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与伊朗哲学权威的对话

与伊朗哲学权威的对话

Rate this post

来源:《环球》  文\王晋燕  伊斯兰人文学术整理  2006-2-5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长兄、伊朗萨德拉伊斯兰哲学研究所所长赛义德穆罕默德哈梅内伊,一直被看作伊朗哲学界的权威人物。11月16日,哈梅内伊教授来中国参加“北京论坛2005”,发表了题为“全球化时代与僵局中的哲学对话”的演讲。第二天,《环球》杂志就哲学与全球化、西方文化对伊朗影响等问题对哈梅内伊教授进行了专访。

哲学与全球化

    《环球》杂志:您这次来参加“北京2005论坛”并发表专题演讲,能否简单介绍一下对东西方哲学和全球化问题的看法?

    哈梅内伊:目前在哲学对话中,我们面临很大的问题。东方哲学有明确的哲学体系及原理,所以我们之间的对话很容易,共同点很多。而在西方哲学中,存在一些问题和歪曲,同时存在着许多流派,这些流派各有自身的主张,连这些流派之间自己展开对话都很难实现。

    因此,我们东方哲学与西方这种没有共同原则和基础的哲学要展开对话很困难。现在对话处于僵局状态,如何打破这个僵局正是我这次最重要的论题。

    另外,全球化也是一个重要问题。目前的全球化完全是西方化和美国化,是美国和西方提出来的。我们对这种全球化方案持怀疑态度。

    在全球化背后存在着重要的阴谋。中国文化或伊朗文化以及东方许多古老文明国家的文化被西方看作是过时的,他们认为只有西方文化才符合时代的潮流,是当今世界最好的文化,并希望西方文化占统治地位而其他文化都退出历史舞台。

    根据西方人自己的全球化方案,世界将会成为一个地球村,而这个地球村的统治者则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如果世界其他国家对西方提出的全球化政策不小心和谨慎地对待,很可能会落入西方设下的陷阱之中。

    中伊两国在全球化问题上都面临着很大的威胁。这种威胁首先来自于文化和道德方面,其次是经济。中国人应该用中国的方式和思维方式来考虑问题,而不应用美国的方式;伊朗作为穆斯林国家也应该用穆斯林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如果我们的文化完全被西方同化,完全用西方的角度看问题,今后我们的社会和国家会面临许多问题和威胁。

“西方提恐怖主义是贼喊抓贼”

    《环球》杂志:在最近的约旦首都安曼自杀式爆炸事件中,有一位女性自杀性炸弹袭击者,请问您对目前日益频繁发生的恐怖主义行动怎么看?您如何看待自杀式恐怖袭击行为?

    哈梅内伊:首先我谈谈恐怖主义问题。伊斯兰教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说都坚决反对恐怖主义的行为。在伊斯兰教中有一个规定,如果某个人在人群中拿出任何武器威胁周围人的话,这就是恐怖主义。这样的行为在伊斯兰教中是会受到严厉惩罚的。

    现在根据我们所掌握的非常精确的信息和情报来看,目前世界许多国家发生的恐怖主义活动都与一些霸权主义国家为实现其霸权目标而从事的活动有关,尤其许多类似活动幕后都出自美国中央情报局以及以色列的情报机构之手。

    关于自杀式炸弹袭击,我认为分为两种。

    一种是巴勒斯坦人从事的自杀性爆炸活动。多年来,巴勒斯坦人一直受到欺压和侵略,很多孤儿在没有受到照顾的情况下长大,心灵受到严重创伤,因此对未来感到非常绝望。他们没有安逸的生活,也没有能力用武器去拯救自己的国家。在这种非常失落和绝望的情况下,他只能用牺牲自己的生命来打击敌人去报仇。

    需要强调的是,巴勒斯坦人的自杀性爆炸行动属于他们自身的问题,并不是宗教法规也不是宗教信仰的问题,不是宗教教义让他们去从事这些活动的。我们对他们的这种行动,既没办法接受也无法反对,所以我们处于这种尴尬的中间状态。

    第二种则不同,比如在伊拉克及世界其他地区发生的自杀性爆炸事件。这些大多数是自杀袭击者受欺骗而去干的。一些组织给他们钱或其他物品,而执行自杀爆炸的人本身并不知情。

    《环球》杂志:有些西方学者指出,恐怖主义的根源是西方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的冲突。

    哈梅内伊:在伊朗伊斯兰革命取得胜利后,为了阻止伊朗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独立,美国策划了一系列阴谋。他们在伊朗东部的阿富汗扶植起了“塔利班”势力。“塔利班”专门做一些违背伊斯兰教教义的事情,他们反对电影、反对电视,对妇女做出种种限制,这完全是与伊斯兰教相违背的。但是西方及其盟友却极力把“塔利班”的种种愚昧、僵化的行为宣扬为伊斯兰教的代表,他们的目的就是借“塔利班”来打击伊朗。

     众所周知,本拉丹是美国扶植起来的势力。在美国的支持下,拉丹在阿富汗扶植了“塔利班”政权。该政权过去所从事的恐怖活动和基金是由美国人提供的。当美国人认为“塔利班”在阿富汗的使命已经完成后,就把他们抛弃了。

    美国以反恐的名义是为实现两大目标,一个是把伊斯兰教丑化为恐怖主义,另一个则是达到通过驻军控制整个地区的目的。因此我们认为西方提出的所谓恐怖主义就是贼喊抓贼,小偷和抓贼的人其实都是一伙人。

“尤其喜欢莫扎特”

    《环球》杂志:您在前面曾谈到了西方文化的影响,那么您认为西方文化对伊朗年轻人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在伊朗是否对年轻人欣赏好莱坞大片和流行音乐等等有限制?

    哈梅内伊:伊朗的电影院大多数放的都是伊朗拍摄的电影,但在电视台也播放很多国家的影片。一般来说没有多大限制。尽管我本人对于现在伊朗放映的许多影片并不赞同,因为在这些电影中很明显是在传播西方文化,但是这些电影在剪掉不健康的镜头后仍然可以在电影院里播放。

    我认为音乐是一门艺术,在伊朗可以非常自由地欣赏各种音乐。世界各国的音乐都可以在伊朗播放,伊朗的电台和电视台对音乐的播放只有1%、最多5%的控制。

    我年轻时就很喜欢音乐,在40年前我特别喜欢古典音乐,尤其喜欢听莫扎特。听了后,我会去思考这些音乐背后所传达的思想和深刻的意义。

    但现在的一些流行音乐,会促使年轻人走上歧途。因此伊朗对于流行音乐有一些限制。不过政府从来没有把在家里放这些音乐定为犯罪。而一些利用酒精饮料配上毒品,迷惑一些放荡不羁的年轻人,在流行音乐的刺激下,促使他们作出越轨行为的活动,是我们所反对和要打击的。

   《环球》杂志:您如何看待在伊朗社会中女性的地位和作用,尤其是女性在伊朗政治进程中的角色?

    哈梅内伊:首先,伊斯兰教的诞生把妇女从奴隶的桎梏中拯救出来,并使妇女的地位提到了与男性同等的水平。

    伊斯兰教认为女性就像易碎的透明玻璃一样,应该很好地加以保护。伊斯兰教伟大先知穆罕默德在一段圣训中曾经提到,妇女就像一朵美丽的鲜花,不应该把沉重的工作交给像鲜花一样美丽的妇女去做。因此在伊朗,女性司机开小轿车的很多,但开大巴的则没有,而且妇女也不从事建筑工地上那种沉重的体力劳动。

     在美国统治伊朗的时期,美国人做了一些欺骗性的工作。他们挑选一些妇女进入议会,又选了一些妇女进入内阁,但实际上妇女在伊朗的政治进程中并没起到任何作用。而在伊斯兰革命大潮中,女性与男性肩并肩从事了各种政治活动,很多女性革命者遭到杀害。革命胜利后,由于伊朗伊斯兰国家的缔造者霍梅尼非常重视妇女的作用和地位,所以妇女在伊朗的政治进程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可以说,在伊朗的政治进程中,妇女所起的作用绝不比男人少。

    目前,在伊朗的大学中,60%以上是女性;在政府部门、科研机构和行政单位,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看到女性的身影。在议会中有女议员,在每届政府中我们都有多位女副总统和女副部长。在这方面,伊朗的妇女要比西方妇女在政治进程中所起到的作用更大。■

http://zhongguoysl.bokee.com/4376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