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一个电话

一个电话

Rate this post
 宁静的夜里最喜欢的事情是一边听着熟悉的影视歌曲一边默默的在电脑里敲下一天的心声。每一天只有此时是我最享受的时光。关上房门一个人于电脑前盘腿而坐,任音乐如流水般在空气中缓缓流淌,我置身音乐的海洋…
  宁静的夜里最喜欢的事情是一边听着熟悉的影视歌曲一边默默的在电脑里敲下一天的心声。每一天只有此时是我最享受的时光。关上房门一个人于电脑前盘腿而坐,任音乐如流水般在空气中缓缓流淌,我置身音乐的海洋里,手指弹跳于键盘中。这个时候不会有人造访不会有人打扰,我可以尽情的享受这毫无羁绊的轻松时刻。每一天的上午是精力充沛的,可是只要时针一指向十六点时,我就开始热切的期盼夜幕的笼罩。没有人能理解我对于安静的渴望。每一个白天,我的脸总是堆满笑容,我对于顾客们的问话有问必答,十几年如一日,这种辛苦这种累是不会被人轻易的能理解的。白天里我把声音和表情都透支到资源枯竭,而此时,我对着电脑可以面无表情的沉默,不用担心被谁看到而误解。
靠在床头给你拨个电话,你此时也正无眠。多年前的我和你躺在一张床上轻轻的说着悄悄话,少女的心事需要朋友分享。而今,我们在电话的两端,用依然如前轻声的语调相互倾诉着彼此最近发生的事情和最近的心情。
你说看了我最近的日志,感觉很忧伤。你问我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这个世界里,有几个人如我们这么远距离亲密,什么心事都告诉你,欢喜悲伤都共享同担。或许我们都需要一个精神寄托,而我们彼此都站在闺蜜这一位置里努力的扛起了被需要的责任。还有谁能取代我们在彼此心中的这个位置?还有谁能?没有了。
我们有共同的故乡共同的朋友,我们有共同的话题共同的回忆,甚至还有相同的人生历程,这一切怎能不让我们相惜呢。只是,你比我幸福。
你说一个人一生里有个人随时可以打扰,什么话都可以向他倾诉,那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你总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有着撑着油纸伞行走在蒙蒙烟雨的江南风景里的朦胧的身影,迷人却梦幻,看得见却摸不着。而我却是一个熏着人间烟火的俗人,每一天就为着那些世间俗事烦恼忧伤,眼神的焦距总是犀利的落在那美好的后面。我失去了女人该有的爱做梦的妖娆,显得有些面目狰狞。你如果是那春天里日渐丰满的娇柔的柳树,那么我就还是那冬天里直刺长空的枣树,秃秃的既枯且冷。
你兴奋的告诉我某天你看见了一个特别帅的帅哥,你夸张的陶醉,“哇,好帅啊!想不到在这么一个小地方能看到这么帅的帅哥呀。”。我想象不出那个男人会有多帅,而你嘴里的很帅很帅又具体是一个什么概念。只是,我早已经对帅哥毫无感觉,我不知道一个男人要长成什么样子才是很帅很帅。我淡淡一笑说,“我身居闹市十几年,天天在街道上看帅哥美女,看得已经麻木了,产生了严重的审美疲劳。甚至连帅哥美女的标准都失去了概念。再说,我被帅哥蒙蔽了这么些年,现在一看到帅哥,我的脑海就会浮出一个念头:又是一个绣花枕头。现在的我看重的是一个人的品质性格和能力,不再被一张皮诱惑得瞳孔放大了。”
我老是感觉你和他调了个,他目不转睛的只盯着你看,而你的焦距却总是落在擦肩而过的某个帅哥身上。别人家里是男人眼睛不够用,你们家却是你的眼睛不够使。上辈子你不知道做了什么好事,今生让你遇见一个这么内敛温柔心如海洋的男人,把你当个小孩子宠着爱着,让你掉进了蜜罐里。
“如果爱,请深爱。”在你的空间我看到这样一句话。很多时候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如果爱,一定深爱。可是,该有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让我深爱呢?曾经我以为我会好好的爱着这个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一心一意的过一辈子。当生活的磨刀石把我们的形状打磨出了间隙,有了层次的区别后,爱,是否还健在?我无奈的告诉你,“我希望身边的他是一个内敛的人,话不要太多,在家里我们可以沉默。如果他是一个甛噪的人也没关系,但是得幽默,有格调,不要说废话。我不喜欢没有格调的人。”我的臭毛病越来越多,我也变得越来越挑剔。他还是很多年以前的那个他,而我却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距离,用眼睛都看得见了。但是,我告诉你,“我不会离开他。对于这个世界里的男人,我不再抱有幻想了。似乎今生已经注定,我只能拥有他。我们已经有了很多共同的东西,孩子的存在更是我们不可分割的纽带。我可以不拥有赌书喷茶似的琴瑟和鸣,我只期望在我们都两鬓飞雪视力模糊的时候,还一起搀扶着看生活的细水长流。此生已矣。”那么,现在的很多的不如意就都可以释然了。
电话那头你幽幽的还沉浸在这种寂夜的私语中,而电话却突兀的断掉了。不晓得是你的手机没了电,还是我的电话费已用完。我放下电话,怔怔的发呆。时针已经直指零点,我们已经通话一小时多。既惆怅又欣喜,惆怅的是话还没说完,欣喜的是又找回了少女时一起躺在你家床上窃窃私语时的感觉。人生,可以无趣,却不能没有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