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一位阿拉伯男子的故事

一位阿拉伯男子的故事

Rate this post
幼儿阿语丛书
老大孩子出生的时候我还不到三十岁,至今我还清晰地记着那个晚上,我和一群朋友在一家夜总会聊到了后半夜,期间我们的谈话真是无聊透顶,除了嘲笑别人,以及不健康的品头论足外,还有朋友们的狂笑,而主导这些话语的人恰恰是我。

那天晚上,我们几乎是疯狂到了极点,因为我具有高超的模仿力,尤其在模仿一个人的声音时几乎是毫无二致,弄得朋友们的笑声此起彼伏。那天晚上,我几乎嘲笑了所有认识的人,没有哪一位朋友逃脱我的讽刺。因此,有些朋友们慢慢离我而去,担心被我讥讽的语言伤害到他们。我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嘲弄了一位沿街乞讨的盲人,更可悲的是,我用脚绊倒了那位盲人,盲人可怜巴巴地趴在地上摇晃着头,不知所措,而我无聊的笑声却回响在整个街道。

像往常一样,我很晚回到了家里,显然妻子在等我,看出来她的状况很糟糕,妻子颤抖着问我:拉希德,你去了哪里?我很不耐烦地回答道:去了月球。。。。。妻子显得很疲惫,哽咽着说:拉希德,我很累!我想是不是要生了。当我看见妻子脸上挂着一颗无辜的泪水时,我才意识到自己怠慢了妻子,我应该好好照顾妻子,不应该整夜和朋友们在一起闲逛,尤其是她已经怀孕第九个月了。

我很快把妻子送到了医院,在产房她一个人遭受了极度的疼痛,我只能艰难地等待着她早点分娩,可是这个孩子的出生很是艰难,我已经等的不耐烦了,把电话留给医院后回家了,大约一个小时后医院打来电话告诉了我喜讯,我又急匆匆赶到了医院打听到妻子的病房,可他们却让我先去见医生,这时我已经感到有点厌烦了,还看什么医生!只想快点见我的孩子– 萨利姆。但医院好像很执着,必须让我先见医生。和医生见面后,她首先安慰了我,然后说了一些接受真主的前定之类的话,接着说:你的孩子眼睛有严重的残疾,有可能没有视力。
我低着头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悲伤,我想到了那位曾经被我绊倒在大街上,引起人们荒唐大笑的盲人。真主啊!恶有恶报,善有善报!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想起了妻子和孩子,给医生道谢后去看妻子。
看出来妻子没有那么伤心,她对真主的前定坚信不疑,对所发生的一切心悦诚服,只是劝我以后不要再嘲笑别人了。实际上她曾经不止一次地嘱咐我,不要背谈任何人。

我们带着孩子萨利姆一起出院回家了,实际上我对萨利姆没有负起任何责任,我完全没有把他当作家里的一口人,我经常为了逃避他的哭泣而在客厅睡觉。相反,我妻子很疼爱这个孩子,但是有一点,我虽然不爱萨利姆,但我也不讨厌他,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萨利姆慢慢长大了,他开始学爬步了,可他的爬行有点奇怪,快到一岁的时候他蹒跚着学走步了,此时我们才发现他的腿也是残疾的,我的内心再一次遭受到了深深的痛苦。后来我们的老二奥马尔和老三哈立德也相继来到了这个世界。过了多少年,三个孩子都长大了,那时候,我还是很少待在家里,还是一如既往地和朋友们在一起,实际上我在朋友们的心中只是个小丑而已。

我妻子一直期望我有所改变,她不但对我无聊的行为没有感动厌烦,而且一直默默地祈祷真主引导我,但是有一件事使她很伤心,那就是我不是很爱萨利姆,而更爱另外两个孩子。

我的烦恼随着萨利姆的长大也越来越严重了,妻子把萨利姆送到了一个残疾儿童学校,对此我也没有反对。时间在我心中好像凝固了,我感觉不到有任何地改变,除了工作,就是吃喝玩乐,直到发生了一件事,那是在一个主麻的一天,中午十一点我才起床,因为我有应酬,穿好衣服,准备出门,可路过客厅时萨利姆的样子使我不得不停下脚步,我看见他非常伤心地哭着,从小到大,我这是第一次关注他的哭泣,过去的十年期间,我从来没有这么看过他,刚才我在房间时就听见他在叫他妈妈。我慢慢走近他,问他:萨利姆,你为什么哭啊?他听见我的声音后止住了哭声,两个小手在摸索着什么?我以为他在找什么东西,噢!原来他想避开我!我内心隐约感觉到了他的责怪,好像在说:这十年你都在干吗?你还知道我的存在吗?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我也跟着进去了,但他还是不想告诉我为什么哭泣?在我表现出了真诚后他才告诉我他为什么哭?在我知道了他哭的原因后,我几乎崩溃了!你们知道他为什么哭吗?原来通常奥马尔带领他去清真寺礼拜,可今天不知为什么就是找不见奥马尔,在他哭喊着找过妈妈和奥马尔无果后他才着急地哭了,因为今天是主麻,他担心在清真寺的第一班子里找不到位置。我看着他的两只失明的眼睛里流淌出来的泪水,没有听清他后面说了些什么,我只是问了一句:萨利姆,你只是为了这件事而哭泣吗?在听到他肯定的答复后我忘了我的朋友,以及无聊的应酬。对萨利姆说:孩子啊!不要伤心,我今天亲自带你去清真寺!萨利姆一开始没有相信我,还以为我在骗他,但他意识到我的真诚后他又伤心地哭了,我用手擦去了他的泪水,紧紧握住了他的小手,我让他上车,可他说:我要步行去清真寺,不想失去步行上寺的回赐。哦!我的主啊!

我已经记不起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来过寺里的?但我清楚地记得,这是我第一次在寺里感觉到了害怕和对以往行为的懊悔。寺里已经跪满了人,但我还是给萨利姆在第一班子里找了个位置,我们一起听了主麻的演讲,他第一次在我旁边礼拜。不,应该说,是我第一次在他的身边礼拜。礼完了拜后萨利姆让我给他拿一本古兰经,我有点纳闷,他双目失明,如何诵读?但为了不伤害他的自尊心,我还是把古兰经递给了他,他又让我打开“山洞章”,我查看了目录,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山洞章,他把古兰经放在了前边,闭着双眼开始了诵读。真主啊!原来他已经全部背会了山洞章。

此时,我已经无地自容,一股寒气透过全身,毫无意识地拿过了一本古兰经开始了诵读,不知过了多久,我祈求真主饶恕我的罪过,我像小孩子一样在真主面前痛哭着,为了不让别人看到我的失态,我努力克制着自己,可还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呜咽和叹息,我隐隐约约感觉到有双小手在触摸着我的脸颊,然后又拭去了我的泪水,哦,真主啊!是我的萨利姆!我紧紧把他拥在胸前,看着他的双眼,内心在说:萨利姆啊!你的双眼充满着光明,你的父亲才是个瞎子!因为我与那些狐朋狗友同流合污,差点掉进万丈火狱。

主麻后我们回家了,妻子本来很担心萨利姆,但在她知道我带萨利姆去礼了主麻后她高兴地流下了激动地泪水。从那时起我没有放弃任何一次在清真寺礼拜的机会,我也停止了与那些不良朋友们的来往,而是在清真寺结交了一些新的好友,和他们在一起时能让人体会到信仰的甘甜,也能认识到很多被尘世掩盖了的真理,一个月我能诵读好几遍古兰经,我的口舌也对纪念真主不感到陌生,我也慢慢体验到了家庭的幸福,妻子脸上的担心和失望也慢慢在消失,萨利姆的微笑让人误以为他就是天下最幸福的王子。感谢真主,赐给了我这么多的恩惠和幸福!
又过了一段时间,朋友们提出一起去一个遥远的地方为教门做点贡献,我礼了求善拜后和妻子商量是否可以去,妻子不但没有反对,反而鼓励我参加。因为曾经自负的我从来不会与妻子商量的,我也告诉了萨利姆我要出远门,他用两个小臂膀拥抱住我,表达出了依依不舍的感情。这次出门在外三个多月,期间非常想念家人,经常打电话给家人,但每次打电话就是没有听到萨利姆的声音,他不是在清真寺就是在学校。每次打电话告诉妻子,我很想念萨利姆时,妻子总是表现出很高兴的样子,直到后来又一次打电话问萨利姆时妻子有些反常,我只是让她问候萨利姆,她说:印沙安拉!

后来我回家了,在我敲门的时候我真希望来开门的是萨利姆,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来开门的是还不到四岁的哈立德,我抱起了哈立德,可不知为什么,我的内心一阵凄凉,妻子走了过来,很明显她的微笑不是自然地流露,而是带着丝丝地悲伤,我忽然想起了萨利姆,就迫不及待地问,萨利姆在哪里?可此时的妻子已经是泣不成声,无法回答,我在呼唤着萨利姆,而回答我的却是哈立德天真柔嫩的声音:爸爸,萨利姆去了天堂。。。。。。原来在我走后萨利姆得了疟疾,医院进行了抢救,但真主的前定,让人无法选择,萨利姆归真了。

当宽旷的大地在你眼中变得狭窄无比的时候你应该呼唤:哦!我的主啊!
当你的心胸无法承受自己的所作所为时你应该呼唤:哦!我的主啊!
当你走投无路、希望破灭、处境艰难时应该呼唤:哦!我的主啊!
 
真主的意欲,借助萨利姆引导了他的父亲,这是多么的仁慈啊!
 
万物非主,唯有真主,造化众世界的主,造化伟大阿尔世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