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伊斯兰社会的产生及其特色

伊斯兰社会的产生及其特色

Rate this post

安拉的使者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所倡导的伊斯兰传播运动,只是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安拉委派的众使者领导的漫长的伊斯兰传播运动中的最后一环。它的目标只有一个:让人们认识独一的真宰,人类真正的化育主;使人们去崇拜他们唯一的主宰,从而抛弃人对人的崇拜和人对一切被造物的崇拜。整个人类除少数人在短暂的期限内并没有断然否认安拉的存在和主性的原则,他们所犯的错误就是在于没有正确地认识真正的主宰,换言之,就是他们为安拉举伴了许多崇拜物;或以信仰和崇拜礼仪为形式,或以统治地位和盲目追随为形式,这两者都是与伊斯兰的安拉唯一论原则相违背的,是导人于迷误的以物配主的行径。每一位使者都教授了人们这一原则,但随着时世的变迁,久而久之,人们又抛弃了它,重新返回到了使者曾经把他们解放出来的蒙昧主义状态中,再一次干起了以物配主的丑行;或体现与信仰和崇拜礼仪中;或体现于统治地位和盲目追随中;或使两种形式合二为一。

 
  这就是整个人类历史长河中伊斯兰传播的实质,它的目标就是伊斯兰化:使人类服从人类主宰的伊斯兰化,把人类从人对人的崇拜中解放出来,导向人对安拉的唯一崇拜;把人类从人对人的奴役统治权、法律制度、价值观念、传统习俗中解放出来。在生活的各项事务中,只接受安拉的统治和沙里亚大法,归向对安拉的统治地位的绝对服从。这,就是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以及历代众使者带来的伊斯兰的真谛。
 
  伊斯兰的来临,就是使人类返回到对安拉统治地位的绝对服从,正如包括人类在内的整个宇宙通过安拉的创造的规律服从安拉的意志一样。因此,组织全人类生活的权威,理所当然地应该是支配整个宇宙的那一权威。这样,人类就不至于脱离使整个大宇宙正常运行的权威设计的轨道,而去追求与整个宇宙规律相反的生活方式。其实,人类的产生和成长以及他们的生老病死无一不受安拉创造的宇宙规律的约束,他们的社会生活也不得不受这一规律的支配;同样,人类自愿选择的行为的结局,也同样受这一规律的支配。因此,组织人类生活并不是他们的自由选择,人类不能改变安拉创造并支配的这一大宇宙的规律。故人类应该把伊斯兰做为他们生活中的自愿选择,把天启的沙里亚大法做为他们生活中各项事务的唯一准则。这样,人类生活的两个方面天赋的一面和自由选择的一面就得到了协调;人类的存在和宇宙的存在就达到了完美的和谐。
 
  然而蒙昧主义,建立在人统治人的基础之上,就因此而脱离了这一宇宙体系的规律,使人类生活的两个方面天赋的一面和自由选择的一面产生了冲突,这就是一切使者在他们号召人们服从安拉的伊斯兰传播运动中所遭遇的蒙昧主义,也是安拉的最后一位使者穆罕默德(愿安拉福安之)在传播伊斯兰时所遇到的蒙昧主义。这种蒙昧主义并没有体现在一种抽象理论中,甚至有时它根本就没有什么理论!实际上,它总是体现于一个运动群体中,贯彻在一个社会中,服从这一社会的领导它的思想意识、价值观念、传统习俗、情感和概念,那一社会的各个成员之间紧密合作、互相配合、统一行动、宣誓效忠、有机协作。这样,就使整个社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行动起来,以保持蒙昧主义的存在,防御和消灭以任何形式出现的危及它的存在和结构的事物。
 
  正由于蒙昧主义不体现于一种抽象理论而体现于一个运动群体,所以,任何想消除这一蒙昧主义的、使人类重新返回安拉的努力,都不应该以一种抽象理论为形式,那会是纸上谈兵而无济于事,因为此时,它无能去迎击占主导地位的、以一种有机运动群体为形式的蒙昧主义。按照常规,只要试图废除一种已经确立于实际中的体系而代之以另外一种与其在方针和本质、宏观总则和微观细则各方面根本对立的体系的话,那么就得创造一个条件,即在各个方面超越它,而且,这种新的努力一定要体现于一个有机运动群体之中,它的理论原则和组织基础,它的内部关系和结构一定要优越于那一现行的蒙昧主义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