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伊斯兰和阶级制度

伊斯兰和阶级制度

Rate this post

在我们讨论伊斯兰对阶级观念的态度之前,了解“阶级制度”的一般含义,也许是有用的。

举例来说,在中世纪欧洲有三个截然不同的阶级:贵族、僧侣和普通人民。僧侣们穿着自己的特别的服饰。那时教会的权力与皇帝和国王的权力是相等的,有时甚至与之分庭抗礼。教皇声称国王的权力是他授与的。然而这些国王都努力摆脱他的影响力,以便进行独立统治。靠信徒们捐献的财产和向人民强征的税收,教会变得十分富有,以致教会可以拥有自己的军队。另一方面,贵族从他们的祖先那里继承了爵位,而后再把它传给他们的后裔。他们生来就属于贵族阶层,并且——直到死,他们都是贵族。这和他们一生中,究竟干了高贵的事情或是卑鄙的事情无关。

在封建主义时期,贵族对生活在他们领域里的普通人民,完全可以施行一切权利。一切立法权、司法权和行政权都操在他们手中,他们一时兴起想出来的主意,就可以作为他们统治人民的法律根据。既然国会是属于一个阶级的成员组成的,他们的立法旨在保护他们自己,维护他们的特权和利益,就是很自然的了。所有这一切被他们笼罩了一种神圣的气氛。

至于普通人民,他们没有特权,甚至没有法定的权力。他们所能继承的是贫穷、奴隶制和耻辱,并且又把这些传给他们的子孙。

后来,经济得到了有重大意义的发展,导致了资产阶级的出现。新兴资产阶级渴望取代贵族阶级,并获得他们手中的特权和威望。正是在这个崭露角樊的阶级领导下,普通人民举行了法国革命,这场革命形式上废除了阶级制度,并在理论上提出了自由、平等和博爱的原则。

在现代,资本阶级已经取代了旧时代的贵族阶级。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取代是以虚假的方式进行的,并且随着由于经济发展而产生的变化。然而,基本原则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事实上资本阶级依然拥有财产和权力,并能够操纵政府机构,按他们的需要来执行。

尽管表面上,民主选举的形式是自由的,但是资本家知道如何通过曲折的方式,和以种种不同的名义,进身国会和政府部门中去,以达到他们的不可告人的目的。

应当记住象英国这样的国家——我们经常听说,它是民主的捍卫者——至今保留着贵族院或上院(如他们所称)。此外,英国有一条古老的封建法律沿续至今。根据死者的遗嘱,所有的遗产只传给他的大儿子一人。十分清楚,这样一种法律,旨在让财富仅掌握在为数有限的人手中。这种方法使家庭的财产不致分散。这样的家庭将保持旧日的势力和影响,这些正是封建阶级在中世纪享有的。

阶级制度是建立在这样错误设想的基础上的:财产意味着权力,拥有财产的阶级同时也拥有权力,这样的阶级将对立法权施加影响。随之而来的是,这样的阶级将通过直接的或间接的方式,制定出只保护自己这个阶级的法律,从而迫使人民大众隶属于他自己的权威之下。这样,就剥夺了民众的合法权力。

基于上述对阶级的定义,可以肯定地说:“伊斯兰从来没有阶级制度。”这一点可以从下面的事实中清楚地看到:

伊斯兰没有任何意旨让财产掌握在特定的人手中的法律。古兰经明白地讲道:

“以免财富只在你们富人之间流通。”(古兰59:7)因此,伊斯兰教制定法律确定财富应不断分配和再分配。根据伊斯兰继承法,遗产应当在众人间重新分配。

除了一个人没有兄弟姐妹和任何别的血缘亲属,这种极少有的情况下,遗产决不会只传给一个人。即使在这种少有的情况下,伊斯兰还是采取了预防措施,规定给予贫穷的人们一份遗产,其实这些穷人和死者也许并没有亲属关系。这项规定可以看作是现代遗产税的前身。古兰经规定:“如果分遗产的时候,别的亲属或孤儿、穷人也在场,把财产分给他们,并对他们说些仁慈、公正的话。”(古兰4:8)用这种方法,伊斯兰解决了由于财产积聚,而产生的问题。财产照此归于个人,而不是属于一个特定的阶级成员,因为当他们死了以后,财产将按照新的比例重新分配。历史证明在伊斯兰社会里,财产不断地易主,而不会被限于该民族某个特定的集团手中。

我们由此得到一个重要的结论:伊斯兰立法权不是某个特定阶级的特权。在伊斯兰国家里,没有一个人可以随心所欲地制定法律,因为伊斯兰法律对人人都是平等的。这法律是按照真主的启示制定的,对一切人一视同仁。

由此可见,伊斯兰社会是一个无阶级的社会。众所周知,阶级的存在是与立法特权的存在有紧密的关系。如果这种特权并不存在,那么就没有人能够制定出,只维护他自己的利益,而牺牲别的阶级的利益的法律,那么阶级就不存在了。

现在,我们解释一下,下面两段有关的经文,如果不细心地读的话,也许会引起一些误解。

“安拉教你们在生活上,一部分人优于另一部分人”(古兰 16:71)

“我(真主)把一部分人的地位提高到另一部分人之上。” (古兰43:32)

这些经文意味着伊斯兰认可阶级制度吗?

这两段经文仅阐述了不论是在伊斯兰的统治下,还是在地球上其它地方客观存在的现象。它们指出人们在地位和生活方面是不平等的。以苏联为例,所有的人都得到同样的』二资呢?还是一些人比其他的人,在生活方面更有特权?是所有服役的人都成了军官或兵士呢,这是其中一些人的军队比其他的人高些?存在于人们中间的不平等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上面两段经文,并没有指出产生这种不平的特殊原因,甚至也没有表明这种不平等是资本主义,还是共产主义,甚至是伊斯兰所特有的。这些经文也没说明。根据我们的标准,这种不平等也许是公正的,或是不公正的。这两段经文仅说,这种不平等在世界各个地方是普遍存在的。当然,在世界上发生的——切无不服从真主的意旨。

伊斯兰社会是一个没有阶级和立法特权的社会,这一点现在已经十分清楚。值得注意的是,不应把财富的不均和阶级问题混淆起来,除非这些财富曾给拥有者带来任何立法的和个人的特权。只要全体人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当然这种平等不应当仅是理论上的平等——那么,财富的不均等,不一定会导致阶级的出现。

还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在伊斯兰的制度下,允许拥有土地,并不意味着地主有任何特权可以奴役,剥削他人。如果在一个真正的伊斯兰社会里,存在着资本主义制度的话,上述情况同样适用。特别是因为统治者并不是从有钱人取得权力,而是由人民选举而产生的,他实施的是真主的法律。

除上述以外,还有一点需要补充说明的是,没有一种社会制度,可以说财产可以平均分配给它的社会成员;可以肯定共产主义也不例外。不管能否实现,共产主义鼓吹可以消灭一切阶级制度,而实际上,只不过是留下一个阶级,压迫所有的其它阶级而已。

http://zhongguoysl.bokee.com/37994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