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乌胡德战役的教训

乌胡德战役的教训

Rate this post

导师阿不都克力目( Sheykh Abdul Kerim al-Hakkani al-Kibrisi)的教导
星期五 29 Muharram, 1431/ January 15, 2010
奥斯曼纳克西班地哈卡尼道场,Siddiki 中心,纽约
Auzu billahi min ash-sheytanir rajim
BismillahirRahmanirRahim
Medet Ya Seyyidi, Ya Sultanul Awliya, Medet.
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一直都在显示慈悲,所有的慈悲,他们对他犯下暴行,但他每天都为了他们寻求原谅。第二天他们对他犯下暴行,那天晚上他为他们向阿拉祈求不被处罚。但是当他在祷告时,他们在为明天準备更严重的罪行。这一直持续著。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从未张开他的双手祈求他们被处罚。但是因为那种爱,因为那种连接,因为他看到的第一个行为,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人性的一面受到非常大的打击。他做了什麽?当他看到他在战役中成为烈士的舅舅,哈目扎(愿阿拉对他满意)。 他是非常的心繫著他,他是其中一个非常勇敢,永远会站立著对抗不信者的圣门弟子。所以这些麦加的人们,他们大部分都是家人。他们针对哈目扎,并在战争中杀死了他。
事实上,让我们这样对你说好了。这样你就不会想说我们在讲陌生人。这个世界有看到糟糕的。人们依他们的行为把他们自己归纳不同的类别。类别有诚实的阿布巴克(愿阿拉对他满意),欧马尔(愿阿拉对他满意),奥斯曼(愿阿拉对他满意),阿里(愿阿拉对他满意),哈叁(愿阿拉对他满意),胡笙(愿阿拉对他满意),与所有的圣门子弟。他们已经準备好要为了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死去了。有些圣门弟子试著要去杀害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之後他们看到真相就转过头来了。他们寻求原谅。但是现在他们在乐园的地位是不同的。他们的地位是永远都不可能与诚实的阿布巴克或那些忙著把事情做对的圣门子弟一样的。
所以那些人他们赚取了他们的乐园。阿拉对我们说:「你以你的行为赚取你的乐园。」依据你的行为的举意使你赚取你的乐园。如果你要进入乐园,你就要赚取乐园的地位。对於今天的人们来说,他们是不是能进入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乐园还是个很大的问题。我是在讲信者。我不是在讲不信者。如果你没有进入那个地位的乐园,那其他的乐园对这些人就会变成地狱。
所以阿布苏非央与他的妻子,如果你不知道的话。阿布苏非央的儿子就是尊者穆阿威亚。我还没有听过有任何桑尼大众派的人说:「尊者阿布苏非央」。他们说:「阿布苏非央」。但是他们说:「尊者穆阿威亚」。尊者穆阿威亚是阿布苏非央的儿子,圣母哈比巴苏丹是阿布苏非央的女儿。圣哈比巴苏丹成为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妻子。所以母亲非常恨尊者哈目扎(愿阿拉对他满意)。他们有个非常强壮的黑人奴隶。她付他钱对他说如果你能去乌胡德在战役中杀死尊者哈目扎,我会放你自由。你不但会成为自由之身,我会给你一大笔钱,非常多的金子。」这是因为阿布苏非央在这些人当中是个有钱人。并对他说:「我会给你足够的钱使你能独立的活到老死。」
他是个奴隶。他不是信者。看当他还是不信者时所做的那个行为使他发生什麽事情。人们想说事情就会这样发生并过去。他们说:「我们做了一切,一切都没关係。」事情不是那样的。你说的每一个字都要被记录的。阿拉在看著你,祂的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在看著,祂的天使也在观看著。」但是今天的人们一天24 小时都非常的不警觉,没连繫著。什麽时候他们会连繫上?当死亡天使来到他们的面前,所有的一切都会像电影一样浮现在他们的眼前。他们在生命所做的一切行为会在一瞬间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但是有时候事情就太迟了。
所以瓦需是个奴隶。是很正常的。他不是个信者。他忙著取得他的自由。而且因为她在挑拨瓦需说:「你是强壮的。如果你能杀死这个人,我会给你这麽多。」这一切都发生了,他们去了战争说:「但是我不只接受你杀死他。我要你把他的心给带回来。我要咬那颗心。我要你杀了他的證据。不是只有心脏,我要你把他的鼻子与耳朵也都割下来,因为我知道他的鼻子。」这是因为他们曾是朋友。你以前并没有看过这件事发生,但这不是第一次事情这样发生。排练在发生著。所以把你自己放入那个类别看你会陷入那一边,因为这对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做出最大罪行的人,他们都认识他。他们曾坐在他旁边。他们接受他为能被信任的人。
阿布苏非央,他的妻子,阿布贾喝尔与这些犯下罪行的人比其他人都还知道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他们知道他是正确的人。但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并不符合他们的目标。但因为反抗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使他们反抗阿拉,反抗他们的造物主。他们毁灭他们自己的今生与来世。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并不能为他们做什麽。他是他们的家人。他是被派来做为一切造物慈悲的人。但是他还是不能为他们做什麽。他做不了。不要想说他可以。不要想说这已经过去了。这现在还在。醒过来。现在我们在讲,你在听这些话的同时,他们在那里的某个地方,你被遮盖住看不到。但是他们在那里。有些现在那个贵宾招待室里
享受他们的乐园,他们準备要进入更高的乐园里,有些人现在正进入他们的地狱中,他们正準备要进入更低层的地狱中,当我们在讲话的时候。不要想的像那些无知的人一样说:「一切都结束了。我死去後,一切在地底下都结束了。」
而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每天都对他们伸出援手。每天他在为他们在哭泣著。每天每夜当他们在休息要準备在第二天对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做出更大的罪行时,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为他们祷告。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知道他们在做什麽。但他还是为他们在祷告著。但这就是我们接下来要讲的。他在祈求著。有些人因为他们的好行为使他们得到庇护。有些人并没有得到庇护。对有些人阿拉降下小章节的可兰经。世界上有多少人因为他们而小章节的可兰经降下的?阿拉在可兰经里提及了他们。对於某些人阿拉降下了整个可兰经章节。
所以当他们去到乌胡德战役而瓦需现在知道说:「如果我杀了这个人,我会得到庇护。我不再会是奴隶。」他就针对那个人。当尊者哈目扎勇敢的跑来跑去时,瓦需躲在角落把矛向哈目扎丢了过去,打死他了,并使他落地。他成了烈士。瓦需把他的鼻子与耳朵都割了下来,瓦需把哈目扎的心挖了出来带给她,她就咬了下去。
你在这边听到这些故事。有些人变的非常伤心,有些人看起来像巴鲁阿马克。之後再去了解看看。你们全都知道要怎麽坐在电脑面前背後中伤他人,并製造混乱。去网路上了解这些故事,看看你会发现其他什麽事。我们在讨论生活。人们变的很无知。我们在讲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生活。我们在谈论这些环绕在先知 (愿阿拉赐他平安)的人,与他们所做的罪行,还有他们之後发生什麽事了。去寻求,了解,并把你自己放入其中任何你觉得你适合的类别。不要让任何人欺骗你说,「你是这个人,你是那样的人。」你是谁?你没有看到圣徒之王所说的吗?你没有听到吗?他今晚说了什麽?让我看看你们有多少了解了。他说了什麽?他是谁?你听到了什麽吗?你们全都忘了教导。你们有多少人记得导师毛拉纳说他是谁?说。
一个弟子说:「比斯米拉喝已裸吓曼尼裸吓印。我想他是说他是不经一提的人,他们不能伤害他,因为你无法伤害一个主张他是很卑微的人。」
导师问:「还有呢?」
弟子说:「他是最软弱的僕人。」
导师问:「还有呢?」
另一个弟子说:「他说所有像『祖师』,『圣徒之王』之类的头筹对他来说没有什麽意义。他只是在寻求著阿拉对他说:『我的僕人啊。』」
导师说:「结束了。他是说:『我在盼望著阿拉说:「我的阿不都拉啊。我的僕人啊。』这就是我所祈望的。我不在乎世界对我说我是圣徒之王,或我是导师,或我是这样的人。我在寻求在我的最後一息时,我的主会对我说:『我的阿不都拉啊,欢迎你。』」了解了吗?不,那些追求著这个俗世的人肯定不会了解的。」
所以他们犯下了那样的罪行。尊者哈目扎倒在那里。战争结束了。他们寻求著烈士的身体要把他们埋葬。还是说那里可能会有伤者。他们在那里找到尊者哈目扎。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过来看到了。因为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是人类,所以当他看到哈目扎时,他的人性的一面很受苦。泪水充满他的双眼,他说:「阿拉啊,谁能对你所爱的人做出这样的暴行?我承诺说当我看到我的舅舅时,我心中的悲伤不会消失直到我砍了70个麦加人民的脑袋。直到我砍了他们70个人,我心中的悲伤不会消失。」在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一整生中他只有讲过一次这样的话。
好几年过去了,伊斯兰的军队回到的麦加,要从不信者的手中取回麦加。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传信息说:「祕密的进去。这样他们就不会醒过来,他们不会拔剑,我们就不会打鬥。我们会埋伏他们,我们就不用杀死他们。」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忘记了那一天,他并没有忘记,但他想要忘记那一天。他把那一天摆在一边。他为了他说过的:「我不会停下来,直到我砍了他们70个人的头」感到後悔。在内部的圣门弟子,他们知道说他们必须要秘密的进入,但他们因为还有家人在那里所以他们跑走了。有许多人说他们非常喜好他们的家人。但看看他们犯下什麽样的罪行。
因为他们在麦加散播消息,他们有些人刚醒来,拿起他们的武器试著要战鬥。哈利德本瓦力德是最坏的一个。他在他的领域里是专家。哈利德本瓦力德有参加乌胡德战役。在那场战役里他们杀死了尊者哈目扎。穆斯林差点要输掉那场战役。因为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在山顶上放置了50个士兵,对他们说:「你们从顶端上观望。」他们在高高的顶端上,那里有个山谷。他对他们说:「如果你看到敌人来把我们一个个杀了,即使你没有看到有任何人活下来,直到我派一个信使对你们说可以下来,不要下来。」了解吗?
有时,人们在想说事情一瞬间就变了样。一切都很顺利很完美。但是一瞬间有事情发生一切都改变了。你想事情为什麽会这样发生?你想阿拉改变了祂的承诺吗?不是的,是你改变的,而阿拉能够一瞬间内改变一切来对付你。而在乌胡德战役中事情就是这样。穆斯林本来是占上风的。尊者哈目扎还没有成为烈士。他们占了上风,敌人开始退离了。而穆斯林就追著他们跑。那些坐在山顶上的人,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对他们说:「如果没有人从这场战役中存活下来,包括我。直到我派了信使给你们也不要下来。」
但是他们犯下第一个过错是当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并不想去打乌胡德战役时,他们却说:「不,我们必须要去打。」他们反抗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话。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对他们说:「我们要待在城市里。我们不要出去。」我们必须要知道事情是怎麽样一步接一步的发生的。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是怎麽输掉他们的战争?他们差点输掉那场战争。那不是因为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关係,而是因为环绕著他的圣门子弟所做的一些叛逆的行为所导致的。事情就是这样。
所以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对他们说:「不要离开这个区域。」当他们看到伊斯兰占了上风,敌人跑走了,他们开始在互相争论说。一群人想要离开并下山去。他们说:「我们必须要下去。」为什麽?因为他们说:「下面有战利品。我们也应该下去拿。」就像今天的人们一样。你拥有一切。但是如果有什麽没给到你,你的脸色就会变的非常难看。你不会想说:「为什麽你不想著说别的?也许你会得到其他的东西。」你想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会不为那些留在山顶上的留些战利品?但是他们不信任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所以他们开始离开了。10个圣门子弟站在他们的面前对他们说:「你们疯了。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不是对我们说过要我们待在这里?我们没有看到信使。没有人来告诉我们说我们可以下去了。我们不能下去。」这些圣门弟子说:「直到审判日,如果没有信使过来告知我们,我们就必须要待在这里。这就是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的。」他们说:「不。你没有看到他们赢了战争。我们必须要下去。」
尊者欧马尔(愿阿拉对他满意)在战鬥时,他往山上看,看到有一群人下来了。在一边他在与敌人做战著,在另一边他在对山顶上的尖叫说:「不要下来!」没有人听从。当他们离开那个地方。哈利德本瓦利德很有耐心的在山後等著,因为他是战争的专家。他知道会发生什麽事。在山後与士兵一起耐心的等著说:「现在是时候了。攻击!」
哈利德本瓦利德因此成为穆斯林,因为他做的很好。所以我们说:「你想做坏人?好好的做坏人。不要做假坏人。你会回头来的。圣徒不会这样放著你不管的。」哈利德本瓦利德很正确的做事。他并不相信阿拉。他相信其他的东西说:「我必须要事情做好。」他耐心的在山後等待著,虽然说他可以当他们失去一切时带著士兵来帮忙。他的剑可以抵的住300个人。他就是这麽厉害。但是他没有那麽做。他等待著,等待著,等待著。当那些人违抗了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後,他从他们後面出现,把他们全都杀死了。那些下去的人也被杀了。
想像一下发生了什麽事情。10个圣门弟子争著不下山去,与其他40个争著要下山去的人。他们全都死了。如果他们没有下去,他们是不会死的。但他们全都死了。不要来对我说:「这是命运。」不要这样讲。不要涉及那个地方。我会狠狠的修理你的。在这个世界里你有你的责任。如果你知道要怎麽吃喝,知道要怎麽为你自己煮东西吃,知道要怎麽为明天做準备,那你还是没有百分百的服从阿拉说:「这是我的命运。」战争也是一样。
事情就是这样,哈利德本瓦利德结束了他们。他从後面进攻而那些原来跑走的人,他们回过来反击。现在穆斯林被两面夹攻。在那场战役中,当不信者回来反击时,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也差点死掉。在那场战役里,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牙齿被打断了。而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使他们相信说他已经死了。他并没有起来。敌人以为他已经死了。他们变的更加勇敢,并开始大叫说:「先知死了,先知死了。」而穆斯林士兵开始变的软弱。为此阿拉在那场战役里降下可兰经章节警告他们。他们是为了阿拉而战的,而阿拉在那场战役里降下可兰经章节来警告他们。
今天的穆斯林非常的不警觉,对他们所做的两回礼拜感到非常的骄傲。许多人在他们做礼拜的时候他们的小净洗的不正确。这就是穆斯林的现况。没有人采纳圣门子弟的模範或例子,看他们到最後经历过什麽样的考验。
那场战役就是这样发生的,他们差点输了战役。许多人死了,而尊者哈目扎是其中一个。让我们停在这里。这是一场漫长的战争。那不是只有5分钟。我们不只可以花好几个小时来讲,我可以讲好几天,但你们无法承受。
所以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回到了麦加。现在哈利德本瓦利德回过头来成为穆斯林,他说:「我每拔一次剑对抗伊斯兰,现在我要参加每场战争,我会举意不会活著回来。我要拼命的战鬥著。」他就这样做了。当他来到麦加时,他们一举起剑来,他说:「这些人是我的。」他开始打鬥,廝杀,哈利德本瓦利德砍掉他们的头说:「这些是我的家人。你们敢抬起头来反抗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来到麦加,你知道说我们带著一万人来,你还起来反抗?那些头长在身体上是多馀的。」他砍著头。
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派了另一名圣门弟子过去做信使,对他说:「去对哈利德本瓦利德说,不要再打了。不要了。停下来。」信使过来说:「哈利德啊,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打。」他就继续打著。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在观望著。信使过去对哈利德传了信息,但是哈利德还是继续下去。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对尊者阿里(愿阿拉对他满意)说:「阿里啊,你去告诉他停下吧。我不想要有更多人流血了。」当阿里(愿阿拉对他满意)来对他说:「哈利德啊,停下来。」他停下了。他们把他带到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面前。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对他说:「我派了信使给你。你为什麽没停下来?你还继续杀了这麽多人?」他说:「阿拉的信使啊,你派来的信使对我说:「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打。』」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对那个人说:「我不是告诉你去跟他讲不要打了吗?」他说:「是的,阿拉的信使啊,我打开我的嘴说不要再打了,但我的舌头却转说『打』。我不知道是谁转著我的舌头。我不知道发生什麽事了。我对他说:「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打』。我知道说我必须要跟他讲说『不要打了』。我试著要改正,而我却一直说『打,继续打』。
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在观察著,加百利(愿阿拉赐他平安)降下说:「阿拉的信使啊,这是真的。你还记得乌胡德那一天吧?你还记得那一天你看著尊者哈目扎的遗体说:「直到我砍了他们70个人的头,我对他们的愤怒是不会停止的。」他说:「你忘记了,但是阿拉没有忘记。阿拉并没有原谅他们,因为他们那样的伤害你。阿拉没有忘记。阿拉移动著哈利德本瓦利德。当阿拉找到他时,他已经砍了70个人。」所以,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是慈悲。在那个莊严的愤怒下,他生气,讲了那些话。阿拉不让他的话落下。
圣徒说:「在乌胡德战役中,当他们打掉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牙齿时,那颗连著血掉在地上,阿拉派加百利(愿阿拉赐他平安)去说:「快去把牙齿拿起来不要让它掉在地上。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牙齿与血不应该落地。如果落地了,我会使那些後来的人沉没於鲜血当中。」这就是慈悲。了解吗?只是一丁点的慈悲。
你在那里?早安。你有许多要学习的。你什麽都不知道。你只知道怎麽讲废话。我会再对你们讲一次。我做了我该做的,我开了道场,我在这边教导。没有人是来这边学习的。没关係。我在这里过了七年。你再好好想想。我不是要你说:「他是导师。」就像导师毛拉纳。或「他是骗子。」或其他什麽的。讲任何你想讲的。我在看阿拉对我讲的最後的一句话是什麽。阿拉是我的见證,因为这是导师毛拉纳讲的。如果我不相信的话,如果我不祈求相同的东西。那阿拉应该现在取走我的性命并把我打下地狱因为这样我会是骗子。但我不是,所以好好想想。事情就是这样的。
一个弟子问到:「一个跟随伊麻目七年会怎麽样?」
导师说:「那些诚心的跟随著伊麻目七年的人肯定会与那个伊麻目同在。阿拉说:『在审判日上,你会与你的伊麻目一起复活。你的伊麻目会带领你到审判处。』这是至高无上阿拉的章节。你不会带你自己走到审判处。你过了五功,但是你没有伊麻目,当你从坟墓起来时你会在那黑暗当中等待1000年。你那里都去不了。」
另一个弟子问到:「如果你有伊麻目,但你决定不跟随他的话呢?」
导师说:「你有伊麻目,有导师,你决定不跟随?你有权利可以不跟随。你必须要有很好的理由说你为什麽没有跟随。好好读读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最後的教导。在那次的教导里他说:『如果你背叛你的导师,你的大师,而你的教师是好的,之後阿拉是不会接受你寻求的宽恕。在那之後你会陷入很大的麻烦当中。你所做的一切功修是不会被接受的。』
你想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场遊戏?
「我在这间餐厅里工作。我不喜欢这间餐厅,因为老板对我说了一些话,我去了另一间餐厅因为他们要我。」
在古时候,就连这样人类也不接受的。在古时候,苏丹的时代,奥斯曼的时代,苏丹穆罕默德汗的时代,有些祭司来找他,他们本来在监牢里。他找到他们,他把他们放出来。他对他们说:「你们为什麽会在监牢里?」他们说:「因为我们对我们的君王讲了真话。我们对他说:『你偏离了公正,那些要来的人他们正确的掌握著公正。如果你不使你自己走回正道上,他们会拿下这个城市。』」那时的祭司有勇气讲真话。今天的伊麻目与导师没有勇气。今天的伊麻目与导师没有勇气。祭司必须要站在国王的面前说:「你做错了。」他对他们感到生气说:「我不要你们这样的祭司。」他把他们关进监牢里。
所以征服者苏丹穆罕默德汗问他们说:「你们对他说,如果他偏离公正,他就会失去这座城市。」他们说:「是的。」他说:「你们可以告诉我说,我会失去这座城市吗?」他们对他说:「很简单的。苏丹啊。你必须要给予我们许可。我们必须要到处检查你的人们。我们必须要看你有的公正,还有你的人民有多好。之後我们就会过来告诉你。」他说:「是的,去吧。」他指派他身边特别的守卫说:「你得到许可。他们要去什麽地方,都替他们打开。」
他们走了。他们在一大清早就来了。祭司说:「首先我们必须要先检查他们是怎麽样做买卖的。」这些人知道说如果买卖交易里充斥著欺骗与谎言,国家就不能继续的站立起来,那个国家很快就会崩溃的。他们来到一间店,对店主说:「我要五磅的米,十个麵包,还有这些东西。」店主拿出一半的东西,给他们说:「我可以给你这些。」他们说:「为什麽?你没有了吗?」他说:「我有的。但是这里有好几家店等著要卖东西。所以我不能把所有东西都卖给你。他们也要做生意。」他们说:「好的。」
他们去到另一个店舖说:「我要这个,这个与这个。」店主说:「这些东西我有,我能给你这些东西,但其他东西我不能给你。因为我看到有另外一个人从早上到现在还没有做到生意。今天我做了第一笔的买卖。所以我不能给你所有的东西。你必须要去找他。」这些人都是卖相同东西的邻居。不像今天的人,互相廝杀著。这些是你们的祖父母。要说「我是奥斯曼(奥图曼)人」是很简单的。
所以他们走了。他们来到第叁家店舖买东西,当他们一来,就已经在叫拜了。店主走了出来,他还没有卖出什麽。他们对他说:「等一下,我们必须买些东西。」他说:「我不能等了。他们叫完拜了。」他们说:「但是你是店主。」他说:「我不管。店舖在这里。你想拿东西?拿任何你想要的。如果是紧急物品,那就拿了马上走。如果你想留钱,就留钱。不然,你可以合法拿走。我必须要去清真寺。我必须去赶上团体拜。」他们看著这一切说:「噢,这些人只是在做买卖。没有什麽阻止他们走在他们的真主的道路上。他还没卖出什麽,但他不在乎。他要去清真寺。他并没有想说:『才刚叫完拜。』」因为叫完拜後半小时才会礼主命拜。这是为什麽你做完圣行拜,念些则克尔。之後叫拜者过开始朗诵一些短的可兰经章节。他们会念忠诚章直到每个人在那里了。
祭司说:「他们也非常重视对他们的主的礼拜。现在我们必须要去他们的法庭看他们的公正是如何。他们是怎麽维持公正的。」他们坐在那里观察著。一个案子来到法官的面前,他正确的下了裁决。他并没有偏袒任何一方。他们说:「好了。这对我们已经足够了,我们回去见苏丹。」守卫说:「但是你要求这麽多天的时间。」他们说:「这已经够了。」他们回去见征服者苏丹汗。他们对他说:「只要你一直是这样的君主,而你的子民是这样的子民,永远不会有人能从你手中拿下这个城市。」
没有人成功的从他们的手中拿下那座城市。今天那座城市是在骗子的手中。我举意要夺回那个城市。你不知道你要面前的是什麽。导师毛拉纳对我说:「坐在那座山上等著。」我就像那些坐在山顶上并等待著的圣门子弟一样。有些人飞走了。但是我举意不那样做。有些人跑来跑去赚大钱。一切都这样来来去去的。
那个杀死尊者哈目扎的瓦须怎麽了?最坏的情况发生在他身上。首先他接受了伊斯兰。但他并没接受伊斯兰直到关於他的两节降下。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 坐在那里邀请人们来。信使们来去的,而瓦需说:「不,我不会去的。因为我杀了他的舅舅,而我知道他有多爱他的舅舅。我知道他说了什麽。所以我不能靠近他。我不会去的。」他们去告知了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叫他来。我原谅他。」他说:「不,我不会接受他所说的。我会接受他的真主所说的。」章节为了他降下来了。之後他来了。当他一念了清真言,阿拉把对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爱放入他的心中。现在,因为那个爱,他一直都坐在先知 (愿阿拉赐他平安)的面前。而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看著他,总是把头转到另一边到处张望著。这就是先知。
有一天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对他说:「瓦须啊,当我看到你的时候,我不能停止想起我的舅舅。你对他做了那样的暴行。我看到他的脸。因此,不要过来坐在我的面前。」那对於瓦须来讲是放逐。而,是的,自从那天开始,他就没有坐在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面前。他一直都坐在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一直在看的柱子後面,但他一直都没看到。每一次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转向那边,瓦须就从另一边看著他。如果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转向另一边,他就从这边观望。他不能停止一直看著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这麽近却又这麽远。所以,你想呢?俗世是这样。谁知道来世会是怎麽样的?我不会讲那部分的事。但是阿布拉哈布根本没有成为瓦须。那之後瓦须也参加每场战役,他也非常英勇的战死。
那些人在那里,我们又在那里?是的。好好想一想。阿拉与祂的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你想你那样就能进入乐园?这些人这样的受苦了。」今天,我们应该要讲多少圣门子弟的事?我们还不会讲圣门子弟的事,因为我们只是在玩遊戏而已。试著使人们不要再往下水沟里钻。把他们拉出下水沟,下周他们又陷入下水沟当中。我们要怎麽讲乾净的人的事?当我们开始讲他们的事时,看发生什麽事。谁是诚实的阿布巴克?他发生了什麽事?他给了什麽?他拿了什麽?这些母亲这麽爱他们的孩子,去看看圣门子弟妇女牺牲他们的孩子,看他们掉入了火中,但他们没有停止做礼拜。一定是疯了。是的。
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説:「如果他们看到你,他们会叫你是疯子,与白痴。如果你们看到他们,你们不会称他们是信者。他们不会进入信者的类别中。」在讲著这个时代。
Fatiha.
这些对你我应该够了。给那些想要学习一些东西的人,这一切已经够了。不然,忘记这些话说:「这个人是在自言自语。我不在乎。我随我高兴过活。我是自由的。」然後呢?你会独自进入你的坟墓里。是的,还没有人能逃避坟墓的。没有人能逃避得了。不要想说那是那麽遥遥的。你有了这麽多的计画,但是死亡天使也有那麽多的计画。祂的手中有这麽多的名字说:「明天这个时候,至少有十五万个人必须要离开这个世纪。十五万!不是十五。不是一万五。至少十五万人。也许是二十万人。谁知道,也许你的名字也在里面。也许我的名字也在里面。你有这样想过吗?不要这样想因为以後你会生病。你会感到忧鬱。不,你不会感到忧鬱的,那时你会醒过来的。
人们感到忧鬱,他们陷入非常多的疾病,因为他们干涉到别人的生活,他们干涉到他们不该干涉的东西。如果你干涉到坏事,他们拿走你的善行,给那个人,并把那个人的恶行放在你的身上。所以现在你是处在那个重担下。现在你开始驼背走路,你也许实际上走路正常,但心灵上非常的沉重。如果你讲的那个人是个好人,那你的麻烦就大了。我们就是这样开始的。刚开始的问题是什麽?你一定忘记了。让我看看有谁记得?谁记得我们讲这一切前的第一个问题?
一个弟子说:「当人们背受中伤一般人时会发生什麽事,当他们背受中伤圣徒时会发生什麽事?」
导师:「背受中伤一般人与背後中伤圣徒,这两个不同的情况会发生什麽事?你还记得问题吗?(导师微笑著。)就连问问题的人也不知道。这是为什麽我告诉你这一切。我讲到尊者哈目扎(愿阿拉对他满意)与瓦须。我讲到那些出钱要杀死尊者哈目扎的人。我没有说到他们後来发生什麽事了。是的,他们也来到伊斯兰,但是他们进入不同的类别。
所以,如果你背後中伤一般人,我说,这是最大罪行之一。阿拉说:「如果你背後中伤他人就好像你在吃你死去兄弟的肉一样。」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在圣训里说:「如果你背受中伤人的话,你就比在天房前与他母亲行姦淫之事的男人还糟糕,或在天房前与她父亲行姦淫之事的女人还糟糕。」
现在告诉我,你想说火海会不会来到这个世界?火海会不会带走几十亿人的生命?会的。你不知道。我告诉你。会的。几十亿的人口。就连伊麻目与许多博学多闻的高等人物全都犯下这些罪行。在一边圣徒肯定他们说:「让他们做,没关係。让他们做这份工作,因为现在没有多少的志愿者来做这些工作。但是不要忘了,你在填满你的功过簿。」
你有一本个人的功过簿。如果你是社区领导,如果你是伊麻目,如果你是导师,那你就有一本要为人们负责的责任本,就像要对他羊群负责的牧羊人。如果你是一个人,你就要为你自己的行为负责任。有许多人宣称他们是圣徒,是最高品级的圣徒,身为是有很多的责任。当其他人犯罪时,他们必须要做些事来停止他们这麽做。如果他们做了他们该做的,但人们还是继续下去,那之後就不是圣徒的问题了。
我并没编出这些话。这些话已经存在1400年了,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降临来说,所有的先知都来警告他们的民族有关他们的舌头与私处。这两个部位会使人们坠入地狱当中。今天的人们,特别是这一百年来,不知道要怎麽使用这两个部位。他们不询问也不在乎。他们成为这两个部位的奴隶。人类成为他们的舌头与私处的奴隶。有人说一句话,他们就要说十句。他们不会想说:「他说了。让我就转到这边去。谁在乎?阿拉给我两只耳朵。」他们必须要一直回话。
Wa min Allahu tawfiq
这些对那些自称只有10%的理智的人应该够了。10%如果你有100%,那在这篇教导里你肯定有很多要学习应用的,也许够你十年的时间。不是十年。如果你很慎重的看待这篇教导并将此用在你的生活中,并依此生活著,我向你们保證你们全都会成为圣徒。阿拉,阿拉,200年前,150年前,要依据这些话而活并成为圣徒并不是那麽简单的。你必须要依据这些话而活,使你被称为信者。是的,今天并没有多少的候选人。每个人都只是口头上说说想要成为圣徒。
他们犯下一切罪恶,所有不信者所做的坏事。他们以前是在私底下做的。现在他们在全世界的面前做。他们在网路上,在脸书上所讲的话。这个脸书变成完全的魔鬼,每个人都陷入其中。他们所写的东西,阿拉乎阿克巴,如果我的祖母听到这些话,她会盖住她的耳朵不听那些他们用来描述他们自己的话。不管别人怎麽样。我向你保證。我看到我的祖母。她有七个儿子。他们长大成人,差点死掉。许可在她之前就过世了。她从未让他们亲她的脸。从没有。唯一一次我的父亲强迫我玩一个遊戏。当我的亲戚与所有人都在跑来跑去时,她非常的生气。而我五年後从美国飞回到塞浦路斯。她以前非常的喜欢我。我们跟著我的父亲来,她就非常的高兴。每个人都坐著。我的父亲就像以前一样推著我去玩遊戏。但她不像甲。她非常的严肃。所以他们必须要转移注意力。因为她知道她在做什麽。我在看著甲,如果我的祖母听到甲这样讲,她没有打过人,但她打这个女人。她是超过90岁才过世的。
发生在她身上的事你可以从这里排列到塞浦路斯。在她生命发生的事情,她所经历的痛苦。我也在观察今天的人们,马沙阿拉。她从没有抱怨一次错。一次也没有。我父亲强迫我去亲他的脸,他们以为她会打我。我抓著她,她看著我的眼睛想说:「你要做什麽?」我有我的父亲做我的後盾,所以她微笑著,我就这样亲了她,她非常的高兴。所以他们全都开始尖叫说:「我们也要。」她说:「不行!只有他。只有一次。永远没有了。」
在那时那是最坏最糟糕的话。在人们面讲那种话是种罪恶。在今天这已经成为非常普通的交谈内容。所以他们一定是疯了。我不是在说一千年前。我相信她在1975年去世的。25年。欢迎来到新世界。美国。呸!我一生都待在地狱里。也许因此我会进入乐园当中。
Fatiha.

http://www.2musli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74355&extra=page%3D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