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伊斯兰与思想自由

伊斯兰与思想自由

Rate this post

在一次讨论过程中,有人对我说:“你没有自由!”“为什么”我问他。“你相信真主的存在吗?”他问。“是啊,我相信。”“你向他祷告,为他斋戒吗?”“是的。”“嗯,那么你就不自由。”

随后我问他:“你怎么说我不是一个思想自由的人呢?”

“因为你相信废话,根本就不存在的。”他对我说。

“你呢?你们相信什么?你们认为是什么创造了宇宙和生产,”我问他。

“自然!” , “但什么是自然?”

“自然就是一种无限的神秘的力量,但它有着能被人们的感官感觉出来的具体表现形式。”他说。

对这点我说道:“你这一讲,使我明白了,你阻止我信仰一种无从知晓的力量,是因为你要我信仰另一种同样是无从知晓的力量。但是问题是我为什么要为了另一个同样无从知晓的假神而来否认真主,尤其是我从真主那里找到了和平、安宁和安慰?而“自然”这个假神既不能回答我的呼救,也不能安慰我。”
简言之,这就是进步分子们谈论思想自由的一个例子。对他们来说,思想自由就等于随意否认真主的存在的自由。这并不是思想自由,而是无神论的自由。从这些提论,他们直接谴责伊斯兰约束思想自由,因为伊斯兰禁止无神论。可是问题是:思想自由与无神论是一回事吗?对于思想自由,无神论确是一个必要的先决条件吗?欧洲自由主义历史的误解,使他们忽视了以下的事实:如果由于欧洲的某些特定的情况,有必要传播无神论,这并不等于世界各处都应照此办理。
毫无疑问.,欧洲的教会压倒科学,折磨科学家,并以主的名义传播一整套的谎言、迷信,基督教所宣扬的偶像,迫使欧洲的思想自由者变成了无神论者。欧洲的知识分子不得不在这势不两立的两者之中作出抉择:生来信仰真主,或者信赖理论与实践的科学。
自然,使欧洲的知识分子从进退两难的窘境中,得到了部分解脱。故此他们对教会说:“收回你的主吧,你们用他的名字奴役我们,强加给我们许多难以负担的捐税,使我们屈服于暴君的专制和迷信。信仰你们的主,就是要我们过着隐士与循世者的禁欲生活,我们拒绝你们的邀请。因而我们将有一个新的主,他继承第一个主的大部分品质,但他不会用教会来奴役我们,也不会象你们的主那样,强加给我们任何道德的,理智的,或物质上的义务。”
但是在伊斯兰里,根本就没有这种驱使人们变成无神论者的事,也没有使人为难的窘境。伊斯兰只信有一个真主;他创造了万物;万物都将皈依他。这是一个简单,明了的概念。甚至连自然主义者,无神论者都会难以否认和提出疑议。
同样伊斯兰也没有象欧洲教会里那样的神父,牧师。宗教是公共的财富,每一个穆斯林都有权就其物质的、精神的、理智的资质有所允许的程度,从中获益。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按照他们的生平所做的事,他们得到应有的报应。无论是工程师、教师、工人,还是名匠,所有名声高的人都是敬畏真主的人。但是,宗教并不是这许多职业中的一种。在伊斯兰教里,没有一个职业阿訇,这样伊斯兰的礼拜是没有阿訇代人祈祷的.但是,专人研究、以公众要求为基础而建立起的法学和法律是必要的。这样伊斯兰的礼拜是没必要的。这些精于伊斯兰法学与规则的专家的地位,不会比别国的同业专家高一些。他们无权享受高于人民的种种阶级特权。他们仅是国家法学家和律师。这里应该指出爱资哈尔是一所宗教学院,但它没有欧洲教士那样的有权力,去活烧或折磨人们。爱资哈尔所能做的是向一个人对宗教的看法,提出要求和批评。但是在另一个方面,外界任何人也同样可以向受资哈尔学院对宗教。的看法,提出要求和批评;因为伊斯兰并不由哪几个人或阶级所垄断。就宗教问题而言,只有那些对宗教有深刻理解,并运用于实际生活的人,才被认为是权威;这与他们的职业无关。
当伊斯兰律例确立时,伊斯兰的学者,并不是自动地成了统治者,或部长,或部门的首领。唯一的变化是统治制度,建立在伊斯兰法律的基础上。工程师们继续负责工程事务,医生们继续负责医疗事业,经济学家们继续指导社会的经济生活。唯一的变化是,那时只有伊斯兰经济给予他们指导方针。
历史证明,既不是伊斯兰的信仰、也不是统治制度,曾经同科学或科学理论的运用,发生过矛盾。在伊斯兰里,没有一个科学家因为发现或是公布一科学事实,而被火烧或遭到折磨。真正的科学是不会同伊斯兰信念,和信仰真主创造了一切,发生矛盾的。为了真主的存在,伊斯兰号召人们去研究宇宙、地球,和沉思它的创造。必须记住许多不信真主的西方科学家通过这当的研究,发现了真主的存在。
伊斯兰里没有什么会使人们变成无神论者。东方无神论的鼓吹者,仅是他们从前的殖民主义主人的盲目追随者。他们想任意去攻击信仰和各种崇拜,并促使人们抛弃他们的宗教自由。但是为什么他们想要这样的自由?在欧洲,人们设法攻击宗教,是为了他们的思想,能从迷信中解放出来,和人们不受压迫和专制。可是,如果伊斯兰信仰早就给了他们需要的,或吵着要求所有的自由的话,为什么他们要攻击伊斯兰?事实是,这些所谓自由主义者对思想自由并不感兴趣,而是散布道德的败坏和对不加控制的性混乱更感兴趣。他们用思想自由作为一个假面具,去掩盖他们卑鄙的目的,这只不过是他们在反对宗教和道义,这一骇人听闻的战争中的打出的一个幌子。他们反对伊斯兰,并不是它压制思想自由,而仅是因为伊斯兰代表人类从其较卑鄙的情欲中得到的解放。
“自由思想”的鼓吹家们宣称,伊期兰制度是专制的,因为国家有巨大的权力。他们说其中最坏的,最糟糕的是,国家在信仰的名义下,享有巨大的权力和威望,因为信仰对人们有着很大的吸引力。这样,人们盲目地服从国家的独裁统治。于是,他们就断言这些巨大的权力会导致独裁,民众成了无权为自己着想的奴隶,思想自由不复存在,没有权向统治者提出非议,否则就被谴责为反对宗教和真主。
我们最好是引用古兰经来驳斥这些不能成立的谴责吧:!、“他们的政府是他们通过协商组成的。”(古兰42:38)2、“在民众中判断时,应当秉公判断。”(古兰4:58)
艾布伯克第一任哈里发说:“只要我服从真主和他的圣人,你们就服从我。但是如果我不服从真主和圣人关,我就不再有权要你们服从我。”欧默对穆期林说:“如果你们发现有虚伪,请纠正我。”其中一位听众回答道:“凭着全能的真主起誓,要是我们发现了你有任何虚伪,我们就会用宝剑来纠正你了。”
压迫与专制在宗教的名义下统治着,这是事实。这样的压迫,在二些国家里仍然以宗教的名义占统治地位也是事实。但是宗教是独裁者使用的唯一的面具吗?希特勒是在宗教的名义下,统治了德国吗?现在甚至苏联都承认,斯大林是一个暴君和独裁者,他统治了一个警察国家。但是斯大林也是在宗教的名义下,统治苏联吗?所有暴君飞独裁者,包括佛朗哥、南非的Malan、中华民国的蒋介石,都是以宗教来统治的吗?毫无疑问,设法摆脱宗教统治的二十世纪,产生了以迷人的名义,来欺骗人类的极恶专制,并不比宗教神圣。
没有人会去保卫专制;任何有理智、有良心的人都不会赞成专制。但是任何高尚的原则,都可能被利用为隐藏个人野心的假面具。法国革命证明滔天罪行,都是在自由的名义犯下的,但这不应该作为反对自由的借口。许多无辜的人被关进监狱,受到折磨或被谋杀。那么难道所有的宪法都应由此而取消吗?压迫与专制,以宗教的名义统治着的一些国家,是否我们因此就应废除所有宗教?女蜾宗教鼓吹压迫与非正义的话,那么就应废除。但这不能说是伊斯兰教,因为它不仅在穆斯林之间,而在穆斯林与他们的敌人之间,已建立起完全正义与平等的最高尚的例子。
最好是教导人民信仰真主、尊重由宗教捍卫和维护自由的方法,来对付专制。这样的人民不会允许统治者,犯下不义的罪行,而将使他保持在法定的权力范围内。我认为没有一种制度象伊斯兰所做的那样,旨在确立正义或反对专制。伊斯兰对纠正不义的统治者,成为人民的责任。穆圣关说:“任何人见有坏事都应更正。”他还说:“在不义的统治者面前说出正义的话,是最伟大的圣战。”
正是由于这些原则,人民奋起反抗;当人民确信欧斯曼,第三任哈里发,背离了正确的道路时,奋起反抗——虽然革命本身,甚至带来了更大的背叛。
最后,我们愿给这些“进步的自由思想家”一句忠告:获得解放的正确道路,并不是废除宗教,而应该是给人民憎恨不公正,和纠正不义的革命精神。这就是伊斯兰人民必不可少的精神。

 http://zhongguoysl.bokee.com/39005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