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伊斯兰的思想自由与宽容

伊斯兰的思想自由与宽容

Rate this post

真主造化的动物都有思维的表现﹐但唯独人类的思想能力超绝万物﹐有特别的系统性﹑逻辑性﹑分析性和综合性﹔每个人的思维机构(不仅是大脑的功能)都是个人独立行动﹐回想过去﹐幻想未来﹐联想万般﹐纵横交错﹐上天入地﹐奇妙无穷无尽。

真主恩赐人类的自由表现在思想﹑行动和语言三个方面﹔可能思想自由是最得天独厚的资源﹐千军万马不能夺其志的决心﹐牢笼与铁链锁不住的思想翩翩起舞。如果你能同意这样的结论﹐那么﹐就不应当对圣门弟子们经常发生意见分歧感到奇怪﹐也不应当对历代哈里法政权有不同的政策感到不可思议。 夫妻要吵嘴﹐婆媳要争执﹐国家议会中唇枪舌战﹐外交谈判桌上面红耳赤﹐这些都应当是非常正常的现象﹐因为思想分歧是真主赋予人类的人性。 如果我们发布命令禁止穆斯林之间有思想分歧﹐全世界伊斯兰信徒只许可一个想法﹐勒令全体穆斯林停止个人思维﹐这是对抗真主造化人类的基本人性﹐等于宣布埋葬伊斯兰信仰。凡是人﹐都应当尊重他的思想自由﹐这是他的天性﹐是他的人权﹐是他的尊严。

如果你同意这个结论﹐那么﹐就不应当认为圣门弟子们有意见分歧就是对伊斯兰的三心二意﹐就不应当苛求穆斯林都必须听从一位伊玛目的指挥。 我们公开承认﹕凡是人﹐都有自己的主见﹐穆斯林社会中存在意见分歧﹐这是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证明我们领悟到了真主造化人类奥秘的智慧﹔也等于宣布﹐在伊斯兰世界﹐各人有不同的思想是合理的自然现象﹐每个人都拥有自由思考的合法权利。 这样的认识可以推动社会进步﹐穆斯林社会的团结﹐伊斯兰信仰的发展﹐人类文明的前进。相反﹐如果不承认穆斯林思想有分歧﹐禁止伊斯兰信徒发出不同的声音﹐相信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最正确﹐“世人皆迷我独醒”﹐这是什么行为? 是主观﹑是愚昧﹑是孤僻﹑是落后﹑是独裁﹑是野蛮﹑是霸道﹐但绝不是伊斯兰。伊斯兰打开了思想自由的大门﹐因为每个人都有他由于不同因素构成的特有人性﹐造成他对社会存在的不同感受和反应。 人生活在瞬息万变的大千世界中﹐一切都是真主的造化和意欲﹐使每个人各有所得﹐领悟不同﹐表现也不同﹔千变万化﹐无奇不有。 儿女与父母相争﹐不是不孝﹔夫妻拌嘴﹐不是不爱﹔先知穆圣的弟子们向真主的使者提出各种疑惑的问题﹐不是对穆圣有怀疑﹔伊斯兰的学者们发生争论﹐不是信仰不坚定。 家庭成员之间﹐互相交流不同的意见是出于爱心﹐使家庭更加荣耀﹔伊斯兰信士讨论伊斯兰精神是为了深刻理解真主的启示﹐使伊斯兰更加光辉。 有分歧﹑有讨论﹑有争论﹔就必然有调查﹑有研究﹑有对真理的探索﹔真理越辩越明朗﹑认识越讨论越清晰﹑互相越交流越友好﹔可以巩固信仰﹐可以提高认识﹐可以加强认主的信心。 伊斯兰的信仰和穆斯林社会的团结不是泯灭个性﹐而是包涵﹔不是压制自由言论﹐而是开放﹔不是铲除不同思想的异己﹐而是宽容。只有理解了真主造化了这样的五彩缤纷世界﹐这样众口难调的多样化人性﹐那么﹐我们就能心悦诚服地自觉做到包涵﹑开放和宽容。伊斯兰信士共同遵守一个基本原则﹕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这是伊斯兰的思想轴心﹐也是人间真理的根源﹐超出这个界线便是荒诞不经的歪理邪说。 恰如鸟类在蓝色的天空翱翔﹐水族在大海中遨游﹐野生的牛马在草原上狂奔﹐它们享有充份的自由﹐但是谁也没有离开地球﹐都生活在围绕着地球轴心的大自然环境中。 前几章中﹐我们讨论了伊斯兰的早期历史﹐穆圣的弟子们发表自由言论﹐学者们百家争鸣。《古兰经》和圣训是伊斯兰文明的根本﹐圣门弟子们和学者们都是这个根本上发育成长的枝干绿叶花朵和果实﹐他们千姿百态﹐各有不同﹐但是他们的营养都是依靠根部的供给。 从这个根本上﹐勇士们得到鼓舞勇往直前﹐学者们得到启迪观察世界研究学问﹐官员们得到指引管理社会﹐民众得到恩慈安居乐业﹐各行各业的人群构成了一个完美的穆斯林社会。

亿万穆斯林生活在不同的地方﹐从事不同的职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兴趣﹑利益和责任﹐各有不同的生老病死和喜怒哀乐。 全世界的人不是只有一张脸﹐不是没有独立思考和文化特色﹐不是没有主见和理想﹐尽管人人不同﹐心里话自由表白﹐但是﹐共同的信仰和理解使他们彼此理解和体谅﹐没有怀疑﹐没有嫉妒﹐也没有阴谋。 敌人和伪信士在嘲笑穆斯林之间的分歧﹐他们说“穆斯林天生就是不团结”﹐“伊斯兰教派同伊斯兰历史一样悠久”﹐他们狂妄预言伊斯兰必然分裂﹑必然对抗﹑必然自灭。 穆斯林嘲笑这些敌人和伪信士只看到了问题的表面﹐即使不是刻骨仇恨﹐至少是无知和浅薄﹐他们的耳朵和眼睛都被迷误堵塞﹐有心灵但不会思考﹐有光明他们看不到﹐瞎着双眼埋怨天色漆黑一团﹐看不到深层的奥秘和智慧。西方的现代派把人的思维分成许多历史阶段的“进化”﹐例如以生产力发展或新式工具的出现为代表时代阶段的历史标志﹐为的是强调他们是最现代﹑最先进﹑最时髦﹐凡是过去的都已成历史﹐似乎今天的人种与古代不是同类。 从东方到西方﹐站在伊斯兰外围的人都喜欢说﹐伊斯兰思想属于“中世纪”﹐过时﹑落后和迂腐。

伊斯兰诞生在人类历史长河中的最近七世纪﹐距今一千四百年﹐真主自人类祖先开始派遣过众多使者到了最后一位﹐是先知穆罕默德(祈主福安之)至圣﹐因为他完成了真主的最后启示﹐都详细记录在真主的经典中。 如同世界运动会上的最后成绩记录﹐如果没有下次比赛﹐这就是人类运动的极限﹐真主的真理颁布在《古兰经》中﹐是对人类最后的引导。 伊斯兰从那以后﹐承担的使命是把真理传播到世界每一个有人居住的角落﹐那时是一场新的思想革命﹐伊斯兰是人类新纪元的开始﹐一千多年在逐渐扩散﹐还没有完成一半﹐至今只是还在继续传播。 新出现的思想不能以时间先后来衡量为“进步”﹐假如再过五百年﹐也许又来一个希特勒﹐他的新法西斯思想绝不能说必然是先进。今天媒体中表演的现代﹑先进和时髦﹐大多数是包装和外表﹐内涵是自私和蒙昧﹐他们向伊斯兰提出了各种挑战﹐正是伊斯兰未完成的使命。天地万物﹐运转不息﹐经历多少亿万兆年代永不衰老﹐因为有一个真理的精神。

《古兰经》和圣训包含着伊斯兰真理的极限和精华﹐是真主对全人类的恩赐﹐真主同时恩赐人类思想﹑行动和说话的自由。 真理的是非早已分明﹐每个人都有对真理与谬误的选择权利﹐这是自由﹐也是责任。 《古兰经》说﹕“众人啊﹗ 从你们的主发出的真理﹐确已降临你们。 谁遵循正道﹐谁自受其益﹔谁误入歧途﹐谁自受其害。”(10﹕108)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1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