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九龙清真寺:走过百年的穆斯林精神家园

九龙清真寺:走过百年的穆斯林精神家园

Rate this post

传递着伊斯兰建筑神韵的九龙清真寺

 

九龙清真寺位于香港九龙尖沙咀地铁旁,与香港九龙公园毗邻相接。

从尖沙咀地铁口出来,就可以看到九龙清真寺白色大理石砌成的大殿和四角竖立的宣礼塔。从远处端望,经历时代风雨的九龙地带,不同时期修建的高楼大厦所传递的建筑风格,似乎把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挤压在一起。马路这边高耸着后现代社会建筑艺术的最新创意,那边却是一个破烂不堪的唐楼;旁边可能是时尚的购物中心,后面则隐藏着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起的筒子楼;远处曾经被当作香港最具代表性的火车站钟塔被掩埋在高楼大厦里,作为历史遗迹而残存并受到保护。在这样一个全球化的城市一角,各种族群的文化标志一起呈现并见证着时空的转变、时尚的冲击和视觉的错位。

走近清真寺,站在台阶下面往上看,用阿拉伯文书写的苍劲刚健的“清真寺”几个字,加上两边窗户上的拱形结构,传递着伊斯兰建筑的神韵。走上台阶,门口两边靠墙放着鞋架。前来礼拜和参观的人,都会先脱去鞋子,放在鞋架上,到后面的洗浴房洗去城市的灰尘和炎热季节的汗水,带着清凉的感觉走进去,看看这个香港穆斯林文化社区的精神象征。

清真寺分两个大门,左边为男,右边为女。熟悉宗教文化的人都会理解伊斯兰文化中男女有别、分而礼拜的习惯。两个门口各摆放一把椅子,我本以为是专门给门卫的,后来才知道是专门为长者礼拜后穿鞋子准备的。

脱去鞋子,走进礼拜殿,有种恍若隔世、远离尘嚣的清静感。向坐在柜台里的工作人员轻轻道一声“赛俩目”问候,同时伸手握住,穆斯林兄弟之情便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说明来意后,把留着长胡须作为“逊乃”(穆圣曾经的行为)的印巴人后裔,便客气地要亲自带我们参观。为了不影响他的工作,我们决定还是自己楼上楼下四处看看。

楼下的大殿被清理得一尘不染。大殿两侧摆放着许多木制椅子,椅子中间专门做了一块木板,用以年长者礼拜叩头。大殿几个角落里跪着几位老人,他们手里各自捧着《古兰经》,默默地念着。走到他们跟前想交谈一下,一位老人抬起头,一个手指放到嘴边,做了一个不要讲话的手势,然后附在我的耳边说,这里不能随便说话,请保持安静。入乡问俗,入境问禁,我马上做了一个抱歉的动作。走出大殿,门口的印巴后裔从柜台里拿出两本《古兰经》说,“Arabic-Chinese, ok?(阿中双语的古兰经,可以吗?)”我欣然接受。

九龙清真寺是一个三层楼房建筑,第一层两边设有办公室、图书室、会议室和研读中心。平日,大殿中间摆放桌椅板凳,为日常面向社会开放提供专题演讲等所用,遇到周五或重大节庆,则挪开桌椅为礼拜之用。第二层设有教室,专供穆斯林青少年儿童学习宗教知识。第三层则是礼拜殿。当时设计,可能多为男子入寺礼拜,因此左侧大殿宽大,右侧供女子礼拜的房间较小。

九龙清真寺何时开建?经历了什么样的历史过程?我带着这些问题找门卫咨询。他摆了摆手,建议我去找年岁大的穆斯林问问。后来,我有机会与阿里丁、黑洪禄两位于上世纪50年代从北京来港的长辈交谈,才了解到九龙清真寺的坎坷修建历史。

英国在割取九龙半岛之后,派大量印度士兵在此驻守,其中包括许多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他们申请了一个地方供日常宗教活动。1890年,政府同意在柯士甸道和弥敦道交界处提供临时场所,1896年建起清真寺。据两位老人讲,最初修建的清真寺是沿用印度伊斯兰建筑风格,主要出资人是驻军和他们的上司。当然,当时前来清真寺礼拜的是不同身份的印度穆斯林,如警察、海军、监狱警卫、船厂警卫、管理员、银行文员等。这些印度穆斯林以这个清真寺为依托,还成立了伊斯兰国际信托组织(Board of Trustee)和香港伊斯兰文化中心,伊斯兰文化藉此渐渐在香港传播开来。

经历近百年的风雨洗刷之后,九龙清真寺的原貌不在,而且内部也有损毁现象。1975年之前,该寺曾经花大力气进行过多次修葺改善,但是未经建筑署许可和批准,完全拆除重新修建的计划还是难以付诸行动。直到1976年,香港政府因修建地下铁路于尖沙咀清真寺旁边,使清真寺本身简陋的建筑处于危险境地。在这样一个背景下,修葺计划才获得批准。1978年,新建九龙清真寺的项目破土动工,历时6年,直到1984年才竣工。新建的九龙清真寺,占地面积1500多平方米,耗资近3000万港币。

如今的九龙清真寺不再仅仅是香港穆斯林的宗教活动场所,更成为来自世界各地的穆斯林的精神家园。在九龙清真寺旁边,步行5分钟有一栋“重庆大厦”(相信看过王家卫电影《重庆森林》的人都熟悉这个地方)。来自不同国家,尤其非洲和南亚一带的小商贩云集于此。他们把大量中国内地生产的服装和电子产品,经此中转运到非洲诸国或者南亚的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孟加拉、斯里兰卡等国。这些商贩中,穆斯林占有一定的比例。平日到礼拜时间,他们会放下手中的生意,疾步前往九龙清真寺做礼拜。每到周五聚礼,九龙清真寺则是拥挤不堪。这些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种族和族群的穆斯林,纷纷抬起手,用着同样的语言和仪式,清扫内心的信仰宫殿,在金钱和利益至上的香港,守住这块净土而不至于随波逐流,不会迷茫而丧失自我。每次礼拜时,他们穿着在他们各自看来干净整洁的衣服,齐齐跪下,面向麦加的方向,一起完成功课。当虔敬地叩头时,看到各种肤色、大小、粗细不同的手轻轻放在脚下的地毯上,一种强烈的超越边界和文明融合的感叹便会油然而生。人就是这样,在宗教的作用下,聚拢在一起,超越族群认同的边界,在那一时刻一起共度朝拜的安心和充实。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14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