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伊斯兰的召唤和教育的目标

伊斯兰的召唤和教育的目标

Rate this post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全世界的主宰,祈愿真主赐予我们的领袖,穆罕默德先知和他的后裔,以及全体圣门弟子们和他们的追随者得享真主的慈悯与平安!

伊斯兰宣教的对象与核心是人,其目标是培养和塑造一个崭新的人。伊斯兰既把人作为宣教的对象,也把其作为宣教的目标。在伊斯兰看来,人是真主在大地上的代治者,是在大地上执行主道的建设者;是承载真主所授使命的传承者。因为真主让人获得了其它被造物所不具备的特质,人类凭借这一特享的资质而获得真主在大地上的代治者的殊荣;获得了贯彻和执行真主诫命的荣誉。

因此,我们的领袖穆罕默德先知的内心才会成为真主启示的降临之地。在真主降示的第一节经文中,真主明确指出,人类之所以有别于其他物种之处——“你应当奉你的创造主的名义而宣读,他曾经用血块创造人。你应当宣读,你的主是最尊严的,他曾教人用笔写字,他曾教人知道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血块章:1-5)

这些在第一次降示的经文,指出了人类具有学习的能力和资质;指出了人类学习的工具,以及学习是真主借以让人类利用和支配天地万物的渠道和手段。

为此,人成为穆圣先知的召唤对象。这些人中如大贤艾布·伯克尔、穆圣的妻子,信士之母哈蒂澈;青年中的楷模大贤阿里;富人中的典范阿卜杜·拉赫曼·奥菲和大贤奥斯曼,以及曾经美衣锦食的青年穆萨阿布·本·殴麦伊勒和贫人之子安马拉·本·亚斯尔、苏哈依伯·鲁米、阿卜杜·本·麦斯欧德等人,他们在听到伊斯兰的召唤后,迅即响应了伊斯兰呼唤。

因此我们说,伊斯兰的召唤针对的是人,也只有人才承担着建立公正、幸福和传播伊斯兰正道、援助真理的历史责任。

这些圣门弟子们,伊斯兰召唤来临于他们,他们便响应了伊斯兰的呼唤。他们传播伊斯兰,捍卫伊斯兰,为伊斯兰的崛起而奋勇前进,积极进取。

是的,在穆圣先知归真后,在大贤艾布·伯克尔和奥斯曼的积极开拓下,伊斯兰国家的雏形得以建立;在安马拉、苏哈依伯、比拉勒等圣门弟子的努力和忍耐下,以及他们前赴后继的牺牲下,伊斯兰社会的力量在抗争一切暴君和狂妄者中,逐渐增强;在圣门弟子阿卜杜·本·麦斯欧德和穆萨阿布·本·殴麦伊勒的努力下,古兰经的光辉四处传播,引人于正道。所有这些人,他们都为伊斯兰国家雏形和伊斯兰社会的构建奠定了基础。

穆圣先知对这些圣门弟子的教导并不仅仅是把他们召集到一起,加以组织和管理,而是通过每一位圣门弟子来构建美好的伊斯兰社会的基础。对于组成这个社会基础的各种互补的因素,综合起来说,就是通过正确的信仰,改变人们在思想和认识上的错误;通过认主独一的信仰而致力于建立起人同真主的正确的关系。这一关系建立在信士对真主热爱、畏惧和知耻的基础上,它让人的内心觉悟而时刻敬畏真主,以便让人心这个容器盛满人对其养主的神圣之爱;让爱心驱策他去顺从他的养主;去规避对真主的任何违抗。

对真主的神圣之爱,它源于对清高的主的坚定的信仰。信仰他的养主是他所获恩惠的恩赏者;信仰真主赋予了他完美而健全的存在,让他得享人类所获的各种恩惠;让他获致真主赐予他的仆民的慈悯。

穆圣先知从未向圣门弟子们讲述关于美好国度应当如何;也从未向他们宣扬未来的社会与政治。穆圣先知仅仅根据严峻的现实所需而给予他们对未来应有的期许,事实上,穆圣先知所做的就是在他们的内心深处种下对真主的热爱,让他们认识真主,认识独一的主宰。

如果我们把穆圣的宣教生活划分为两个阶段的话——迁徙前和迁徙后两个阶段——或者说划分为基础的奠定和后续的建设两个阶段的话,那么,塑造人和培养人的任务则一直都贯彻于这两个阶段中,只不过在第一个阶段的目地,正如上文所述,是构建正确的信仰,激活源于正确信仰的感情和意识。当时,在麦加,穆斯林不仅通过理性的判律来建构信仰,而且还通过内心的感悟来认识事实真相。因此,对创造万物并给予引导的至睿的造物主的认识,可以通过理性的思考和对宇宙的观察而获得。真主说:“你说,你们要观察天地之间的森罗万象。”(优努斯章:101);“在大地上对于笃信的人们,有许多迹象。”(播种者章:20)

通过对天地万物中真主所显示的迹象的参悟,以及对真主所恩赏的不胜枚举的恩惠的感悟,使得人更加理解宇宙的真相;更加认识了人的本质;更加感受到真主赏赐人类的浩荡宏恩。随着对宇宙万物的参悟和对真主迹象的感受,人在内心深处对真主的热爱更为炽烈,更加追求真主的喜悦。

在麦加阶段,伊斯兰的召唤深植于人的理性和心灵中。在信仰真主之后,对于信仰后世的问题,伊斯兰在宣传时,探讨了人在认识这个问题上的各种疑惑,并指出:一个有理智的人,是绝不会把归顺者和犯罪者的命运等同起来。真主说:“难道我使归顺的人像犯罪的人一样吗?”(笔:35);“难道你们以为我只是徒然地创造你们,而你们不被召归于我吗?”(信士章:115)

就在人们对信仰后世有所怀疑时,古兰经便阐述了后世复归的可能性和真主在复活世人问题上的全知全能。

穆圣先知在麦加阶段培养了一代有觉悟的人。他们对宇宙和生活的真相有着深刻的认识;对真主的本体、德行和后世有着坚定的信仰。这一代人奠定了未来伊斯兰社会的基础,为后续阶段的神圣法律的降示和规范人的行为与关系的教法判律的执行奠定了基础。

在迁徙之后,穆圣先知继续其伊斯兰的宣教与召唤,只不过在这个新阶段,穆圣在信仰的基础上,以新的立法制度的建立来应对旧有的不义的体制和制度。在麦加阶段注重的是信仰的构建和伊斯兰的教育,而在麦地那阶段,则注重伊斯兰社会和伊斯兰立法体的制建设。因此,穆圣迁徙麦地那后,第一件事情便是建造清真寺,随后让圣门弟子们相互结为教胞兄弟,然后制定了伊斯兰国家的宪法,或者说麦地那公约。

清真寺的建立强化了伊斯兰社会成员在顺从和崇拜真主的前提下的友爱与互助关系。圣门弟子间相互结为教胞兄弟更是让伊斯兰社会成员之间的关系实体化。而麦地那公约则对伊斯兰社会所关注的各项关系做出了一个明确的宣示。

伊斯兰从来都不仅仅是一种在清真寺履行的宗教功修,它还是一种文明的生活制度,这一制度建立在伊斯兰的信仰与道德,觉悟与教育,以及囊括了生活各个方面的立法体制的基础上。

祈求真主让伊斯兰民族回归其正确的宗教,恪守穆圣先知的引导,以便让这个民族的后继者能够像先贤们那样,除弊维新,重振辉煌。真主确是至聪的,确是应答祈求的。一切赞颂全归真主,众世界的主!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14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