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我是伪信士》好文分享

《我是伪信士》好文分享

Rate this post

我是伪信士
我是一个伪信士(穆纳菲格),不知从何时起,我成了一个伪信士,或许一开始便是,
我发现自己喜爱太多今世的东西:宝马房车、红心尔克、N97、...我察觉到自己对这些事物的喜爱远远超过了对真主、对穆圣、对清真寺和礼拜的喜爱。

我问我自己“你喜爱后世吗?”我的脑袋里竟一片混沌,我发现自己并不向往后世、并不向往天堂,也不向往见我的养主,更多的只是想和我心爱的人共度此生.为孩子操劳一辈子。
到了寺里,我竟厌恶一个衣衫破旧,而且身上有股怪味的老人,而且歹猜此人很长时间没有洗澡。与之相对,我喜欢亲近一个长相英俊,留着大胡子的年轻人,并认为这是一个真主喜悦的人。
我独自一人吃饭时会忘记念太斯密,而和众人一起吃时我会装出泰格瓦的样子,甚至吃一口喝一口都会赞美真主.
有时睡过头误了晨礼,心中竟没有恐惧忧愁。可到了寺里,我会在众人面前礼“庆贺拜”“感谢拜”“求恕拜”等一系列的副功拜,在礼拜完后还要做长时间的祈祷,而且并没有想着真主一定会准承。
好长时间了,我睡前并没有念杜尔宜和清真言,而是听着耳机里的《流行音乐》睡去;醒来后也没有想着要赶紧起来记念真主。
我喜欢听到别人说我泰格瓦,厌恶别人说我那句《古兰经》念错了。
我喜欢与那些有几份叛逆心理的“信士”交往,恐惧和真正虔敬的兄弟在一起。因为可以和前者谈“教门”,和后者只能说应当如何才能被真主所喜悦。如果此刻会有一场圣战,我会舍不得我的父母和爱人,我恐惧死亡,我会逃避的...
我在心中鄙视那些不知什么是“圣行”和“主命”的人,自己却躺着吃喝、主麻日不洗大净、没想着买个礼拜衫、甚至撇弃拜功...
同样,我爽约、说谎、背信弃义、阳奉阴违、沽名钓誉...种种迹象表明,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信士...
呵呵!是不是有点极端!一点都不极端,因为大贤哈里发欧麦勒都在怀疑自己是伪信士,我们呢???大家都怀疑一下自己吧!
生命依旧在延续,生活也在继续,感赞真主!真主没有抛弃我们,即便是伪信士也罢,时而因为真主而产生的激情和感动依然让我充满希望。我们都很脆弱,我们的伊麻尼也是,只有真实的为真主的道路而奋斗,(举意只为真主)我们才能获得坚定的伊麻尼!
反思我们的分裂和落后,我们到底怎么了?先知在茅草做的礼拜殿里培养了一批征服世界的伟人,先贤们不畏艰难险阻将伊麻尼的光亮带到了世界各地;如今呢?我们在富丽堂皇的清真寺是一群又一群侏儒式的礼拜者!不是吗?太极端了吗?是不是要说我以点概面了?
现实是残酷的,现在的穆斯林群体充斥着功利主义、民族主义、教派主义,不礼拜者直接被人摒弃,礼拜者为了后世的赛瓦布呵斥在大殿里玩耍影响其礼拜的顽童,这就是穆斯林大众的状况,没有仁爱,这些人...我真的要说太可恶了,
不想说什么历史,也不想做什么分析,我的穆斯林兄弟姐妹们,真主的教门是我们自己在曲解,不要再指责大洋彼岸的什么美国或什么犹太复国主义了,真的很可悲,如果我们都努力的敬畏真主,紧紧团结在一起,我们不会再可怜巴巴的为巴勒斯坦和利比亚的同胞们做杜尔宜了。...
忍不住想哭泣,我们的太多行为与真主的道路毫不相干,甚至是背道而驰的,但是我们却在如主命般的遵守之,就拿这几年的朝觐来说,朝觐是真主的命令,我也向往有生之年能为我的养主朝觐一次,荒唐的是有人有钱不去朝,理由让我们哭笑不得:“害怕朝觐回来后接待来看望的人太多,花费比朝觐还大。”看哈智!谁规定的?是主命还是圣行?“五功圆满”?!我狂汗!!你们说了算啊?而且“圆满”这个词很明显是佛教用语,我真的是心好痛啊...所有的穷人在感叹“我们穷人今后两世都是亏折的,富人今后两世都吉庆...”唉!这就是伊斯兰?这就是先知、穆圣的教诲?绝不是,这一切与伊斯兰毫不相干,但事实是几乎好多地方的穆斯林都在这样做、这样想!
不想再说了,凡是看了这篇文章的兄弟姐妹都留个言,大家讨论讨论,多思考思考,为真主的教门忧愁,真主定会援助我们的!
我们需要做的是清除污染教门的一切异端,尽管我们现在这样做和说会被有些人断为是别的,但是如果我们放任这些无知的家伙继续丑化教门的话,那...咱们也有一天跟着他们考虑该给这个哈智拿多少钱的问题了!这样的例子很多啊!
牢骚发不完,问题也说不完,80,90后的穆斯林面对太多的困惑和挑战,社会越来越疯狂和病态,只有紧抓真主的绳索,我们才不会迷误,不会分裂。真主是信道者的光明!愿真主援助我们!
信仰在今世的花花世界中就像没有扎根的浮萍一样,很容易被狂风卷走,而要想使信仰犹如杨树那样根深蒂固只有学习《古兰经》和《圣训》(圣门弟子乃最好的见证),才能两世吉庆平安,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