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圣战》远征塔布克

《圣战》远征塔布克

Rate this post

在解放麦加和成功的┞拂服侯奈因之后,阿拉伯各部落参加伊斯兰的居民与日益俱增,这更加强了穆斯林的平安和公共次序。如今,穆斯林坚信,他们的力气已延长到半岛的每个角落。而穆圣这时却忙于筹划穆斯林社会的扶植和思虑如何坚持半岛的平安与稳固。这时,穆圣收到了拜占庭妄图从北面攻击穆斯林的消息。穆塔战斗停止后,两边关系重要到了极点。伊历九年,一个从叙利亚返回的商队也带回了一个宏大的军队已在叙利亚集结终了预备狙击穆斯林的消息,据说,四万精壮的罗马兵士曾经从罗马动身。[1]

据伊本·赛阿德记载,希拉克略已发动了阿拉伯基督部落中的嘎哈散、拉克木、祖扎木人预备战斗,而且前锋军队已抵达巴尔卡。[2]据艾里嘎斯塔莱尼记载,战斗的启事是阿拉伯部落中的基督教徒写信向希拉克略申报说:“穆圣曾经去世了,这里又闹了饥馑,他们的钱也都用完了。”希拉克略见有隙可乘,便吩咐消磨了四万人的大队兵马。[3]

从以上各种消息来看,对穆斯林的攻击随时都有可能产生。穆圣决议先下手为强,于是,他敕令穆斯林做好战斗的预备,没有任何犹豫,穆圣决计让拜占庭吃个苦头,从此再不敢有攻击穆斯林的念头。

在塔布克战斗的前几年,麦地那的粮食收成一贯不好,而在塔布克行将开端之时,恰是开端收割农作物之时,穆斯林动身前有很多工作要做,包括收割、打堆、储存等。此次远征,路途悠远,很多门生们没有骑具,此外,气象还异常炎热,穆斯林选择这个时光对抗强大的罗马帝国,魔难的考验时辰到了。[4]

信士们响应穆圣的号召
穆圣要求穆斯林预备出征的敕令下达后,大部门穆斯林豪气勃发地做好了预备,现实上,他们全都对远征异常热忱。当穆圣号召为战备捐钱时,门生们都大方地献出了本人的财物[5]。奥斯曼就捐出了三百匹骆驼和十万第纳尔。针对奥斯曼的┞封一做法,穆圣说:“没有任何事能褫夺奥斯曼入居乐园的福份。”[6] 欧麦尔捐出了本人的一半家产,艾卜伯克尔同时也捐出了本人一切的产业。看到艾卜伯克尔如斯做法,穆圣就问他:“艾卜伯克尔呀!你给你的家庭什么也没留下吗?”艾卜伯克尔答道:“我给他们留下了真主和他的使者。”阿布顿拉·拉赫曼·奥夫捐出了二百盎可的白银。[7]

就如许,每个人都为此次战斗积极捐献财物,虽然如斯,收到的捐物仍缺少装备那些无力参战的人。事实上,他们有心参战,却无力预备骑具,而其别人大方的捐献使他们激动和震动,他们最终被拒绝参加塔布克远征时,他们悲伤肠流出了眼泪。【【古兰经】】在描写这一状况时说:
“那等人也是无可训斥的,当他们来要求你以牲畜供应他们出征的时刻,你说:我没有牲畜借给你们。他们就挥泪而去,他们因不能自筹盘川盘川而悲哀。”(后悔章:第九十二节)

两面派
伪信士在商量过形势之后,决议不去参加此次远征,他们于是为不能参战寻觅饰辞。[8] 【【古兰经】】在描写他们时说:“他们互相吩咐说:你们不要在热天出征。你说:火狱的火是更炽烈的,假若他们是明智的。让他们少笑些,多哭些,以待遇他们的营谋。”(后悔章:第八十一至八十二节)

当穆圣询问一位赛俩麦部落的老人说:“你做好了和拜占庭人接触的预备了吗?”那人答复说:“真主的使者啊,你许可我留在前方吧,不要使我遭受祸难,我异常懂得我本人,我最轻易受女人们的诱惑了,特别是拜占庭女人。”[9]【【古兰经】】在描写这些人时说:“他们中有人说:请你准我的假吧。不要使我遭受祸患。其实,他们正堕入祸患之中。火狱是包围着不信道者的。”(后悔章:第四十九节)

伪信士们寻觅饰辞以防止参加塔布克之战,这在穆斯林中心形成了很坏的影响。他们经常在一个叫苏瓦利木的犹太人的家里聚首,制订阻拦圣战的步骤。当穆圣得知他们的诡计之后,就派塔莱哈去整顿他们。塔莱哈和一些门生趁他们在房子里时把房子点着了,大火马上吞噬了全部房子。一个伪信士从房顶跳下来,摔断了腿,其他一些人逃了出来,没有受伤[10]。伪信士的另一诡计就是建了一座清真寺,然后他们邀请穆斯林去那边做礼拜,礼拜停止后,他们就开端勾引信士。他们还邀请穆圣到那边礼拜,然则,穆圣把他们的要求推延到从塔布克返回之后。[11]

至塔布克的行军
伊历九年的七月,穆圣让穆罕默德·穆赛里麦全权代理在麦地那的┞服务,同时指定阿里做为他的家庭监护人[12]。做了需要的安排之后,穆圣便率领包括一万马队的一万九千大军动身了。据说,阿布顿拉·乌巴依率领一少部门人出来,要求穆圣许可他随军作战,穆圣创造他真正的意愿是想留在麦地那,进来作战的意愿不真挚,便拒绝了他,于是,阿布顿拉·乌巴依只陪伴穆圣走了不远的路之后便返回了[13]。一些穆斯林心神恍惚,他们也留在了麦地那,虽然他们对伊斯兰和穆圣没有任何困惑,这包括卡尔白·马立克、穆扎扎·拉比、赫拉·倭玛亚。据传述,他们都是老实的信仰者,对伊斯兰和穆圣也很忠诚,他们之所以没去参战而留在了前方并不是说他们的信仰软弱或者他们害怕灾祸轻风险[14]。而仅仅是因为一时的大意和疏忽,是以,当他们后来为他们的行动觉得后悔时,穆圣谅解了他们。穆斯林大军在非常炎热的情况下动身了,穿越戈壁是一个常人无法忍受的灾祸。鲍德利在描写穆斯林那时的行军状况时说:

“没有只在太阳落下之后才行军的,因为那样的话,时光就远远缺少,夜间行军可以或许防止日光的垂直照射,而且空气也变的凉爽,但仅仅在夜间行军是不能尽快到达目标地的。日间,只要一些岩石可以或许供给荫凉,但又炽热的让人无法接近。很多人的脚上磨出了泡,就像火碳烤的一样,水的缺少也给行军增长了艰难,炽热的风使人无法蒙受,即就是年长的游牧人也没有经历过如斯的炎热和灾祸。”[15]

驻军黑吉尔
大军抵达黑吉尔,这是一个岩石普及的处所,穆圣敕令大军停下来,略作歇息。过了一会儿,穆圣又发出敕令,让兵士不要再喝水或者用水做小净。穆圣劝告他们说:“假设你们预备了生面,你们不要吃,把它给你们的骆驼,夜间不要零丁走出帐篷。”[16] 两个兵士不听敕令走出了帐篷,一个被沙土掩没;其他一个被大风刮到塔伊部落[17]。第二天早上醒来时,人们看到如斯狂**的风沙都异常惊惶。据伊本伊斯哈格记载:兵士因缺水向穆圣抱怨,穆圣便向真主做了祷告,不久,这一地域便下了雨。一些人认为它是一个圣兆,其他一些人认为是因为有云彩经由才下了雨[18]。兵士们喝足了水,他们因充足的歇息变的加倍振奋了。

拜占庭军的退却
当穆圣率领的大军抵达塔布克时,他们见到这里到处是水和荫凉,便决议驻扎在这里。鲍德里在评价穆圣在此次远征中的带头感化时说:

“穆罕默德起首使本人精神振奋,他的行动是兵士们的模范。他不是一个游牧人,他的年纪以致跨越了中年人的界限,除此之外,这切实其实是一次膂力上的严重考验,他固然担负着上万人的责任,但他历来没有气馁过、懊丧过。仅仅一个礼拜之后,他率领他的全部军队和****就到达了罗马帝国的界限线塔布克[19]。”

穆斯林军队已在塔布克安营的消息从各个渠道传到拜占庭那边,因为害怕和穆斯林产生严重的抵触,拜占庭立时退却到境内的平安地带,虽然他们曾经晓得穆斯林军已来到离他们不远的处所。
与塔布克地域的部落结约

穆圣明智地决议先不去激化敌人的情绪。他决议驻留在塔布克和当地的部落首级建立关系。穆圣的目标是经由过程建立友爱关系以担保将来在这一地域的平安。穆圣筹划以此为基地向进步发,如许他就能很轻易地占据大马士革,使它在本人的控制之下。于是,穆圣邀请塔布克地域里的一切首级并诚恳地欲望他们皈信伊斯兰,成为他的同伙或者成为关于拜占庭的盟友。优哈乃鲁巴(伊利亚地域的长官)抓住了这一机遇,他带着金十字架来了。把它作为礼物献给了穆圣,并宣告他愿意臣服,同时,他还把他的领地的钥匙交给了穆圣。贾尔巴和阿德胡鲁部落也跟着表现臣服,愿意交纳保护税[20]。穆圣和他们都缔结了合同,下面就是穆圣和优哈乃签订的盟约的文书:

“奉至仁至慈的┞锋主之名,这是真主和他的使者穆罕默德担保优哈乃·鲁巴及伊利亚人平安的承诺,他们陆地的产业和海上的船舶都在真主和使者的保护之下,与他们同居的叙利亚人、也门人和渔民也在真主和使者的保护之下。作恶犯法者,自负其责,其产业应没收没收,属使者一切。任何人不得阻拦别人应用水和之前通用的水陆门路。”[21]

欧卡伊德的臣服

穆圣对他和塔布克地域各部落签置的┞方争盟约表现满足,然则,假设拜占庭军再返回的话,有一个人是风险的,他就是杜曼地域的王子基督徒欧卡伊德·阿布杜里马立克。

为懂得除这一威胁,穆圣派哈立德率领五百马队去收服王子,同时,命其他兵士返回麦地那。王子当时和他的兄弟哈桑正在外佃猎,哈立德到达杜曼后,很轻易地就把他们擒获了。哈桑被杀,欧卡伊德补俘,他的城市也被占据。哈立德获得了两千匹骆驼、八百头羊、大批粮食和四万件军服。之后,哈立德把王子和战利品一同押回地麦地那。欧卡伊德后来和穆圣签订了和约,成为穆圣的联盟。于是,他也恢复了他的王位。[22]

穆圣先于哈立德到达麦地那,他在塔布克共逗留了二十天。穆斯林军在麦地那遭到了热闹的迎接。穆圣的此次远征威慑了叙利亚人,使他们废弃了向伊斯兰挑畔的念头,然则,两者之间的┞锋正休战是不轻易的。

悔悟的穆斯林

到达麦地那之后,穆圣开端着手处置那些滞留在前方没有参加远征的人。三个滞留前方的穆斯林来到穆圣面前,解释他们为什么没有参加远征的启事,他们为本人的行动觉得后悔。他们说没有参加远征并非是困惑伊斯兰,而是因为本人的意志缺少倔强。穆圣敕令一切的穆斯林疏远他们,结合抵抗连续了50天。这一严格的处分使他们三个人觉得异常恐惧。虽然如斯,鄙人面的【【古兰经】】文降低之后,穆圣照样谅解了他们:“真主确已许可先知以及在艰难时辰跟随他的迁士们和辅士们悔悟。当时,他们中一部门人的心切实其实偏邪之后,真主许可他们悔悟,真主对他们确是至爱的,确是至慈的。他许可那三个人悔悟,他们留待真主的敕令,觉得大地虽广,他们认为愧汗怍人;心境 也认为很狭隘,信赖除向真主悔悟外,无法回避真主的┞佛怒。而后,他许可了他们悔悟,以便他们改过。真主确是至恕的,确是至慈的。”(后悔章:第一百一十七至一百一十八节)

除了他们三个人之外,还有一部门游牧人,他们也没有参加远征,穆圣敕令他们分开此地,不得在此栖身。他们的情况和三个穆斯林分歧,因为真主在【【古兰经】】中严格地批评了他们,他们是把捐献财物当做和使者接近的序文的人。真主在【【古兰经】】中说:“游牧的阿拉伯人加倍不信的,是加倍伪信,是更不能明白真主降示其使者的法度的。真主是全知的,是至睿的。游牧的阿拉伯人中有人把本人所捐献的财帛当做罚金,并等待着你们遭难。愿他们遭受厄运。真主是全聪的,是全知的。”(后悔章:第九十七节至九十八节)

穆纳菲格(伪信士)

在各部落接踵皈信伊斯兰之后,伊斯兰的影响开端向麦地那以外的地域大幅度地推动。然则,穆纳菲格们仍对穆斯林包藏祸心。如今,任何对穆纳菲格的宽容都邑形成严重的后果。他们已开端在穆斯林中心制作不合和事端,形势要求穆斯林必需及时作出决议。一伙穆纳菲格在祖·哈瓦修了一座清真寺,它距麦地那一个时辰的旅程,他们的目标是应用这座清真寺破裂穆斯林,曲解【【古兰经】】。在穆圣远征塔布克之前,他们曾要求穆圣到该寺为他们领拜[23]。然则,穆圣把他们的邀请推延到塔布克战斗之后。当穆圣从塔布克返回后,详细地懂得了穆纳菲格们的行动和念头,于是,他决议解除这一祸患。他派马立克·杜胡什姆和麦拿·阿迪(一说是他的兄弟阿斯姆·阿迪)去毁掉落那座清真寺[24]。马立克放火烧了清真寺。【【古兰经】】特别提到了这座清真寺:“还有一些人,建筑了一座清真寺,其目标是妨害和气,加强不信,分别信士,并作为以前违反真主及其使者的人的埋伏所,他们必定发誓说:‘我们的主旨是至善的。’真主作证,他们确是撒谎的。”(后悔章:第一百零七节)

穆纳菲格们看到清真寺被毁,他们异常害怕,纷纭藏匿起来。穆斯林如今具有胜过性的优势,他们很难连续他们的破坏活动。他们的头子阿布顿拉·乌巴依在清真寺被烧后的两个月逝世了,穆纳菲格见大势已去,只好意悦诚服地站到穆斯林的一边。

穆圣的善良

阿布顿拉·乌巴依逝世后,他的儿子(一个忠诚的穆斯林)要求穆圣为他的父亲领殡礼拜,同时还要求把穆圣的一个长衫作为他父亲的“克番”布(尸布)。穆圣给了他的衣服并领了殡礼拜。欧麦尔对此表现否决,他要求穆圣不要为阿布顿拉·乌巴依站殡礼。然则穆圣说:“真主给了我选择的权利,所以,我如许做。”穆圣领了殡礼拜,同时,还站在坟墓旁一贯到完全下葬。下面的┞封一经文就是因为这一背景降低的:“你永远不要替他们中已逝世的任何人举行殡礼,你不要亲临他们的坟墓,他们确已不信真主及其使者,他们是悖逆地逝世去的。”(后悔章:第八十四节)
在这之后,穆圣再也没有为任何一个伪信士站过殡礼。[25]

http://www.cc0930.com/thread-220-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