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伊斯兰与荒漠化防治

伊斯兰与荒漠化防治

Rate this post

伊斯兰最突出的特点是将人们对今世和来世的重视充分联系在一起,它把土地的应用和对于来世天堂的渴望结合了起来。建设我们生存的家园是伊斯兰的基本宗教事宜之一,也是安拉在地球上创造人类的主要目的:“我必定在大地上设置一个代理人”《古兰经》2:30。 “

复耕荒废土地

伊斯兰最突出的特点是将人们对今世和来世的重视充分联系在一起,它把土地的应用和对于来世天堂的渴望结合了起来。建设我们生存的家园是伊斯兰的基本宗教事宜之一,也是安拉在地球上创造人类的主要目的:“我必定在大地上设置一个代理人”《古兰经》2:30。 “ 他用地上的土创造了你们,并使你们在大地上居住”《古兰经》11: 61。其中最突出的方式就是“复耕荒废土地” 。

荒废地:即因为无法得到水源、土壤的性质不适合耕种或其他原因而不适合植物生长和农业发展的土地。其中有些是自古就没有过生命的土地,像大部分的草原,沙漠以及山谷等;还有些是有过生命,但在经受了自然的摧残后,从原来的生产用地变成了死亡土地,这就是目前所称的“沙漠化”。

复耕荒废土地的重要性

“复耕荒废土地”的重点在于重建工作,恢复土地的使用性。我们一起来看看“荒漠化”问题在世界上的严重性:地球表面30%的土地正处于荒漠化风险之中,这影响世界上10亿人的生活,而且问题越来越严峻。世界每年因荒漠化而失去约1000万公顷的土地(1公顷= 10000平方米),这迫使原来的居民离开自己的家园迁往邻近国家,仅在1988年,一年的荒漠化就使10多万失去土地的人沦为难民!每年荒漠化问题造成的经济损失估计为420亿美元,其中还不包括由于出现大量流动人口而带来的健康、社会、政治和军事问题。

应该指出的是在伊斯兰和阿拉伯世界,也不能幸免于这一问题。很多伊斯兰国家正处于遭受“荒漠化”国家的前列,最主要的就是苏丹、索马里、毛里塔尼亚、尼日尔、尼日利亚等国家.甚至像埃及这样有着丰富水源的国家也面临荒漠化危险,因为据统计,由于沙漠化,埃及每一个小时就要失去近千米的农地!

这些数字意味着问题的严重性,伊斯兰教至始至终一直关心这个问题。世界的主宰–伟大的安拉–为世界的每一个问题制造了解决方法,包括对荒漠化问题。
伊斯兰如何鼓励复耕荒废土地?

伊斯兰鼓励穆斯林对荒废土地的复耕主要有两方面,一是:把复耕荒废的土地和后世永久的奖赏联系起来,这也是只有在这个伟大的宗教里才有的优势教育。穆罕默德先知曾教导人们:“一个穆斯林种植或保护一棵植物,鸟、人类或动物受益时,这就是那个人的施舍。”他还说: “谁复活了死亡的土地又以其收成供(鸟类和兽类)食用,他的这项善功是一种施舍。” 穆斯林记载的圣训说: “种植的穆斯林,别人吃了甚至偷了都算是他的施舍,鸟类和兽类吃了都算他干的善功,在复活日既不丢失也不会被抢走 。”

另一方面,伊斯兰不仅肯定了复垦和拯救“死亡土地”会得到后世的奖赏,还给予那些复垦者对复垦土地的拥有权,复垦土地成为谁也不得侵犯的私人财产。穆罕默德先知说过:“谁复垦和拯救了荒地,那片地就是他的。”

圣门再传弟子埃尔瓦也说过:“大地是安拉的,我们都是安拉的仆人,谁复垦了荒芜的土地,他就享有优先权。”他还把复垦荒地与礼拜联系在一起,称之为宗教功修中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相传有一天,伊玛目艾哈迈德在灌溉植物的时候,有名男子路过看到他,然后对他说:“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要种树?多少年它才可以长成呀?”伊玛目艾哈迈德说: “我已付出了,什么时候有人受益那就是我的施舍!”第三任哈里发欧麦尔也很乐意帮助他人植树,有一次他问海则麦说:“你怎么不种植你的土地呢?”海则麦回答:“我已年迈,不一定什么时候就去世了。”欧麦尔说:“那我帮你一起干活。”于是他们一起进行种植。

先知和他的继任者们将嘉封土地作为奖励给那些对国家有过卓越贡献的人,这样从另一方面也鼓励了土地利用,使利益更大众化。艾布·欧贝达 (Abu.Obeida)在《资金》里有这样记载,{欧麦尔告诉比拉尔说:“土地来自于人民,分给你不是为了让它荒废, 你能耕耘多少就耕耘多少,剩余的还给人民。”}

伊斯兰教鼓励穆斯林复垦和使用荒废的土地。相传哈里发欧麦尔只把土地分给有能力耕耘的人,并限三年复垦,如果在这3年里土地没有复垦,就收回那土地。

先知和他的弟子们是我们的榜样,从现在开始,立刻行动起来!开始复垦荒废土地的任务。以我们的实际行动告诉全世界,伊斯兰是怎样激励人们复垦荒地的!因为穆罕默德先知说:“复活日来临那天,如果你的手里有一棵树你就要把它种下。” 这是最高程度的积极,是对安拉虔诚的表现,穆斯林从这句话学习到的就是:即使大地的一切都将结束,他们仍将以最佳状态完成自己的工作!

http://www.islam.net.cn/html/yisilanwenhua/yishu/2011/0227/1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