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伊斯兰的惩罚观点

伊斯兰的惩罚观点

Rate this post

有些人常常说:“我们今天难道能使用很久以前对付罪犯,所采用的酷刑吗?可以把一个偷了钱的小偷的手砍掉吗?那种认为罪犯是社会的牺牲品,他有权接受医疗而不是惩罚的看法,会出现在二十世纪吗?”二十世纪怎么能容忍在北非有四万无辜的人被屠杀,却禁止对一个犯罪分子实行天经地义的制裁呢!
人们的不幸根源,是由于那些掩盖着真理的欺骗性的说教!
对二十世纪的文明和它的罪孽就说到这里。现在让我们来探讨伊斯兰,对犯罪和惩罚所持的观点。
人们所理解的犯罪,经常是指个人对集体利益的侵犯。这就是犯罪和惩罚的概念,是和一个国家对于集体和个人之间的关系的概念,紧密相连的原因。
个人主义的国家如西方的资本主义国家,把个人神化为他自己是社会生活的中心。国家收紧权力就会束缚了个人的自由。这种态度在他们对犯罪和惩罚的概念中反映出来。他们同情罪犯,慈善地对待他们。因为他们(罪犯)是他们所不能战胜的腐败环境、心理紊乱和神精错乱的牺牲品。因此,这些国家越来越减轻对罪犯惩罚的程度(特别是在道德方面的触犯法律者),直到轻得可以不再认为是惩罚为止。
在这种情况之下,心理分析家为犯罪辩护和开脱罪责了。在这里我们要着重谈谈弗赫德Feurd,他鼓吹历史变化论,认为罪犯是由于社会、宗教、伦理和传统对性本能的压抑,‘而产生的性态心理的牺牲晶。后来心理分析学各学派追随弗赫德的观点,但他们其中许多人,不认为性的能力是生活中心的观点。所有这些学派认为罪犯是一个被动的可怜虫、他是处于一般和个别环境长大的牺牲品,他们相信被称为“心理决定论”的东西,也就是说:对于按照先天行事的心理能力来说,一个人是不可能有意志或行动的自由的。
相反地,共产主义国家主张共产主义是一个神圣的事业,个人不许反抗它。所以这些共产主义国家对反对政府的人施行了包括死刑在内的各种刑罚。
共产上义认为犯罪是经济原因引起的,而不是像弗赫德以及其它一些心学家那样认为是心理的原因;一个经济混乱的社会不可能有助于发扬道德。因此,应该惩罚罪犯。但共产主义者怎能够解释在苏联这样一个绝对平均理论管理经济的国度里,罪行依然发生,监狱和法庭仍不能废除。
毋庸置疑,不说是个人主义的看法还是共产主义的看法都有一部分是正确的。个人的周围环境对他有着不可低估的影响,下意识的变态心理有也会导致犯罪,这些都是事实、但是和处在这种环境里的人不是被动的生物。时些心理学家犯了这样的错误;他们过分强调了人体的机能动力,却忽视了人类体系所固有的抑制能力。这种抑制能力能使一个小孩在到了一定年龄时,可以控制他的分泌腺,不至于把尿撒在床上。同样的抑制力使他可以控制他的感情和行为,避免不停地屈服于任性的情感和突如其来的异想天开。
另一方面,经济条件确实对人的感情和行为有一些影响。饥饿、精神分裂,滋长仇恨,可能导致犯罪和道德堕落。这一点是实无疑的,但是,仅是经济因素影响着人类行为,这只是对了一半。苏联声称已消灭了饥饿与贫困的生活,事实完全是谎言。. 主要的问题是:在决定一个罪犯是否应得到惩罚之前,我们必须搞清楚他对他所犯的罪行应负多少责任。必须指出伊斯兰在考虑犯罪和惩罚问题时,是注意到这一点。
伊斯兰从来没有任意地规定刑罚或没有给予适当的考虑而实施它。在这方面,伊斯兰有着一个集两个世界(共产主义理论和个人主义理论)之精华的独到的理论。伊斯兰正确地保持着公正的平衡,坚持要考虑和所有犯罪关系的条件和环境。在判一个罪犯时,伊斯兰同时考虑两方面:罪犯的观点和被触犯了的公众看法。由于考虑周到,伊斯兰所规定的惩罚是公正的。它是以严正谨慎的逻辑和英明的理智为基础的,它一定不会被错误的理论和国家与个人的狂想影响。伊斯兰施行着预防性的惩罚。如果不仔细想一想,毅然一看,那些惩罚显得残酷和野蛮。但是,除非它弄清了这个罪行不是正义的或者罪犯没有被逼去行事,伊斯兰才会施行这些惩罚。
伊斯兰规定砍掉小偷的手,但当小偷是否由于饥饿才犯罪,这点哪怕有一点怀疑时,就再不行施这种惩罚了。
伊斯兰规定用石头砸死通奸男女。但只有在他们已结婚并且有四个目击者作证的情况下,这条法律才可以实施,也就是说两个已婚男女伤风败俗地地犯下了这种罪时,这种惩罚才是必要的。
应该提一下,伊斯兰除规定了那些惩罚外,还采取了类似的预防措施。
从第二任哈里发欧默执行伊斯兰的法规来看,这一点是一目了然的。他被认为是最著名的实施伊斯兰教法者之一。由于他在实施法规方面十分严谨而知名,因此不能说他在解释法律时是马虎的。我们应该记住欧默在饥荒时期,如有人怀疑是被饥饿所驱使才偷东西的,就不执行对盗贼所规定的惩罚 (砍手)。
下面这段小插曲很好地说明了上面所提到的规则:
“有人告诉欧默一些为哈铁(HatidlbnAbiBalm)工作的男孩从一个来自蒙那(Muznah)部落的男人那里偷走了一头母骆驼。当欧默盘问这些男孩时,他们承认他们偷了骆驼。所以欧默命令把这些孩子的手给砍掉。然而转念一想,他又说过:“主啊,如果我知道你(雇主),雇用他们而又使他们挨饿,他们本应有食物可吃却没有得到,以致于他们偷了非份的东西;我就不会把他们的手砍了。”然后他对他们的老板说:“主啊、即然我还没有把他们的手砍了,我倒要罚你一笔钱,让你的心痛一下。”然后他命令这个老板付了双倍于骆驼的钱。
这个小插曲,清楚地说明了一个原则:当环境迫使一些人做错事犯罪时,不要施行惩罚。这一原则得到了圣训的支持:“避免对任何值得怀疑的事施行刑罚。”
如果我们研究一下,被伊斯兰所采纳的惩罚政策,我们将会看到伊斯兰应努力清除掉社会上,那些可能会导致犯罪的环境。采取了这种预防措施后,伊斯兰规定了一个预防性的公正的惩罚。这个惩罚只是对那些没有任何理由和辩解而犯罪的人实施的。在那些社会不能够排除那些可能导致犯罪环境的地方,或对罪行有些怀疑时,惩罚也就不再被施行,并且统治者将罪犯释放,或统治者根据罪犯应对罪行负责的多少,给他轻微的制裁(鞭打或监禁)。
伊斯兰用各种方法,争取消除那些可能导致犯罪的环境。它努力使财富得到平均分配。它以前甚至成功地在欧默的时代,消灭了所有的贫困。伊斯兰国家负责资助每个公民,而不管他信仰什么宗教,他属于什么种族、语言、肤色和社会地位。国家同样负责向每个公民提供合法的工作。当公民找不到工作或没有能力工作的话,他会得到公共财富的资助。
在伊斯兰消除了一切可能的抢劫犯罪动机之后,如果还要实行惩罚,它仍然会把犯罪的一切环境都检查一下,确信罪犯不是被迫犯罪方可实施。
伊斯兰认识到性的力量和需要,它努力使性的本能通过法律手段——结婚得到满足。因此,伊斯兰提倡早婚,并且从国库里拿出一笔钱来,帮助那些想结婚而经济上又有困难的人。另一方面,伊斯兰从社会上,清除了那些能够激起性欲的诱惑物。伊斯兰也规定了崇高而神圣的理想。这些理想抑制过剩的精力,引导它使之为公众的利益服务。伊斯兰教推崇闲暇时间,应设法更接近真主上面。这样伊斯兰根除了所有那些会导致犯罪的动机。伊斯兰仍然不急于诉诸刑罚,除非罪犯无视传统,堕落到畜牲般的地步,竟会被四个人在场看见时,公然通奸。(通奸罪只在此情况下才能成立)。
有些人也许会说当今的经济、社会和道德条件,使年轻人结婚较困难,使他们通奸。这话也有一定道理。但在真正实施了伊斯兰教的地方,就不会有任何导致青年人腐化的疯狂的诱惑,也不会有任何色情电影、报纸和歌曲;没有任何刺激的诱惑的现象出现街头,也没有妨碍人结婚的贫困了。到了那时,也只能到了那时,才可能号召人们保持贞洁,他们才能保持贞洁。在这种情况下,对罪犯可以实行惩罚,因为他们没有
任何理由可申辩。
在规定惩罚之前,伊斯兰首先试图排除所有可能导致犯罪的环境和动机。但是既使在那之后,一个人犯了罪只要对他的罪行是否属实,如还有任何怀疑的话不施惩罚,难道有任何其它制度可以和伊斯兰的公正相媲美的吗?
因为一些欧洲人,没有研究过伊斯兰对犯罪和惩罚的概念的实质,他们认为伊斯兰所规定的刑罚,是野蛮地降低了人类尊严,他们错误地想象诸如此类的刑罚,象欧洲的民事刑罚一样,天天都在施行。他们同样认为伊斯兰社会,沉迷了整天实行鞭笞、砍手和用石头砸死的惩罚。但事实上如此这般的镇压刑罚,实施的非常少。对小偷的那种惩罚,在四百年中实行了六次,这一事实清楚地证明了这种刑罚,根本的目的是阻止犯罪。
必须记住,伊斯兰力争对犯罪的预防,置于惩罚之上。甚至在少数的情景下,当刑罚被实施时,我们可以确信它是非常公正的。
除了他们是天生的罪犯,并且坚持不断地犯下没有任佝正义感的罪行,否则,再没有其它任何理由可以解释,欧洲人为什么害怕实施伊斯兰教的法律规定呢?
另一方面,一些人认为这些刑罚没有任何现实意义,这是不对的。这些刑罚是为了镇慑那些没有任何理智的动机,对犯罪有着强烈愿望的人制订的。尽管他们的动机是强烈的,但在犯罪以前,这个刑罚一定会使他有所踌躇。一些年青人可能由于性受到压抑而感到痛苦,这是事实。但只要国家还在为大众谋利益,还在关心着它的国民,国家有权对人身和财产的安全负责。
另外,对那些没有明确的理由,就想去犯罪的人,他们也没有被仍下不管,听天由命。伊斯兰尽一切可能,医治他们,使他们恢复正常。
遗憾的是,一些受过教育的年青人和当代的法学家,因害怕被欧洲人指责野蛮,而攻击伊斯兰所规定的刑罚。但是我相信,这些人只要认真研究一下伊斯兰明智的法律,他们肯定会大受裨益的。

http://zhongguoysl.bokee.com/3862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