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伊斯兰科学的新时代?

伊斯兰科学的新时代?

Rate this post

作者H. T. Goranson是Sirius-Beta Corp的领导科学家,是曾任美国防御高级研究计划署的资深科学家。

 

文章原题:A New Era for Islamic Science?

 

版权所有:Project Syndicate,2006年。 

 

  在数百年的时间里,当科学和数学正经历段伟大发明的时代,世界上的一个地区脱颖而出。这些学科的大师们在那里倍受尊崇,医药迅猛发展,普通人也对大自然的奥秘充满了好奇。如是,这一地区也毫不意外地得到来自全球的尊敬。

 

  而在这个星球已知的另一半,科学家们却被惩罚,甚至惨遭杀戮。数学作为非宗教的异端被法律禁止,进而沦为宗教的附庸。那里的生活水平也甚为低下。

 

  上述那片繁荣的地方是伊斯兰教的中东,而陷于困顿的便是无知的欧洲。两个地区都处于宗教统治之下(历史学家们对这样背景下宗教的作用和特点意见不一),但科学只在其中的一个地区得以兴旺。

 

  当然,现今伊斯兰教的中东和西方的角色发生了逆转。

 

  自二战以来,美国在科学领域就是毋庸置疑的世界领导者。在这整个时期,世界上最聪明的学生在美国更优越的研究型大学和机遇的吸引下离开祖国。直到最近,超过半数的美国数学、科学和工程专业的研究生都是外国出生的。这些人才中的许多人毕业后留在了美国,而美国的业界和政府也乐得其所。

 

  与此同时,伊斯兰文化却进入了这样一个历史阶段:科学被等同为西方的影响而被疏远。甚至在石油收入可以支持相当数量的科研的国家,阿拉伯的统治者们也不鼓励这样的投资。其结果使这些社会没有达到其本应达到的繁荣程度。

 

  最近,争取更多政治上的尊敬的愿望促使伊斯兰各国投资于技术,其中最为显著的就是巴基斯坦和伊朗的核雄心。但是,尽管核武器有一定的政治分量,支撑它的科学却是普通而且陈旧的。

 

    美国现政府以信仰替代科学

 

  由培育真正的创见而获得的尊敬比用过去的科学发现来制造产品更有意义。想想看如果一个巴基斯坦机构在癌症研究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它所能产生的影响力有多大。如果阿曼的研究人员发现了抑爱之病的方法,该国的政治话语权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这是一个被忽视的机遇。但另一个机遇也不仅仅只针对伊斯兰社会而存在着。美国最近步步皆错。整个政府内部自总统而下,“事关信仰”替代了科学。当事实与官方信念发生冲突时,顶尖研究者们的报告就被政治手段纂改。在一届受到宗教影响的政府的鼓励下,学校系统也将关注的重点从“科学”转移到“价值观”。

 

  自从2001年的恐怖袭击以来,美国的入境签证配额减少,获得签证也更为困难。这就影响了年轻人才向美国各大学的流动。主要的科学组织提出过抗议,但却于事无补。同时,修改后的征税法使得投资者们在短期内变得更为富有,从而遏制了对科研的长期投入。

 

  伊拉克战争获得了5000亿美金的拨款——这一数额几乎等于过去1000年以来在基础研究方面的全部资金支持。即使美国能避免陷入一个原教旨主义的黑暗时代,它也显然面临着丧失全球科研主导地位的风险。

 

  在1980年代,日本认识到了政治影响力和科学之间的联系。日本首屈一指的实业家、索尼公司董事长盛田昭夫和右翼政客石原慎太郎发表过一系列的演讲,并在1986年以《日本可以说不》为书名,汇集出版。他们勾划出了一种以科学领导力产生世界影响力的国家战略。其中的关键理念是:如果军事技术的“食物链”被别国掌控,那么军事力量的概念就过时了。该书的标题意指日本在掌握了关键军事技术之后就会对美国的军事影响力说“不”。

 

  以石油创造的财富来打造知识经济是完全可能的。例如,得克萨斯州和大多数美国南部各州一样,曾经一度经济落后,并不断恶化。它虽然有来自石油的收入,但用美元来为经济输血,就其本身而言,对繁荣的促进程度可能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所以,德克萨斯决定将其石油收益投入一笔教育基金。

 

  现在,这笔基金的数额可以媲美哈佛大学的家底,并由15所大学分享。其效果也令人惊叹:航天制造业在加州已近绝迹,但在得克萨斯却方兴未艾。电信研究中心和财团纷至沓来,甚至加拿大的电信巨擘北方电信也在此安营扎寨。虽然美国的制造业处于危机之中,但得克萨斯的制造经济却是世界最强之一。

 

  同样的结果没有理由不能在中东出现。然而,伊斯兰世界必须首先重新发现并继承其引以为豪的传统。

http://zhongguoysl.bokee.com/59758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