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伊斯兰的兄弟情谊

伊斯兰的兄弟情谊

Rate this post
最高贵的先知(祈主福安之)在迁到麦地纳之后所采取的第一个措施就是为了增近穆斯林之间的友爱、亲密的感情,在辅士与迁士之间订立起一对一的(即一个辅士与一个迁士)兄弟联盟,从而加强彼此的纽带关系。执行这项决议后,一改原来仅因鸡毛蒜皮的枝节问题而兵刃相见,大开杀戒,酿成流血事端的恶习,阿拉伯部落之间建立起仁爱、亲密、友好的兄弟关系。正是这些穆斯林兄弟们共同走在伊斯兰的康庄大道上,为实现伟大先知(祈主福安之)的宏伟目标,团结一致,共同努力,并肩奋斗,最终铸就了人类文明史上传播伊斯兰文化的一代精英。
按伊斯兰的观点,不论来自任何家族和部落的信士,彼此都是平等的,大家都是兄弟,任何人并不因为财富的多寡、肤色的不同、种族的差异、门第的高低等而比其他人优越。伊斯兰认为,除敬畏安拉之外,一切优越的标准都无效。
尊贵的《古兰经》昭示: “众人啊!我确已从一男一女创造你们,我使你们成为许多民族和宗族,以便你们互相认识。在真主看来,你们中最尊贵者,是你们中最敬畏者。真主确是全知的,确是彻知的”。(古兰49:13)。
但是,应该知道,所有这些不同并非优越的任何标准。只有你们的敬畏才是优越的标准和促使你们优于别人的要素。
伊斯兰摈弃当时各个民族所流行的各种价值标准,在来自不同种族和肤色的穆斯林之间建立起友爱与兄弟情谊。安拉在尊贵的《古兰经》中提醒信士们:你们中的这种兄弟情谊与友爱包含着安拉赐予你们的恩惠。如果不是这样,仇恨与敌对就会把你们推向险崖的边缘。
尊贵的《古兰经》昭示: “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当真实地敬畏真主,你们除非成了顺主的人”(古兰3:102)。
最尊贵的先知(祈主福安之)以及伊玛目们(愿主喜悦之)也非常强调在信士之间要建立兄弟情感和友谊。并为促进信士之间彼此同心同德、亲密无间的这一社会特点指出了精神价值和后世价值。
伊斯兰最尊贵的先知(祈主福安之)说: “谁在安拉的道路上将一个穆民选定为自己的兄弟,安拉为他提高在天园中的一个品级。这一品级是他以任何其他功修都无法获得的。”(《真相》,第318页)。
先知(祈主福安之)还说: “在末日,有一伙人,已经有人在阿勒施周围为他们安放好坐椅,他们的面孔仿佛十五的月亮一般明亮。一伙人呻吟叹息,他们却心情平静;一伙人因身陷囹圄,求饶哀告,他们却坐享主恩,感赞安拉;他们是安拉的朋友,他们无惧无忧。有人问安拉的使者:‘他们是何人?’先知(祈主福安之)说:‘他们是因为安拉而互相喜悦的人们’。”(伊玛目安萨里《圣学复苏》,伙伴与交往篇》)
从先知(祈主福安之)还传述,他说: “尊大的安拉说:‘友爱属于这样的人的福份:他们因我而互相拜访探望;友爱属于这样的人的福份:他们为我而互相援助支持;友爱属于这样的人的福份:他们因我而彼此喜悦;友爱属于这样的人的福份:他们因我而付出自己的钱财。’”(《罕白里圣训集》,卷2,386段)
伊玛目萨迪格(愿主喜悦之)传自最尊贵的先知(祈主福安之)的圣训,他(祈主福安之)说: “有一天,先知(祈主福安之)对圣门弟子们(愿主喜悦之)说:‘信仰的哪根绳索最牢固?’圣门弟子们(愿主喜悦之)齐声说:‘安拉及其使者最知晓。’然后,有的说是拜功,有的说是天课,有的说是斋戒,有的说是正朝和副朝,有的说是圣战。然后,先知(祈主福安之)说:‘你们所说的这一切都有好处,有价值。但是,信仰最牢固的绳索和后盾就是为安拉而爱、为安拉而恨。同时,热爱安拉的朋友,怒恨安拉的敌人。’”(《光的海洋》,卷69,242页)
在伊斯兰中,一切的事物都以天启作为指南,爱与恨都属于宗教的要素。甚至,有的传述认为:爱与恨是整个宗教的根本所在,如果爱与恨是为了安拉和在安拉的道路上的话。说到底伊斯兰的爱与恨就是为了安拉的爱与恨,而不是为了别的。在《古兰经》中,安拉号召穆民要团结,因为穆民皆兄弟,他说: “一切信士都是兄弟。”(古兰49:10)
因此,每个信士都应该喜爱其他一切热爱安拉、顺从安拉、服从安拉命令的奴仆,就像喜爱自己的亲兄弟那样。事实上,喜爱信士如兄弟的原因应该是:
① 他们有信仰;
② 服从安拉的命令,有着共同的信仰、共同的礼拜朝向和接受同一个先知的教导;
③ 遵循安拉的经典。
因此,伊斯兰主张,人与人之间建立友情的其它任何物质标准和动机都是无效的。
对于因为肤色、地位和财富而喜爱、尊敬别人者,一般而言,之所以显出友爱和尊重有如下的原因:或者对此人心存畏惧,惟恐他的伤害;或者指望凭借他的地位而谋取一官半职;或者贪图他的财富。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谋求一己私利成为示爱和尊敬的动因。肯定地说,一旦自己的利益到手或者对方失去权势和财富,这种爱和尊敬就会烟消云散。昔日可爱可敬之人,今日却变成陌生的路人,甚至可恨之人。但伊斯兰的友爱与兄弟情谊,因其标准是为了取悦安拉和奉行天启的价值观念。所以,信士之间的爱是永不间断的,牢不可破的。
此外,信士对自己的兄弟坦诚相见、平等对待。因此,富裕也好,贫困也罢;社会地位高也好,低也罢,都一律平等。总之,服饰、骑乘、住宅等物质的差异,对信士们的友爱没有任何影响。在伊斯兰初期,我们可以读到最尊贵的先知(祈主福安之)一次又一次地与仆人和奴隶们同餐共饮的情景。
蒙昧时代,阿拉伯的每一个部落都以某物而倍感优越,有的以骆驼数量多引以为豪;有的以子孙满堂或财富居高自傲;甚至有的以逝去的人数众多争阔比富:他们有的计算坟墓的数量,并在坟上打上标记,以死者的数目之多而自觉优人一等。另一方面,由于他们崇尚种族的优越性,认为阿拉伯人优于非阿拉伯人,白人优于黑人。而最尊贵的先知(祈主福安之)则选择黑皮肤的阿比西尼亚人比俩来为穆斯林的宣礼员。他把原籍属波斯的赛勒曼称之为“赛勒曼·穆罕默迪(意即穆罕默德的赛尔曼)”,将他当作自己的族人。先知(祈主福安之)还将著名的、富有的阿拉伯部落首领的女儿(名叫祖勒法)许配给一贫如洗、举目无亲的黑人朱威比勒。
当时,他(祈主福安之)就说过:“信士是信士的同伴。”
先知(祈主福安之)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向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之)和整个民族明确宣告:你们在蒙昧时代的一切宗族、部落中引以自豪的东西,在安拉那里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从上面的内容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因为他们的个人目的或者因为物质和今世利益而喜爱别人,这在伊斯兰看来是不被认可的。须知,他们的这种喜爱事实上是一种以物配主的举伴行为。当我们因外表或心灵的美去爱一个人时,这种美它的源泉是至尊的安拉。无视爱的源泉而去倾向别的事物属以物配主的行为。
由此可见,伊斯兰只因安拉的喜悦而认可友爱和兄弟情谊,并以此来嘱咐人们。实际上,伊斯兰号召和鼓励我们热爱信士、热爱安拉的朋友、贤哲。首先,就人的本性而言,爱一个人,也自然而然地对他的朋友逐步地产生爱。所以,对安拉的爱也同样如此,它会促使我们去热爱一切喜爱安拉、信仰安拉的人们。其次,热爱安拉的朋友就会促使我们赞念安拉,并享有优秀的品德和美好的特性,最终更接近安拉。
当我们知道:在伊斯兰的观点看来,友爱和兄弟情谊只能因为安拉,只能以安拉的喜悦为目的,我们就应当得出如下结论:任何信士,必须以对安拉和信士的酷爱的同样程度,去仇视安拉的敌人和不信道的人。一个人对某人喜爱时,他就不会容忍他人对自己所爱的人的冒犯和不敬,这是一种自然的本能反映和习惯。因此,当信士喜爱安拉时,当他看到有人对安拉不信仰和不服从时,他对这样的人产生恼怒和仇视之情就是在情在理的事了。
一言以蔽之,信士热爱安拉的朋友,仇视安拉的敌人。关于此点,《古兰经》在描述最尊贵的先知(祈主福安之)的助手和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之)时说: “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在他左右的人,对外道是庄严的,对教胞是慈祥的。”(古兰94;29)
信士以忠于安拉的热情忠于他的贤哲和朋友们,也就是说热爱安拉的朋友和贤哲,而对安拉朋友的敌人则仇恨有加,在阿术拉瞻仰巡礼中,关于伊玛目侯赛因(愿主喜悦之)我们可以读到这样的倾诉: “对任何一个与你和平友爱者,我喜爱;对于任何一个与你违抗反对者,我都将和他血战到底,直到末日。”
那么,喜爱安拉,喜爱顺从安拉的人们、仇恨与安拉为敌者的前提条件就是:第一,自己服从安拉的命令。因为,一个人对某人表示出友好,但对他提出的要求却漠不关心,这是不合情理的。如果我们喜爱安拉,那么我们必须重视、关注他的各项命令,服从他的命令,从而让他也喜爱我们。事实上,安拉已经赋予我们生命,赐予我们恩典,显示了对我们的爱。这就是安拉之所以给我们宽宏的物质和精神方面的恩典的根本原因。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在尊贵的《古兰经》中已经读到,如果我们忘恩负义,那么,安拉的刑罚确是严厉的。安拉给以人类各种各样的恩典,甚至能够达到这样的殊荣:有信仰的人抵达的最高境界是在安拉的御前获得优异的地位。第二,我们在社会生活中要向自己的穆民兄弟,同时,向那些安拉已经嘱咐我们要亲近、连系的人们,如父母、亲戚、邻居、羸弱者等履行我们应尽的职责。作为一个穆民,就是要履行这些职责和承担对这些人应尽的义务。另一方面,我们不应该把反信者和安拉的敌人作为朋友。因为,与反信者和安拉的敌人交朋友和有来往,就会渐渐使我们丧失对安拉的接近、服从与崇拜;就会让我们的心侵向于犯罪作恶、违抗主命。所以,在自己的社会交往中必须注意到这一点:与什么样的人建立朋友关系?不应该与什么样的人交往?尊贵的《古兰经》在谈到这一问题时明确指出: “信道的人们啊!你们不要舍信道者而以不信道者为盟友。”(古兰4:144)又说: “信道的人们啊!你们不要以我的敌人和你们的敌人为朋友。”(古兰60:1)
正如我们知道的那样,伊斯兰的先知在进入麦地那之后采取的重要措施之一就是要求迁士和辅士之间建立一对一的兄弟联盟。这一举措最重要的影响就是在这两部份人中间建立了慈爱、诚挚、和睦与亲近的关系。
首先,安拉将敬畏看作人与人之间优越的最重要标准;其次,就是要与其他人交往。换言之,为了安拉而对别人施予爱和恨是嘉许的。要实现为安拉而爱和恨,就要对安拉的朋友履行义务,同安拉的敌人断绝一切形式的友好关系。(文章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