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今天这个世界需要伊斯兰

今天这个世界需要伊斯兰

Rate this post

人类之所以与动物不同﹐除了食与性的生理需要之外﹐更为重要的是人性精神﹐包括思维﹑逻辑﹑感情﹑良心﹑道德﹑社会责任。 欧洲的一位现代哲学家说﹕“人是充满各种欲望的动物﹐或是说具有‘野性’。 人都想自由地活着。 如果人人都野﹐谁都活不好﹐所以必须文而化之。 所谓文化﹐最高的要求是人人遵循共同的道德。” 文化也可以理解为人类精神财富的综合﹐古代的术语是“道”﹐现代人习惯说“文明”﹐是总体的精神指导。 只有人类有能力创造文明。

首先﹐伊斯兰是一种文明﹐它所展现的一切特点﹐就是对人类生活的全面指导﹐最能承担起这个功能。 尽管历史上﹐存在各种各样的宗教﹑文明或社会哲学﹐在当今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社会文明能像伊斯兰这样无所不包﹐没有遗漏﹐成为人类社会最需要的精神指导和切合实际的道德规范。

其次﹐伊斯兰不是单纯的社会科学﹐而是从个人修身养性开始﹐以个人的信仰和道德为基础﹐展现个人对社会的义务和责任。 对于个人的欲望﹐伊斯兰只给予引导﹐从不否定﹐例如对食与性的需要﹐每个人都被允许把生活安排舒适和安宁﹐从物质到心灵﹐都不偏废﹐而是保持高度平衡﹐即实现物质需要和精神状态的完美统一。 伊斯兰反对无节制的兽性欲望﹐如自私自利和享乐主义﹐也不赞同精神至上﹐如苦行僧主义﹐只追求虚幻的精神修炼而不顾个人责任和家庭的实际需要。 在人的一个完整机体之中﹐保持两种需要的同时存在﹐没有心理上的冲突和矛盾﹐如偏重一方﹐压抑另一方。 认主独一的信仰﹐既是养心的功修﹐也是对社会尽职尽责的服务﹔是思想感情﹐也是行动和表现。 内外一致﹐互相协调。

世界上有许多社会制度﹐只求社会效益﹐而忽视个人精神信仰﹐例如偏于严厉的法治和社会管理制度﹐但忽视个人私欲的放纵﹑黑心﹑恶意﹐都认为是“个人自由”。 伊斯兰从个人信仰出发﹐延伸为社会道德和责任﹐化个人信念为社会理想﹐对社会的慈善﹑服务和守法是自觉的行为﹐毋须颂扬﹑监视或强迫﹐因此就不存在明处仁义道德暗中为非作歹的虚假行为。 个人与社会各有不同的利益要求﹐伊斯兰不是要求个人为社会的“集体利益”做出损失﹑放弃或牺牲﹐因此就没有什么阶级差别﹐不允许对一部分人实行阶级压迫和奴役﹐防止人群或集团之间的利害冲突﹐而是引导和促进公私利益结合的社会大合作精神。

伊斯兰的社会不以财富划分社会等级﹐人人敬畏真主﹐以高尚的道德为准则﹐受人仰慕﹐没有资本主义社会的劳资矛盾﹐也没有共产社会的阶级斗争。 伊斯兰不是一个平均主义的物质社会﹐每个人的收入和财富取之有道﹐合理合法﹐多劳多得﹐享有个人辛劳的成果。 伊斯兰也不是一个空虚的精神世界﹐宣传只有穷苦人才能进天堂或穷光蛋最光荣。 一个社会也如同单独的人体﹐有物质的需要﹐也有精神的力量﹐二者紧密结合形成和谐的整体﹐因此社会的光辉来自全体民众的信仰﹑智慧﹑奋斗﹑善良和奉献。

第三﹐人类的文明历史是智慧的结晶﹐世界各国历代民众创造了伟大的丰功伟绩﹐创立了许多成功的物质和社会文明﹐这些都是真主对全人类的仁慈和恩赐。 伊斯兰不是孤家寡人的封闭主义﹐排斥一切社会成就﹐而是根据伊斯兰的正道精神和公正的价值观﹐接受一切对人类有利的发明和创造﹐欢迎一切经过历史考验而行之有效的社会制度和工作方法﹐例如西方人发明的计算机和民主制度﹐穆斯林没有把这些有价值的东西拒之门外﹐抵制发展和进步。 在接受外来先进技术和制度时﹐不论其“资本主义”或“共产主义”的标签﹐伊斯兰有衡量一切是非的尺度和准则﹐从全世界文化中筛选出对社会有益的成果﹐排除一切有害的病菌﹐如西方的颓废文化﹑腐败生活方式和唯利是图拜金主义。

从二十世纪之初﹐因为资本主义暴露的累累罪恶﹐欧洲出现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共产主义革命运动﹐指责西方资本主义残酷剥削﹑压迫劳工﹑社会不公﹐确认这个制度的自私﹑垄断﹑腐朽﹑垂死性﹐必然灭亡。 共产革命﹐自称是代表工农大众﹐充当资本主义的“掘墓人”﹐坚持达尔文主义社会发展论﹐促进文明发展﹐在人间建设共产天堂。 世界共产主义现象﹐维持不到一个世纪﹐在二世纪结尾前走向没落﹐冷战之后﹐柏林墙象征性地倒塌了﹐苏联解体化为乌有。 西方世界得意洋洋﹐宣告资本主义战胜了共产制度﹐揭露共产体制下各种血腥罪恶﹐如独裁﹑专制﹑暴力﹑贫穷﹑冷酷﹑没有人性﹑草菅人命。 共产主义制度结束之后﹐西方自诩代表全世界人类价值观﹐西方化横行于世﹐用西方人的思想控制和监督整个世界﹐不幸的是﹐多次遭受金融风暴﹐国际危机﹐贫富不均﹐为富不仁﹐更多的人受剥削﹐在生死在线挣扎。 资本主义从它在几个世纪前诞生到如今﹐从来不改对全世界的侵略和掠夺本性﹐从低级的殖民主义演变到高级帝国主义阶段﹐用强大的杀人武器控制全世界﹐发动战争﹐制造动乱﹐美国是当代的罪魁祸首。

资本主义或共产主义﹐都是西方工业革命之后产生的政治新体制﹐从极右﹐过渡到极左﹐后来又左右摇摆﹐每一次政治发生大震荡﹐受害者都是无辜的劳苦大众。 他们在经济萧条中失业﹑吃苦﹑受煎熬﹐或在侵略战争被驱逐﹑逃难﹑遭受伤亡﹑无家可归。 人类社会出现的各种错误﹐帮助人们对真理的寻求和思考﹐在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较量失败之后﹐只有伊斯兰是呈现在世人面前可供选择的第三条道路﹐这是真主引导的道路和生活方式。 伊斯兰在其一千多年的历史上﹐证明是成功的制度﹐而在遭受西方社会动荡中﹐给他们机会充份表演﹐从他们的失败中再次证实伊斯兰是颠簸不破的真理﹐给予全体人类以尊严﹑安宁与和谐﹐满足物质与精神的需要。

伊斯兰的社会制度﹐以人为本﹐尊重人格﹐从社会需要出发﹐保障供应﹐维护社会安定。 先知穆圣说﹕“不论谁(在伊斯兰社会中)担任长官﹐都须满足民众的生活要求。 没有妻子的人﹐可以娶妻成家﹔没有住房的人﹐应当有个避风雨挡的住所﹔需要人别人侍奉的人﹐有人来照顾﹔没有坐骑的人﹐会有牲畜来驮运和代步。 每个人的生活﹐都可以过得富足﹐无懮无虑。”《艾哈迈德圣训集》 自古以来各国都曾出现过思想家﹐提出乌托邦或大同世界的设想﹐在大地上建立理想的“天国”﹐希望人人过好日子﹐表达了人类共同的心愿。 但是﹐那些崇高的人类社会理想﹐因为没有信仰﹑道德和法制的保障﹐永远是一纸空谈﹐没有现实意义﹐如同一幅不可充饥的画饼。 伊斯兰的信仰合乎理性﹐注重实践﹐以坚定的认主独一为精神基础﹐关心每个人的衣食住行日常需要﹐重视信仰﹑感情﹑道德﹑思维﹑知识和技能的统一性﹐实效性﹐对全社会有利。 把我们这个有人类居住的星球管理得如同大家庭﹐有条不紊﹐人人各得其所。

人人有他的欲望和野心﹐如果没有统一的教导和制度﹐就难以成为文明。 在思想认识和社会体制出现偏差时﹐也同样是人类的灾难﹐弊端丛生﹐社会不公正﹐许多人生活在暗无天日的痛苦中。 经历过近代数百年的各种社会尝试和变革﹐特别是二十世界的制度更替﹐真主恩赐我们头脑更为清醒﹐识别是非﹐思想成熟﹐意识到世界没有其他出路﹐唯有伊斯兰。 当年伊斯兰兴起的时候﹐阿拉伯是一个有悠久历史的蓄奴社会﹐非洲的黑人奴隶在市场上公开买卖﹐因此非洲黑人是社会地位最卑劣的人群。 先知穆圣根据真主的启示﹐宣布人类一律平等﹐黑人同阿拉伯(白种人)在真主面前同样高贵。 他说﹕“只要他在你们中执行真主的法度﹐你们的领袖即使是黑人﹐你们也必须听从。”

伊斯兰所宣传的社会公正﹑平等﹑人性化的各种制度和法规﹐在一千多年的社会实践中是成功的﹐获得辉煌的胜利﹐虽然受到当代西方干扰﹐它的精神永存﹐光辉不灭。 在西方人尝试了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失败之后﹐再次显现伊斯兰的思想光芒万丈。 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都不能解救亿万劳苦大众﹐随资本主义而来的西方社会文明是腐朽的﹑颓废的﹑堕落的﹐不能成为人类进步的保护神﹐只有遵循伊斯兰的公正法制和社会道德﹐才能使大多数人得到真正的自由和解放。 历史记载﹐哈里法欧麦尔曾经惩罚过当时埃及总督的儿子艾米尔‧埃拉斯﹐因为他虐待在他手下工作的一名埃及科普特基督徒﹐以示维护人权。

最后一点﹐当代的资本主义以其剥削的经济制度起家﹐以银行利息方式的金融体制﹐造成剥削有理﹐社会两极分化。 进入现代化管理之后﹐又增加了信用卡等其他金融欺诈手段剥削民众﹐使亿万劳工平民沦为“卡奴”和“房奴”﹐他们的血汗财产受新财主们的残酷盘剥。 为了罪恶统治的需要﹐有意识引导社会腐败﹐麻醉民众﹐例如对娼妓﹑赌博﹑吸毒﹑同性恋合法化﹐他们说这是“自由”。 资本主义的罪恶始于资本的积累﹐经济剥削是最基本的原始形式﹐然后导致社会不公正﹐阶级压迫﹐种族歧视﹐侵略战争等等一系列罪恶。

二十世纪发生过两次西方列强之间的世界大战﹐对峙将近一个世纪的两种政治体制的冷战﹐也是发生在欧洲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之间的残酷斗争﹐世界分为两大“阵营”﹐受两个超级大国的左右和操纵。 一百多年来﹐大战争一个连一个﹐而局部战争从不间断﹐同时在许多地方发生﹐地球上每天都有枪炮声﹐每天都有平民在战火中流血和死亡。 这是现代西方制度所造成的人类灾难﹐如今的大国核武武备竞赛﹐预示着人类将陷入更为悲惨的世界灾难深渊。 经济剥削和侵略导致对抗和战争﹐而伊斯兰引导世界和平﹐人类平等﹐世人都在敬畏真主的崇拜中掩旗息鼓﹐给人类带来永久的和平。 当今﹐伊斯兰复兴运动有了新的苗头﹐在逐步展开﹐向全球传播。 当伊斯兰的真理照亮大地时﹐伊斯兰的繁荣﹑和谐与太平盛世将再现人间。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8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