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一位女穆斯林的真实告白

一位女穆斯林的真实告白

Rate this post

我所讲的,既不是遥远传说,也不是古老的的阿拉伯的故事,而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受!当我今天鼓足勇气,舍弃自尊和脸面,揭开个人隐私档案,把它大白天下的时候,是为了给今天活着非常现实、特别现代的年轻穆斯林兄弟姐妹们再次拉响警笛,使你们真正从内心深入,有所震撼,有所感悟,引以为戒!我们只是顿压的匆匆过客,今天叫您先生、女士,明天也许您被称之为亡人了,因为取命的天仙随时随地都在我们周围守候,所以不要被张牙舞爪无孔不入的易卜厉厮的天堂——顿牙所迷惑!要和有坚定伊玛尼的人紧紧相随,心心相印,并肩奋斗,共进天堂!今世一切的享乐终将结束,只有后世才是永久的、更好的,千万不要做一个一无所有、身无分文的旅行者!

我是一个从小就生活伊斯兰味道浓厚的大家庭,家里的长辈有当过三十多年的伊玛目的,当过大半辈子的阿訇的,还有两位哈吉。在这种环境熏陶下的我也是一个墨守成规、循规蹈矩的穆斯林。如今已是而立之年的我,过着以家庭为主旋律,两点—线的生活,我拥有的一切在主的慈爱下显得是那么祥和。

可是,在一九九七年,由于工作的关系,认识了几个能说会道的工友,由此,我背叛主道的生活便拉开了序幕。工友们时常要找我这个活泼开朗的人坐坐,要联络加深感情。一开始,我还算坚定,顶挡了几回。可后来工友们又开导我说:“你这么开朗,没有你的加入,没意思,不开心;再说啦,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这么封建保守,孤芳自赏,关门自守,是吃不开的,只能孤立你自己,让人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人缘不好呢!跟你进回民饭馆还不行吗?你也得让一步,不能太死搬教条,心诚就可以了。”在同事们的几轮狂轰滥炸之后,我动摇了,松懈了,跟着她们开始进热闹非凡的饭店,去霓虹闪烁的酒吧,到火爆动感的迪厅,……,享受品味着时尚与前卫的生活,伊斯兰慢慢的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心逐渐被哈拉目的吃喝染成了黑色,走着与主道相反的路,可宏恩的主依然慈悯着我。

在一九九九年,我很意外的得到了一套工人没有资格住的大平米的楼房。所谓意外,不外乎是来自真主的相助,可当时已经下沉的我,哪能认识领悟到这是真主给我的恩典。在兴喜若狂之余,工友们又提醒我,说:唉!找地方算算,家不能瞎搬,万一搬进天坑里,那可完了!等着倒霉遭殃吧!还给我举了几个具体的人搬新房没掐算怎么怎么倒霉的事例,我心里合计着,先占未卜,防患于未然,加高安全的保险系数,这是好事呀!何乐而不为呢?受这种思维意识的驱使。也就跟着“好心”的工友去了顶神算卦的地方。虽然第一次去神婆家,按人家的规矩拜人家的泥人、石像,我也头皮发麻,双腿直打哆嗦,浑身不住的颤抖,但感觉人家说个啥算个啥挺准的,也就难抵这个诱惑,铤而走险了!

愚昧愚蠢之极的我哪里知道,那个能掐会算的神婆只不过是个偷了机密来捉弄我的活易卜厉厮形象代表。踏进魔洞的我,瞒着所有走在光明大道上的亲人们,一发不可收拾,不仅经常光顾神婆的居所,掐算个准备干的事,能不能干,能不能成功呀,给孩子保个平安呀,不顺心是谁在搞的鬼呀?还省吃俭用,给神婆时常买各种供品,思想和行为像走火入魔了一样,觉得人家知明天,懂未来,这真是万无一失呀,干脆,自己在家也偷偷的买上了泥人石像,摆上供品,烧香磕头,供奉了起来。我那原本是汉族,后加入伊斯兰的丈夫看见后阻拦制止了几回,但我还振振有词的对他说:“你不懂,就别多事。它可灵验呢?只要供着它,它就会保着咱们。像别人家发生的悲痛、苦恼、伤亡、不顺,咱家绝对不沾边!而且像我这样虔诚的全身心投入者,那更是锦上添花,终生受益。”无奈的丈夫为了保持家庭的和睦,只好作罢。

就在我胡做非为背叛的日子晃荡到2003年斋月,生第二个儿子的时候,一场让我刻骨铭心的灾难悄悄的降临了,那是一个快出斋月的星期天的下午,给我做剖腹产的大夫们很惊奇的发现,我肚子里的羊水竟然是黑绿色的粘稠汁液。儿子从我肚子里被取出的时候,嘴里往外溢白沫,全身覆盖着绿苔,嘴的周围伴有青紫现象。给我做手术的是个有着三十多年临床经验的妇科主任医师,然而像我这样症状的病例她也是第一次见。一头雾水的主任医师无法给我解释原因究竟何在?因为在我怀孕四个月和七个月的时候,做过B超检查,显示一切正常,包括临产前的多次孕检,都无异常现象,况且我生孩子的日期比预产期提前了将近二十天,再想想我的十月怀胎艰难历程里也没有吃过任何一个药片,每天的饮食不是营养大补的,就是对胃口的美味佳肴,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总是想不通,最终还是百思不得其解,分析不出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儿子也因病情的恶化,只陪我度过一个夜晚后,被好心的大夫转到二医院接受东河区最好的、一天一千元的急救治疗。可孩子还是在出生后第三天的后半夜,因抢救无效而归真了。

这个残酷的,让我毫无防备的,白发人送黑发人,做母亲无法接受的事实,如同晴天霹雳,扑面而来,哭的天昏地暗的我,觉着心刹那间被挖走了,掏空了,梦寐以求、朝思暮想的人民币也变得跟废纸一样了。痛定思痛,我琢磨着,这么大的灾难,那个能掐会算的神婆怎么就没有给我掐算出来呢?时常供拜的泥人石像怎么没有保护我呢?我不由自主地又回忆起自己背叛生涯的每一个细节。想起来了,全想起来了,我像行走在沙漠忽然看见绿洲一样,发现我现实生活中发生的一切和我做过的梦竟然全部相吻合,一一对号入座,原来清高的真主时刻都在我的梦境中给予了默示、提醒和警告,只是那个叛逆者从不在乎。

我要告诉大家我做过的梦,你们就就会相信我说的没错,全是真的。我梦到过在一个空旷无人的土地上,我一个人面向东跪着,梦到过我吃着满碗的猪肉,梦到过早已是鲁哈的奶奶在我面前摆着三根通红通红的火棍,质问我:“你是不是信了邪魔外教了?”我骗奶奶说没有,梦到过我在马路上跑越野赛,跑在前面。突然,从马路边一脚踩空掉了下去,但两手确紧紧抓住了马路涯子,使劲爬了上来,继续跑,直到终点。

在我二次怀孕的时候,总是梦到自已在一个破烂不堪的房子里没有出路,怎么也出不去;上楼总是没有楼梯;给孩子买的衣服总是脏兮兮的。孩子在抢救了两天的过程中,我梦到从地面上伸出很多只手在摔打我那刚出世的孩子,我站在旁边却束手无策。孩子在归真后的当天晚上,我梦到一个穿着黑衣,面部丑陋的男人对着我狂笑。我还在向他求情,求他放了我,可他没有理我,而是狂笑着离我远去;还梦到自己走进一个没有人的空房子,空房子里充满了可怕恐怖的笑声。

猛然间从恶梦中惊醒的我,发现躺在病床上的自己,从头到脚,已是一身的冷汗,但我的第一反应是,这家伙是易卜厉厮。他的目的达到了,得逞了,笑着走了,又情不自禁的想起自己在抬脚坐车去医院生孩子的那一瞬间,一向很有教门的姨妈还在问我:“洗大净了吗?散平安也帖了吗?”我很不耐烦的骗着她:“洗了,散了。”真哆嗦,每天见人就这老一套,烦不烦,直到最后躺在手术台上,要和死神擦肩而过时,口中还不住的念着供拜泥人石像的那一套。这样一等的背叛,真主还怎能看守我?天仙还怎么靠近我?自已越想越害怕,想到假如无常的不是儿子,而是我这个以物配主的叛逆,那么火狱永久的居民,非我莫属了。太可怕了,实在太可怕了!我恍然大悟,茅塞顿开,一下子找到了连大夫专家也回答不了的,我的羊水在各种仪器检查都显示一切正常后,莫名其妙变质现象的答案:那根本就是来自真主恼怒的惩罚!看来,真主不是把所有的惩罚都等到后世才执行!真主是要用孩子的归真,再次告诫,提示我这个迷失了方向、背道而驰,但还没有到达生命终点的叛逆者,理解人生的正信!参悟人生的真谛!我明白了,觉醒了。调养众世界的主啊!是我错了,错的太深了,罪不可赦,我呐喊着:胜利属于伊斯兰,未来属于伊斯兰,我要回归伊斯兰,我要当穆斯林,我要礼拜,我要学习,我要用古兰经》来清洗我身心的罪恶!我像只热锅上的蚂蚁,数着,盼着。

出院后,回家立刻把那几个曾经当救世主一样,偷着摆几年的肮脏的恶魔骷髅头清理出户,把那些曾穿着泳衣拍下的相片烧了,把保存好准备给孩子圆锁写请柬时要用的人名单撕了。把这些非法的、让我进火狱的脏东西彻底毁灭之后,在身体还不能彻底沾水的情况下,洗了大小净,迫不及待打开书柜,拿出已满是尘土的各伊斯兰知识大全,如饥似渴的读着,念着,哭着,悔恨着自己的背叛,自已亏折的人生,无数次的念着:

“俩一俩海,印兰拉乎。穆罕默顿,勒苏仑拉嘿。”除真主外,绝无应受崇拜的;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

“艾十海杜,安俩一俩海,印兰拉乎,我哈代乎,俩舍雷开来乎。我艾十海杜,安乃穆罕默代哪,阿布杜乎,我勒苏鲁乎。”我作证:除真主外绝无应受崇拜的,他是唯一的;我又作证: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仆人和使者。

我要感赞真主从重重黑暗迷误的深谷悬崖拯救了我,使我脱胎换骨!我要感赞真主把两世最大的恩典——伊玛尼重新回赏给了我,我要感赞真主厚赐我的一切!我要向至仁至慈的主悔罪,乞求真主的恕饶,乞求真主的特赦。我的主啊!求你引领我,接纳我吧!让我在你的慈悯和恩典里,感受你爱的博大,让我虔诚对你的信念,让我复归对你的崇敬。能够扭转人心眼的主啊!求你赐给我智慧的眼,让我在旅途中不偏斜,不迷失,引导我走向你的正道,我的心确已回归你了。我的主啊!开启你的大门吧!让你的真光!点亮我智慧的火焰,因为信仰,我的灵魂得到净化!得到升华!我的主啊,求你坚定我的步伐,指引我前行,成为穆圣稳麦中的一员吧!我的主啊!听取祈祷的主啊!接受你罪恶之仆发自心灵深处的忏悔和祈求吧!阿米乃!

我还要忠心奉劝所有做母亲的:学习对每个男女穆斯林都是主命。它可带我们踏上通往乐园的坦途!为了我们的家庭,为了我们的儿女,献出一片爱心吧!来参加我们的学习!来参加我们的礼拜吧!而且只有母亲才是孩子摇篮的第一任老师,只有母亲才是家庭的校长。母亲有了教门知识,能拯救整个家庭。一个有教门的妇女,就会是一位优秀的母亲;一位优秀的母亲,就会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作为穆斯林,他的家庭确实是至关重要的,穆圣曾说(愿主赐福他):“天堂在母亲的脚下。”

阿米乃!

http://user.qzone.qq.com/1193792787/blog/1291731108#!app=2&via=QZ.HashRefresh&pos=129173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