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伊斯兰的七十二个分支

伊斯兰的七十二个分支

Rate this post

伊斯兰的七十二个分支
导师阿不都克力目(Sheykh Abdul Kerim al-Hakkani al-Kibrisi)的教导
星期四21 Muharram, 1431/一月7, 2010
奥斯曼纳克西班地哈卡尼道场, Siddiki Center,纽约
Auzu billahi min-ash Sheytanir rajim
BismillahirRahmanirRahim
Medet Ya Seyyidi, Sultanul Awliya, Medet.
看你跟随那个伊麻目,你就要跟他们一起走到审判。那些没有跟随伊麻目的人又会发生什麽事?如果你跟随了达扎里,你会跟在他的後面走到审判的。你有在跟随某个人。人们肯定都有他们在跟随的人。有些人喜欢去跟随麦克傑克逊。有人喜欢跟随摇滚乐团。有人喜欢跟随土耳其阿拉伯式花纹。今天的伊麻目看起来像是阿拉伯式花纹。
你会与你所跟随的人一起来到审判的地方。不要想说在那里会没有秩序。一切都是「随我高兴」,让你可以跑来跑去的。不是的。所有的一切都会很有秩序的。那些没有学习接受命令的人,对他们会是非常的困难。但是在那里会有特别的天使在等著说:「往这边走,不要超线了,跟著这些步伐走。」每个人都会依照他们的阶级与对阿拉的敬畏而走,跟著他们的伊麻目走。不会说对阿拉的敬畏很低的人他会站在最前面。
今天的人在每个地方日夜都想要跑到前面。但是你有任何理智吗?你为什麽要跑到前面?你有被给予什麽样的力量吗?你为什麽要为阿拉而行,然後还要跑到前面去?你根本无法背负你自己。你要如何去背负他人?如果你有得到许可,我们就已经知道了。
我们身处於末日时代。就像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所説的,「我的民族会分裂成73个不同的分支。一支会走在正徒上。其他的全都会步入歧途。」今天是不是发生这种事。每个人都宣称他们是那一群人。瓦哈比,沙垃非,阿垃威,什叶,哈纳非全都说:「我们是那群人。」有教派与没有教派也在说:「我们是那群人。」 行苏菲的人也说:「我们是那群人。」所有人都说:「我们是那群人。」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并没有留著那样大的空间说:「那些走在正途的人,会是那些跟随著我的圣行与我的圣门弟子的模範的人。」不是只有阿拉的信使(愿阿拉赐他平安)还有「我的圣门子弟的模範。」圣门子弟的模範是做什麽?他们跟随著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所以他们必须要有能够跟随的人。但现在在这些群体里有人出来说:「我们有在跟随人。」
「然後呢?」
「你必须要好好的对每个人说话。你必须要温柔的对每个人说话。请站立,请坐下`。」
那是什麽样的导师?他有什麽样的权威?他们说:「即使他是哈里发也没关係。哈里发不会使用武力的。哈里发会说任何他想说的,而人们也会说任何他们想说的。」方块头们!你不了解吗?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跟随我的圣行与我的圣门子弟的模範。」圣门子弟的模範是什麽? 我们讲一个整个世界都知道的圣门弟子,瓦哈比知道,所有人都知道的,欧马尔(愿阿拉对他满意)。
当大贤阿布巴克(愿阿拉对他满意)成为哈里发时,他有变软弱吗?没有,当他做哈里发时,他说:「从现在开始,虽然我不想要,但在我被给予这个权位之後,你们也同意了。现在开始,我说什麽,你们必须要服从。只要我还走在阿拉与祂的先知的道路上,你们就得服从我的命令。你们必须要离开我所禁止的事。如果你们不服从的话。我是哈里发。」他是对谁说的?对所有在那里的圣门子弟。
欧马尔(愿阿拉赐他平安)更进一步的对他们说:「现在我是哈里发。」当他要教导圣门子弟时,他站著,拉出他的剑,坐著把剑摆在他的面前,让圣门子弟看著剑。对他们说:「如果你们不服从我口中所讲的。我知道要如何使你们服从。」对谁说?对圣门子弟与再传子弟。他对他们说:「你看到这把剑了吗?我会毫不犹豫的对你用这把剑。」
今天发生什麽事了?今天无知与自大的人说:「不对,你做错了。这不是伊斯兰。」当然,这适合某些女权运动的妇女。他们喜欢这样,因为有些女人想要将女权运动放入伊斯兰当中。马沙阿拉,你在那里看到这种事的?从什麽时候开始?检查历史,你就会知道发生什麽事情。无知与自大的人他们试著要抬起头来反抗,因为他们看到真正有权威的伊斯兰,人们无法在继续说:「我随我高兴去做」,他们必须要服从阿拉与祂的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所命令的。当他们了解到他们不能在继续做他们想做的时,他们以伊斯兰之名起来反抗。他们全都在圣徒的脚下。没有人能停止要发生的事。不管是他们,还是他们的政府都不能,因为阿拉现在为伊斯兰打开道路说,「现在移到一边去。」
所以我们有72不同的道路。一群说我们是穆斯林,但我们是卡马主义者。我们是穆斯林,但我们是世俗主义者。我们不要律法。我们是穆斯林,我们一天拜五次,但我们不要律法。」没有律法代表,「我们不要阿拉的法律。我们要我们自己的法律。」这是那些世俗的人在说的。有些人说:「我们是穆斯林,但我们是共*产主义者。」阿拉,阿拉。有些人说:「我们是穆斯林,但我们是狼头。」阿拉,阿拉。有些人说:「我们是穆斯林,但我们是国民主义者。 」阿拉,阿拉。还有人说:「我们是穆斯林,但我们是女权运动者。」「我们是穆斯林,但我们是民*主者。」「我们是穆斯林,但我们想选我们自己的总统。」有些说:「我们是穆斯林,但我们不需要哈里发。」阿拉,阿拉。有些说:「我们是穆斯林,但我们不再需要哈里发。这只是在古时。」
有些说:「我们是穆斯林,但在伊斯兰里有民*主*政治。你没看到吗?阿布巴克是一个党派。辅士是另一个党派。」辅士是麦迪纳的人民。他们说:「阿布巴克与迁士是一个党派,辅士是另一个党派,圣人的家庭又是另外一个党派。你没看到吗?这就是民*主*政治。所以他们争论了,他们鬥争到最後是阿布巴克赢了。」这些人说:「我们是穆斯林。 」他们说:「我们不需要哈里发。现在不需要哈里发,因为我们全都是哈里发。我们做任何我们想做的事。」当然了。
而锡金份子对他们说:「你必须做为穆斯林,但在可兰经里有些章节我们不喜欢。你应该把它们拿掉。」欧洲对他们说:「我们接受你为穆斯林,但我们要怎麽接受你们在可兰经里的章节说『比斯米拉以西裸喝曼尼裸喝印,因那丁那因答阿拉乎伊斯兰』,在你的主面前只有一个宗教,那就是伊斯兰。我们不接受。我们不能成为朋友。虽然说那个章节在那里,但你必须要停止讲授那个章节,不要唤醒穆斯林。」
1400年来,伊麻目在讲这个章节。在主麻教导里,他们在讲这个章节,「因那丁那因答阿拉乎伊斯兰」。1400年。现在已经快要一个世纪了。在早时他们剪去这段章节,现在每个地方,每个伊麻目在主麻教导里停止使用那个章节。他们也移掉那个章节说:「你必须要为阿拉成为烈士」的章节,因为这个章节会给信者很大的力量,锡金份子无法停止这些信者。所以他们停止伊麻目讲这些话。
他们转过来说:「我们必须要调整伊斯兰,我们必须要砍掉这部分,剪去那部分,你必须要成为现代穆斯林。首先你必须要做好榜样。」对伊麻目与导师说:「第一,你必须要先把魔鬼的奶嘴含在你的嘴里,来代表说你赶上现代。因为我们也在吸烟。当你嘴里含著香烟,鬍子与裹头巾看起来不太好。所以之後你要把鬍子刮掉,把裹头巾拿掉。」那一千四百年的模样好看吗?把它捨弃掉。你可能穿戴其他的东西。你可能戴犹太人的帽子,但不要戴裹头巾。」
你可以戴棒球帽,因为你的头是球头,空的。所以戴棒球帽,没关係。去除掉那些伊斯兰的服装。这些宽松的衣服是什麽?那样穿,那个人还保持一点什麽的。你必须要穿那些紧到会阻碍血液循环,使你慢慢的不再是男人的牛仔裤,因为我们不要有那麽多的男人。我们要男人看起来像女人。这是魔鬼所命令的。他们说:「只要他们还像男人一样站立,我们要怎麽去控制他们?所以男人必须要在行为与外观上看起来像女人。女人必须与男人平等,他们的行为必须要像男人。他们必须要像男性那样打架。
这些是魔鬼给予的命令。而他们说:「首先,伊麻目与导师必须要这麽做,来成为这个民族的模範。之後,慢慢的我们可以依我们的喜好来改变你。所以我们要提倡现代伊斯兰的想法。这样我们可以随我们的喜好来控制你。」对那些魔鬼与支持这个的所有人。呸!
你没看到说至高无上的阿拉对你说:「只要一个信者还站在这个世界上,我还是再一次的使这个宗教统治整个世界,而我会完成我的光明。」你不知道这个章节吗?今天的穆斯林在想说:「阿拉需要我们。」不,祂不需要你。祂不需要我。祂什麽都不需要。
所以,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所说的那些走在正途的人是谁?他说:「那些人会紧抓著我的圣行与我的圣门子弟的模範。 」圣行是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生活方式。圣行指的是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是怎麽生活的,他吃了什麽,他怎麽吃,他什麽行走,他在那里工作,他是怎麽穿著的,他的外表如何,他的行为举止,这就是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圣行。
在这些日子里,他们试著要把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塑造成一个非常顺服的人,只会说:「是的,是的。」你不知道说有许多圣训说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有时候会很威严的愤怒到圣门子弟根本无法坐在他的面前?而当他在说话时一切都在发抖?如果他没有威严的力量,他会是怎麽样的领袖,什麽样的总统,什麽样的君王,什麽样的军队统领,什麽的父亲如果他不能对他的孩子大叫,并强硬的对待他们?而孩子会一直说:「我们的父亲就像母亲一样。」这会是多麽的愚蠢?是的,21世界的人陷入了那种病症,因为他们变成那样,他们任何怎麽世界都变成那样。但是不是的。阿拉在世界上保存一些人,并把他们隐藏在帷幕後。
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在末日时代,当我的圣行会被遗忘时,」圣行,我们是怎麽说的?鬍子是不是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圣行?是的?那裹头斤呢?是的。那米斯哇克呢?是的。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穿著呢?是的。
「不要看我的外表,看我的内心。」
我没有看你的心。无论有什麽在你的心中,必须要显现在外表。不要做伪信者,所相信的与生活方式不同。如果你相信伊斯兰,如果你跟随伊斯兰,你就必须要忙著去服从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命令。如果你做不了,至少你不应该说:「如果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活在这个时代,他会这样做的。」你知道他们在说什麽吗?「如果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活在这个时代,他就会活的像不信者。」哈瞎阿斯塔喝非鲁拉。
是的,今天的伊麻目与导师在讲这些话。一个导师能这里讲是因为他们的嘴里含著魔鬼的奶嘴。我有些话一定要讲,但是现在不适合。如果他们想要听的话,他们应该过来私底下问我,我会告诉他们说他们是把什麽含在嘴里。男女都一样。谁说你可以把香烟含在嘴里的?这是圣行吗?你不知道说伊斯兰的哈里发已经禁止吸烟了吗?如果哈里发禁止的话,就跟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与阿拉禁止一样。至少说:「这是坏事,希望阿拉原谅我。也许有一天我会停止。不要出来说:『那还好。』」说:「我今天不能穿宽裤。我无法穿宽裤,我无法留鬍子,但是我不能对那些留鬍子的人说什麽。」至少要那样说。
你说:「没关係,服装不是问题。」他们说:「外表不是问题,没关係。我们可以穿的像不信者。」这根本就不是基督徒或犹太人的风格。这不是亚伯拉罕宗教的风格。这不是亚伯拉罕(愿阿拉赐他平安)的穿著,也不是真正的犹太教与基督教传统。
这就是俗世之道。这就是猴子之道。这就是达尔文之道。你还要更多吗?这是锡金份子之道。他们说:「没关係。」那我对你们说:「好,你可以改变你的穿著因为那不适合21世纪,那你的女人呢?她们为什麽还要继续遮盖她们自己呢?」对她们说:「这不适合,把头斤拿掉,把长衣去除,穿短裤。」把她们这样带到清真寺来。呸!!!说男人可以这样做,而女人不行。当你维护那种观点时,你就会陷入这个地方。
我是在攻击那样穿著的女儿吗?我不是的。只要他们说:「我所做的是错的。阿拉与祂的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命令我要遮盖好我的身体。但我做不到。也许有一天他们会帮我。因沙阿拉我会穿著正确。」我会说:「马沙阿拉,我会为你祷告。」但不要说:「这不符合这个时代,所以我不会那麽做的。没关係。」慢慢的,他们会说:「我没有在烦扰任何人,我没有在喝威士忌。我在喝拉奇,土耳其饮料。没关係。我没有在烦扰任何人。阿拉没有说:『不要喝拉奇。』祂说:『不要喝酒。』而我喝这种饮料,我不打扰任何人,我的头会好起来,我会去睡觉。所以这不是非法的。」哈沙阿斯塔非鲁拉。魔鬼有许多的管道。是的,那些人有一天做五次礼拜。但是夜里就一个一个的倒下去了。哈沙阿斯塔非鲁拉。你没有办法停止你自己做那些魔鬼的行为,你要自称是信者?你是什麽样的蠢蛋?你只是在欺骗你自己而已。
那些敬畏阿拉的人会忙著停止他们自己去做那些错误的行为。首先他们会改正他们自己。他们先结束他们自己身上一切的错误。之後他们会试著去改正别人。慢慢的,首先看他们能否改正他们自己家庭中的人。在这个时代里,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甚至也不给予那样的许可。这就是末日时代,他说:「如果你看到错误的事情,用你的双手去改。」现在我们有律法吗?没有,那你就不能你的双手改变它。当你在街上看到错误的事情,你不能用你的手改变它。你会触犯那个国家的法律。所以你不能做任何改变。阿拉从我们的手中把那个权利拿走。
他说:「用你的口舌来改变它。」在这些日子里,只有一些特别的人才被许可用口舌改变说:「这些是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与阿拉与命令的。要做与不该做的。如果你想要的要,就遵从。不然,随你高兴。」这就是用你的舌头来改变。你不能强迫人。即使他们是你的家人,你也无法强迫他们。你就对他们说,如果他们在你管理下。你知道他们还小,还需要你的照顾,那你就说:「我要拿走你的这个或那个。」这些你给他的权益,把他们拿走。如果你有给他们手机,把手机拿走说:「我不会给你手机,电脑,与其他的东西直到你做这些你该做的事。」这是唯一你能做的,不是那麽多,因为政府也在看著你。
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我的民族会到一个时代,他们不能用手或舌头来改变。用你的心来改变。说:「阿拉啊,我远离这些错误的行为。虽然我看到了,但我们不接受这样错误的行为。我寻求你的保护。」这是你现在唯一能做的。
那些跟随阿拉与祂的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人,他们必须要忙著尽可能的去紧抓著阿拉的信使(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圣行。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 说:「在末日时代里我的圣行会被遗忘。如果你保持一个圣行,你会在审判日上得到一百个烈士的奖赏。」是的,阿拉信使(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圣行,留鬍子已经被遗忘。如果你留著鬍子,那就会得到那一百个烈士的奖赏。裹头巾的圣行已经完全被遗忘了。如果你穿戴著裹头巾,你会再得到一百个烈士的奖赏。米斯瓦克呢?他们用香烟取代米斯瓦克。他们对我说:「导师,有没有圣训禁止抽烟的?」我说:「你是对的。没有这样的圣训。只有一则圣训说,任何会使你昏头转向的东西你都不能摄取。」他们说:「香烟不会使我昏头转向。」我说:「那会的。深深的抽一口烟,停在里面,看你会有多昏眩。我不管你一生中抽了多少香烟。你会昏眩的。」一天不要抽烟,第二天这样深深的抽烟,你会看到你自己垮下来。所以你会昏头转向的,这样就了结了,这是你被禁止的。
但他们敢问说:「有特别的圣训禁止香烟吗?」我说:「有圣训说要使用米斯瓦克吗?」他们说:「我不知道。」「你当然不知道任何圣训。那你为什麽要问?」超过20则沙喝已圣训。有这麽多的圣训,你为什麽要捨弃米斯瓦克?他们说:「我们现在用牙刷。」牙刷的毛是用猪做成的。马沙阿拉,你出去买东西都不看看那里面有什麽的。
我们离开了阿拉信使(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圣行。他们离开。我不会接受说我离开了圣行。我在尽我最大的努力紧抓著圣行。当然,圣行是要有好的礼仪。好的礼仪不是在狗来攻击你并对你吠叫时对狗说:「狗狗,拜访,我有好礼仪。不要攻击我。」你必须要展现你的棍棒说:「我会打断你的骨头。」这才是好礼仪。这是理智。当你在这些日子里这麽做时,这些方块头的人在攻击你说:「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从未这麽做。」
是的,在今天事情就是那样。我们有许多不同的道路。真正的伊斯兰是要跟随著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的道路,他的家族,他的圣门子弟,正统的哈里发,直到乌鲁哈康苏丹阿不都哈密德汗。直到那个时候,那些在跟随他们的人,他们有正确的在跟随。之後,他们离开了哈里发,导师,禁止了教团,毁灭了一切,并说:「我可以为所欲为。」他们是从那里学习伊斯兰的?网路。马沙阿拉。因为他们是从网路学习伊斯兰的,现在出现了所谓的网路导师。弟子与导师互相写电子邮件,试著要学习。试著要教人的人比要学习的人还无知。他们在不明瞭的情况下互相跟随,没有看到对方说:「我当然有看到,我是在网路上看到的,你没看到吗?」
这就是我们活在的时代。现在有许多不同种的伊斯兰。有世俗的穆斯林,共*产*主义穆斯林。法西斯穆斯林,资本主义穆斯林,民主党穆斯林,共和党穆斯林。数数看。他们跟随著世俗,猴子主义,女权运动,达尔文主义。是的,有所谓的达尔文穆斯林。有穆斯林相信他们是来自猴子,相信进化论。他们也是一天做五次礼拜的穆斯林。他们相信魔鬼并没有做错。所以他们与魔鬼同盟来反抗阿拉。他们说魔鬼做的是正确的,因为魔鬼太爱阿拉了,他并不想把对阿拉的爱分给亚当 (愿阿拉赐他平安)。所以他有权利起来对阿拉说他不要对亚当(愿阿拉赐他平安)磕头。有这样的穆斯林。
把你自己从这些错误中清除。只有一种伊斯兰。那种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带来的伊斯兰,他说:「有500善行与800恶行。」至高无上的阿拉绝对会指引那些想被指引到正途的人,阿拉会带领他们到那些会带领他们到阿拉面前的人那边。阿拉在许多章节里对我们说,并藉由那些跟随著阿拉的信使(愿阿拉赐他平安)的圣行的人。
如果今天的人跟随著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所命令的善行,他们不会在街上跑来跑去的。他们不会忙著穿戴我所穿著的圣行服装。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说:「维持著圣行服装会像在手中拿著火一样。」当然,要我把鬍子剪掉,穿西装打领带在街上走动会比较容易。不是吗?对今天的人来说穿著那样在街上走来走去不是比较容易吗?当然是的。圣行服装是比较困难的。这就是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对我们说的,这将会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但是你不能放弃,我们不能放弃。
有许多种的伊斯兰。你必须要将这些不同的伊斯兰从你身上清除掉。只有一种正确的伊斯兰,没有那里多种的伊斯兰。有许多种的独眼假先知(敌基督)与魔鬼的道路来欺骗人们到不同的方向。只有一种正统的伊斯兰。那种神圣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对我们的:「我与我的圣门子弟带给你的伊斯兰」。从那时候一直传到今天。
现在这些对你我应该够了。因沙阿拉。至高无上的阿拉会打开我们的路。我们肯定会有更困难的道路等在我们的面前。不要被魔鬼与独眼假先知给骗了。之後你会哭的很悽惨的。你不能:「我并不知道。」阿拉给予每个人机会,为他们打开了道路,并给每个人兆头。
看看你的诚意。你在寻求什麽?当你在寻求导师时,你也要看看你的诚意,你想从导师那得到什麽,你想要什麽样的导师。如果你是忙著想得到什麽特别的力量,会使你别人更好,那你就错了。你错了。如果你是忙著成为僕人,想知道如何成为阿布都拉(阿拉的僕人)的话,那是的,你要跟随一位导师,那位导师会告诉你,「这是对的,这是错的。这样做,不要那样做。」如果那个导师不会跟你这样说,他不是一个导师,他是一个陷入俗世的人。
感谢真主。我要再说一次,任何来这里害怕我的人,他们不应该来这里。任何来这里敬畏阿拉的人,他们对先知(愿阿拉赐他平安)感到羞愧的人,他们应该来这里。但如果你害怕我,我能对你做什麽?什麽都不能。即使我有力量,我也不会对你做出任何事的。你是阿拉的造物,祂会审判你。祂会奖赏你,处罚你。我也是一样的。如果我做了什麽好事,他会奖赏我或处罚我,我也不能说什麽。都要看阿拉怎麽决定,是要奖赏我或处罚我。我不能对祂说:「我做了这样的善行,我要这个。」你是凭著什麽做善行的?如果祂不允许你话,你能做任何善行吗?
所以将这些错误的想法从你自身清除掉。魔鬼肯定会来耳语许多的坏事。如果你为魔鬼打开门,你就是在邀请它。如果你要得到安全,就说:「阿拉啊,魔鬼把这个错是放入给予我这个错事。让我去洗个小净,做两回礼拜说:『阿拉啊,我寻求庇护不受这个错误想法的影响。』」那样你会得到援助。
Wa min Allahu tawfiq
Bihurmatil Habibi
Bihurmatil Fatiha

http://www.2musli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74387&extra=page%3D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