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一个无神论教授和一名穆斯林学生之间的对话

一个无神论教授和一名穆斯林学生之间的对话

Rate this post
幼儿阿语丛书

这是发生在一所大学的教室里的情景:
“让我来解释一下科学与真主(上帝)之间的问题……”信奉无
神论的哲学教授停顿了一下,然后要求他的一个新学生起立,问他道:
“孩子,你是一个穆斯林,对吗?”
“是的,教授。”
“这么说,你信仰真主(上帝)了?”
“那是肯定的!”
“真主是仁慈的吗?”
“当然了!真主是仁慈的!”
“真主是全能的吗?他能做任何事情吗?”
“是的。”
教授笑了笑,稍稍考虑了一会儿,继续说道:
“让我们举个例子:假若这里有一个病人,而你能够治愈他。你
会去帮助他吗?你会去给他治疗吗?”
“是的,教授,我会的。”
“那么,你是仁慈的!”
“我不会这样说。”
“为什么你不会这样说?假若你有能力,你会去帮助一个病人或
是残疾人……事实上,如果有能力的话,我们中的很多人都会这样去
做。然而,真主却不这样做。”
【课堂上一片沉默。】
“真主不这样做,难道不是吗?我的哥哥是一个穆斯林,当初他
得了癌症向真主祈祷,求真主使他的病症痊愈,但却依然逝世了。这
样的真主怎么还称得上仁慈?嗯?你能回答这个问题吗?”
【没有回答。】
这个教授有点同情地说道:“不,你不能回答,不是吗?”
然后,他从讲桌上端起水杯慢慢地喝了一口水,好让那个学生有
喘息的时间。对待新人不能太苛刻的。
“让我们继续吧,年轻人。真主是仁慈的吗?”
“嗯……是的。”
“恶魔是仁慈的吗?”
“不是。”
“恶魔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个学生结结巴巴地说道:“来自……真主。”
“那就对了。真主创造了恶魔,不是吗?”
这个教授用手梳理了一下他那稀疏的头发,得意地对着他的学生
们笑了笑:
“女士们,先生们:我想这个学期我们将会拥有许多有趣的经
历。”
然后,他再次转向那名穆斯林学生:“孩子,告诉我:这个世界
上存在邪恶吗?”
“是的,教授。”
“罪恶无处不在,不是吗?真主创造了万物吗?”
“是的。”
“那谁创造了邪恶?”
【没有回答。】
“这个世界上不是有许多的疾病吗?还有暴虐、仇恨、丑陋……
所有这些可怕的事物都在世界上存在吗?”
这名学生窘困不安地盯着自己的脚,答道:“是的。”
“谁创造了这些事物?”
【没有回答。】
这个教授突然间对着这名学生叫道:“谁创造了这些?请回答
我!”他盯着这名穆斯林学生的脸,进一步逼问:“真主创造了所有这
些罪恶,不是吗?”
【没有回答。】
这名学生试图逃避教授那犀利的目光,但未能做到。教授就像是
一头老练而自信的豹子,在课堂上气势汹汹。
“告诉我,”他继续逼问:“如果真主创造了所有这些邪恶的事情,
他怎么还能够称作是仁慈的?”他挥舞着他的手臂,激情澎湃。
“世界上所有的仇恨、残暴和痛苦,所有的折磨,所有无助的死
亡和丑陋,所有的苦难都是由这位仁慈的真主所创造的,不是吗?年
轻人!”
【没有回答。】
“难道你没有看到这些罪恶遍布世界吗?嗯?”教授停顿了一
下,“没有看到吗?”
教授再次把身体凑到这名学生的面前,低声道:“真主是仁慈的
吗?”
【没有回答。】
“你相信真主吗?孩子。”
这名学生的声音变了,沙哑着嗓音嘟囔道:“是的,教授,我相
信的。”
教授悲哀地摇摇头:“既然你有五官,用它们来识别和观察周围
的世界,但你从没有看见过真主,不是吗?”
“是的,我从没有见过他。”
“那么,告诉我们:你听到过真主说话吗?”
“没有,教授。我从没有听过。”
“那你感觉过你的真主,或者品尝过,或者闻到过你的真主吗?
事实上,你曾用过你的任何感官体验过你的真主吗?”
【没有回答。】
“请回答我。”
“没有,教授。我想我从未体验过。”
“那么,你还依然信仰真主吗?”
“是的……”
“那称之为信仰!”教授笑了笑:“根据经验主义和实证主义的原
则,科学要说你的真主是不存在的。你对此有何说辞呢?孩子。你的
真主在哪里?”
【这名学生没有回答。】
“请坐吧!”
【这名穆斯林学生坐下了,很明显地受到了打击。然而,“安拉
的援助即将到来,胜利是临近的。”】
另一个头戴白帽,留着胡须的穆斯林学生举起了手:“教授,我
可以参与这个话题吗?”
教授转过头,笑了:“哦!另一个穆斯林。我想应该还是个原教
旨主义者吧!来吧,年轻人,说几句符合理智的话来听听!”
这名穆斯林没有理会教授那讽刺挖苦的语调,他站起来环视了一
下教室,然后注视着教授说道:
“教授,你刚才说出了几个有趣的观点,既然得到你的允许,我
将对这些观点逐一进行处理。这些话题必定是建立在逻辑和科学的基
础之上,而并非感情用事。你的基础学说中的首要一点是:真主是不
存在的。因此,这个宇宙来自于一个大爆炸,经过了漫长的进化演变,
人才最终形成。这就是你的信仰,对吗?教授。”
“孩子,这是不言而喻的,有足够的科学证据证明于此。你说这
话是什么意思?”
“先不要急,让我们运用逻辑、理智和正确的科学证据进行讨论。
首先,我要指出的一点是我有意地使用了‘学说’一词,因为伪科学
的倡导者们事实上只是把无神论当作了一种宗教而已。我有个问题要
问你,教授:在这个世界上有数以亿万计的烟火、弹药和炸药,你是
否听说过哪一个是本能地爆炸的?或者说,你是否承认即便炸药的所
有成分都存在一个容器里,也需要有一个爆炸装置去引爆?炸药要爆
炸,两个因素必须存在:首先,正确的成分以正确的数量放入合适的
环境当中;其次,有人去引爆炸药——无论是用火柴还是打火机还是
某种电火花。例如,假若有人说他的手中有一颗子弹,然后这颗子弹
自己飞了出去杀死了附近的某人,有哪位科学家会接受这种荒谬的说
辞吗?”
“当然不会。你想要说什么?”
“那么,如果你想要我们相信宇宙大爆炸是自己产生的,没有任
何存在者去‘扣动了扳机’或者‘点燃了火柴’或者‘打起了电火花’
的话,请向我们解释一下全世界那么多的比宇宙大爆炸更微小的爆
炸,为什么不会自己产生呢?任何科学宣言要被接受的话,它必须具
有可重现性。”
教授张开了口,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同时,我们从科学上知道,物质是不可能自己创造自己的。例
如说这张木桌,它不是自己产生的,必然有某人制造了它。甚至制造
桌子的木头也不是自己凭空存在的,它来自于一颗被种植成长的树
种。
这颗树种也是来自于某一源泉,而绝不可能是自己产生的。你能
向我们解释一下自然物质是如何产生的吗?——根据伪科学家们的
宣言,物质是神秘的宇宙大爆炸之后产生的。还有,你们为什么不能
在实验室中重现一下这一现象呢?教授,你应该知道:任何科学宣言
要得到确信的话,它必须具有可重现性。”
“孩子,我们没有能力这样做,因为宇宙大爆炸的能量极其巨大,
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否则我们早已重现同样的现象了。”
“教授,你还没有告诉我们是谁提供了大爆炸的基本成分,你也
未能告诉我们是谁摁下了大爆炸的按钮或扣动了扳机或点燃了引线。
你在谈论的这极其巨大的能量,起源于哪里呢?教授!让我们科学一
些。是的,教授,相信伪科学家们关于宇宙大爆炸的学说是需要相当
的信念的。难道你希望我们抛弃正确的科学原则,而去相信那些建立
在盲目的信念基础之上的戏法?”
【没有回答。】
“如果你不介意,教授,接下来我将谈论伪科学家们所宣扬的进
化论。你应该早就意识到了:没有任何的化石能证明人与猿之间的直
接血缘关系,进化论者们一直都在寻找那‘消失环节’而不可得。”
“是的,不过还有其它的许多证据……”
“抱歉打断一下,教授。你承认了不存在一个直接的联系。你还
应该承认:没有任何的化石展示出从猿到人进化的明确中间环节。我
想你应该知道伪造的皮尔丹人吧?”
“皮尔丹人……?皮尔丹人……?”
“让我来提醒你一下,教授。在英格兰一个名为皮尔丹的地方发
现了一些化石,这些化石碎片展示出了所有伪科学倡导者及无神论者
们所苦苦寻觅的进化链中的‘消失环节’,整个世界都被引导相信了,
甚至连怀疑论者都肯定了,直到四十年之后,真相才揭发出来:这是
某个‘科学神父’伪造出来的!这确是一个巨大的骗局,你们的神父
伪造出这一赝品只是为了试图让世界相信无神论这一宗教是真的、人
是从猿进化来的!如果你想要知道更多的详情,你可以去阅读一下南
非的托比亚斯教授的相关著作。”
教授的脸变得有些苍白,依然沉默不语。
“说道造假,教授,你是否知道什么叫做剽窃?你可否向大家解
释一下何谓剽窃?”
踌躇了一下,教授说道:“所谓剽窃就是将他人的作品抄录窃为
己有。”
“很正确。谢谢你的解释,教授。如果你能诚实地做一个真实的
研究,你将会发现西方诸民族曾剽窃了穆斯林们所有真正的科学成
果,然后在此基础上加以发展,这些引导现代科学进程的成果就变成
了他们自己的‘发现’。对我的这些话你不需争辩,只需给印度科学
研究中心写一封信,他们会很乐意地给你寄来能证实我这一观点的所
有相关材料, 地址是Al-Humera, Muzzammil Manzil, Dodhpur,
Aligarh, India.”
这时,整个课堂的注意力都被这位穆斯林学生的话语吸引住了,
学生们纷纷记下他说的那个地址。
“让我们回到我们进化论的话题。这是一个由伪科学的神父们杜
撰出来欺瞒世界的神话,它所有理论的核心就是‘自然选择’。这意
味着那些能适应环境的变化而改变其形态和生理的物种,可以生存繁
衍下来,而那些不能适应环境变化的物种将会灭绝。这其中最典型的
例子就是恐龙,它们未能战胜那些奇迹般地‘进化’而比它们小而灵
巧的动物,因此,它们这些大型而迟缓的物种终于灭绝,而那些小巧
的动物生存了下来。此外,通过进化过程,那些没有用的器官如尾巴、
爪子等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尾而有手的物种,最终导致了人类
的产生。你完全同意这一学说,不是吗?教授。”
可怜的教授不知道是要点头还是摇头,因为他不确定接下来将要
发生什么!
“请回答,教授!这就是你们这些伪科学神父们用来对普通大众
进行洗脑的进化论的基石。让我们用真正的科学来挑战一下这一伪科
学吧。教授,是否有任何科学家在其实验室中通过控制和改变环境而
创造出一个新物种?记住,只有能够重现的现象才能被科学所接受。”
【没有回答。】
“当然没有——虽然他们曾做出过无数的尝试!让我们更进一
步:我们知道犹太人在他们的男孩出生后很快就会割除其包皮。我们
还知道割礼是他们从先知亚伯拉罕(祈主赐其平安)时代就延续下来
的一种牢不可破的传统。通过这种方式,某些特定的疾病模式可以得
到改变。任何具有遗传性出血症的男婴都将死于出血,这一疾病将不
会再遗传给下一代。你同意吗,教授?”
教授急切地点了点头,心想这是对自己有利的一点。
“那么,教授,请告诉我们,在对所有男婴进行割礼数千年之后,
为什么犹太人的男婴出生时依然还有完整的包皮?根据你们鼓吹的
自然选择的理论,他们的包皮即便还没有完全消失,至少也应该具有
某些变短小的迹象啊!你同意吗,教授?”
可怜的教授茫然地望着前方,有些不知所措。
“教授,你有孩子吗?”
听到话题转变了,教授有点缓过神来,试图重新召回先前的自信:
“是的,我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当提到他的孩子们时,教授甚
至试着挤出了一些笑容。
“教授,当他们还是婴儿时,你亲自哺乳过他们吗?”
听到这个明显愚蠢的问题,教授吃了一惊,然后勃然大怒:
“这是什么蠢问题!我当然没有!是我的妻子哺乳孩子们!”
“教授,无神论的神父们是否发现过任何男性哺乳婴儿?”
“又是一个愚蠢的问题。只有女性才会哺乳婴儿。”
“教授,我无意冒犯,但我肯定你有两个乳头——就像所有男性
那样。既然没有用处,为什么它们不消失呢?根据自然选择的理论,
像男性乳头这样无用的器官,不是早就应该在数千年前就消失的吗?
教授!”
这名穆斯林学生缓缓而言,他既没有大叫也没有把身体凑到教授
的面前:“我确信,如果立足在正确的科学论据——而非伪科学——
的基础上,你会同意进化论简直是一堆垃圾的说法。”
教授的脸红了又白,他所能做的只是无助的喘息。
这名穆斯林学生转身面向全班同学,口角带着一丝微笑地说道:
“事实上,人可以进一步地宣称:谁若相信他自己来自于猿的血统,
那他肯定是一只猴子!”
同学们对这名穆斯林学生的双关语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全场爆发
出一阵哄然大笑。
当同学们从大笑中回复平静时,这名穆斯林学生转向教授,继续
说道:“进化论中有非常多的漏洞,简直像一把漏勺一样。然而,时
间有限,我一会儿还要赶去清真寺礼拜,所以我们就不再谈论这个神
话了。让我们回到最初你提到的那些道德话题。不过,在此之前,让
我们先来看一下你提到的你那位死于癌症的兄弟。如果你对你兄弟的
死耿耿于怀,那你无疑是愚蠢的。就像所有的生命一样,他必然会死
亡,这是一个所有人都承认的事实——无论他们相信真主与否,没有
任何人可以真正避免死亡的历程。其次,你不能天真地去反对疾病的
过程,无论这一疾病是癌症还是其它任何病症或意外等等,因为这是
死亡历程的前奏。你从自己错误的观念出发,认为‘仁慈’就是解除
痛苦,而引发痛苦就是‘残忍’。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教授,你
毫无选择,只能同意世界上最残忍之人就是那些医学家们,因为他们
使用动物做了很多可怕的实验。你肯定知道,在那些实验中,千百万
的动物遭受了各种各样的折磨,它们为了去证实或证伪某一特定的医
学课题而遭受着巨大的痛苦。这些实验难道不是残忍的吗?你在听
吗,教授?”
教授的脸看上去相当苍白。这名穆斯林学生走过去倒了一杯水递
给他。
“教授,我想问你另外一个明显的问题。你是否为了让你的学生
们合格升级而对他们进行考试?”
教授点了点头。
“为了到大学求学,一个学生必须做出特定的牺牲,甚至背井离
乡。他必须放弃家里的舒适享受,必须做功课。为了准备考试,他必
须放弃自己的闲暇时间和休息时间。然后,他必须要在考试中面对各
种难题,可能还有口试中的诘问难堪。然而,他还必须为这一遭受折
磨的过程而支付考试费!你不认为这是一种残忍吗?在让他的学生们
遭受了这些精神和身体上的痛苦之后,教授还是一个‘仁慈’的人
吗?”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学院和教授这样做,是为了让学生在通过
考验的过程后,能在其所学领域中合格。只有目光非常短浅之人才会
不顾学生们所做出的牺牲而反对对他们进行考试。”
穆斯林学生遗憾地摇了摇头:“教授,你是多么地能理解你对学
生进行考试和测验的必要性,但你却未能看到真主对其创造物进行考
试和测验的同样哲理。取走你兄弟的生命——如果他经受住了疾病的
考验而带着我们称之为‘伊玛尼’的信仰而死——他将在天堂中因他
所承受过的痛苦而得到极大的回赐。这回赐是如此巨大,以至于他会
希望当初承受的是比那多百倍的痛苦,从而就能得到更巨大的回赐,
这些回赐是人从未见过也不能想象得到的!不幸的是,‘只有目光非
常短浅之人’和愚昧无知之人才会反对造物主对他的创造物所做出的
测试,拒绝那等候着成功通过考验之人的永恒的奖赏。”
“天堂?哈!你见过天堂吗?还是你摸过它、闻过它、亲耳听过
它的声音?根据经验主义和实证主义的原则,科学要说你的天堂是不
存在的。”
“如果真主意欲,我们将会谈论这一点的。让我们继续。告诉我,
教授,有热这种东西存在吗?”
教授已经在一定程度上缓过神来,感觉他的自信回来了。
“是的,有热存在。”
“那有冷这样的东西存在吗?”
“是的,也有冷的存在。”
“不,教授。没有!”
看到教授一脸茫然,这名学生解释道:“你可以有很多的热,甚
至更热、超级热、炽热、白热,或者与此相反的微热或不热,但我们
不能有任何东西称作‘冷’。我们可以达到没有热的华氏零下458 度,
但我们不可能再比这更低。
没有‘冷’这种东西存在。否则的话我们就可以达到比零下458
度更冷了。你看,教授,‘冷’仅仅是我们用来描述热的不存在的一
个词汇而已。我们不能计量冷。热,我们可以用热量单位来计量,因
为它是一种能量。冷并非是热的反面,而仅仅是一种热的不存在。”
沉默。整个教室里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穆斯林学生继续问道:“有黑暗这样的东西存在吗,教授?”
“这是一个不言而喻的问题,孩子。如果没有黑暗,那夜是什么
呢?你是在喻指什么?”
“那么,你是说有黑暗这种东西存在了?”
“是的。”
“你又错了,教授!黑暗不是一种实体,它是一种实体的不存在。
它是光的不存在。一个人可以有暗光、普通光、亮光、闪光等等。如
果一个人没有了任何光亮,这就被称作黑暗,不是吗?这是我们用来
定义光不存在的一个词汇。但事实上,是没有黑暗存在的。否则,人
就可以用一种正面的方式创造出黑暗并让黑暗更黑,而且把它放入一
个容器中了。你能为我在一个杯子里放入更黑的黑暗吗,教授?”
“你不介意告诉我们你究竟想要说什么吧,年轻人?”
“当然,教授。我说这些就是为了说明:你的哲学前提是有缺陷
的,你以此前提而得出的结论也必然是错误的。你依据的并非科学,
而是伪科学!”
教授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有缺陷的?你竟敢这样说!”
穆斯林学生很冷静,他就像面对一个孩子那样缓缓地说道:“教
授,我可以解释一下我的话吗?”
班上的学生们都急切地点了头。他们都是听众。教授没有选择,
只能同意:“那你就解释一下吧。”他挥舞着他的手,试图重新掌控局
面。然后,全班静了下来,等待着穆斯林学生的解释。
“你是在对偶性的前提下进行思维的,”穆斯林学生解释道:“例
如:生和死,两种不同的实质;又比如善神和恶神。你的概念中把真
主看成了一个有限的存在、一个我们可以衡量的存在。教授,科学甚
至不能解释思想的实质。人可以使用电流和磁力,但却不能看到它们,
极少理解它们。把死亡看作是生命的对立面的话是一种无知,因为死
亡不可能是一种实质的存在体,它并非生命的反面,而仅仅是生命的
不存在而已。”
这名年轻人从某个学生的课桌上拿起一张报纸:“这是这个国家
中很著名的一份下流小报,教授。有不道德这样的事物存在吗?”
“当然有。现在……”
“你又错了,教授。不道德仅仅是道德的不存在。有不义这样的
事物存在吗?不,教授,不义只是正义的不存在。有邪恶这样的事物
存在吗?”穆斯林学生停顿了一下:“难道邪恶不是善良的不存在
吗?”
教授的脸变得非常难看,他对自己的无语感到很愤怒。
穆斯林学生继续道:“如果世界上有邪恶的话,教授——我们都
承认有——那真主必然是在通过邪恶这一机构完成某种工作。真主在
完成什么工作呢?伊斯兰告诉我们,那就是查看我们每一个人是否将
选择扬善抑恶。”
教授叫道:“作为一个哲学家,我不认为这件事有任何选择;作
为一个现实主义者,我绝不认可真主的概念或任何神学因素是世界均
衡的组成部分,因为真主是不能被观察到的。”
“我想,真主制定的道德法则的消失,可能是一个最能被观察到
的现象。”穆斯林学生回答道。
“每一周,各大报纸都会花费数十亿美金报道此类事件。教授,
你已经做出尝试去将这个世界上的邪恶归咎于真主,而你本身是不相
信真主的,这是一个明显的矛盾。然而,让我们来分析一下谁才是真
正应为这遍布世界的罪恶负责的——是那些相信真主之人呢,还是不
相信真主之人?一个穆斯林必须具有的最基本信仰之一,就是他将在
复生日被复活并为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所作所为接受审问。他所做的每
一件善事都将得到回报,而他所做的每一件恶事都将为之负责。每一
个穆斯林都必须相信:在复生日他(她)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而绝
没有任何人能够替他(她)承担罪责。天堂将是信士们的奖赏,而火
狱将是否认者们的居所,这是我们的基本信仰之一,同时,即便是穆
斯林犯罪者也将因他们的罪行受到惩罚。教授,这些观念已经制止了
无数穆斯林去犯罪。我们都知道,惩罚是制止犯罪的一个有力手段。
假若没有这些观念,我们将不能够去处理我们在世上的许多事件:罚
款、刑罚、监狱等是任何文明体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另一方面,
当提到道德问题时,无神论者们不相信伊斯兰的这些概念。对他们而
言,没有复生日、没有清算审判、没有奖赏、没有惩罚。他们给民众
传达的信息就是:‘如果你能得到它,那就行了,你不必有任何担心。’
此外,他们宣称没有所谓的罪过存在——我们这里的罪过指的是违背
真主的律法——任何人都有自由去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没有任何行
为能被称作是‘错误的’。让我这样来总结一下:无神论者们坚持认
为真主不存在。如果真的没有真主存在,那他就不可能去规定什么是
对的和什么是错的,那也就不可能有罪过的存在,因为罪过指的是违
背真主的意志。所以,人可以自由地制定他自己的规则、他自己的‘道
德’准则。正因如此,男人可以‘嫁’给男人、女人可以‘娶’女人,
即便艾滋病和性病泛滥也无所谓,通奸和淫乱并没有什么罪过——只
要他们是自愿的成年人。根据无神论者的逻辑,只要他们是自愿的成
年人,即便是乱伦也不是罪过,因为把乱伦看作罪恶只是建立在宗教
基础之上的道德准则,然而,教授已明确地宣称他‘绝不认可真主的
概念或任何神学因素是世界均衡的组成部分’。杀死在母亲子宫中的
胎儿也是可以的,因为这是一名妇女拥有的‘权利’……如此等等。
这一由无神论的伪社会科学家们炮制出来的‘规则’数不胜数。思想
欺骗的巅峰就是把罪恶与污秽的普遍归咎于真主!让我们对这一事件
科学一点,教授。把一群具有真主意识之人——按照真主本应被信仰
的方式去信仰真主之人,和一群拥护你们无神论信仰之人,进行一下
客观比较,看一看到底是哪类人在普及罪恶。我并不想赘述,但任何
客观的观测者都将会立刻看到:具有真主意识、运用真主的法律作为
他们的道德准则的群体,事实上在普及善良;而那些自己制定其‘相
对道德’的规则的群体,事实上,就是在世界上制造普遍的罪恶之人。”
说到这里,穆斯林学生刻意停顿了一下,让人能吸收一下这些要
点。课堂上学生们的眼睛亮了,就好像他们看到了光亮一样。此前,
从没有人向他们解释过这些重要的事项,他们接触到的都是主流媒体
的谩骂。
“教授,你对于道德所持的非科学态度令我吃惊,但并不感到意
外。我吃惊的是,即便你相信人是从猿进化来的,他却不会像动物一
样行事!我吃惊的是,即便你不相信天使,你却期望人在没有任何天
启道德准则的帮助下、仅仅根据他自己的意愿,就能纯洁无暇。我没
有感到意外的是,像这样混乱的思想只有那些拥护虚伪的无神论之人
才会具备!”
课堂上自发地爆发出一阵掌声。
“我们已经探讨了进化论,教授。请问你是否用自己的双眼观测
过进化呢?”
教授发出一阵咬牙切齿的声音,瞪着这名学生沉默不语。
“教授,由于没有任何人真实观测过进化的过程,甚至无法证明
这一过程是一个正在进行的行为,你教导的进化论——一个漏洞百出
的学说——难道不比任何神学理论更经不起推敲吗?这是一个伪科
学,而并非科学,它的拥护者只是一群无知愚昧之人!”
教授的脸变青了:“放肆!”他在全班人面前喘着粗气,好不容易
才克制下愤怒:“在哲学讨论的框架下,我容忍了你的无礼。现在,
你说完了吗?”他咬牙切齿地问道。
“教授,你不接受真主的道德准则去做正当之事吗?”
“我相信的只是科学。”
“教授,很抱歉的是,你所相信的并非科学,而只是伪科学,而
且你的伪科学依然错误重重!”
“伪科学?错误?”教授看起来快要爆发了。课堂上掀起一阵骚
动。穆斯林学生冷静而沉稳地站着,脸上带着一丝微笑。
当骚动回复平静之时,他继续道:“教授,真正的科学是去揭示
造物主制定的宇宙运行系统中的种种规律和设计,从庞大的到渺小
的,从可估量的到不可估量的。伪科学则是一个无神论宗教,它试图
通过伪造、半真半假与数据操控,去颠覆这一概念。伪科学假定了一
个神秘未知的力量——他们自己制造的伪神——引发了宇宙大爆炸,
然后开始了一个与事实发生完全相违背的所谓的进化过程。这一无神
论宗教的神父们试图通过伪造、半真半假和数据操控等方式去为他们
的胡话辩护。然而,真理必胜,这一真理是任何有理智之人都能通过
逻辑推理得出的,那就是:宇宙存在一个造物主——真主安拉,他创
造了整个系统,使宇宙得以平稳运行。让我们回到你早些时候对另一
位同学所说过的观点,当时我说稍后我会和你讨论的。现在,我给你
举个任何人都能理解的例子:我们班上有任何人看到过空气、氧分子、
原子和教授的理智吗?”
班上发出一阵笑声。
“这里有任何人曾听到过、触摸过、闻过或品尝过教授的理智
吗?”没有人回答。穆斯林学生遗憾地摇了摇头:“很明显,这里没
有任何人曾用任何感官体验过教授的理智。那么,根据教授自己的原
则——伪科学的经验主义和实证主义原则,我在这里宣布:教授没有
理智!”
教授一下跌坐到椅子上。课堂上再次爆发出掌声。
穆斯林学生去倒了一杯水递给教授。在恢复过来之后,教授对这
名学生怒目而视:“你的侮辱依然证明不了真主的存在。”
穆斯林学生回答道:“教授,我是真的吃惊了。我原来还想你会
承认失败的。不过,看起来你是个喜爱出丑之人。”
他停顿了一下,很关心地看了一下全班同学和教授。重重地叹了
一口气后,他再次对教授说道:“教授,你具有双亲——你有一位父
亲和一位母亲,对吗?”
“另一个愚蠢的问题。我们都有父母,这是很明显的。”
“请耐心一点,教授。你能肯定你的父亲就是你的父亲,而你的
母亲就是你的母亲吗?”
教授勃然大怒:“这太荒唐了!我的父亲当然就是我的父亲,而
我的母亲当然就是我的母亲!”
穆斯林学生停顿了一下。这次的停顿显得有点长。当这名穆斯林
学生突然坐到椅子上时,班上的气氛显得有点怪异。穆斯林学生用一
种特殊语调说道:“向我证明一下!”
气氛紧张起来。教授不能自已,他的脸变得铁青。“你太放肆了!”
他咆哮道:“我已受够了你的侮辱!你给我离开课堂!我将去向校长
检举你!”
全班同学吓得有点不知所措。教授的举动失常了。
穆斯林学生从容地站起来,面对全班同学招了招手,示意大家没
有什么可担心的。然后,他同情地看了看教授,一道犀利的目光射向
了教授。教授不敢和他对视。慢慢地,教授的怒气减少了,一屁股坐
回自己的椅子,垂头丧气。
几分钟后,穆斯林学生非常和缓地说道:“亲爱的教授,我并非
在暗示说你的父母不是你的父母。我只是在指出:无论是你还是我还
是我们班上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能证明我们的父母就是我们的父母。”
一片沉静。
“理由就是:当我们受孕之际,我们不可能见证我们的父母的交
合。我们不能在场去鉴别出是哪个精子在我们母亲的子宫中使卵子受
精的。我们从我们的父母那里得知他们是我们的父母。我们认为我们
的父母在这件事上是诚实可信的。我们没有质疑他们的诚实。同样地,
你的孩子也是从你那里得知你是他们的父亲、他们的母亲真的是他们
的母亲。难道不是这样吗,教授?”
教授抬起头,看着穆斯林学生。人们可以看出他的脸放晴了,似
乎领悟了什么。他的怒气消失了。他非常缓慢地重复道:“我们从我
们的父母那里得知……我们从我们的父母那里得知……”
“是的,教授。有许多的事情都是我们不得不从他人那里得知的。
例如空气、氧气、分子、原子等等的存在。因此,通过我们真正科学
的研究,我们知道了世界上没有人比那些我们称之为‘使者’的人更
诚实可信。我们穆斯林以我们的生命见证了一个事实:穆罕默德(祈
主福安之)具有完美的道德。他从未对人说过谎。他的诚实令即便是
他的敌人们也称他为‘艾敏’(诚实可靠者)。如果他说真主(安拉)
是存在的——我们相信我们的父母告诉我们说他们是我们的父母—
—那么,我们诚心接受他的这一说辞,并接受其它概念,如天堂和火
狱的存在、天使的存在、复生日将要来临、真主将要清算我们在这个
世界上的所作所为,等等。除此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线索指示我们
真主(安拉)的存在。一部被称为《古兰经》的真主的启示在那里供
任何人去研究,它向任何对之有怀疑的人挑战,这一挑战历经十四个
世纪而无人能应对。如果一个人不愿通过安拉的使者(祈主福安之)
去相信,那他接受那些不断变更其学说的科学家们的话,就是纯粹的
虚伪,甚至于相信他父母的话也是虚伪——我们的法庭上,每年都有
多起父母否认其子女血统的官司,同时,社会上难以计数的婴儿是通
过某个陌生男人的精子人工受精诞生的,另有大量的孩子是在其婴儿
时期就被无子女的夫妻收养、视如己出而抚养长大的,因此,从数据
上来说,如果任何人都宣称其父母就是他(她)真正的父母的话,那
在一定程度上是错误的。
穆斯林学生转向大家,总结道:“每一个人都有义务去更多地了
解伊斯兰。《古兰经》在那里供任何人去研究。此外还有大量的有关
伊斯兰的资料。‘对于宗教绝无强迫,因为正邪确已分明了。谁不信
恶魔而信安拉(真主),谁确已把握住坚实的、绝不断折的把柄。安
拉是全聪的,是全知的。’(2:256)我已经把信息告诉大家了,我邀
请你们信奉伊斯兰而加入穆斯林的大家庭。‘安拉是信士们的保护者,
使他们从重重黑暗走入光明;不信道者的保护者是恶魔,他使他们从
光明走入重重黑暗。’(2:257)这是我从《古兰经》——全能的造物
主的语言——中引述的几节经文。”
这名穆斯林学生看了看表:“教授和各位同学,感谢你们给我这
个机会来向你们解释这些事情。如果你们允许,我现在将离开你们到
清真寺里做礼拜了。祈主赐予所有追随正道的人平安!”

http://www.2musli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47267&reltid=366840&pre_thread_id=396422&pre_pos=3&ext=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