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一个老人

一个老人

Rate this post

一个老人,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奶奶,平躺在一张老式的狗脚床上。月亮出来了,清冷的月光箭一样地穿透过屋顶的瓦缝,象佛光一样照在老人胸前的被单上。与其一样苍老的夜幕色被单上,只能从一块块重叠的补丁上找出一些与整体不搭配的颜色。 t’BLVCu
夜,出奇的静。冷森森的,象是从地底里透出一股子死气。在箭拄样的月光辉映下,一张皱巴巴的,铁锈色老脸微微透出一点点弱光。她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是不是死人?不对!黑暗中有两点鬼样的光芒在闪动。虽然微弱了些,但还是可以证明。仔细瞧瞧,昏暗中,床沿边从被单里伸出一只枯枝样的手。所有的手指绝对象几历风雨后枯干了很久的略微带点黑霉的枯枝。夜色下的表象只能如此。它动了几动,但没有缩进被窝,可能她是不想把它缩进去。 @?=|Y
夜已深了。外面田野上已铺上了一层银辉的冻霜;池塘的浅水边的结冰在月色下玻璃样反光;菜园里的白菜全冻焉了;蚕豆叶也冻焉了;油菜无精打采;茅草象刀林。所有的一切在静态里仿佛预示着什么? V m(1G8 a
夜这么深了。霜风吹起二楼几根木梁上的粘满了灰尘的蜘蛛网,有节奏地摆动着,摆动着。五六十年代的老式窗用发黄的油纸不知多年前被钉上的。虽然在月色下,但可以绝对辨别得出。冷风透过颤动的小洞,这时才发出一点点颤音。太概是这点颤音惊起了几只老鼠,也许是开头没有注意。它们正一停一缩地在地上慢慢地爬行。象要节约身上的每一份体能。它们好像找到了什么。又象是什么也没找着。果实收仓后的老鼠确实是最悲凉的。这么深冷的夜晚还没有休息,可见食物相当的缺乏。一声轻微的哼音,老鼠们惊动得立马溜窜。动作之迅速,这才是老鼠的本色。 /I)yU>o
夜,这么深了。她还光着眼睛。还不入眠?是不是太冷了,睡不着?还是在想着死去的老伴在暖着自己冰冷的没有阳气的双脚?还是在听年轻时唱过的旧歌?还是在盼着儿女们来为自己升起一炉子热火? |;.o8}
夜,更深了。月亮的光辉越发的清冷。地底的死气又透出了几分。室内空洞的有点吓人。该死的老鼠也不弄出一点点响声。它们要保存好每一份体能,绝不会浪费毫分。床上的老人终于闭上了双眼,她睡着了。 T.Ryy”%F
第二天,老人家终于走进了天堂。开着两只空荡荡的眼眶,手指头少了几根。 %CS@g.H=_
她死了。没人知道死时的时间。 mjWU0Gh%*

 

http://www.china774.com/bbs/thread.asp?Tid=13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