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伊斯兰的思想和言论自由

伊斯兰的思想和言论自由

Rate this post

继承先知穆圣领导穆斯林社会的第二位哈里法欧麦尔在他执政演讲中说﹕“真主造化的每一人﹐从他妈妈怀胎中呱呱落地时就是自由的人﹐而是你们﹐把许多人沦为奴隶﹐剥夺了他们的自由。” 自由﹐是伊斯兰坚持的天赋人权﹐来自真主 …

    继承先知穆圣领导穆斯林社会的第二位哈里法欧麦尔在他执政演讲中说﹕“真主造化的每一人﹐从他妈妈怀胎中呱呱落地时就是自由的人﹐而是你们﹐把许多人沦为奴隶﹐剥夺了他们的自由。”  自由﹐是伊斯兰坚持的天赋人权﹐来自真主对每个人的恩赐﹕信仰自由﹑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   这三种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基础﹐构成自古以来人们所追求的各种自由﹕求知自由﹑行动自由﹑婚姻自由﹑劳动自由﹑迁移自由﹑居住自由﹑参与各种社会活动的自由。信仰自由的问题﹐学者的论述和讨论都很多了﹐这里不多阐述﹐只引证两段《古兰经》真主的启示﹐作为总结性提醒。   “宗教绝无强迫﹐正邪确已分明。”(2﹕256)    “如果你的主意欲﹐大地上所有的人﹐必定都信道了。 难道你要强迫众人都做信士吗﹖”(10﹕99)    本文重点将讨论伊斯兰对人类的思想和言论自由原则。
第一﹑思想自由
伊斯兰是真主根据人性特征向人类颁布的生活指导﹐自由是真主赋予人类与生俱来的人性权利﹐所以也是伊斯兰的基本精神之一。   思想自由在《古兰经》中明确地定义为观察大地的一切而进行认真地思考﹐如“你说﹕‘我只以一件事劝导你们﹐你们应当为真主而双双地或单独地站起来﹐然后思维。’”(34﹕46)     “你说﹕‘你们要观察天地之间的森罗万象﹐……。’”(10﹕101)    “难道他们没有在大地上旅行﹐因而有心可以了解﹐或者有耳可以听闻吗﹖  因为肉眼不盲﹐胸中的心眼却盲了。”(22﹕46)真主恩赐人类的肉眼可观察﹐双耳可听闻﹐大脑可思维﹐认识真主的迹象﹐诚服真主造化大千世界森罗万象﹐并使它们都服从真主。    善思维而求知的人是高贵的﹐也是真主所喜悦的﹐但是由于人的思维自由和思想自由﹐也必然存在思维的歧途﹐例如个人的错误思想而导致不符合真理的虚幻思维﹐或者是偏听偏信接受虚伪宣传而被蒙骗﹐最常见者莫过于商业欺骗﹑政治谎言和信仰误导﹐妨碍了人们的正常思维﹐以“软武力”(soft Power﹐系现代西方新术语)歪曲事实﹐左右社会舆论。
任何事越轨都会走上其反面﹐这些是思想自由所产生的弊病。    欧洲近代以来的人文主义运动﹐以理性主义否定造物主与一切宗教对抗﹐产生了许多无所不奇的哲学怪论﹐而每一种怪论都有许多追随者。   这些人的思想确实自由了﹐他们以狂想代替真理﹐与造物主争夺发言的权威﹐因此狂言与怪论丛生﹐例如存在主义﹑自然主义﹑享乐主义﹑犬儒主义﹑唯物主义﹑进化论﹑唯生产力论。   这些是思维过程中猜想而形成的学说﹐不能代替真理的信仰﹐但不少人把这样的猜想当成天经地义的思想核心和政治哲学﹐误导千万善良的人成为地方上的作恶者。    《古兰经》说﹕“不信后世的人们﹐的确以女性的名称称呼天神们。  他们对于那种称呼﹐绝无任何知识﹐他们只是凭猜想﹔而猜想对于真理﹐确是无裨益的。”(52﹕27-28)“不然﹐他们说﹕‘我们确已发现我们的祖先是信奉一种宗教的﹐我们确是遵循他们的遗迹而得正道的。”(43﹕22)
《古兰经》说﹕“有人对他们说﹕‘你们不要在地方上作恶。’   他们就说﹕‘我们只是调节的人。’  真的﹐他们确是作恶者﹐但他们不觉悟。”(2﹕11-12)     许多人在大地上作恶﹐因为他们信奉了某些具有超凡思想的个人所猜想和发明的理论﹐什么“主义”﹐他们不是思想自由的英雄﹐而是受政治骗局所玩弄的精神奴隶。伊斯兰的思想自由是期待人们通过自觉和理性的观察和思维﹐理解真主的造化之奥妙﹐而更加接近真主﹐成为有真知的高贵的人。  伊斯兰的思想自由而产生不同理解的学者﹐他们在认主独一的大道上各自思考和探索﹐以理服人﹐各守学派门户﹐心胸开朗﹐尊重其它学者的理解﹐互相促进和提高﹐没有仇恨和敌意。  在历史上形成的伊斯兰不同学派﹐互相没有绝对隔阂﹐而是互相取长补短﹐借用对方的学识和见解﹐补充自己的不足﹐许多立法者﹐从不同的法学家的著作中博学多闻﹐引以为据﹐拟定伊斯兰社会最合理的社会制度﹐因为这些法学家的各种见解都在合法的正道之中。伊斯兰的思想自由造就了从古到今一大批学者﹐他们紧跟《古兰经》和圣训的原则精神﹐排除各种歪理邪说﹐形成了一个伊斯兰思想的独立王国。   伊斯兰的思想自由﹐随时代而变化﹐推陈出新﹐提高科学研究的能力和对天地万物的认识﹐使伊斯兰成为人类之中永远朝气蓬勃的精神力量。
第二﹑言论自由
真主恩赐人类说话的能力﹐所以人的地位高高在所有生物之上﹐但世上有好人与坏人之分。  好人必发自善心﹐说真话﹐劝人行善﹐止人作恶﹐这就是伊斯兰确认的好人原则。   心怀鬼胎﹐居心叵测﹐诡计多端﹐这样的人没有资格享受言论自由﹐因为这是坏人行为的特点。  伊斯兰不是无原则地提倡好话坏话随便说﹐放任自流信口开河﹐而是是非分明﹐动机善良﹐说话要负责任﹐对己对人对全社会有责任﹐但最根本的责任﹐是对真主的忠诚﹐一言一行﹐以宣传真理为己任。    与人为善﹐道德为本﹔君子之言﹐驷马难追﹔这是穆斯林的天职。   《古兰经》说﹕“你们应当谨守拜功﹐应当劝善戒恶﹐应当忍受患难﹐这确是应该做的事情。”(31﹕17)人类的社会﹐公道与不义﹐真理与邪恶﹐永远是黑白两道的斗争。   真主的仆民在斗争中接受考验﹐提高人性的品级﹐这就是说真话与说假话的言论自由的后果。
《古兰经》说﹕“你应当向行善者报喜。  真主必定要保护信道者﹐真主确是不喜爱每个忘恩负义的叛逆者的。”(22﹕37-38)信道者惧怕真主而说真话﹐劝人行善﹐止人作恶﹐而世上必有人不说真话﹐因为不信主﹐不惧怕真主﹐什么谎言都敢编造。   言论自由之后就是行为自由﹐同样也是善恶两道﹐泾渭分明﹐不信道者追求行为自由﹐诲淫诲盗﹐酒色财气无恶不作﹐难逃报应﹐咎由自取﹐人间正道是沧桑。 《古兰经》说﹕“要不是真主以世人互相抵抗﹐那么许多修道院﹑礼拜堂﹑犹太会堂﹑清真寺—-其中常有记念真主之名的建筑—–必定被人破坏了。   凡扶助真主的大道者﹐真主必定扶助他﹔真主确是至强的﹐确是万能的。”(22﹕40)伊斯兰的言论自由﹐是有原则的自由﹐这个原则是对己对人都不应当有伤害。事有善恶之分﹐因为真主造化的人心有优美与卑劣的两种功能﹐万事由心生﹔思想﹑言论和行动互相贯通﹐构成一个完整的人格。   伊斯兰的信士必定有正信﹐而有正心﹑而有正言﹐而有正行﹐所以能在黑白两道中维护真理而巍然屹立。     在个人行为方面﹐伊斯兰的自由原则是不因善小而不为﹐也不因恶小而为之﹐例如禁止信士吃喝嫖赌坑蒙拐骗﹐做不道德的事﹔在个人言论方面﹐禁止造谣﹑诽谤﹑背谈﹑商业欺骗﹑政治谎言或信仰误导﹐说不道德的话。    伊斯兰正道是真主恩赐人类中信仰和敬畏真主者坚守正道﹐他们忍受患难﹐而期待真主的报尝。   就是这些人﹐感恩真主赋予人类的各种自由而思想和行为端正﹐他们能够坚韧不拔地与邪恶斗争﹐劝人行善﹐止人作恶﹐是逆流中的中流砥柱﹐与叛逆者对抗﹐创造一个坚挺的清平而和谐的正义世界。

http://www.musilin.net.cn/2008/1114/154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