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中正论——解放束缚的哲学

中正论——解放束缚的哲学

Rate this post

摩洛哥思想家哈桑本哈桑访谈录 整理:穆斯塔法阿舒尔 翻译:赛义德 摩洛哥思想家哈桑本哈桑从多个层面解析了中正这一概念。他认为,中正既是时代的需要,又符合人性,使穆斯林乌玛有资格担任精神领袖和传达天启。他将中正称之为一种可能性和适应性,使人获得

——摩洛哥思想家哈桑•本•哈桑访谈录

摩洛哥思想家哈桑•本•哈桑从多个层面解析了“中正”这一概念。他认为,中正既是时代的需要,又符合人性,使穆斯林乌玛有资格担任精神领袖和传达天启。他将中正称之为“一种可能性和适应性,使人获得解放,释放潜力”;其次,中正不是折中主义,也不是在特定范围内的替换品中的选择,而是一种为了真主的奋斗、解放和觉醒。将人作为一个确定的存在,从人的可能性中领悟其本质。通过激活与解放人的才华和潜力,提升其存在意义。通过了解人的行为能力和选择范围之间的矛盾,使人感受到他的存在。

一、 中正论是一种解放束缚的哲学

访谈从“对中正论的理论分析和不同观点”开始。

记者:有关“中正论”的理论五花八门,但显然缺乏哲学分析,中正论有什么样的哲学背景?

哈桑:可以从三个大的方面看待中正论。第一,真主对人类的优待;第二,穆斯林乌玛的基本原则;第三,现代世界的穆斯林在精神、认知和实践方面的需要。

从人的尊严或真主对人的优待这一基本原则来看,优待不仅仅是超越的,而是人的基本构成。人生来就禀赋了尊严。人的本质不会敞开,除非通过尊严之门。这种基本的尊严表现在诸多方面。第一,真主为人创造了对未来开放的本质,使其具有种种可能性、潜力和适应性。比如,在创世的故事中,真主为人类制服了天地,这种制服并非实指,而是说只要人在地球上,面前就永远有可能性。

人身上的可能性意思是:真主把他的一部分属性和美德赋予了人。真主是全能的,人也拥有一定的能力;真主是全知的,人也有可能成为有知识的人;真主是慷慨的,人也可能根据自己的能力成为慷慨者等等。诸如此类的终极特性和开放的可能性,犹如一个永不会中止的发动机。

那么,人作为一个确定的存在,就可以从人的可能性中领悟其本质。通过激活与解放人的才华和潜力,提升其存在意义。通过了解人的行为能力和选择范围之间的矛盾,使人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对人优待的第二种现象是:使人享有极高的尊严。真主使这种尊严成为本质性的结构——一切存在物都有自己的尊严,但在其它生物享有的尊严中,人的尊严最为重大和特殊。它是人的结构性特征。如对迫害和侵犯的强烈反抗,无论个体,还是群体或民族,都本能的拒斥耻辱。

真主优待人的表现还有:使人与神的关系成为自愿的,而非机械或强制的关系。这是一种开放地认知神散布在宇宙、自我和历史中的迹象的关系,也是一种自觉信仰、自愿服从、完全自由的关系。

这种对人性的巨大优待,往往很难在历史中全部激活,因为它们大都存在严重的割裂。

比如说,我们知道现代性最重要的基本原则是:释放人的潜力,对人的本质做出能动的、开放的定义。现代性是一种力量哲学,释放潜力的哲学。这是它的显著要素之一。但它在人的尊严和获得力量、释放潜力之间形成了冲突。仿佛西方人获得强大和富裕就必须付出破坏他人尊严的代价。因此,破坏界线——语言的、法律的、伦理的——就成了当代哲学以及近现代文学,尤其是涉及“恶”的问题时的重要主题。自从萨德侯爵写出他的著名小说至今,揭露现代价值转变的隐蔽之处,构成了十分广泛的文学潮流,认为恪守美德会产生最恶劣的结果。同时,破坏界线,损害他人的尊严,将其当作获取力量、地位和财富的途径。

这里所说的中正,无非是为了实现人的本质和人作为一个整体与完美系统所获得的基本尊严。

告别折中主义

记者:从您的话中可以得出,中正是一种独立的,重要的哲学,有其特定内涵,不仅仅是对两个极端的折中处理——这种说法在何种意义上正确?当今的伊斯兰文化是否体现了这一内涵?

哈桑:中正不是折中主义或语言游戏,并且它有深刻的内涵。从根本上来说,它能够在统一的精神体系中实现人存在的种种尊严。这是当今人道主义的目标,虽然这一目标很难实现,它需要理论和实践的努力与创新,也需要深刻而非肤浅的文化交流。

如果说,西方以全面破坏人的尊严作为强大和富裕的代价,那么,伊斯兰文化在其低谷时期,则走向完全相反的方向,变成一种僵化的消极文化。对人的尊严的极端尊重,变成一种全面的衰弱的保守精神,渗透到整个社会具有象征意义的和文化的结构中,始于自我认识和群体身份,终于对儿童的教育和培养。一个保守精神占据主流文化的社会,是一个退步的社会,而不是一个面对可能性或展望未来的社会。

实际上,保守精神已经渗透到伊斯兰经学本身的最高成果中,如教法宗旨学这门学科更倾向于保护尊严,而不是释放可能性。因此,它用保守的语言而不是解放的语言来表达。五大立法原则本身源于界线,同时,伊斯兰教法应该转向激活对人的种种尊重,并赋予这种激活法律和组织形式。如果再加上这种从事教法和社会改革者对教法宗旨和宗教宗旨的混淆,那么,结果就会变得雪上加霜,所有事情都会变得更加复杂。

传统形式的教法宗旨只是伊斯兰立法中某一部分的宗旨,只与人性尊严的某个层面相关。将其变为宗教宗旨,会给整个伊斯兰的规定打上黑色的僵化烙印,使整体的层次和行为的优先选择产生本质性的紊乱。

实际上,正如古兰经中创世的故事中所提到的,人的结构性特征是一种潜藏的、能动的、开放的、永远指向未来的属性。代治是这些属性最为全面的总结和概括。人的尊严就依附于这种存在等级的基本结构中。这种确定指向解放,即激发和解放人身上具有的潜力,并赋予其时间的形状和样式。失去这一面向,伊斯兰法将变成一个压抑、控制的工具。

有些人将说:解放可能性就包含在“保护”本身的含义当中。教法宗旨学中的保护分为有无两种,第二种正是解放。我们要说的是:如果是这样,那么,释放可能性并没有成为伊斯兰文化的结构和一种认知和实践训练?为什么伊斯兰运动中潜藏着各种异端?为什么伊斯兰复兴有可怕的思想匮乏倾向?为什么许多伊斯兰组织变为各种资源的“坟墓”?无疑,这里并非作动机指责,而是指一种历史的、文化的心理结构遮蔽了思想视野的很重要的方面。

整个现代性的成功之处都在于我们的失败之处——解放潜能和可能性,将解放可能性转变为一种历史存在的形式,将文化创新转变为对新事物的接受,在于广泛涉猎一切有益的思想和理性成果,在于尊重“反常”的创新试验,在于鼓励冒险、违反常规和打破束缚思想的定论,在于激活社会的潜在力量,在于不满足于已知和探索未知,在于永远地改变可能性的界线和历史可能性的条件……

如果说,现代性完全倾向于解放可能性,倾向于摧毁存在的尊严,倾向于理性的掠夺和逻辑的犯罪以及永无休止的战争,那么,处于衰退时期的伊斯兰文化,则将保护尊严转变为一种黑色的保守精神,无法倾听可能性和创新的逻辑,也不能对未来做出真正的回应和指导。当今文明和人性的未来取决于将人存在的基本尊严融入统一的历史存在形式中的新视野,并将各种差异和结构特征实现在统一的精神体系中——这就是中正论。

记者:让我把自己的理解总结为一句话:中正思想就是将释放潜力与人和万物的尊严融为一体!

哈桑:我认为,中正论的精神和本质是:实现人存在的基本尊严,或在统一的精神体系中实现真主优待人类的意义。我认为这是人类在未来应该拥有的视野。如何将作为历史存在形式的释放潜力和人的尊严融为一体,并使这两个方面处于存在的努力中,这种努力广泛涉及对真主的崇拜,通过认知和恪守真主散布在整个存在中的语言。将真主的语言作为本质性的结构和宇宙规律,以及历史的语言。这就是中正的含义和本质,对于人性它有积极的建设作用。这种积极性今天完全显露在人性的现实中,它是一种目标,决定着文明的命运和未来。

采访者:麦达里克网站执行主编

文章来源:http://wasatiaonline.info/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421:2009-12-08-09-32-34&catid=59:2009-09-06-08-02-50&Itemid=155

http://www.islam.net.cn/html/wodeyisilan/sikaoxinyang/20120312/41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