسيرالسمرقندي),著名经训经注,注者艾布•莱斯•耐苏尔•本•穆罕默德•伊布拉欣•撒玛尔汗迪(希历?~373),是著名的哈乃斐派教法学家。

4.《古兰经注阐释》(كشف البيان عن تفسيرالقرآن):

又称《撒尔兰比经注》(تفسيرالثعلبي),是经训经注的名著。注者艾布•伊斯哈格•艾哈曼德•本•伊布拉欣•撒尔兰比(希历?~427)。

5.《古兰经律例》(أحكام القرآن):

又称《利克雅•哈拉斯经注》(تفسيرلكياالهراس),是沙斐尔学派的著名教法经注。注者艾布•哈桑•穆罕默德•本•阿里•泰伯理•利克雅(希历?~504)。

6.《启示华貌》(معالم التنزيل):
又称《斑俄威经注》(تفسيرالبغوي),著名经训经注。注者胡赛尼•本•曼斯欧德•斑俄威(希历?~510),是沙斐尔学派著名教法学家、圣训学家。

7.《启示真谛揭密》(الكشاف عن حقائق التنزيل):

又称《卡沙夫经注》(تفسيرالكشاف),著名语言经注,对《古兰经》语法修辞方面的解析颇有见地,影响较大,思想方面有穆尔太齐赖派观点。注者艾布•嘎西穆•曼和穆德•本•欧默尔•本•穆罕默德•本•欧默尔•宰玛合舍里(希历467~538),著名文学家、语言学家。

8.《古兰经律例》(أحكام القرآن):

又称《伊本•阿拉比经注》(تفسيرابن العربي),马立克学派的著名教法经注。注者穆罕默德•本•阿不都拉•安达卢塞(希历?~543)。

9.《天经注解编要》(المحررالوجيزفي تفسيرالكتاب العزيز):

又称《伊本尔退耶经注》(تفسيرابن عطية),著名见解经注。注者阿布都哈克•本•尔退耶•安达卢塞(希历?~546)。

10.《奥秘之钥匙》(مفاتيح الغيب):

又称《拉齐经注》(تفسيرالرازي)或《巨注》,著名见解经注,篇幅宏大,内容繁杂,注重自然科学内容的引用和哲学思想的阐发。注者穆罕默德•本•欧默尔•本•胡赛尼•樊赫鲁丁•拉齐(希历?~606),著名哲学家、数学家和自然科学家。

11.《古兰经律例大全》(الجامع لأحكام القرآن):

又称《顾尔图比经注》(تفسيرالقرطبي),著名见解经注。注者穆罕默德•本•范里和•顾尔图比(希历?~671)。

12.《启示光辉和经文奥秘(أنوارالتنزيل و أسرارالتأويل):

又称《拜达威经注》(تفسيرالبيضاوي)或《嘎最经注》,著名见解经注,注重语法修辞的解析,对宰玛合舍里的《卡沙夫经注》多有所取。此经注在中国穆斯林经堂教育中被长期用作经注教材。注者嘎最•阿布都拉•本•欧默尔•拜达威(希历?~685),著名沙斐尔学派学者,曾任设拉子法官,故以嘎最(法官)著称。

13.《启示解知和经义真谛》(مدارك التنزيل و حقائق التأويل):

又称《奈塞菲经注》(تفسيرالنسفي),著名见解经注。注者阿布都拉•本•艾哈曼德•奈塞菲(希历?~701)。

14.《古兰经妙义览胜》(غرائب القرآن و رغائب الفرقان):

又称《内沙布尔经注》(تفسيرالنيسابوري),著名见解经注。注者胡塞尼•本•穆罕默德•内沙布尔(希历?~728)。

15.《海洋》(البحرالمحيط):

又称《艾布哈雅尼经注》(تفسيرأبي حيان),著名见解经注,洋洋八巨册,内容丰富,语法分析犹为精深。注者艾布•阿布都拉•穆罕默德•本•优素夫•本•哈雅尼(希历654~745)。

16.《启示真意释萃》(لباب التأويل في معاني التنزيل):

又称《哈兹尼经注》(تفسيرالخازن),实为《启示华貌》的缩注。注者艾布•哈桑•本•穆罕默德•哈兹尼(希历678~741)。

17.《古兰经注释》(تفسيرالقرآن العظيم):

又称《伊本凯西尔经注》(تفسيرابن كثير),最著名的经训经注,四巨册。亦即读者现在手中的这部译著。注者艾布•菲达•伊斯玛易•本•凯西尔(希历?700~774),著名经注家、圣训学家和历史学家。对这部经注,容稍后专门论及。

18.《古兰经注释精华》(الجواهرالحسان في تفسيرالقرآن):

又称《塞尔兰比经注》(تفسيرالثعالبي),著名经训经注。注者阿布都•拉赫曼•伊本•穆罕默德•塞尔兰比(希历?~876)。

19.《胡赛尼经注》(تفسيرالحسين):

又称《胡赛尼》,波斯文经注,偏重哲理阐释,约成书于希历896年左右。注者胡赛尼为印度著名学者。这部经注与前面提到的《嘎最经注》一样是中国穆斯林经堂教育中长期采用的教本。

20.《经训经注辑珍》(الدرالمنثورفي التفسيرالمأثور):

又称《苏尤蒂经注》(تفسيرالسيوطي),著名经训经注。注者哲亮鲁丁•苏尤蒂(希历849~911),是埃及著名的大学者,学识渊博,著述宏富,尤其在经注学、古兰学、语言学领域成就卓著,一生著作多达六百余部,流传至今的有一百多部。

21.《经解之冠》(الأكليل في استنباط التنزيل):
又称《苏尤蒂经注》(تفسيرالسيوطي),著名教法经注,注者同上。
22.《哲亮莱尼经注》(تفسيرالجلالين):

著名简注本,经训、见解兼容,注释简洁明了。也是我国穆斯林经堂教育中最流行的注本,各国多次印行,版本甚多,影响广泛。1982年中国伊协在北京影印发行了该注的贝鲁特版本。注者有两位,一位同上,另一位是哲亮鲁丁•马哈里(希历797~874)。

23.《古兰经览胜导读》(إرشادالعقل السليم إلي مزاياالكتاب الكريم):

又称《塔哈威经注》,著名见解经注,注者为哈乃菲派著名学者艾布•萨乌德•穆罕默德•本•穆斯塔法•塔哈威(希历893~982)。

24.《明灯》(السراج المنير):

又称《韩推布经注》(تفسيرالخطيب),著名见解经注。注者穆罕默德•沙尔比尼•韩推布(希历?~977)。

25.《辞义之魂》(روح البيان):

10巨册,内容丰富。对苏菲派思想多有吸收。注者伊斯玛易•哈吉(希历?~1136),土耳其著名学者。

26.《经义之魂》(روح المعاني):

又称《阿鲁西经注》(تفسيرالألوسي),是一部综合性的大型经注,内容涉及许多方面,博采众长,汇集前人成果。注者赛义德•曼和穆德•阿鲁西(希历1217~1270)。

27.《全能主的胜利》(فتح القدير):

5巨册,注释内容丰富全面,尤以语言文学分析见长,有宰德派观点。注者穆罕默德•本•阿里•本•穆罕默德•邵卡尼(希历1173~1250)。
28.《在古兰经的绿荫下》(في ظلال القرآن):

又称《绿荫经注》(تفسيرالظلال),现代著名见解经注,注重对《古兰经》思想的阐发,并与实际相结合,以探求解决现实问题的途径,不仅思想深邃,而且文彩斐然。已有英文全译本问世。注者赛义德•顾图布(公元1903~1966),埃及著名文学家、诗人、文学评论家。

29.《古兰经注》(تفسيرالقرآن الكريم):

又称《光塔经注》(تفسيرالمنار),现代著名经注。注者穆罕默德•热西德•黎达(希历1283~1354)。

30.《曼拉额尤经注》(تفسيرالمراغي):

著名现代经注,注者艾哈曼德•穆斯塔法•曼拉额尤。

31.《经解精华》(محاسن التأويل):

又称《嘎西米经注》(تفسيرالقاسمي),著名现代经注,注者哲玛鲁丁•嘎西米。

32.《简明经注》(التفسيرالواضح):

著名现代经注,注者穆罕默德•曼和穆德•昔嘉兹。

33.《辞义精华》(صفوةالبيان):

又称《曼赫鲁夫经注》(تفسيرالمخلوف),著名现代经注,注者胡赛乃尼•曼赫鲁夫。

34.《辞义之开拓》(فتح البيان):

又称《哈桑汗经注》(تفسيرحسن خان),著名现代经注,注者孙迪格•哈桑•汗。

35.《焦海里经注》(تفسيرالجواهر):著名现代经注,注者谭塔威•焦海里。
36.《穆米尼经注》(تفسيرالمؤمنين):著名现代经注,注者阿布都•瓦都迪•优苏夫。
37.《经注基础》(الأساس في التفسير):著名现代经注,注者萨埃德•哈威。
38.《经文律例注释》(تفسيرآيات الأحكام):著名现代教法经注,注者穆罕默德•阿里•萨伊斯。
以上列举了历代《古兰经》注释的部分名著,限于篇幅,不再多列,也未多作详细解说,下面着重介绍一下伊本•凯西尔的《〈古兰经〉注》。

七、伊本•凯西尔的《〈古兰经〉注》

伊本•凯西尔(约公元1302~1373),全名艾布•菲达•伊斯玛易•本•欧麦尔•本•凯西尔,是14世纪伊斯兰教正统派(逊尼派)著名学者,是造诣深厚、卓有建树的经注学家、圣训学家、教法学家和历史学家。出生于叙利亚的布斯拉(Busra),父亲在一个清真寺任职,在伊本•凯西尔3岁时即去世,伊本•凯西尔在哥哥的抚养下成长,在5岁左右时就迁往大马士革求学,博闻强记,才华出众,他师从诸多学者,有据可查的就有16位,其中有伊本•泰米叶等不少知名学者,因而学业日进,成绩优异,尤其在圣训学方面成绩显著,记忆力超群,据传他背记了20多万段圣训。
伊本•凯西尔于1366年担任大马士革伍麦叶清真寺总教长,招收弟子,从事教学与学术研究活动,著述颇丰,今日可知其名的有22部,涉及经注学、圣训学、教法学、历史学等学科领域,其中一些并未流传下来,一些是未能完成的手稿,至今仍未整理出版。伊本•凯西尔晚年失明,于希吉莱历774年(公元1373年)8月26日星期四在大马士革辞世,葬于当地苏菲公墓。
《〈古兰经〉注》(تفسيرالقرآن العظيم)和《始与终》(البدايةوالنهاية)是伊本•凯西尔最著名的著述。《始与终》浩浩14卷,搜集整理了大量重要的史料,记述了从人祖阿丹直至作者所在的时代历史大事,特别是着重记述了伊斯兰教传播发展的历史,是阿拉伯伊斯兰史上重要的历史文献。有开罗、贝鲁特、大马士革等地出版社出版的多种版本行世。
伊本•凯西尔的《〈古兰经〉注》是历代众多的经注中最具权威的经注之一,历来受到伊斯兰学术界的高度评价。经注正文前有作者撰写的长篇前言,阐述了有关《古兰经》及经注学的一系列问题。这部《〈古兰经〉注》是“以经注经”类经注的典范,注者始终严格坚持以经解经的原则,所采用的基本体例是,在援引一节或数节《古兰经》正文后,即对经文的大意作简要的解说,释文中首先选取《古兰经》中的相关经文来做解释;若无相关古兰经经文,即选取相关圣训,阐释经意,若无圣训,则选取圣门弟子的相关解释,若无圣门弟子的解释,则选再传弟子的相关解释;若无再传弟子的相关解释,最后才考虑选取前被学者的解释。伊本•凯西尔是著名的圣训学家,精通圣训学,熟谙圣训,故释文中注者引用了大量圣训,这是这部经注最突出的特点和长处,也是其权威性所在。
伊本•凯西尔也是著名的教法学家,对教法学的研究颇有造诣。因此,在经注中还特别注重对教法问题的解说,例如,在对《黄牛章》第185节关于斋月斋戒的经文的解释,就很详尽,引用大量圣训,对有关斋戒的诸多问题,作了深入的教法学解说;再如对该章第230节关于离婚休妻的经文,同样有详尽的教法解说。在整个经注中,像这样对《古兰经》有关教法问题的经文所作的详尽解说很多,这是这部经注的第二个突出特点。
伊本•凯西尔在学术上受到众多学者的影响,特别是受到他的老师之一伊本•泰米耶的影响,但这并意味着伊本•凯西尔是一位毫无创见的学者,其实他是一位颇有个人独立见解的学者,尤其在教法问题方面更是如此。众所周知,伊本•泰米耶在教法问题上大都坚持罕伯里学派的主张,而伊本•凯西尔则不然,他是沙菲仪学派的教法学家,在教法见解上颇有沙菲仪学派的风格。
这部经注的第三个突出特点是,引证的资料丰富翔实。在《古兰经》经注史上,以引证资料丰富而见长的最著名的经注是《古兰经解总汇》,即《泰伯理经注》,其中汇集的经训资料异常丰富,因而篇幅巨大,洋洋30巨册,对后代经注的影响深远。伊本•凯西尔的经注就在很大程度上受惠于《泰伯理经注》,援引了其中的大量资料,不过,并不是不加选择的照抄照录,而是有所选择,有所考证,伊本•凯西尔选取资料的态度更为谨慎和精细,特别是其中的以色列式传闻资料。除《泰伯理经注》外,伊本•凯西尔还从前辈诸多经注家的经注中选取了资料,诸如胡赛尼•本•曼斯欧德•斑俄威的《启示华貌》(《斑俄威经注》)、阿布都哈克•本•尔退耶•安达卢塞的《天经注解编要》(《伊本尔退耶经注》)等等。
这里特别应当提及的是伊本•凯西尔对以色列式传闻资料的慎态度,这或许更能体现注者在经注资料取舍方面的严谨态度和求真求实精神。伊本•凯西尔在自己的经注中选用了一些以色列式传闻资料,不过他在选用这些资料的同时,又明确表达了自己对这些资料的审慎态度。例如,在对《黄牛章》第67节经文——“当时,穆萨对他的宗族说:‘真主的确命令你们宰一头牛。’……”——以及其后关于宰牛的各节经文的注释中,伊本•凯西尔援引了以色列式传闻资料中的一个很长的故事,在讲述完故事后,又引述了一些前辈学者的有关看法,最后注者讲到,这些资料来自于以色列式传闻,引述无妨,但强调对这些资料的真实性历来有不同见解,故应持保留态度,存而不论。
再如在对《戛弗》章第1节经文中“戛弗。以尊严的《古兰经》盟誓……”的注释中,注者引述了前代传说,称“戛弗”是一座大山的名称,该山环绕着整个大地云云,注者认为,这也是来自色列式传闻中的说法,当存疑不究,因为在色列式传闻中的确有大量不真实的资料和任意杜撰的故事,这是不足为怪的,因为就连在时间上距我们很近的圣训中都存在一些伪造的,何况更古老的以色列传闻,况且,深究这些传闻的真伪,对穆斯林的宗教信仰和现实生活均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因此,注者认为对这些传闻应持存而不论的态度,既不肯定,也不否定。由此足见伊本•凯西尔注经的严谨态度。
既然以色列式传闻中真伪参杂,在《古兰经》注中不予引用即可,为什么包括伊本•凯西尔主要严谨的经注家依然要引用呢?这是因为,穆斯林认为伊斯兰教并不是先知穆罕默德新创立的一个新宗教,而是“开天古教”,犹太教和基督教一脉相承,穆斯林承认并敬仰穆萨(摩西)、伊布拉欣(亚伯拉罕)、尔萨(耶稣)等历代所有先知,对他们不加任何歧视。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伊斯兰教认为,犹太教和基督教到后来发生了各种变异,偏离了原本的真精神,伊斯兰教的使命就是纯化和传承认主独一的正教,伊斯兰教与犹太教和基督教虽有渊源关系,但又决然不同于伊斯兰教与犹太教,正因为如此,包括伊本•凯西尔在内的严谨的穆斯林学者,才对这些《圣经》传闻材料持谨慎态度,他们的基本立场是:符合伊斯兰教的予以采纳;有悖于伊斯兰教的予以扬弃;未知可否的予以保留,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存而不论,仅供参考。
概言之,伊本•凯西尔的《〈古兰经〉注》是一部典型的经训经注,在经注学领域有很大的影响,备受历代学者的高度赞誉,称之为是一部无与伦比的经注杰作,从来不曾有人像他一样以独具特色的模式注出这样的经注。
伊本•凯西尔的《〈古兰经〉注》的版本很多,早期的手抄本也有8种,这些手抄本分别是麦加抄本1种、埃及抄本1种、伊斯坦布尔抄本4种、印度抄本2种。印刷本则版本更多,在开罗、贝鲁特、利雅得等的著名出版社曾多次印刷出版,行销阿拉伯各国,流布广远,现在,要找一部伊本•凯西尔的《〈古兰经〉注》,已是很容易的,但由于这部经注卷轶浩繁,一般读者一时难以通读,故又有一些简缩本问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