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从德黑兰看悉尼的女人们

从德黑兰看悉尼的女人们

Rate this post

我的老家在德黑兰﹐因为父亲在悉尼有一份很好的工作﹐父母就生活在这个西方世界﹐我在这里出生。 我在这样的两种文明中成长﹕在家里﹐父亲和母亲天天说﹐我们是穆斯林﹐伊斯兰是我们的信仰﹔在外面和电视上﹐我看到的是彻底的西方文明﹐人们追求自由和个性解放﹐过着自由放任的生活。

我的父母经常讨论对我的教育问题﹐他们认为﹐这里不适合于我的生长﹐西方化的生活方式将毁坏一个穆斯林姑娘的一生。 他们计划将来尽量让我回到伊朗去看看﹐接受伊斯兰的熏陶。 七岁那年﹐他们带我第一次到了德黑兰的老家﹔十四岁那年﹐我又回去一次。

第二次从德黑兰回到澳大利亚﹐在悉尼机场一下飞机就感到很不是滋味﹐周围的女人穿着很刺眼。 我第一个感觉是﹐她们没有自由﹐因为都必须跟随社会的潮流穿衣戴帽﹐越轨者就会遭到白眼和歧视。 譬如﹐每天早晨必须把头发梳理成某种式样﹐油光粉面﹐然后要配上紧身上衣超短裙透明丝袜高跟鞋﹐用各种色彩把自己的自然面孔伪装起来﹐打扮入流。

据说西方世界的女性都是这样﹐她们的装扮向社会发出一个明确的信息﹐女人活着的目的就是要吸引男人们的注意。 女子用品的商业广告对女人们的引导最强烈﹐他们为了劝业鼓励女人们和男人们为了女人舍得花钱﹐就从头到脚替你设计﹐如何才能让男人们看到你“体面”﹑“风度”﹑“有魅力”。 其次是电视节目对女人们的强化教育﹐用各种生动的故事情节和一流的美女和俊男以他们的激情和眼泪向观众展示﹐女人活着的价值。

过去我相信别人说的话﹐甚至在德黑兰那些没有到过西方国家的小知识分子们也是这么说﹐澳大利亚是个先进文明的西方国家﹐那里的文化很进步。 十四岁那年﹐从德黑兰返回到悉尼﹐对这样轻浮的浅见开始怀疑﹐不敢恭维。 用伊斯兰的生活准则看待西方妇女文明﹐她们明显地在一个无底的深渊中下落。 据说大多数澳大利亚女人们十分羡慕和向往美国的生活方式﹐她们的许多行为和装束都是从美国电影上学会的﹐但学得还不够水平。 我的天那﹗ 如果全世界女人们都达到美国的水平﹐那将是世界的末日了。

我父母对我的教育以及在德黑兰亲友和社会上所见所闻对我的影响很大﹐至少我有一个看问题的立脚点﹐依此来看待悉尼女人的服装和行为。 社会的压力迫使女人们穿衣服必遵固定章法﹐紧身上衣和短裙﹐肉体尽量多地暴露在外﹕双臂﹑大腿﹑头颈﹑两肩﹑乳沟﹑全背﹑甚至到肚脐﹐都是男人们喜欢看的部份。 只有到了老年才有资格穿“保守”的长袖衣服和膝盖以下的长裙﹐因为那个年龄的人性感没有效益了。 如果年轻的女人们不遵守这个规则﹐就要受到惩罚﹐惩罚之一﹐走在街上被人看冷眼和嘲笑﹔惩罚之二﹐在学校里被视为怪人﹐老师和同学都避之三舍﹔惩罚之三﹐老板勒令﹕“如果你不想做﹐明天可以回家”﹐因为你不正常﹐没有性感的吸引力。

在这个社会﹐“正常”的女人是供男人们消遣的性工具﹐必须象商品一样对所有的人面带微笑公开展览﹐任人挑选﹔形像﹑姿态和举动都必须符合展示商品的标准化。

澳大利亚有几本指导女人性感标准化模式的“圣书”﹐其中是两种妇女杂志﹕

《洋娃娃》(Dolly)和《大都会》(Cosmpolitan)。 这两家杂志社财力雄厚﹐人才济济﹐从编辑﹑作家到记者都是西方世界老牌的性解放原教旨主义者。 他们经常发布经典性的教义﹐控制千千万万的忠实信徒﹐如痴如狂地替他们义务传道和出场表演﹐渲染社会声势。 他们确立了许多规范化的规则和制度﹐例如女人的身材应当合乎32E﹕24﹕35英寸三围指数﹐结婚前不上床尝试禁果的女人是傻瓜和白痴。

他们宣传纲领之一是反对女人的内向性格﹐女人掩护肉体﹑传统尊严和家庭隐私被视为社会大敌﹐深恶痛疾﹐对落后的女性进行万炮齐鸣地狂轰滥炸﹐给她们洗脑筋﹐要她们相看见男人害羞是上帝犯的错误﹐对女人太不公正。

女人的性解放是许多人的生财之道﹐干系到亿万资产的市场和财源﹐例如广告业和化妆品工业。 任何一个在电视黄金段插播的广告﹐每秒千金的广告费﹐都需要艳丽的女人才能产生效果﹔商人们的经营秘诀是“女人的钱最好挣”﹐所以商店里充斥着女人用品﹐他们都是“爱美人不爱江山的骑士”﹐用最先进的科学技术保护女人的头发﹑皮肤﹑体型和指甲。 如果女人不卖弄风情﹐市场经济就会全军覆没﹐商业萧条﹐经济危机﹐大批失业﹐亿万人挨饿。 商业广告设计师们挖空心思对女人们进行心理战术﹐譬如一种染发水﹐广告说“可以提高女人身价”﹔一种洗发液香波﹐是让“女人们更有自信”﹐所有化妆品发出的信息都是“让男人们更加喜欢你”。

西方的女性解放卫道士们向封建礼教发动猛烈进攻﹐决心摧毁约束女性的枷锁 —- 结婚﹐创造新体制。 每个成年的女子都必须礼节性地同男人幽会﹐这是西方社会不成文的规定﹐短则一夜情﹐长则十年同居﹐经常更换对象﹐互相选择﹐机会均等。 幽会的实习期是从小学开始﹐家长无权阻止﹔随着年龄的增长﹐参考报刊杂志女性专家们的说教和影视言情肥皂剧的传道﹐积累许多经验﹐更加世故老练。

将来也许同一个男人结婚﹐但旧习难改﹐与婚外情人幽会可以照旧﹐双方协议互相默许﹐因为属于个人的隐私和自由﹐受到法律保护。 “贞操”受到严厉批判﹐是封建礼教女人自杀的钢刀﹐剥夺了多少芳心的美好良宵﹔西方自由世界已经不存在“无耻”的行为。 这个世界还要向着黑暗的深渊继续堕落。

作为一个穆斯林女子﹐在中学里受到沉重压力。 一个女学生个人自己回家被女同学们看作是“性反应迟钝”的表现﹐男同学上来献殷懃﹐愿作她罗曼蒂克的伴侣。

女人的价值是曾经被多少男人爱过﹐必须屈从巨大的社会压力﹐女人哪里还有什么自由? 我进入了悉尼的大学才发现﹐大学女生受到的压力比中学生更加严重﹐她们简直在遭受精神折磨。 对女生的性骚扰来自同学和教授﹐校园里到处都是这样淫猥的邪气﹐逼迫着女生们必须找一个男人做精神依靠﹐否则不得安宁。 大学四年﹐每个男女同学互相追逐﹑引诱﹑选择和更换﹐平均一年一轮。

在德黑兰的时候﹐亲友的年轻人对我说﹐西方世界是法制社会﹐一切都得到法律的保护。 在澳大利亚﹐这是天方夜谭。 法律的条文规定﹐女子必须年满18岁﹐并且在父母的许可下才允许结婚。 但是﹐女子婚前性关系的自由化﹐法律却装聋作哑﹐视而不见﹐条文空白。 根据社会调查报告﹐澳大利亚的女孩子们一般都在13到15岁之间“失身”﹐不再是处女。 因此﹐许多不满18岁的女孩子怀孕生子﹐并且获得法律的承认﹐她们是婴儿的合法母亲﹐但是法律不承认婴儿血亲的父亲有任何合法的地位和责任。 婴儿成长和养育的一切责任必须由这些仍旧是孩子的“单身母亲”负担。 法律在鼓励男人们纵欲和乱交﹐他们可以逃避任何责任。 这就是澳大利亚天方夜谭中的一个故事。

西方女人害怕结婚﹐更害怕生孩子﹐正是因为法律的弊病造成的恶果﹐对待女人太不公平。 澳大利亚标榜自己执行西方男女平地的法律制度﹐譬如女人结婚后﹐法律上承认她是妻子和母亲﹐但是﹐既然男女平等﹐女人也应当为生计而出外工作﹐女人必须有自己的进账财源才有权与丈夫分享财产﹐丈夫在法律上有权拒绝向妻子供应生活费用。 那么﹐女人躲避不了做母亲的全部负担和对子女的责任和义务﹐而且还必须工作挣钱养家﹐所以许多女人决心终生不嫁﹐只与男人“交友”同居﹐保持“自由身”。 这也是澳大利亚男女平等的天方夜谭故事。

伊朗是根据伊斯兰的法制﹐女人结婚之后﹐丈夫必须承担家庭生活的全部责任﹐并且允许女子拥有个人的财产﹐如果没有妻子的同意﹐丈夫不得动用。 根据伊斯兰的法制﹐作为妻子和母亲﹐女人在家庭里是一家之主﹐一般的丈夫都对妻子和颜悦色言听计从﹐儿女们对母亲恭恭敬敬唯唯诺诺。 在一个家庭之中﹐丈夫和妻子﹐互相功能不同﹐伊斯兰的法制使女人付出的劳苦得到补偿﹐体现了真正的男女平等。

伊朗的女人结婚之后﹐是否出外工作挣钱是她们的志愿选择﹐而不是必须﹔她们从来不到外面工作﹐也同样享有平等的家产权利﹐因为她们对家庭的贡献得到伊斯兰法制的承认。

澳大利亚女人害怕结婚和生孩子﹐另外一个原因是社会物欲压力。 市场经济和商业社会迫使每个人追求物质消费﹐构成了人与人之间物质消费的竞争。 如果一个女人过单身﹐日子好过得多﹐如天使一般自由自在﹐也不缺少男人的性爱。 结婚后的女人们﹐负担自然沉重﹐排场和风度都不能降低到社会评头论足的层次﹐因为人的价值是财富和地位﹐而自身的质量和道德一文不值﹐没有人理会。

女人的平等和自由﹐在整个西方社会是神话﹐她们许多权利被剥夺了。 我曾经问过一位法律系的教授﹐为什么西方社会女子结婚后必须改用丈夫的姓氏﹐他回答说﹐在古代的时候﹐结婚的女子没有法律权利﹐例如财产﹐所以同她的一切都必须依附于丈夫的家族。 这个制度直到上一世纪才改变﹐但是这个潜在的习惯心态没有改变。 虽然西方的法律在进入现代化工业文明之后做过许多调整﹐但是﹐剥夺女子的许多应当属于她们人格的权利仍旧被社会认为是合理的习惯。 在伊斯兰的文明中﹐婚后的女子保持原有的姓名﹐以她们真实名义的财产和法律权利代表了神圣不可侵犯的人格和尊严。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作为一个穆斯林女子﹐我可以躲避这些社会不合理的制度和压迫﹐我父母同意我大学毕业之后回到老家德黑兰去工作和成立家庭﹐享受伊斯兰赋予女子的平等和自由。 这将是我的选择﹐可怜的澳大利亚女人们没有这样的选择﹐她们必须跟随着社会随波逐流。 我为她们深感怜悯和同情﹐因为她们还没有觉悟到自己的悲惨命运﹐这个社会正在陷入无底的深渊﹐身不由主﹐不可自拔。 在我接触到的许多受过良好教育的女子﹐她们正在改变﹐她们很喜欢同我讨论伊斯兰妇女的问题﹐我的许多话使她们感到震惊﹐因为西方媒体对伊斯兰文明太多的歪曲和谤毁。

在澳大利亚﹐我看到了许多女人们在努力改变自己﹐她们对抗社会反潮流而动﹐穿上能够保护女人自尊的衣服﹐不愿意为了获得男人们的悦目和欢心在自己脸上用彩色涂抹。 西方世界的女权运动正在寻找真正的斗争方向﹐许多女权组织对女子成为商业化工具早已不满﹐例如抗议世界小姐选美﹐从过去肤浅的自由要求深入到人格尊严的渴望。 她们必将取得成功﹐因为﹐她们能够从伊斯兰吸取教育和榜样﹐正像许多女同学向我表示的那样﹐他们从来不知道﹐伊斯兰早在一千四百年前就规定了妇女解放的原则。 社会的进步不会太遥远了﹐因为伊斯兰的光明如同朝阳升起﹐照耀世界人类。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4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