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伊斯兰的教诲

伊斯兰的教诲

Rate this post
打印 上一主题

幼儿阿语丛书

重读纳润章大师的文章深受教育,特转发给网友

伊斯兰的教诲
纳润章
伊斯兰教始于人祖阿丹,大成于至圣穆罕默德,教人之道无一不周,制度无一不善。实满足人生愿望,增进人类幸福,无时间性无空间性适合各个时代各种民族的伟大宗教。仅略述其教诲之万一,以识其梗概。
一、和平 天经中叙述真宰谕以色列族云:“尔等当记吾与尔等订约:勿杀人流血,勿逐同俦于境外。”又云:“尔勿在大地上作恶,真宰实不许作恶者。”又说:“尔勿作恶于大地治平之后。”穆圣曰:“他人之性命财产不受其危害者,方得谓之穆民。”又曰:“穆斯林者,口不伤人,手不伤人者也。”故教以“和平教”命名,盖示人和平为伊斯兰之中心教诲中心目标也。
中国以八年抗战之功,取得胜利之果,实国家建国复兴之机会,人民修养生息之时期也,但事实不然,敌人尚未出境,同室即行操戈,煮豆燃箕,恬不为怪。既悖天经圣训,复违人民心理,前途黑暗,危机四伏。愿国人急起直追,以和平协商之办法,实现团结统一,庶几可离危亡之门,而得治安之路。
二、团结统一 天经云:“惟穆民是弟兄。”盖天下穆民乃伊斯兰教所孕育之教胞,其感情实胜于肉体上的同胞,则彼此应亲爱团结互助。天经又云:“尔民团结一致,把握真宰之准绳,勿分党派。”又云:“尔等勿纷争,否则,尔等必失败,精神必涣散。”穆圣云:“从民论感情,互相如同一体,一窍告疾,全体为之不安。”按人体,本出精灵及各肢体组合而成,而各肢体各有专司,各有作用,且互相维系。使一窍失其功能,或分离本体,则全体功能将受影响,而失去不灵。故全体之健全,需赖各肢体之健全及联系,各肢体之健全,又需赖全体之健全与维系;全体及肢体之健全及联系,则精神始有健全之可言。
回教各民族有休戚相关荣辱与共之关系,若少数教胞失其本能或分离团体,则整个之回教将大受影响。甚至遭到意想不到之悲运。穆圣曰:“穆民于穆民如一所建筑物,彼此联系。”回教民族如此,则一国之人民亦何不如此?故吾国欲自力更生,走向光明大道,复兴建国,位列五强之一,非团结互助不可。
三、博爱 天经云:“人类乎!真主由一男一女造化你们,使你们成为许多支派,许多种族,你们当互相认识。在真主阙前,你们中最尊贵的是你们中最有道德的。”天经既明示人类原本一体,则爱人当如爱己,无种族信仰之分,无贫富贵贱之别。真主所论之贵贱,乃道德之有无耳。天经为普慈人类而降,穆圣为普慈人类而差。则吾人不应体主圣之普慈而博爱人类乎?
四、忠告 天经云:“人类除信主行善以正义相勉,以忍耐相嘱者外,统是折本的。”由是可知,只独善其身而不兼善他人者,仍不免折本。天经又云:“你们中应有一班人导人于至善,且劝善止恶,此辈是成功者。”又云:“你们原为人类选拔的优秀民族,你们劝善止恶:”观此,则知改造社会,纠正人心,纳人类于正规,共趋大同,实为吾人应尽之天职。天经又云:“尔以真理忠言导人于主道,并以最好方式和彼辩论。”观此,谓回教以武力传教之说,当不攻自破,果如其说,则武力解除之时,宗教亦当随之而消灭,何越传越盛,愈传愈广,而会八方如一室,合千古如一时乎?
五、宽大 天经云:“尔以最好之方式抵抗别人之恶行。”穆圣曰:“断绝你的人你联系他,亏负你的人你恕过他。对你不义的人,你以仁义待他。”贤者曰:“以诚意待穆民,以善行待恶人。”故穆圣光复麦加时,迫害穆圣之敌众,请罪于穆圣,穆圣曰:“恕尔等无罪矣,愿尔等此后改过自新。”又穆圣在吴侯得战场,被敌人击落当面牙,血流不止,僚属告曰:“群逆如此逞凶,何不默祈真宰降罪诛戮?”穆圣曰:“吾之使命非咒诅人类,乃慈悯普世耳。彼等之所为,因无知耳。”呜呼!,穆圣之宽怀大量,为何如耶?此正弦歌陈蔡之间之态度,实可作吾人之模范也。虽然,遇有危害自己之名誉及性命财产时,则又不能容忍也。盖避免危险,抵抗压迫乃天命也。天经云:“尔众当为天道而杀敌人,彼杀汝,汝则杀彼,切勿妄为。诚哉,真宰不许过为之人。”又说:“尔遇敌即杀,彼逐尔,尔逐彼,暴虐之惨甚于戮。”斯即夹谷会中,仲尼谓:有文事者,必有武备之要旨也。则中国此次之抗战,实乃顺天应人之神圣战争,宜乎得到最后之胜利也。
六、扶危济困 圣训云:“解救一个犹豫的穆民,或扶助一个受亏的人民,真主恕他罪过。”又云:“真主所喜的善行,是使愉快入于穆民的心,解其忧,了其债,充其饥。”又云:“两种善行,无有过之者,一为信仰真主,一为利人群。”按我国的频繁,旱灾水灾瘟疫交相迫害,其所频密,所残酷者,厥惟抗战八年以来,灾区之广,灾民之众,实前所未有,其伤亡者,固无论矣,其侥幸生存而无家可归流离失所者,遍地皆是,吾人不应启良心,遵主圣之训谕,尽可能范围扶危济困乎?中国昔者有脱胶破困之贤,赠金馈袍之士,并粮分禄之杰,盖可法矣。
七、辅助孤寡 圣训云:“辅孤者,必有天堂之酬报,吾与辅孤者,如此两指耳。(义谓彼此相近,无多差别)”又云:“最好的房子是其中有孤子,而受人优待的那间。最不好的房屋是其中有孤子而受人虐待的那间。”又云:“为孤苦贫困而奔走,亦如为主道而奔走。”又云:“不慈爱孤苦贫困者,真主不慈爱他。”观夫,吾国延续此次战役后,流离失所,嗷嗷待哺之孤寡不知凡几?则吾人欲博得真主之慈惠,享两世之幸福,当以辅助孤寡为先决条件。
八、尊师重道 圣训云:“学者乃真主委托于大地之导师。”则吾人可不尊师乎?又云:“真主之慈惠惟降于吾之代表。”问者曰:“君之代表为何?”曰:“为谨守圣行,纳同人于正轨之学者也。”叶哈雅贤者曰:“学者对教民之感情,较大于父母,盖你教彼等脱离今世之危险,学者教彼等脱离后世之灾祸,彼等之父母,降彼等于大地,学者则升彼等于高天。”故曰,诽谤宗教之学者为大罪,辱骂学者为出教,哈三曰:“世界上使无替圣传道之学者,则人类将近于禽兽。”意谓人类得学者的指导,始可脱离禽兽之领域,上登人类之阶段,然则,师道之不立也久矣。真正之导师能有几人哉,未为导师者,宜知奋,已为导师者,当知敬。而一般蔑视导师不知重道者,益应速自涤其心也。
九、敬老慈幼 圣训云:“不敬老不慈幼者,非吾之信徒也。”又云:“敬老者,真主预定其老境,有人敬之。”此与中国之孟氏所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实相吻合,当今之世,其能敬老慈幼者有几?世风日下,人心败坏矣。
十、谦恭克己 圣训云:“谦恭乃圣之品性,矜骄乃邪恶之性根。”天经云:“尊大唯安拉!”则吾人无骄傲之理。天经云:“人类当自省察,彼受造于何物?乃被造自脊筋胸骨中流出之乐精耳。”是可知,人体之构造,初不过一滴微弱之精水,其出处为你之脊筋,母之胸骨。最后,终不免为腐臭之死尸,何足骄傲乎?或问于先贤曰:“吾人既无骄傲之理,则谦下之道为何?答曰:“尔见一学者,曰此人胜于我,因彼所知吾不知也。”圣训云:“学者乃安拉之代表,圣人之承嗣也,吾能望其项背乎?见一庸愚,则曰此人胜于我,因彼无知而干罪,我有知为恶,彼之罪可赦,我之罪难逭也。见一长者,则曰此人胜于我,因彼先我认主拜主,彼年既长于我,则彼之学识经验必优于我。见一幼者则曰此人胜于我,因我先彼而干罪,则我之恶必较多,彼之过较少。见一同年,则曰此人胜于我,因吾之过失吾知之详矣,彼之,吾不知也。且其过失即使有之,亦无害于我也。”天经云:“行善者利己,行恶者伤身。”于我无尤,且恐其将来悔过自新,而获善终,吾又履其覆辙而趋堕落。”故吾人见他人之善,应有景仰思齐之感;见他人之恶,应感真主护佑之恩,而知戒慎,尽力规戒之,见外教人,则曰彼之前途吾不能限量也。恐安拉加惠于彼,而获伊斯兰之善终,吾因失慎而触怒于真主而获叛道之恶果。嗟呼!对于教外人犹当如此。当今,一般阿訇,每因细故辄互相仇恨,互相诋毁,互相离经叛道。彼辈自绝于人,自绝于主。圣人曰:“彼武断教胞出教者,彼先其教胞出教矣,可不惧哉。”故吾人对真主应小心翼翼,畏主怒,望主怜。对人群应谦逊和霭,互勉互助,取人之长,补我之短,勿存自恃心理,勿现骄傲态度。或有问于贤者曰:“凡人有得于真主之惠,不免有人嫉妒,其不招人之嫉妒为何?凡人遭一灾祸不免有人怜悯,其不启人怜悯之灾祸为何?”答曰:“不招人嫉妒之恩惠,谦恭也;不启人怜悯之灾祸,骄傲也。”然则知谦恭主赐之恩,骄傲为主降之祸者有几?宜乎谦恭者少,而骄傲者多也。
圣穆罕默德对天命则殷勤奉行,时加告恕。讲副功,则夜礼百拜,刻苦自修。问者曰:“君获主赦天经明言之矣,君何苦若是耶?”穆圣曰:“吾固知安拉赦吾罪矣,然则吾本就要为知感之奴辈而示范天下乎?”其处己也,虽一衣一食之微,无不报其朴实,事无大小,凡能力所及者,皆躬自操作,不赖仆役之帮助,故常于室内缀衣,或于庭前取乳,食不求饱,居不求安。其待人也,允人之托,应人之请,与贫人共席,向孩儿道安,遇有疾病者,辙往慰问,其慈祥慷慨无以复加。出门必弟子先行,临阵则踊跃争先,入户必行扣户之礼,赴席必守礼让之仪,与信徒共处,如家人弟子,融融洩洩,无尊卑之分,无圣凡之别。呜呼!至圣居高位而谦和如此,实可为天下万世之效法也。然而,谦恭太过,则流于卑贱。吾教所勉励者,乃公正之谦恭,而非太过之谦卑也。谦卑则为教法所不许。
昔欧默尔执政时,有人晋谒之礼甚恭,欧氏曰:“尔非穆斯林乎?”对曰:“否!吾真穆斯林也。”欧氏曰:“然则,为何如是之谦卑乎?伊斯兰乃安拉选定之尊贵宗教,非人创之旁门左道也。速起立行弟兄见面之礼也。”圣训云:“夫穆民非因必要不应自卑自贱也。”观此,对民众谄媚阿谀,摇尾乞怜之阿訇已失学者身份,为识者所不齿也。圣训又云:“谄媚非穆民应有之品性。”然此与对师长医生之尊敬不同,盖尊师重道,学生方克有成也。夫师长医生同等人也,不经人之尊敬,则彼等之忠爱不显也,故欲病之速愈。必遵医嘱,欲学业之速成,必遵师传。噫!人多不知谦之益,满之招损,而视己之学问道德高于侪辈,而不师人求知识之增进,更不钦贤求道德之日新。无怪所得者少所成者微也,夫高山不辞土壤故成其高,大海不择细流故成其深。不观夫至圣穆罕默德以天纵之圣明而顾向民众,集思广益;仲尼以卓越之睿智而不耻下问,师于项橐,其问礼于老聃也。老子曰:“去子之骄泰与盈志”。嗟夫,孔老授受犹然如此,况其下焉者乎?
 
(原载《清真铎报》第廿五、廿七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