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从“我的民族的分歧是一种怜悯”说起

从“我的民族的分歧是一种怜悯”说起

Rate this post

这段圣训是假冒、毫无根据的![1]

这段圣训尽管羸弱也罢,也是与《古兰经》相悖的。在禁止分裂、命令团结的经文不胜枚举。我们不妨引述几节:
“你们当服从安拉及其使者,你们不要纷争;否则,你们必定胆怯,你们的实力必定消失;”(战利品:46
“你们不要做以物配主者,即分裂自己的宗教,而各成宗派者,各派都喜欢自己所奉的宗派。”(罗马人:3132
“他们将继续分歧,但你的主所怜悯的人除外。”(呼德:118119
若安拉怜悯的人不会分歧的话,那么只有虚伪、荒谬的人才会分歧。怎能理解分歧是一种怜悯呢?
一些人会说:若教门中的分裂是被禁止的话,对圣门弟子及其以后的伊玛目的分歧,该如何看待?这些人的分歧跟后辈人的分歧是有区别的?
回答是肯定的,两种分歧有是很大的不同的。这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1 产生分歧的原因
2 分歧造成的影响
 
 
1 产生分歧的原因
圣门弟子们的分歧,是理解当中避免不了、正常的分歧,而不是出自他们的选择。类似这种分歧是完全避免不了的。上述经文中提到的指责也不会牵连到他们,因为不具备指责的条件,即故意、固执。
而盲从者中的分歧,往往都没有什么缘故。部分人知道经训中的证据,而这一证据辅佐的是另一个学派。不执行这一证据,只是因为这些证据跟他的学派不一致。在他看来,他的学派就是原则,抑或是穆罕默德(愿安拉赐他幸福与平安)所带来的教门,而另一学派是被停止的另一个教门。
还有一些人与上述这两种人完全相反,他们认为这些学派中的分歧犹如教律的多样性。正如他们中的一位明确的说道:“一位穆斯林遵循他所愿意的,放弃他所愿意的,这都是教律,无妨。”双方都对自己所坚持分歧以这段不正确的圣训来求证:“我的民族的分歧是一种怜悯。”
部分人解释这段圣训说:分歧只是怜悯,是因为这里面有对这一民族的宽大、宽容。与此同时,这种解释是与前面明确的经文相悖的。
伊本嘎希姆说:“我听到马力克、莱伊斯针对安拉的使者(愿安拉赐他幸福与平安)的弟子们的分歧说道: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分歧中有对这一民族的宽大、宽容。事情不是这样的,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
伊玛目莎菲尔的弟子穆宰尼说:“安拉的使者(愿安拉赐他幸福与平安)的弟子们产生了分歧,双方都认为对方的错误,相互探讨各自的主张,假若他们的主张在他们看来,都是正确的话,他们不会这样做。欧麦尔本罕塔布因乌班叶本克尔比与伊本麦斯欧德在可否一件衣服中礼拜产生的分歧,而生气。当时,乌班叶说:穿一件衣服礼拜是很好的;伊本麦斯欧德说:这只是在衣服缺少的情况下可以。欧麦尔生气的走出去了。他说:安拉的使者(愿安拉赐他幸福与平安)的两位弟子产生了分歧,而人们都是向他俩学习教门的。乌班叶说的对,我不想再次听到有人在这个分歧中有分歧,否则的话,我会对他……”
总之:圣门弟子们的分歧是被迫无奈的,他们也谴责这种分歧,也尽可能的避免。
至于盲从者,尽管这种分歧可以化解,他们也不统一、也不为此而付出努力,然而,他们默认这种分歧,因此,两种分歧是多么的遥远!这是从产生分歧的因素方面而言。
2 分歧造成的影响
至于从分歧产生的影响来看,则是更加明确的。圣门弟子们(愿安拉喜悦他们)尽管在一些细节问题中有分歧也罢,他们都尽可能的做到外在的统一,尽可能的远离导致分裂的言辞。如:他们中有人主张高念泰斯米(指拜功中念开端章时),有人不主张高念;有人主张升手为可嘉,有人不这样认为;尽管这样,他们大家都是在一位伊玛目的后面礼拜。
而盲从者,则是完全与这不同的。这些人在两证词之后最重要的要素即拜功中,把穆斯林四分五裂。他们不愿在一位伊玛目后面礼拜,理由是这位伊玛目的拜功无效。或至少根据不同于自己的学派,伊玛目的拜功可憎。我们听到了这些,也跟其他人都看到了这些。怎么不是这样呢?当今著名的一些学派的书籍当中明确说明是可憎、无效。这导致的结果就是你会在一座大清真寺里看到四个米哈拉布,四位伊玛目相继礼拜。你会看到一些人等着他们的伊玛目礼拜,而同时另一位伊玛目已经开始礼拜!
其实,这种分歧导致的恶果在部分盲从者那里,有过之而无不及。如:禁止哈乃非派、莎菲尔派间通婚。哈乃非派中的部分著名学者——被誉为众生的穆夫提——出的裁决(法特瓦)是:允许哈乃非派娶莎菲尔派。理由是莎菲尔派相当于有经人。意思是不允许莎菲尔派娶哈乃非派,正如不能让有经人娶女穆斯林一样。
这两个例子足以为一位有理智的人说明后辈人的分歧、固执分歧导致的不良影响,不同于前辈人的分歧,他们没有给伊斯兰民族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
还有一些人,他们教门知识浅薄,缺乏敬畏(泰格瓦),导致他们在所有的主张中寻求符合自己私欲的,遵循所有学者主张中的允许事项,盲从而不寻求来自安拉及其使者(愿安拉赐他幸福与平安)给他规定的明文。这些人的借口是“谁效仿一位学者,他会平安的与安拉相会。”这是羸弱的圣训,若你想在“财产和子孙都无裨益之日,惟带着一颗纯洁的心来见安拉者”[2]得救的话,当警惕这些羸弱的圣训。
由于这段圣训的原因,许多穆斯林继四大伊玛目之后,到尽头还在许多的信仰、攻修问题中四分五裂。假若他们认为,分歧是一种伤害——正如伊本麦斯欧德及其他人(愿安拉喜悦他们)所说,《古兰经》的一些经文、许许多多的声响都说明了谴责分歧——他们肯定会致力于统一。这一统一通过安拉所设立的一些分辨真伪的证据,在许多分歧中方可实现统一。
 
本文主要参考
《羸弱、伪造圣训及对伊斯兰民族造成的不良影响》142——144
《先知(愿安拉赐他幸福与平安)的拜功模式》53——58
 
 
(初次看到对这段羸弱圣训的解析是2011年大一第二学期,读谢赫艾力巴尼的《羸弱、伪造圣训及对伊斯兰民族造成的不良影响》第一册时看到的。为此,整理过一些常见的羸弱圣训,以《常见的懦弱、不正确的圣训(一)》为题在泛穆网的求真专栏里发过。发了那篇之后,本想一直接着放下做,但由于时间及其他原因,未能如愿。不过,知感安拉,对自己阅读、学习这些羸弱圣训的要求一直没有松懈、怠慢。
今年暑假,在大理巍山回辉登小寺与一些兄弟们学习谢赫艾力巴尼的《先知(愿安拉赐他幸福与平安)的拜功模式》一书时,又一次读到了谢赫对这段圣训精辟的论述。这期间,在小寺图书馆里看到一位国内知名的穆斯林学者对这段圣训不正确的理解。便萌生了整理谢赫对这段羸弱圣训精辟、独到的论述的想法。
因之前就已经读过对这段羸弱圣训的论述,我的工作就是把《羸弱、伪造圣训及对伊斯兰民族造成的不良影响》与《先知(愿安拉赐他幸福与平安)的拜功模式》中对这段羸弱圣训的论述,合二为一。祈求清高、伟大的安拉,回赐谢赫艾力巴尼,祈求安拉赐予我们认识真理、赐予我们坚持真理的勇气,阿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