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伊斯兰艺术和建筑中的光线

伊斯兰艺术和建筑中的光线

Rate this post

 

(位于巴基斯坦伊斯兰堡的沙阿•费萨尔清真寺内部) (位于巴基斯坦伊斯兰堡的沙阿•费萨尔清真寺内部)

在伊斯兰建筑中所运用的各种丰富手段中,对光线的独创式控制增加了伊斯兰装饰艺术的效果。除了实现充足而高效节能的室内照明之外,也利用光线,最大限度地增加建筑装饰的效果。蒂图斯•布尔克哈特写道,想要表达伊斯兰的艺术家,特别是想要表达“存在的一致性”或者“真实的一致性”的艺术家,有“三种手段可以利用:几何学——将一致性转化为空间顺序,节奏——通过时间以及间接的空间顺序加以揭示,光线——有限存在的可见形式。”

蒂图斯•布尔哈特继续道:“没有比光线更完美的神圣独一的象征。因此,穆斯林艺术家探索将他塑造的任何一物都转换成一种光的振动。因此,他以陶制马赛克覆盖清真寺或宫殿的内壁——偶尔也用在外壁上。这种内衬通常用在墙壁的低处,似乎为了消解其重感。为了同样的目的,艺术家将其他表面做成多孔的,让光线进来。壁龛也用来捕光,以最精细的渐变散布光线。颜色展现了内部充足的光线。直视光线令人炫目;通过和谐的色彩,我们发现光线的真实本质——它承载了每一个视觉现象。”

光(nur)在伊斯兰中是个非常重要的概念。真主在古兰经光明章中把自己比作光,“真主是天地的光明……”(古兰经24:35马坚版)接下来是一系列激动人心的关于光的比喻。阿卜杜拉•优素福•阿里说:“物质的光只是真实界域里真实之光的反映,那真实之光就是真主。我们只能通过知觉来思考真主,在知觉的世界里,光是我们知道的最纯的物质,但物质的光有其缺点……真主的完美之光是无暇的。”

古兰经也将天启比作光明,帮助人们走上正路并继续走下去。“……有一道光明,和一部明确的经典,确已从真主降临你们。”(古兰经5:15马坚版)因此,先知们的主要工作就是指引人们,从黑暗走向光明。“我确已降示《讨拉特》,其中有向导和光明,归顺真主的众先知,曾依照它替犹太教徒进行判决……”(古兰经5:44马坚版)大地上的一切存在都是一种善与恶,真理与谬误,启蒙和蒙昧,文明与落后,远见与盲目,光明与黑暗之间的斗争。

伊斯兰建筑表达了穆斯林的世界观,光线在其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不仅仅照亮了建筑,也是一种装饰方式,帮助人们理解伊斯兰的道德和精神。光线将内部空间和外部空间联系起来。光线使得内部空间——通常是人类制造的——的使用者,保持与外部空间的联系,真主的物质界域由他的物理法则决定。光线照亮并美化了人造的东西,也以其自己的方式突出了人、人的创造物以及这个世界的无关紧要、脆弱、相对性以及不完美。同时,强调了真主的全能、完美、绝对、美好、永恒。万事万物完全仰赖他、他的光、他的仁慈,以获得两世的生存、指引和救助。

穆斯林和他们的建筑钟情光线,不管是其象征意义还是光线本身。没有比真理更加简单明了的事物了。绝对地简单、真诚、透明、坦率,对他人,更重要得是对自己——还有比这更好的幸福人生秘密吗?没有什么比光能更好的代表这些想法了,正如没有什么比黑暗更能代表这些想法的对立面。的确,真正的信仰者,其人生是简单、正直、清晰的,自始至终皆是如此。形式和外观的极简化,而实质、意义、目的则深邃、智慧,散发着光明,显然,光与信仰者的生活方式相似。真正的信仰者,他与真主之间,与自我和意识之间,没有什么要隐藏的,没有什么要伪装的,没有什么神秘的,没有什么需要遮蔽的。他的人生中,没有什么犹豫、怀疑、迷信、不必要的恐惧。相反,他非常自信,知足。他毫不犹豫地展示自己,自己的智慧,灵性的力量,努力去实现自己人生的任务。点亮人生,点亮建筑物,从事实和比喻的角度,从灵性和物质的角度,告诉信仰的人点燃并擎起自己的智慧和灵魂,即他的自我,继续他的天职——尊严而文明的代治者,同时又是真主的仆人——不断地向着最高的知识和地位前进,而不忘他来自泥土,在这个世界的一切只是各种临时的关系。更告诉信仰者,他对自己、对造物主是真实的。光对他意味着自信、警觉、意识和灵魂。光意味着诚实和成功。而无处不在的黑暗,则意味着怀疑、摇摆、悲观、孤立和逃避。黑暗是虚假的,黑暗是种失败。黑暗令人讨厌。

因此,穆萨(摩西)先知与法老的魔术师相见,进行一场真理与谬误的决斗。他选择了一个“节日”,要求所有人在早晨聚来。(古兰经20:59马坚版)穆萨先知想要每个人见证真理的胜利。他在早晨来做这样一件事,因为这时天很亮,人们的头脑最清晰,理解能力最强,更容易明白地见证真理。

清真寺里总是很明亮——有时候甚至过于明亮。而在许多庙宇和神殿——谬论和错误的贮藏所中,光线通常得到精巧地控制,比较昏暗,陈设的摆放位置很讲究。有效地影响了参观者的感受、印象和思维。庙宇和神殿是笼罩在神秘、神话、变化之中的,并以这种方式确保其被接受并存在下来。在这些地方,人被虚假的、难以表达的情感操控,沉浸其中,没有客观和批判性的思维,没有理性推理,没有判断力。

伊斯玛仪•拉吉•艾尔-法鲁克详细解释了伊斯兰建筑照明很好的原因:“这项遗产需要伊斯兰建筑做好照明。伊斯兰憎恶黑暗。她从不使用、接受子宫的比喻。启示不是在黑暗中诞生的,不是包裹在神秘、含糊之中出生的。先知经常在公众场合接到启示。天启的到来从不需要意识的终止。相反,受天启影响,先知的意识总是清醒的。因此,伊斯兰不能容忍意识的膨胀、酩酊醉态,精神异常,这些与神圣无关,与宗教经验无关。”

http://www.islam.net.cn/html/yisilanwenhua/yishu/2011/0718/3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