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伊斯兰在全人类中传播的奥秘

伊斯兰在全人类中传播的奥秘

Rate this post

伊斯兰是怎样在人类中传播的﹖ 这是一个困扰基督教世界千年的老问题﹐他们至今都不能理解﹐为什么在公元七世纪之前占人口大多数的中东地区基督徒都改信了伊斯兰﹐而从来没有反悔或回转的表现。 同样情况发生在所有被伊斯兰所归化的其他民族﹐如古波斯﹑土耳其﹑中亚﹑南亚和太平洋群岛。 现代伊斯兰﹐直接进入欧美国家﹐向当代“西方文明”提出面对面的挑战。 西方人回顾历史难题﹐把穆斯林向西方社会移民看作是“入侵”﹐视同洪水猛兽﹐担懮危险的未来﹕欧洲将同古代的中东一样被伊斯兰征服。

自古以来﹐欧洲的基督教会都对伊斯兰的传播感到不可思议﹐但采取了简单化的解释﹐例如穆斯林的“恐怖圣战”。 这是他们从自身的经验理解﹐例如欧洲殖民主义对外开拓与殖民时期﹐凭着船坚炮利征服美洲﹑非洲和南太平洋地区。 在枪炮杀出的一条血路之后﹐传教士高举十字架随后进入﹐劝导当地人服从上帝为他们安排的命运﹐这样开始了那里的殖民地历史。

许多当代的西方学者对欧洲人辱骂穆斯林的陈词滥调感到空洞﹑浮躁﹑虚假﹐因为没有看到他们根据自己对外侵略经验所描述的伊斯兰“恐怖圣战”现象。 这类严肃认真的历史学家很多﹐例如《伊斯兰传播》的作者托马斯‧W‧阿诺德勋爵(Sir Thomas W﹒Arnold)﹔《伊斯兰社会学》的作者马歇尔‧G‧豪格森(Marshell G﹒Hodgson)﹔《阿拉伯人民史》的作者艾尔伯特‧霍兰尼(Albert Hourani)﹔《伊斯兰社会历史》的作者伊拉‧拉皮都斯(Ira Lapidus)﹔《全球史﹕人类传统》的作者L‧S‧斯塔罗里亚诺斯(L﹒S﹒Starorianos)。

穆斯林的学者们对这个问题没有特别注意过﹐但是在外来的挑战面前也必须思考﹕伊斯兰是怎样在全人类中传播的﹖ 我们深信历代穆斯林都遵循真主的启示﹕“宗教绝无强迫”(古兰经﹐2﹕256)这个基本信念﹐不至于滥用武功去推行宗教。 事实上﹐全世界十五亿穆斯林分布全球﹐而且信仰坚定﹐包容了全人类所有的种族和肤色﹐必定有某种使他们从内心里敬服和崇拜的精神力量﹐才能构成如此坚强的宗教信仰﹐成为他们世世代代传递的精神堡垒。 所有皈信伊斯兰的民族﹐都具有坚韧不拔的穆斯林民族精神﹐愿以自己的血肉和生命捍卫神圣的信仰。

《古兰经》说﹕“你应当信赖真主﹐你确是据有明白的真理的。”(27﹕79)

《古兰经》说﹕“我只本真理而降示《古兰经》﹐而《古兰经》只含真理而降下。 我只派遣你做报喜者和警告者。”(17﹕105)

《古兰经》说﹕“你说﹕‘真理是从你的主降示的﹐谁愿信道就让他信吧﹔谁不愿信道就让他不信吧。’”(18﹕29)

作为穆斯林﹐我们确信伊斯兰信仰是直接从真主颁降的真理﹐真主造化万物的真理。 生存在天地间的人类﹐只有真理使我们适应﹐使我们信服﹐获得我们的敬畏和遵从﹐因为人性的思维和感情与宇宙真理合拍﹐遥相呼应﹐融为一体。 与真理相对的是谬误﹐偏差或邪恶﹐这些都是来自少数人奇思异想的结果﹐例如由历史上一些思想家们经过“哲学思考”而产生的千奇百怪的“主义”。 伊斯兰来到一处﹐人们感到新奇﹐希望多了解﹐他们很容易接受了“报喜者和警告者”给他们送去的真理信息﹐他们被真理征服了﹐而不是武力﹑压迫或诱骗。

伊斯兰是人类最新的伟大宗教﹐从先知穆罕默德(祈主福安之)一个人开始﹐在麦加和麦地那传播﹐真理赢得人心﹐获得胜利﹐扩大影响﹐先在阿拉伯半岛形成一个新颖的穆斯林稳麦(社会)。 在过去的一千四百年里﹐伊斯兰传播到许多地方﹐从阿拉伯到北部非洲﹑欧洲西班牙﹑中亚﹑高加索﹑印度次大陆﹑土耳其﹑波斯古国﹑阿富汗﹑东南亚群岛﹐所到之处都留下了伊斯兰信仰。 旅行者行走在辽阔的穆斯林大地上﹐从毛利塔尼亚大西洋海岸一直到中国长城脚下﹐一路上到处都有清真寺礼拜和清真食宿接待。 二十世纪以来﹐伊斯兰深入欧洲和美洲﹐开辟了最新边疆﹐构成了西方社会中的穆斯林新群体。

穆斯林向西方世界大量移民﹐是当代伊斯兰领土“扩张”的新迹象﹐激发了新的矛盾和冲突﹐表现之一就是“世界反恐”战争。 中东移民来到欧洲﹐向他们表示“我们来自耶稣基督的故乡﹐祖先都是最正宗的基督教徒﹐但是我们选择了伊斯兰真理”﹐并且告诉他们欧洲的合理选择﹕“伊斯兰是出路”(Islam Is the Solution﹗)。 身陷世俗化焦头烂额的欧洲人﹐如家庭破裂和道德败坏﹐担心1400年前的“阿拉伯效应”会在西方国家发生。 这也许是当代西方社会广泛流行的“伊斯兰恐惧症”的一个重要因素。

穆斯林从来没有思考过﹐为什么伊斯兰如此顺利传播﹐因为我们生活在在历史的大河中顺其自然﹐没有蓄意计谋过什么战略目标﹐譬如一个孩子从出生到健康成人﹐他从来没有自己的规划。 如今细心想想﹐伊斯兰文明的历史成就﹐可以归功于两大原因﹕第一信仰简单明了﹔第二功修触及心灵。

信仰简单明了﹐伊斯兰真理呈现出高度的理性。 马歇尔‧豪格森教授在他的著作中说﹕“穆斯林对民众的宗教需求发出了个人感性认识的呼唤。 许多精神层面的复杂问题﹐伊斯兰却表现为普罗大众人性化的理解和智慧﹐把深奥的宗教哲学通俗化了﹐人人易懂。 在传授简明扼要真理的说教中﹐穆斯林嘲笑那些深不可测的信仰诡秘﹐尤其对那些由神秘的大法师们操纵的宗教﹐伊斯兰具有难以抗拒的吸引力﹐把每个普通人都提高到先知的位置上同真主直接对话﹐个人行为自己负责。

许多宗教把天启的经典神秘化﹐成为非常人可以理喻的‘天书’﹐而伊斯兰的经典是口语化的阿拉伯文记载﹐人人可读。 天下所有的人都通过这部普通的经典认知共同的造物主﹐遵循共同的天道法则。”

伊斯兰号召全体信徒遵奉独万物的造物主“安拉”﹐他是全宇宙万物存在的精神和智慧核心﹐他毋须伙伴﹐不需助手﹐绝对独一无二。 他的万能直接掌控天地间一切运动﹐所有的生物和人类。 法国伊斯兰学者埃德瓦‧蒙泰特教授(Prof﹒Edouard Montet)说﹕“《古兰经》这部经典﹐是至高无上的真主对他的忠实信徒直接说话﹐证明真主的高贵﹑神圣和纯洁﹐威力无穷﹐法力无边﹐不受任何外来因素的干扰。 真主造化的人类﹐都有足够的思维能力理解真主的启示﹐简单明了﹐没有虚无飘渺的咒语和纠缠不清的哲理。 简易的经典不是降低了真主启示的身价﹐而是提高了普通人的高尚品级和人性﹐更加接近真主。”

第二﹐伊斯兰触动心灵的功修。 伊斯兰信仰包括一成不变的功修礼仪﹐很特别﹐不与任何从前的宗教类似﹐而且不论信仰者或外道旁观者﹐都能为之感动。 以穆斯林的礼拜为例﹐英国的阿诺德勋爵说﹕“穆斯林所崇敬的宗教﹐主要表现在拜功上﹐因为礼拜是穆斯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们的严肃和认真﹐不由得当事者和旁观者心灵不受触动。” 除了礼拜﹐穆斯林的其他功修也都各有千秋之妙﹐如则卡特﹑朝觐和斋戒﹐都能使穆斯林全身心投入﹐表现虔诚﹐受到磨练﹐心灵在功修中提升。 所有崇拜真主的功修﹐都具有信仰的深层感化力和民族的团体凝聚力﹐从内到外﹐造就了一个伟大的世界宗教﹐也造就了一个统一的穆斯林民族(稳麦)。

《古兰经》是一部人人可读的经典﹐且不论其修辞的优美和哲理的深邃﹐反复论证是真主的原本语言﹐以其稳固的原则性维护伊斯兰的纯正和持久﹐容不得任何人为修正或篡改﹐保证了伊斯兰真理完美和永久的生命力。 麦尔彦姆‧杰米拉(Maryam Jameelah)是美国的一位著名犹太人社会活动家﹐她声明说是因为阅读了精湛美妙的《古兰经》之后﹐决定皈信伊斯兰。 这是西方社会常见的现象﹐有许多知识分子和政治家﹐都受到《古兰经》神奇魅力的吸引﹐赞口不绝﹐感悟很深。

在1887年﹐世界基督教传教士代表们举行一次有重大历史意义的研讨会﹐讨论为什么伊斯兰会占有全部中东﹖ 为什么那些皈信伊斯兰的人永远无意返回基督教﹖ 其中有一位代表指出﹕“伊斯兰把造物主的德性最集中地表现了出来﹐证实造物主的独一﹑万能和至仁至慈﹐以理服人﹐从而赋予每个信徒生命的责任感﹐以及他的未来归宿。 伊斯兰指导的人生十分明确具体﹐如礼拜﹑斋戒和则卡特﹐是每个信徒应尽的功修。 只要认真去做﹐通过自己个人的不懈努力﹐便可得救﹐得到上帝的喜悦和饶恕﹐使每个人的生命地位得到提高﹐不论是奴隶或国王﹐都充满了生存的希望。” 伊斯兰教义的明确性与合理性﹐不仅使古代的中东居民接受了伊斯兰﹐而且如今许多西方人也开始对这个宗教如醉如痴﹐心灵顿悟。

美国加利福尼亚的一位长老会基督徒女士﹐长期在教区里热心服务﹐最后写了一篇归依伊斯兰的心得向她的教友们告别。 她说尽管她天天都活跃地往来于教友们之中﹐但心中总是有一些难以化解的疙瘩﹐对基督教的许多基本教义不理解。 她曾向许多高人请教过﹐都没有得到过满意的答复。 教会里的长老们总是说“诚信则灵”﹐要她自己去苦修和沉思。 有一次﹐她参加了一个伊斯兰知识学习班﹐突然间感觉到心扉豁然开朗。

她说﹕“因为我怀着心中持久的思想疙瘩﹐所以对某些问题的解答特别敏感。 在一些介绍伊斯兰的简单知识之中﹐我心中明亮了起来﹐原则答案就在这里﹗ 例如﹐上帝不会因为亚当的原罪而永远惩罚他的后代。 亚当已经向上帝承认了错误﹐得到了饶恕﹐是真实的和永久的饶恕﹐所以他的罪过于其他人无关﹐证明上帝的仁慈和宽恕。 耶稣基督是上帝派遣的一位先知﹐他是普通人﹐不是我们的主﹐上帝也没有因为他祖先的罪过要他做惨痛的流血牺牲﹐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向世人展示。 还有长期困扰许多基督教徒的三位一体问题和耶稣基督的神性地位问题﹐都能在学习伊斯兰的过程中看到确切答复﹐在思想上拨开乌云见青天。 这些是我在基督教社会中长期寻求答案的问题﹐没有想到踏破铁履无处觅得来全不费工夫﹐在伊斯兰之中得到满意的解答。”

伊斯兰之中充满了认识世界的智慧和理性﹐但开始的时候只须一些简单的引导﹐然后﹐一切都可以由自己去探索和实践﹐取得精神和认知的进步。 与当今世界上任何宗教相比﹐伊斯兰从理智上和道德上﹐都是一个超前的高尚宗教﹐有完美的体系和隽永的哲理。 这是一千四百年实际经历所证明的事实﹐伊斯兰是适合于全人类的伟大宗教﹐所以不存在时间﹑空间或种族的差距﹐在现代的世界上﹐我们看到的伊斯兰﹐富有活跃的生命力﹐发展依然迅速﹐这是顺其自然﹐任何阴谋诡计都无济于事。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霍斯顿‧斯密斯教授在他最近的一部宗教研究新书《人类的各种宗教》(The Religions of Man)中说﹕“在当今世界的许多地方﹐凡是伊斯兰与基督教出现互相竞争﹐双方收获的比例一般是十比一。”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14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