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伊斯兰及其伟大本质

伊斯兰及其伟大本质

Rate this post

纵观人类历史,自第一位接受宗教启示的始祖阿丹开始,所有降示给人类的宗教信仰在本质上其实都是一致的。尽管由于人类社会持续不断的发展,宗教在某些方面也发生了变化,但这些变化只涉及社会法律而非信仰的本质,因此,自第一位先知阿丹(*)开始,到最后

纵观人类历史,自第一位接受宗教启示的始祖阿丹开始,所有降示给人类的宗教信仰在本质上其实都是一致的。尽管由于人类社会持续不断的发展,宗教在某些方面也发生了变化,但这些变化只涉及社会法律而非信仰的本质,因此,自第一位先知阿丹(*)开始,到最后的先知穆罕默德(*),所有降示给人类的宗教在本质上和伊斯兰都是一致的。

因此,先知(*)说:

阿卜•胡莱勒的传述:

“我听到安拉的使者说:‘所有先知都来自同一位祖先,在所有人中我是最靠近麦尔彦的儿子的人,我和他(即尔萨)之间没有其他先知。’”(《布哈里圣训集》,第四卷,第55篇,651)

伊斯兰包含了以前安拉降示给人类的所有宗教,因此,认为伊斯兰仅限于《古兰经》是一个错误的想法。当然,这里所说的宗教信仰是指人类将其歪曲以前的原始形式。下面这节古兰经文对这一点进行了肯定:

“真主所喜悦的宗教,确是伊斯兰教。曾受天经的人,除在知识降临他们之后,由于互相嫉妒外,对于伊斯兰教也没有异议。谁不信真主的迹象,真主不久就要惩治谁,因为真主确是清算神速的。”(《伊姆兰的家属》3:19马坚译)

这节经文还证实了伊斯兰是解决人类难题的唯一的办法,是对我们在今世和后世的救助。下面这节经文对这一点表述的更明确一些:

“舍伊斯兰教而寻求别的宗教的人,他所寻求的宗教,绝不被接受,他在后世,是亏折的。”(《伊姆兰的家属》3:85马坚译)

因此,从始祖阿丹开始到最后的先知穆罕默德(*),真主降示给人类的宗教就是伊斯兰教。随着人类历史的发展,安拉不断地为我们完善这一宗教,直到最后的先知穆罕默德。《古兰经》证明了这一宗教已被完善。

归纳一下,我们可以用以下两个原则对伊斯兰加以概括:

1.信仰(Iman):诚挚地相信伊斯兰信仰的五大原则。

2.善功(’amal al-salih):带着诚挚的信念履行安拉让我们做善事的命令。

在这两个原则下实践伊斯兰可以让我们平衡我们的生活、思想和行为。伊斯兰是一条道路,通过把思想、视听、语言和心灵与神圣的光明连接在一起,它把信士带到了安拉的面前,把人类从黑暗带进了光明。

通过使人类回归自己的本源,伊斯兰可以让人类完成精神上的转变,从而把一个普通人转变成一个完美的人。伊斯兰让拥抱它的人的智慧和实际生活变得更加完美,即使这些人本来处于最低等的品级,但是通过学习伊斯兰,他们也能够被提升到最高的品级。如果伊斯兰的光芒照在了一块石头上,这块石头就能变成肥沃的土壤。但远离伊斯兰的人,他们心会变成坚硬的石头,只有伊斯兰才有能力软化和治愈它。

伊斯兰是安拉赐予人类的引导,服从它的人能够超越死亡而获得永生。作为安拉的仆人,所有先知都是达到了服从的顶峰的人。安拉把他们召集到了一起,当安拉对他们说“你归顺吧!”,他们每一个人都说道“我已归顺了众世界的主。”

《古兰经》里清楚地述说了发生在伟大的先知易卜拉欣(安拉赐他平安)身上的这一事实:

“当时,他的主对他说:‘你归顺吧。’他说:‘我已归顺全世界的主了。’”(《黄牛》2:131马坚译)

通过不断地诵念安拉的尊名从而靠近安拉,归顺就可以被实现。事实上,所有形式的崇拜敬仰,其目的都在于接近安拉,并获得安拉的知识和爱。

一位伊玛目在清真寺里发表演说,谈论死亡和死亡的后果。他说到了我们在被埋葬后将被问及的一些问题,如:你是怎么度过这一生的?你把你的财富和精力都花在了什么地方?你实践了你所学习到的东西了吗?你遵守了伊斯兰的戒律了吗?你克制了自己不去触摸被禁止的事物了吗?他说了很多细节,但却没有提及本质的东西。听众当中有伟大的苏菲大师谢赫希卜里,为了提醒这位伊玛目不要忘记事物的本质,他说道:

“伊玛目啊!你忘记了在后世安拉将要问及他的仆人的最重要的问题。当我们在后世看见安拉时,他会问:我的仆人啊,我一直与你在一起,但你曾与谁在一起?”

“无论你们在哪里,他是与你们同在的;”(《铁》57:4马坚译)以这样的认识为基础,伊斯兰可以让人们时刻感受到安拉的存在。尘世与乐园里的安宁和康乐取决于我们对安拉的服从,如果没有了这种服从,安拉的愤怒就会降临到我们头上。

“灾害因众人所犯的罪恶而显现于大陆和海洋,以至真主使他们尝试自己的行为的一点报酬,以便他们悔悟。”(《罗马人》30:41马坚译)

这节经文的意思是放弃伊斯兰会破坏自然界的和谐秩序,自然灾害是对要求人们回归伊斯兰发出的警告。

有洞察力的人在观察外表的同时也观察内部,他可以觉察出造物主与被造物之间的差别。因为总是记着后世,所以他理解今世的本来面目。他牢牢地记着天空背后的那个神圣王权,因此,他总是凝望天空。作为仆人,他知道自己的弱点,所以,他总是像个仆人般行事,从不停息。在他去往那个永恒的世界时,安拉给了他许多神圣的秘密,仆人因渴望他的主而俯身下拜,这样,创造的目的就实现了,仆人获得了永恒的祝福,就像下面这节古兰经文所描述的:

“真主欲使谁遵循正道,就使谁的心胸为伊斯兰而敞开;”(《牲畜》6:125马坚译)

对于那些远离真主的人,这节经文继续说道:

“真主欲使谁误入迷途,就使谁的心胸狭隘,要他信道,难如登天。真主这样以刑罚加于不信道的人。”(《牲畜》6:125马坚译)

简而言之,只有伊斯兰才可以拯救人类。正如先知(*)所说的:

“无论是谁,只要他承认安拉是他的主,伊斯兰是他的宗教信仰,穆罕默德是先知,并且满足于他们,安拉就会用乐园来报酬他。”(阿卜•达伍德:《礼拜》,36;提尔密济:《礼拜》,42)

伊斯兰这个名词的词根是silm和salam,意思是和平、服从、健康、纯洁和诚挚。《古兰经》里的第一章《法蒂海》章对伊斯兰的本质进行了概括。根据这一章节里的经文,我们知道,伊斯兰的目的是让人类获得安拉的恩惠,把人类领上正路,并且帮助人类避免引起安拉的愤怒: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全世界的主,

至仁至慈的主,

报应日的主。

我们只崇拜你,只求你佑助,

求你引导我们上正路,

你所佑助者的路,不是受谴怒者的路,也不是迷误者的路。”(《法蒂海》1:1-7马坚译)

这样,伊斯兰就平衡地满足了信仰的需求和理性的需求。伊斯兰保护人们的生命和财产不受伤害,并为年轻一代的健康成长提供了保护。我们把伊斯兰信仰的好处总结为以下几点:

——最好的宗教信仰:伊斯兰为人类提供了最好的信仰模式,同时又保护了人们不受异端邪说的侵扰,如崇拜偶像。

——通过功修,伊斯兰能够滋养人类的灵魂:伊斯兰的所有功修都涉及到身体与精神,都要求身体与精神的专注。那些履行了伊斯兰信仰义务的人,他们快乐地生活在今天这个现实的世界里。

——伊斯兰是仁慈的信仰:尽管人类的行为让他们更应该遭到毁灭和受到惩罚,但伊斯兰却总是奋力把人类带回到安拉的慈悲和祝福中来。全能的安拉说过,他的慈悲超越他的愤怒。

阿卜•胡莱勒的传述:

先知(*)说:

“安拉创造的时候,他在自己的经典中写道:‘真的,我的仁慈超越了我的愤怒。’”(《布哈里圣训集》,第9卷,第93篇,501)

《古兰经》里的每一个章节都是以太思米(即:bismillah)这句话开始的,这句话的意思是:奉至仁至慈的安拉之名。这句话提及了安拉的尊名,点明了安拉的仁慈的属性。《古兰经》第一章的第二节提到了安拉的这两个尊名:至仁至慈的主:第55章的第一节经文的就是以 al-Rahman 开始的,意思是怜悯的、仁慈的,这也是这一章的名字。

“至仁主,曾教授《古兰经》”(《至仁主》55:1-2 马坚译)

这两节经文还表明,《古兰经》的内容也是安拉赐予人类的恩惠。《夜行》章里的经文清楚地说明了这一事实:

“我降示可以为信士们治疗和给他们以恩惠的《古兰经》,它只会使不信道者更加亏折。”(《夜行》17:82 马坚译)

不是只有《古兰经》是安拉对人类的怜悯,传播《古兰经》的伊斯兰先知也是安拉施予人类的慈悲:

“我派遣你,只为怜悯全世界的人。”(《众先知》21:107 马坚译)

在先知穆罕默德(*)的生活中,这一事实得到了证实,因为先知(*)从未诅咒过伤害过他的人。在塔伊夫城,人们用石块砸他,血从伤口流了出来,吉卜利里天使来到先知(*)面前,告诉他因为这座城市里的居民伤害了他,他可以毁灭他们。但是,先知(*)并没有接受大天使的好意,他回答道:“不,我不想要这样的事发生,我是仁慈的先知。” 他甚至祈求安拉给这些居民以指引和康宁。

我们由此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即:伊斯兰信仰结出的第一个果实是仁慈。遵循这一金科玉律的安拉的朋友们,他们把安拉的仆人的行为原则总结成了两点:

1. Ta’zim li amrillah: 带着完全的崇敬履行安拉的戒律。

2. Shafkat li halkillah: 怜悯安拉的创造物。

――伊斯兰是合理的宗教信仰:尽管伊斯兰不是人类智慧和理性的产物,但是宗教信仰和逻辑都是造物主给予人类的礼物,两者之间并不互相排斥。伊斯兰可以让人们的头脑达到最有用、最有能力的状态,从而使人们能够找到生活中的平衡而不至于陷入极端。

换句话说,在信奉 “安拉独一” 中,我们可以找到对人类理性的全面解释。安拉在《古兰经》里多次要求我们运用自己的逻辑理解能力和理性的思考能力: “Afala ta’qilun?”(你怎么不思考呢?)

先知(*)要求我们运用自己的头脑思考生命的目的。在提到礼拜和思考的报酬时,先知(*)说:“思考一小时的价值超过礼拜六十年。”

人类的头脑是被作为载着人类跟随着指引走向安拉的交通工具而被创造出来的。人类的头脑是神圣的事实的解说者。

――伊斯兰是爱的宗教:理性不足以让人类了解神圣的事实。有时,理性不仅不能把人类带到安拉那里,反而会给人类带来麻烦,所以把理性置于爱的法则下并用爱来启迪它是必要的。鲁米说:

“有幸了解了神圣的秘密的人知道智慧属于易卜劣斯,爱属于阿丹。”(《玛斯纳维》,Ⅲ,1402)

“对于被特别挑选出来的人而言,爱就像一条船;乘坐这条船的人很少遇难,多数情况下都能获得拯救。”(《玛斯纳维》,Ⅲ, 1406)

有一些人,如哲学家,他们让智慧引导自己,但因为缺乏爱,最后变成了客观感受的奴隶。他们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上,却没有及时地提醒自己观察这些事物背后的东西。但是,爱让理性了解到了安拉,而对爱而言,理性又是帮助爱到达造物主那里的工具。

爱引发牺牲,热爱安拉的信士在寻求安拉的大道上甚至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在寻求安拉和他的先知(*)的大道上,先知(*)的伙伴们放弃了一切,因此,他们在人类历史上占据了至高的地位。无论何时,当先知(*)对他们做出某种要求时,他们总是回答:“我甚至愿意为你牺牲我的父母。”

因此,伊斯兰不仅是理性的宗教,更是心灵的宗教,它首先做的是进入人们的内心深处。伊斯兰是讲究平衡的宗教:伊斯兰信仰的最基本的着眼点是在两世之间建立平衡。就像安拉把世界建立在了秩序与和谐之上,伊斯兰也为人类的生活提供了一条通向平衡的大道。伊斯兰在今世和后世、肉体和灵魂、男人和女人、穷人和富人、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物质与精神之间建立起了平衡,这些看上去对立的事物通过伊斯兰变成了互补的事物。伊斯兰并没有因为今世而牺牲或忽略后世,也没有因为肉体而牺牲或忽略精神,它用和谐代替了冲突,人类因此而能够向着更高远的世界飞翔了。

――伊斯兰是充满知识和智慧的宗教:伊斯兰不是为无知者准备的宗教,相反,伊斯兰是降示给人类用来抵制无知的最后的、最完美的宗教。因此,《古兰经》说,知识是成为虔诚、可敬的信士所必须具备的最重要的条件。

“……安拉的仆人中,只有学者敬畏他。安拉确是万能的,确是至赦的。”(《创造者》35:28 马坚译)

先知穆罕默德(*)说:“学者与崇拜者相比,前者之于后者的优越性就像我之于你们中最低品级的人的优越性。”(阿卜·达伍德:《知识》,1)

但是,伊斯兰把知识和智慧联系在了一起。没有智慧,知识对人类造成的伤害远远超过它带给人类的好处。例如,如果没有智慧,药物知识更可以作为杀戮的工具而不是治病的良方。因此,先知(*)警告说:“无论是谁,如果他增长了自己的知识,却没有更加畏惧安拉和进一步做功修,他与安拉之间的距离就会增。”(Kanz al-Irfân,62)

――伊斯兰是具有高尚道德的宗教:人类被视为创造的顶峰,是安拉在地球上的代理人。尽管人类是由泥土创造出来的,但是安拉把精神吹进了他们的体内。神圣《古兰经》要求我们注意这一事实,并且警告我们不要让我们的灵魂受到低俗欲望的侵害。《古兰经》告诫我们要远离恶习,净化自己的灵魂,要带着纯洁的心灵去见安拉。先知穆罕默德(*)是达到了这个伟大目标的最好的榜样,他拥有了至高的道德。他甚至说过,作为先知,他的一个主要的目标就是树立最好的道德榜样:

“真的,我是被派来实现完美的道德的。”(穆碗塔:《道德》,7)

《古兰经》证明了这一事实,它用下面这节经文赞美了先知(*):

“你确是具备一种伟大的性格的。”(《笔》68:4 马坚译)

先知(*)的伙伴们见证过先知(*)的羞涩,他甚至比戴着面纱的少女更害羞。为了说明这种羞涩的重要性(即:这种羞涩源自安拉),先知(*)说道:“羞涩和信仰肩并着肩,如果一个离开了,另一个也会离开。”(Suyûtî, Jâmiu’s-Saghîr,I,53)

关于信仰,哲拉鲁丁·鲁米这样阐明了羞愧(haya) (即:犯错时感到不好意思)的重要性:

“我问自己,什么是信仰?我的头脑这样回答我的心:信仰就是好的礼节(adab)。因此,没有好的礼节的人,他们离安拉的仁慈也较远。”

―― 伊斯兰是亲切仁慈、讲究善行的宗教: 按照先知(*)的说法,大多数人并没有给予亲切仁慈足够的重视,但是在审判日,仁慈和蔼却是要被严肃地加以考虑的事项。在生活的各个方面,先知(*)都为我们树立了最好的榜样,和蔼慈悲也不例外。当他看到他的教生做错了事情的时候,他并不是去直接指责他们,而是向众人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看到有些人做了这个或那个?” 他用这种方式让做错了事的人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伊斯兰是公正的宗教:在任何情况下伊斯兰都会强调的一个基本概念就是公正与法律。按照伊斯兰的观点,不能把人与安拉联系起来的最不可原谅的罪行就是侵犯他人的权利。先知(*)在归真前病得很重,就在他归真以前,他还亲自前往清真寺,向人们强调尊重他人权利的重要性。为了让人们能够行使自己尚未行使的权利,先知(*)这样说道:“我的教生们啊!如果我错拿了你们的东西,我的财产在这里,请拿去吧。如果我错误地对待了你们,我在这里接受你们的反驳,请回击我。”(阿斯姆·栝库萨里:《伊斯兰教历史》,Ⅴ.Ⅱ,第38页)

伊斯兰的公正的概念是建立在一个强大的基础上的,许多研究它的学者都惊叹于它所达到的完美程度。法国哲学家拉法耶特是对法国大革命的意识形态的形成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的人物,他在考查了所有法律体系之后说道:“穆罕默德啊!在把公正带给人类这方面,没有人达到了你所达到的高度。”

伊斯兰的历史上有许多奇闻轶事,这些事件都证明了在伊斯兰社会中公正所占据的地位。一天,一个人从市场上买了一匹马,尽管这匹马看上去年轻而且强壮,但在买回去三天后却死了。买主曾经与卖主有过个人争斗,因此他怀疑卖主给马下了毒药。他接连三天去法院起诉卖主,但法官一直不在,于是,这个人请兽医检查了这匹死马。兽医的检查结果证实了这个人的怀疑是有道理的。法官回来之后,这个人又来到了法院。法官问他道:“你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来找我,让我们看一看马的症状?” 这个人回答道:“先生,我连着三天都来找您,但您一直不在法院。” 法官回答道:“是的,我母亲去世了,我去家乡参加她的葬礼去了。” 想了一会儿之后,法官对他的秘书说出了他的裁决:因为法官不在法院而导致原告受到了损失,因此,原告所遭受的损失将由法官予以赔偿。

简单地说,无论在物质上还是在精神上,伊斯兰都是公正的宗教。因此,在过去,即使一个人尚未皈依伊斯兰,但如果他尊重正义而且行为正直,我们的先人仍然把他们称作穆斯林,而另一方面,行为不公正的穆斯林则被称作不信道的穆斯林。诚挚地实践伊斯兰能够净化人类的心灵,而对于那些屈从于自己的低俗欲望的人来说,也只有伊斯兰才可能把他们从最低品级提升到最高品级。

先知(*)说:“如果安拉的仆人接受并且实践伊斯兰,他以前的所有善行都是受到重视的,而他以前的所有罪行都将被删除,从那一刻起,他所有的善行都将得到10倍至700倍的回报,而如果安拉没有完全宽恕他的罪行,他的罪行则只会(在仆人的功过簿中)被记录一次。”

在宗教传播的早期岁月里,许多人不接受它的指引,他们屈从于自己私欲,成了撒旦的奴隶。伊斯兰的历史上有过许多这样的例子。尽管麦加人承认先知穆罕默德(*)是值得信赖的,但是,许多人仍然拒绝接受他所传递的信息。许多人虽然通过自己的思想意识认识到了伊斯兰的现实性,却不幸地被自己的低俗欲望所支配,最终落入了不信道的深渊。尽管几个世纪以来,犹太人和基督徒们都预言过先知穆罕默德(*)的到来,但当他最终从别的国家出现时,他们却因国家主义和顽固的种族主义而拒绝接受他。尤其是犹太人,他们的历史上有过多次拒绝并杀害先知的事例,他们比别人更不接受伊斯兰。下面这一事件非常清楚地说明了这一事实:一次,先知穆罕默德(*)给犹太人诵读了这节古兰经文:

“如果他们与你争论,你就说:‘我已全体归顺安拉;顺从我的人,也归顺安拉。’你对曾受天经的人和不识字的人说:‘你们已经归顺了吗?’如果他们归顺,那末,他们已遵循正道。如果他们背弃,那末,你只负通知的责任。安拉是明察众仆的。”(《仪姆兰的家属》3:20 马坚译)

在诵读完这节经文后,先知(*)问道:

“你们接受伊斯兰吗?”

犹太人回答道:

“是的,我们接受。”

于是,先知穆罕默德(*)问了下面这个问题:

“你们接受尔萨(*)是安拉以一言而创造的、是安拉的仆人和使者吗?”

他们回答道:

“不!愿安拉保护我们不要犯这样的错误。”

他们因拒绝承认尔萨(安拉赐他平安)是安拉的先知而成为了不幸的异教徒。

先知(*)问基督徒们说:

“你能作证尔萨(安拉赐他平安)是安拉以一言而创造的,是安拉的使者吗?”

基督徒们回答道:

“尔萨(安拉赐他平安)怎么会是安拉创造出来的呢?他是安拉的儿子!”

又一次,先知(*)去了一所犹太人的学校,邀请他们皈信伊斯兰,努阿依姆·本·哈里斯和宰伊德问道:

“你的宗教信仰是什么?”

先知(*)回答道:“我遵从易卜拉欣的宗教。”

听到这个回答,他们都叫了起来:“易卜拉欣可是犹太人。”

先知(*)回答道:“关于这一点,我们就让《圣经·旧约》的前五卷来做裁判吧。”

犹太人犹豫着,没有接受这一提议。

阿卜杜拉·本·撒拉姆是一位非常著名的学者,犹太人总是赞扬他的学识,但是,当他接受了伊斯兰后,犹太人就忘记了自己曾经给过他的赞扬,他们开始诅咒起他来了。

他们改写了预言先知穆罕默德(*)就要到来的事件,《古兰经》对此有所描述:

“哀哉!他们亲手写经,然后说:‘这是安拉所降示的。’他们欲借此换取些微的代价。哀哉!他们亲手所写的。哀哉!他们自己所营谋的。”(《黄牛》2:79 马坚译)

“犹太教徒中有一群人篡改经文……”(《妇女》4:46 马坚译)

这些事件都说明了犹太人和基督徒按照自己的意愿更改了他们的宗教信仰,因此,他们也毁坏了自己的宗教教义的可信性。今天,最早的《圣经·旧约》前五卷是在公元前九世纪出现的,这就是说,穆萨与《圣经·旧约》前五卷出现之时之间有很长一段时间。那些要求改革伊斯兰的人,他们也一样想按照自己的意愿更改信仰,他们用漂亮的说辞掩盖自己的目的。

全能全知的安拉创造了世界,人类的头脑无法完全理解这个世界背后所蕴含的智慧和目的,但是,人类是安拉创造的,因此,安拉最了解人类的本性。根据人类的本性,安拉给人类制定了关于生活的戒律和限制。没有被神圣的启示启发的头脑不能理解这些事实,但最终,健康的头脑是不会否认造物主最了解他的被造物这一事实的,因此,健康的头脑能够把人们引领到最适合他们的生活道路中去。我们可以这样说,伊斯兰是唯一适合人类本性的宗教。

因为无尽的仁慈,全能的安拉把伊斯兰作为全人类的信仰而赐予了人类。在伊斯兰中,安拉为所有存在物设计了理想而又全面的生活体系。作为一个信仰,伊斯兰可以回答人们头脑中出现的有关生活的方方面面的问题。举例来说,梦来自于我们的头脑,因此,它超越物质世界里的现实事件,但是尽管如此,伊斯兰却可以对梦加以解释,并且根据其含义得出结论。任何一个支撑法律的价值体系,如果它忽略了人类的本性,人类就不会接受它,它的最终结果是被人类抛弃。例如,天主教忽略了人们对家庭的需要,它禁止修道士和修女结婚,这样的戒律与人类的本性互相冲突,结果导致人们做出违反戒律的事情来。

人类的自然本性包含有可更改性和不可更改性这两种特性。如果宗教体系忽略了人类本性中的不可更改性这一特性的话,该宗教体系就不能无限期地保证其自身的正确性。人类的本性是超越束缚这些本性的条条框框的。假基督教曾经遍及西方世界,但最终,人们还是把它从自己的生活中踢了出去,而把基督教只限定在了教堂的范围里。但不幸的是,因为基督教有不合自然本性的倾向,许多基督徒完全背弃了宗教信仰,更有甚者,因为信仰神是一种自然倾向,一些 “基督徒” 开始信仰撒旦了。

但是,伊斯兰考虑到了人类神圣的自然本性,因此,它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过时。举一个例子来说,妇女比男人更感性,因此,在某些情况下,为了保证公正,妇女不能当合法的证人。

安拉的戒律阻止了人类负面特性的发展,并防止人们被其负面特性所控制。同时,这些戒律又帮助人们发展其正面特性。对于生活中的各种不确定情况,没有哪一种既定的规则完全适用。但是,当人们处于新的环境,需要对生活做出改变和转变时,伊斯兰给予了我们组织自己生活的自由,这种自由是为了让人类从改变和转变中受益。因此,伊斯兰是现实主义的宗教,它针对的是人类本性的真实情况。如果不是因为前后要求一致这种压力的存在,人性的自然倾向其实是朝向正面事物而非负面事物的。

为了强调这一点,先知(*)说每一个新生儿都天生具有伊斯兰的本性。(布哈里: Janaiz,92)

阿卜·胡赖拉的传述:

先知(*)说:“每一个新生儿都天生拥有伊斯兰这一真实的信仰(即:只崇拜安拉),但是他们的父母令他们改信了犹太教、基督教和袄教。”(《布哈里圣训集》,第2卷,第23篇,467)

因为安拉的无尽的仁慈总是超越他的愤怒,所以大体说来,这个世界还是和平宁静的。丛林里弱小的动物与强大凶猛的野兽是生活在一起的,作为天地万物的精华的人类,我们的生活环境也一样,强大与弱小并存。尽管人类同时拥有正负两种品性,可是只要正面的品性超越了负面的品性,限制负面的品性自由彰显的环境就会生成。但是,正如上面那则圣训所说的,正面的品性也会受到与之相关联的社会因素的影响。伊斯兰为我们指明了生活的道路,因为它保护人类的自然本性,全能的安拉赐予人类的精神上的纯洁性因此而得以闪耀出光芒来。人类本性中的负面特性不会被完全清除掉,对于这一点,伊斯兰完全了解,因此,为了保证人类的繁衍生息,伊斯兰允许人们在婚姻和家庭的范围内过性生活,但不允许现代心理学体系的性欲完全自由的主张。因为伊斯兰鼓励在婚姻条件下满足自然欲望,因此,它能够把我们对性的欲望推到养育子女这样崇高的目标上来。

关于财富,伊斯兰教导我们,世间万物都是安拉的。伊斯兰教导信士们为他人花费财产,而不要只为自己聚敛财富;伊斯兰指引我们,让我们懂得感激,让我们懂得与人合作而非嫉妒。

伊斯兰对人的心智也同样做出了指导。伊斯兰把对人类心智的探究紧密地与安拉降示给我们的启示联系在了一起,这是因为,如果没有启示,由智力得出的结论会让人变得滑稽可笑。典型的例子是哲学家之间的相互否定,他们的这种相互否定实际上就是因为没有受到启示的缘故。更典型的一个例子是,在古代雅典,如果小偷没有被抓住,人们就会容忍他的偷窃行为而不再惩罚他,因为此时,他的偷盗行为变成了高智商的产物而被重视了起来。尽管毫无疑问,偷窃是错误的,但是因为没有受到安拉的启示的帮助,智力没能知性地感知事物。如果人类的头脑不能理解 “不证自明” 这个道理,它又怎么可能了解更复杂的事情的真相呢?如果理性是唯一的裁决者,那么,当双方看起来都有道理时,频频发生的就只能是不公正的裁决了。下面这个故事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在古代雅典,有一个学习法律的学生与他的老师签订了一份协议:老师把他培养成律师,他在学习结束时支付给老师一半的学费,剩下的那一半学费将在他赢得他的第一场官司时支付。但是,在完成了在老师那儿的学习之后,这个学生告诉他的老师,他已经支付的那部分学费对于老师提供给他的教育而言已经足够了,即使赢了官司,他也不再支付剩下的那一半学费了。

因为学生违反了协议,老师把学生告上了法庭。开庭那天,老师对法官说道:“无论我是否赢得这场官司,我都将得到这笔钱。”法官问:“怎么会呢?” 老师解释道:“如果我赢得了这场官司,学生就得给我支付这笔学费,因为这是你的判决。如果他不支付,那他就违反了你的判决,而这是不允许的。如果我输了,我的学生赢得了这场官司,那么根据我们的协议,当他赢得他的第一场官司时,他就要付给我剩下的那一半学费。” 但是,这个学生受到了很好的教育,他辩驳道:“恰恰相反,无论我是否赢得这场官司,我都不用支付这笔钱。” 法官让他解释理由,他说道:“如果我赢了这场官司,我就不用给他付钱了,因为这是法院的裁决,而法院的裁决是不能违背的。而如果我输了这场官司,根据我们之间的协议,我将不用支付他这笔钱。”

这个例子告诉我们,在同样的证据面前,人类的头脑可以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而这正是漠视启示的结果。伊斯兰强调尊重他人的权利,认为尊重他人的权利比其他事物更重要,这样,伊斯兰就为敌对双方的关系带来了多维度的思考空间。伊斯兰教导人们要更多地考虑他人的需求而不是自己的。关于这一点,有一则圣训是这样说的:邻居处于饥饿之中而自己却能安然入睡的人不是我们中的人。

伊斯兰使其追随者们结成了兄弟姐妹般的情谊,他们共同分享,彼此关心和爱护。在伊斯兰出现以前,阿拉伯人互相仇恨,彼此之间充满了敌意。他们通过流血战争劫掠其他部族的财富。长期的流血冲突无休无止,强者欺压弱者,而法律却总是站在强者一边。因为认为女孩将来可能成为家庭的耻辱,他们残忍地活埋自己的女婴。在描述这种可怕的社会环境时,土耳其的著名诗人麦哈穆德·阿克父这样写道:

“如果他自己没有牙齿,他的兄弟就会吃掉他。”

但是,随着伊斯兰的出现,这些人变成了世界上最有道德、最高尚的人。早先还热衷于彼此残杀的人们现在却总是先为他人着想,即使面对死亡也不例外。胡宰发给我们讲述了下面这个真实的事件,这件事足以说明伊斯兰社会初期人们的慷慨与友善。亚尔慕克战役结束后,胡宰发在战场上寻找幸存者,他这样讲述道:

“我看见我叔叔的儿子哈瑞斯倒在血泊中,我跑过去想给他一些水喝,但是当他拿着水要喝的时候,他听到了伊克利玛的声音:

‘水……看在安拉的份上,请给我点儿水吧!’

哈瑞斯把手从水壶边抽了回去,他把眼睛转向伊克利玛,示意我把水给他。但是当我来到伊克利玛身边时,我们又听到了伊亚希的呻吟:

‘水……请给我一点儿水!’

像哈瑞斯一样,伊克利玛示意我把水给伊亚希拿过去。我冲到伊亚希身边,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伊亚希还没有喝到水就去世了。我又重新跑回到伊克利玛身边,但伊克利玛也已经去了后世。惊愕之余,我又跑向哈瑞斯,但不幸的是,哈瑞斯也去世了。

三位勇士,他们全都成为了烈士。在危难时刻,为了让别人先喝到水,他们都放弃了自己喝水的机会,结果,在殉道前的最后一息,他们谁也没有喝上一滴水。”

关于在早期的信道者的生活中所体现出来的伊斯兰道德的高标准,这件事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但同样也是这些人,在无知年代,他们却会因为一点小事而拔剑相向。是伊斯兰给他们的心包裹上了仁慈,让他们的那个时代获得了非凡的荣耀,以至于以后的穆斯林称他们那个时代为幸福时代(asr al-saadah)。

全能的安拉在下面这节经文里提醒我们记住安拉赐予我们的恩典:

“你们当铭记安拉所赐你们的恩典,当时,你们原是仇敌,而安拉联合你们的心,你们借他的恩典才变成教胞;你们原是在一个火坑的边缘上的,是安拉使你们脱离那个火坑。安拉如此为你们阐明他的迹象,以便你们遵循正道。”(《仪姆兰的家属》3:103 马坚译)

这节经文要求先知(*)的教生们仁慈。

类似的事件还发生在土耳其人身上。伊斯兰出现以前,土耳其人的名声并不好,阿提拉率领他的军队在7000公里长的战线上驰骋,所过之处鲜血横流、泪水横飞。但是,在他们有幸获得了伊斯兰之后,这个国家变成了最高尚的国家之一,到处充满了爱与仁慈。出于仁慈,他们甚至这样说他们的敌人:

“仁慈啊,你是多么残忍,你甚至让我们的敌人都显得可爱起来了。”

注:*  是指“安拉赐他平安与吉庆”

http://www.islam.net.cn/html/yisilanwenhua/yishu/2011/0227/1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