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三、红泥滩祖源

三、红泥滩祖源

Rate this post

位于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旧称河州城)东北部的东乡族自治县,东邻定西地区(洮河),南径和政县、广河县(广通河),西绕临夏市(大夏河),北靠永靖县(黄河)。“东乡族”这个族名,是因其居于河州之东而得名,旧以河州城为中心,分有东乡、南乡、西乡、北乡。

那么,四面环水,山岭重迭,沟涧纵横,地势险峻,平地极少,枯焦旱田的东乡族的伊斯兰教情况如何呢?据史记载;约唐麟德二年乙丑年(665年)西域的八大圣裔因在伊拉克境内卡尔巴拉城的战役中败阵后而潜逃于中原河州的东乡地区,娶妻成家,安居乐业,继续进行传播伊斯兰教活动。后来阿拉伯、也门、土耳其、伊拉克、撒马尔罕、萨尔塔等地的四十个坲格瑞【又称格蓝德日,中亚伊斯兰教苏菲派苦修者的称谓,波斯语音译,格蓝德日身着独特的服装,携带独特的道具,不受社会的制约,为修行而云游四方,传教布道。此处所指的格蓝德日是在天界一处的拱北里操守修行,并且具有高尚的苦修者,即圣裔贤哲】于元末明初(1340-1368)一同先来到中原河州达板上游称“四十静”的地方,随后又一同来到河州的宁河关集川,乘在南门河坝歇息之际一同举行祈祷仪式,然后又一同来到东乡地区叫“满萨”(译音阿麻萨,今红泥滩,又称红柳滩)地 方,他们把东乡地区选定为向中国传播伊斯兰教的落脚点。其中以哈木泽巴巴为首的十四余个就落居东乡各地,其余的被派遣到各省市郊区,他们定居中国后一边继 续进行传播伊斯兰教,一边进行探讨中国文化与其语言等活动。而东乡族的语言属阿尔泰语系蒙古语,除与蒙古、吐谷浑等语汇的某些单字有些相近外,还有土耳 其、波斯、阿拉伯语汇和撒拉、维吾尔、塔吉克、回回等民族的语汇,因此东乡族的语言十分复杂,且无规范的文字。此后在东乡地区还不断来过西域人,定居东乡 并成家立业的事迹。从不少西域人落居东乡这一点来看,有很可能是因东乡地区西域人较多之故,所以东乡族的宗教信仰比回族较虔诚,也更团结。因此,东乡地区 是四面环水的水落城池,又是西域八大贵人的落脚点,是数名贤哲宣传伊斯兰教的传播点。

位于东乡县达板镇境内尕达奴嵘拱北(即四十贤之伊麻目太爷陵墓)的西北部脚下,有一个纯信伊斯兰教的东乡族群众聚居的村庄叫“阿麻萨”,又叫“红泥滩”或“红柳”。该村原本是洮河急流的河床,河水北流,群山环拱,耕地极少。后来,胡子太爷的钟爱孙子,尊称“大马太爷”为了给自己家乡增加田亩,故以投“石子”的方法将其治理成川。由此该村变成川原开阔,土地肥沃,水源充足,绿树葱茏,杨柳成林,果木繁盛,硕果累累,风景秀丽,山清水秀、交通便利的好地方,而且又是人杰地灵,藏龙卧虎的宝地,是中国伊斯兰教圣源道堂——胡门门宦的发祥地。

该村的祖先又何等之说?据说:该村的祖先原本是红泥滩人,兄弟三人成家立业之后他们分家另居了,其中老大迁居达板,得有四子,分居四处,称谓四伙:大伙、二伙、三伙、四伙。老二、老三定居本村并各得二子,分居四处,称谓四头:窝蟒、二房、堡子、给扎(边沿)。据东乡族的老者们流传:约明末清初时期,来自韦俩耶(西域,即中亚、西亚或波斯、阿拉伯)地方的五兄妹落居于东乡红泥滩村,娶妻成家,安居乐业,从事务农。其中长兄迁居野松达板(今达板镇),生有四子,分居四处,今所谓四伙。依然定居红泥滩的弟兄俩各得两子,也分居四处,今所谓四个房头。而一个妹子因病早亡,另一个妹子嫁于达板陈家村。

至于红泥滩家族由卧蟒(霍蝾)、二房、堡子、给扎(即边沿)四个坊头组成,其中卧蟒(霍蝾)有五个后人,今所谓五个房头;大房头有三个后人:老大叫奴哈齐,是盛极一时的大阿訇,老二叫伊斯哈给,成家后迁居东乡湖拉哈村,老三叫伊斯麻儿里(简称麻儿果)。二房头有四个后人:老大叫哈三,老二叫艾布宰吉(胡子太爷),老三叫法如给(简称马法如),老四叫穆巴瑞剋。三房头有一个后人叫阿布东·拉嘿(简称阿布拉)。四房头有两个后人:俗称“大木匠”和“二木匠”。五房头有一个后人叫洒吉给,其子叫哈剋木,他上了口外(今新疆)。

可是随着时光的流逝,岁月的增添,清时落居东乡红泥滩的三弟兄的后代依次娶妻成家,繁衍生息,人丁兴旺,便逐渐形成两个哲麻提。为了保持同胞家族哲麻提之间的团结互助,和睦共处,所以同胞家族的一些乡绅和头目人等议定轮流做主麻或尔吉。既然如此,当时达板、陈家、红泥滩三庄以三道行事轮流做主麻或尔吉,当主麻轮到哪一庄,那一庄的人为贺推布(即念胡图白的人),去者为伊麻目和麻经(穆安增的简称,即念班克的人)。为此那一庄光阴好的人家给前来做主麻的客人准备茶饭和唐瓶,然后去清真寺礼拜。直到后来,陈家已推出三道行事,从此以后,达板、红泥滩以两道行事轮流做主麻或尔吉。此时,在东乡地区已出现了以清真寺为中心的“教坊”(即哲麻提)制度,该制度建立以后,管理哲麻提事务的伊麻目、尕咀(即执掌宗教法规、监督执行宗教仪式、处理宗教事务并兼理行政事务的宗教法官)、小学布洼(译称二阿訇)、合提(贺推布的简称;其职责是专念胡图白)、麻经(穆安增的简称;其职责是专司礼拜时辰念班克),还有学栋、乡老(今所谓寺管会成员)制度也随之产生了,他们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始至今日,老一辈的人们树立的这种团结互助,和平友好的优良传统由下一代的人们仍然保持着,这是同胞家族和睦相处,共事一致,继承先辈的光荣传统,相传老一辈的优良风俗的好现象。

胡子太爷是窝蟒(霍嵘)二房头默哈木吉的次子,其母亲叫阿仪涉,跟贵太爷的母亲是一娘生的亲姊妹,落居东乡洒瑞纳爙窝枯泉的高良爷是她俩的娘家,是胡子太爷和贵太爷两个人的外家,因此出自东乡的这两个卧里(贤士)是中表亲戚,即两姨弟兄。

据说高良爷是圣人的六房阿伯——哈 木则巴巴的长子之后代,他既是德高望重的一位圣裔贤达人士,又是伊斯兰教苏菲派学者。至于胡子太爷有五子二女:长子叫欧斯麻讷·马成河、次子叫艾布伯克 瑞·马成仓、三子叫阿里·马成江、四子叫欧默瑞·马成湖、五子叫施斯·马成良。其中其长子、三子和五子自小长学经书,研习家学,融会贯通,便成为盛名一时 的大阿訇,而且赋有老人家的身份。而其次子和四子因未曾长学经书,故他俩才疏学浅,并不驰名,但是在伊斯兰教法教律的基本知识方面确有一定的掌握,对世袭 的家学也十分精通,故他们弟兄等人都赋有传教授道,引领朵斯达尼(教徒)的气质。自乾隆初期至今,历时近二百六十年期间,胡子太爷的子孙后代已达到近十五、六辈,真是古教永葆青春,后裔雍雍如星,人才辈辈杰出。胡门第七辈、第八辈等后裔大多生于宗教遭受浩劫的二十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因历史的沧桑失去了学习伊斯兰知识的机会。在改革开放后,他们毅然进入清真寺投师求学,攻读经典,最终担当起胡门门宦传教的责任,继续开学讲经,传教授道的职责,并且都在各自不同的岗位上为胡门门宦的发展继续努力着。他们在贤祖·老太爷的“艰苦朴素、言传身教、平易近人、善学经书”的前提下树立了优良的传统教风,以“艰苦朴素、言传身教、平易近人、善学经书”的品性沿袭继承了贤祖·老太爷的父传子授的教门,巩固和发展了贤祖·老太爷所创立的胡门门宦,以“团结互助、构建和谐、创建文明、爱国爱教,奉公守法”的精神与各门宦之间建立了相互信任、相互交往的桥梁,以求共同发展伊斯兰教门,得到两世的幸福和吉庆。

 

 

http://www.hmsyt.com/article-45730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