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古兰经》注释的种类

《古兰经》注释的种类

Rate this post

 

 

 

《古兰经》注释的种类很多,根据不同的分法,可以分为不同的种类。根据经注所侧重阐释的内容的不同,可以分为“语言经注”(侧重诠释字词含义、语法现象、修辞手法等,其中多引用古典诗文为证)、“教法经注”(侧重解释教法律例)、“历史经注”(侧重考释历史事件、人物典故等)、“哲理经注”(侧重阐发《古兰经》中的哲理、智慧和奥义)等;根据经注的学派、教派观点不同,可以分为“正统派经注”(即逊尼派)、“什叶派经注”、“穆尔太齐赖派经注”、“苏菲派经注”等;根据经注所采用资料的不同,可以分为“经训经注”(即以《古兰经》本身、圣训以及圣门弟子言论为依据的经注)、“见解经注”(注释中发挥个人见解或引用其他学者观点的经注)、“以色列式传闻经注”(即援引犹太教、基督教《圣经》的一些材料来作注释的经注,这种注释大多搀杂于经训经注或其它种类的经注中);另外,还可以根据经注的不同时代而分为“古代经注”、“近代经注”、“现代经注”;根据经注所使用语言的不同而分为“阿拉伯文经注”、“波斯文经注”、“乌尔都文经注”、“土耳其文经注”等,当然,《古兰经》的注释主要是阿拉伯文的。
实际上,许多经注并不仅仅属于某一种类,而是融合多种经注的特征,其中既有经训,也有见解;既注字词,也释教法;既立一家之言,也取他家之说,等等。以上诸种类型的经注事实上都可以划归于“经训经注”和“见解经注”两大类中,因此,这里着重介绍一下这两种经注。

(一)经训经注(التفسيربالمأثور):

经训经注指的是以《古兰经》经文本身、圣训、圣门弟子关于《古兰经》的理解为依据的经注,注者往往只引证经训,不作个人发挥或推论,也不增加其他解释,这是严格意义上的经训经注,但将那些以引证经训为主,同时夹有一定个人见解或以色列式传闻的经注也通常归于这类经注。经训注释是《古兰经》注释的最初、也是最基本、最重要的体例,是最受穆斯林信任的经注。下面就其具体情形作进一步的说明。

1.以经注经:在经注学中,以经注经被视为第一级别的注释,故颇受经注家的重视。大学者伊本•泰米叶(公元1263~1328)说:“若要问什么是经注的最好方式,答案是以经注经,因为在《古兰经》中,一处笼统而言,另一处则具体阐明,一处简要提示,另一处则详细阐述。”

以经注经的具体情况是:

(1)一节经文本身隐含着该节经文的含义,如“假若有一部《古兰经》,可用来移动山岳,或破裂大地,或使死人说话……”这节经文,按照阿拉伯语的表达方式,是一句省略语,其中隐含有“那么它就是这部《古兰经》”的含义。
(2)上句经文的意义在下句经文中隐含着,如“真主为伊斯兰而开拓其胸襟,故能接受主的光明者,[难道跟胸襟狭隘的人一样吗?]悲哉为记忆真主而心硬者,这等人是在明显的迷误中的。”(39:22)其中[难道跟胸襟狭隘的人一样吗?]并未在原文中说出,而是在后句经文中隐含着的。
(3)前节经文泛泛而言,后节经文具体阐明,如“人确是被造成浮躁的,遭遇灾殃的时候是烦恼的,获得财富的时候是吝啬的。”(70:19-21)这三节经文,后两节是对第一节中“浮躁的”一词的具体解释。
(4)某章中的某节经文,是另一章中某节经文的解释,如第一章中“报应日的主”一节,何为“报应日”,本章并未言明,而在第八十章中作了解释:“你怎能知道报应日是什么?你怎能知道报应日是什么?在那日,任何人对任何人不能有什么裨益;在那日,命令全归真主。”(80:17-19)

2.以训注经:“训”包括圣训和圣门弟子言论。《古兰经》是伊斯兰教的原则和大纲,圣训是对这个原则大纲的具体阐释,因此,大量的圣训是〈古兰经》注释最丰富的源泉。《古兰经》中对此亦有说明:“我降示你教诲,以便你对众人阐明他们所受的启示,以便他们思维。”(16:44)穆斯林宗教生活和社会生活的各项律例制度,在《古兰经》中只是原则性地加以指示,具体如何执行,则都在大量的圣训中予以说明,因此,从总体上说,整个圣训也就是对整部《古兰经》的详细诠注和阐释,有的圣训是对《古兰经》具体经文的解释,而更多的则是对《古兰经》原则精神的阐述,所以,不管什么类型的经注,无论哪个时代的经注,都非常注重对圣训的运用,而精通圣训也是经注家所必须具备的一个条件。例如,《古兰经》中说:“你们当谨守拜功,完纳天课,与鞠躬者同齐鞠躬。”(2:43)但是并未说明具体如何谨守拜功,完纳天课,其具体情形在大量的圣训中予以说明。
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们的有关言论也是以训注经所采用的重要依据,因为这些人是与穆圣同时代或离他最近的人,所以,他们或聆听过穆圣的教诲,或了解《古兰经》颁降的有关背景,又都信仰虔诚,没有宗派观念和个人私意,因而他们的言论自然也为经注家所重视,也被视为圣训的一个组成部分。

3.“以色列式传闻”:许多《古兰经》注释家在经注中引用了不少《圣经》传闻材料,包括犹太教的《旧约全书》和基督教的《新约全书》,对此,通称为“以色列式传闻”。之所以在《古兰经》注释中引用《圣经》材料,一方面,是因为穆斯林承认伊斯兰教是与犹太教和基督教一脉相承的宗教,承认历代先知,如阿丹(亚当)、穆萨(摩西)、苏莱曼(索罗门)、达吾德(大卫)、伊布拉欣(亚伯拉罕)、尔萨(耶稣)等,但不遵奉此二教的教律教条;另一方面,由于有不少犹太教和基督教徒归信伊斯兰教,加之伊斯兰教向域外的传播,使得伊斯兰文化与《圣经》文化有了广泛的接触和交流,这几方面的原因才使“以色列式传闻”成为《古兰经》注释的材料。特别是有关历代先知的事迹、古代民族的逸闻等方面的内容,在《古兰经》中只是精蜒点水式的有所提及,注释家往往取《圣经》传闻材料予以细说。
在《古兰经》注释中,《圣经》传闻材料的引入,既有积极的意义,也有消极的一面,积极意义在于它开阔了注释家的视野,丰富了经注的内容,消极的一面是有不少传闻并不确凿,牵强附会。因此,穆斯林学者对这些《圣经》传闻材料的基本态度是:符合伊斯兰教的予以采纳;有悖于伊斯兰教的予以扬弃;未知可否的予以保留,不作肯定,也不作否定,仅作参考。

(二)见解经注(التفسيربالرأي):

见解经注指的是经注家在依靠大量经训的基础上,还有相当的个人推理和见解。由于有个人的见解,就难免有误,甚至有曲解和歪曲,据此,见解经注又被分为“受赞经注”和“受贬经注”,受赞经注指注释立言公正客观,态度严肃认真的经注;受贬经注则指那些注释不求甚解、望文生义甚至穿凿附会、信口开河的经注,以及各种宣扬宗派主义思想甚至异端邪说的经注。

五、注释《古兰经》的条件

《古兰经》是伊斯兰教最神圣的经典,因此,注释《古兰经》也是一项崇高而神圣的工作,不是一件随意可做的事,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去注释《古兰经》。经注学上对注经工作及经注者提出了许多具体要求,包括应当通晓的学科和应具备的相关知识。所有这些,都是注释《古兰经》应具备的主要条件。注经者最需要具备的专业性学科知识主要有:
1、
语言学:注经者应当精通阿拉伯语,熟悉阿拉伯语的语法学、词法学和修辞学,因为《古兰经》是以阿拉伯语降示的,不精通阿拉伯语,没有掌握阿拉伯语的相关知识,就无法准确理解经文的意义,也就不具备注经的资格。
2、
教义学(认主学): 注经者应当掌握伊斯兰教教义学的知识,对伊斯兰教认主独一的信仰有准确的把握。《古兰经》的基本内容之一就是申述伊斯兰教认主独一的信仰体系,注经者若不具备教义学的知识,就难免对经文做出错误的理解,从而曲解原意,背离《古兰经》的真精神。
3、
教法学:《古兰经》中有大量关于伊斯兰教教法的经文,涉及礼拜、斋戒、天课、朝觐等宗教功修以及婚姻、遗产继承、战争等诸多民事和刑事法方面的内容,因此,注经者要熟知伊斯兰教的教法学和教法原理学,这样才能正确理解作为伊斯兰教根本大法的《古兰经》,对相关经文做出符合伊斯兰教法理的正确注解。
4、
古兰学:注经者要通晓古兰学,了解古兰经诵读学,对《古兰经》独特的语言风格和修辞技巧以及废止与被废止的经文、明确的经文与隐晦的经文、泛指的经文与特指的经文、概括的经文与详解的经文、笼统的经文与限定的经文、经文的本义与引申意义等等都要有全面正确的理解。还要了解《古兰经》经文的相互注解。
5、
圣训学:注经者必须熟习圣训及圣训学,因为经训不悖,圣训是对《古兰经》最权威的注释。不熟知圣训,是无法注释《古兰经》的。
6、
历史学:注经者要了解世界各民族历史,特别是阿拉伯民族的历史,熟知历代先知以及穆罕默德先知及其圣门弟子的生平事迹,了解《古兰经》降示前后的时代背景,明晰当时的重大历史事件及阿拉伯半岛的社会状况、民情风俗等。此外,还应当熟知其他宗教的基本教义,了解其经典,特别是要熟悉犹太教和基督教的教义和经典,熟知这两大宗教的发展历史。
除了上述伊斯兰专业学科知识外,注经者还应具备以下几方面的良好素养:
1、
渊博的知识:注释《古兰经》的学者不仅要精通伊斯兰教宗教学的各相关学科,而且应当有渊博的知识,具备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的丰富学养,对于各个时代的哲学、伦理学、教育学、历史学、地理学、天文学、医学、动物学、植物学、生物学等各个学科的成就和前沿成果有所了解。因为《古兰经》中几乎不含有各个学科的内容。不具备必要的哲学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的知识,就不能较好的把握《古兰经》中相关经文的微言大义,甚至望文生义,做出错误的解释。
2、
纯正的举意:注经者要心怀纯正的举意,一心一意为真主,全心全意弘扬真主之道,正如圣训所说:“一切工作,全凭举意。”如果目的不纯,注经只是为了尘世的利益和虚名,便是十分可憎的事,也不会获得真正的成功,怀着各种各样的私欲和不纯的动机而作的经注,是没有任何意义和价值的,而且是对真主言辞的不敬和亵渎。
3、
严谨的治学态度:注经是一项神圣而严肃的学术工作,注经者要有一丝不苟、求真求实的严谨治学态度,做到字斟句酌,慎之又慎,不可马虎粗心,草率行事,更不可断章取义,妄加猜测。
4、
虔诚的信仰:注经者要有正确而虔诚的信仰,要有一颗敬主畏主之心。没有正确的信仰,或者信仰不坚定,不明确,都是断然不能正确注释经文的,以其昏昏,何以使人昭昭!
5、
良好的道德品质:注经者还要有高尚的道德品质,敬主爱人,谦虚好学,从善如流,嫉恶如仇。品德不良者是不配注经的。
可见,注释《古兰经》绝非一般性的学术工作,而是一项极其严肃而神圣的艰巨工作。只有具备了以上诸项条件的学者,才有资格注释《古兰经》,否则就不可以注释《古兰经》。倘若有人自恃学高,且目的不纯,轻率地去注释《古兰经》,那么,他的经注在经注学上就被视为“受贬的经注”,这样的经注,不但会导人于迷误,而且将获罪于真主,真是害莫大焉!诚如《古兰经》中所警示的:“他们中有些文盲,不知经典,只知妄言,他们专事猜测。哀哉!他们亲手写经,然后说:‘这是真主所降示的。’他们欲借此换取些微的代价。哀哉!他们亲手所写的。哀哉!他们自己所营谋的。”(2:78-79)
由于《古兰经》注释是一项十分严肃而艰巨的学术工作,所以,伊斯兰文化的传统历来要求经注家、特别是见解经注家,不但要有很高的人品修养和知识水平,高尚的道德,虔诚的信仰,而且要有渊博的知识,丰富的阅历,同时特别要精通阿拉伯语和伊斯兰教诸学科。因此,《古兰经》注释这一工作并非一般平平学者所敢问津的。即便有出自一般凡夫俗子的平平之作,也是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往往销声匿迹在历史的长河中;而古往今来的经注名作,皆出自于大师级的学者之手。下面就从众多的名著当中列举一些具有较大影响和较高价值的经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