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伊斯兰金融:风暴中的方舟

伊斯兰金融:风暴中的方舟

Rate this post

将伊斯兰教义贯穿于经营活动始终的伊斯兰金融,在现代全球金融系统中独树一帜。特别是在当下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中,伊斯兰金融以其注重道德、风险共担、利润共享的经营理念和方式较好地规避了风险,大多数伊斯兰国家的经济不仅没有受到大的影响,许多伊斯兰银行还在油价下跌、没有利差的经营条件下取得盈余。研究伊斯兰金融,对我们更好地开展金融创新,防范风险,广泛开展与伊斯兰国家的经济合作大有裨益。

一、伊斯兰金融特点及发展

伊斯兰金融泛指按照伊斯兰教义框架创立和运营的金融实体。全球首家伊斯兰银行于1963年在埃及设立。近年来,随着中东地区伊斯兰国家石油美元激增,经济持续增长,穆斯林移民潮、宗教认同感的加深,以及石油美元带来的财富效应等,带动了伊斯兰金融的蓬勃发展。其鲜明的特点是:

浓厚的宗教背景。遵从伊斯兰教义,经营活动严格遵循禁止利息、禁止投机行为、禁止投资于伊斯兰教义不允许的产业(如:赌博、烟草、猪肉、色情)等原则,履行合约性义务和披露信息被奉为神圣的职责,有专门机构对金融机构恪守教义情况进行监督。金融产品对应实物资产,收益设计成租赁收入或利润分成。

伊斯兰经营模式。分为损益分享模式和非损益分享模式两类。损益分享模式,包括参与股份制和盈亏分摊制等,对应的产品包括利润分享协议和股本参与等。多采取两级损益分享模式。例如在负债面,由储户与银行签订无限制的利润分享合约,授权银行集合管理运用存款来融通许多不特定的投资计划,再分享集体投资损益;在资产面,则由银行与企业家签订有限制的利润分享合约以融通该企业家的特定投资计划,再按既定比率分享该计划的损益;非损益分享模式,包括加价制和手续费和分红制等,对应产品包括成本加利润销售合约和租赁合约等。

要求担保品的能力有限。一般而言,伊斯兰银行通过损益分享模式对客户融资,不要求担保品来抵减信用风险,但也有例外,银行偶尔会要求担保品来减少道德风险,以防止企业家采取过高风险及欺骗的行为。另一方面,伊斯兰银行若经由非损益分享模式对客户融资,则能要求担保品。

存款业务有别于传统银行。与传统银行提供保本保息的存款业务不同,伊斯兰银行提供保本不保利(银行视获利情形酌量配利)的储蓄存款及不保本也不保利(按约定比率分享投资损益)的投资存款与特定投资存款。活期存款保本零息,理由是该存款的主要作用是交予银行安全保管。

据英国《银行家》杂志2008年世界500强伊斯兰金融机构排行报告,全球注册的伊斯兰金融机构数达到614家,经营控制的伊斯兰教相符性资产以27.6%的年增长率由2007年的5005亿美元增加到2008年的6391亿美元。近年来伊斯兰金融保持了15%~25%的增长率,金融机构及服务范围从中东、东南亚不断扩大到欧美、北非,并逐步扩散到全球。其中具有较大资产规模和影响力的有伊朗国家银行、科威特金融公司、汇丰银行伊斯兰子公司等。随着伊斯兰金融的发展,伊斯兰金融财富管理工具包括伊斯兰基金、伊斯兰债券、伊斯兰保险也开始逐步兴起。据统计,伊斯兰基金的每年的增长速度在30%以上;伊斯兰保险每年的增长速度在20%左右;伊斯兰债券的增速也在15%以上。

伊斯兰金融快速发展也引起了全球金融业巨头的关注。英国首家伊斯兰银行于2004年9月在伦敦开业,汇丰银行伊斯兰子公司2008年资产增长56%。法国、瑞士近两年分别成立了四家伊斯兰银行。澳大利亚正在打造国际伊斯兰金融中心。日本、新加坡、中国香港都开始积极推进伊斯兰金融发展。特别是此次金融危机为伊斯兰金融发展,进入主流市场提供了一次难得的机遇。可以说,伊斯兰金融作为国际金融界的新兴力量,具有不可估量的发展前景,并已经开始改变世界金融格局。

二、危机中凸现伊斯兰金融优势

自金融风暴席卷全球以来,大部分国家金融业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但伊斯兰金融以其较强的稳定性、较高的安全性,在金融海啸中坚定挺立。

信仰要求伊斯兰金融注重公平,减少了信息不对称和道德危害。伊斯兰金融的基本理念来自对伊斯兰”公正、平等、互助”精神的信仰和遵从。伊斯兰银行在经营中坚持诚实服务、业务公开、平等交易以及与客户相互协商、利润共享、风险共担的原则,在商业运作中成为共享利润和共担风险的合作者而不是成为债主,不提倡由借方负担全面经营压力、无论事业成功与否都必须偿还贷款,并支付事先规定利息的传统商业银行的金融资产增长方式,所以更加受到客户的信任和支持。伊斯兰的金融没有利息,但对其所投资实业,从客户到产业投资及分红,来龙去脉一目了然,不隐藏任何交易,不做虚假账目,最大程度上减少了信息不对称,规避了道德风险。

对利息和投机的禁律,有效降低了金融工具杠杆比率。伊斯兰律法严禁收取利息,而且对投资的规定非常严格。伊斯兰金融机构严格遵循伊斯兰道德准则,只进入对社会和民众有利的行业,不参与任何对社会有害的生产和服务项目,不参与风险不确定及转嫁风险的交易,由于伊斯兰金融机构没有参与诸如债务抵押证券、信用违约互换等金融衍生产品交易,一直保持较低金融杠杆比率,所以对此次金融危机具有”免疫”能力。

基于传统的投融资模式,有效抵制了虚假繁荣和泡沫经济。伊斯兰银行的资金主要来源于吸收存款,而不是从资金拆借市场借款,从而在信贷危机导致的拆借市场失灵时,规避了市场波动的风险。而且,根据伊斯兰教义,伊斯兰金融机构吸纳的资金要用于实业投资,投资要有实实在在的资产为基础,对虚假繁荣和泡沫经济实行了有效抵制。

民族认同感的加深有效回流了资金,增强了资本实力。过去伊斯兰国家把大量石油美元投入到欧美国家,但”9·11″事件后,由于担心同美国关系恶化导致对伊斯兰资金的限制,以及阿拉伯社会从民族发展高度开始规划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工业、农业项目,大部分伊斯兰国家逐步把他们的资金从西方控制的银行中转移出来。据统计近几年约有8000亿美元从欧美回流。另一方面,在过去的几年中,穆斯林国家石油收入的60%~70%都被吸纳入伊斯兰银行,增强了伊斯兰金融业的资本实力,从而实现了阿拉伯经济投资的强劲发展。

吸取亚洲金融危机教训,防范了悲剧的重演。在亚洲金融危机中,东南亚穆斯林国家如马拉西亚、印尼等经济、金融系统遭受了重创。经过亚洲金融危机后,各国开始对金融体系进行改革与整顿。如马来西亚开始对资本项目、贸易汇兑和货币兑换实行严格的限制。对国内银行业大力加强监管,不良贷款率从危机时的13.6%降到3%左右。同时大力倡导伊斯兰金融、发展伊斯兰债券,使其成为东南亚的伊斯兰金融中心和亚洲最大的债券市场,伊斯兰债券发行以每年20%比例增长。

但是,受传统金融体制机制和企业文化限制,一些制约伊斯兰金融市场运作的因素必须加以关注。一是支持伊斯兰金融体系有效法律框架和规章制度还没有建立起来。伊斯兰国家现有的银行业规章制度是根据西方银行业的模式建立的,缺乏根据伊斯兰原则运作的规章制度实体,伊斯兰金融机构的运作面临着诸多困难。二是创新步伐缓慢。三是伊斯兰银行会计准则尚待完善。由于金融工具的性质和处理方法与西方金融不同,西方会计程序并不完全适用。四是专业人才匮乏。五是缺乏统一的伊斯兰国家宗教原则。在缺乏普遍接受的宗教核心权威的情况下,不同的思想流派对伊斯兰原则解释的分歧可能意味着同一个金融工具会被一个委员会驳回而被另一个委员会接受。

三、借鉴和启示

恣肆全球的金融危机促使我们对现代西方金融制度中的一些理念进行反思,伊斯兰金融在风暴中的表现,从以下几方面为我们提供了借鉴和启示。

金融创新原则。有效的金融创新,有利于分散风险,提高资源的配置效率,从而提升银行的核心竞争力。从本源上看,本轮金融危机并不是由金融创新造成,而是金融创新偏离了审慎经营原则,放松了风险管控。虽然伊斯兰金融缺乏统一的监管体系,各伊斯兰国家也采取不同的监管方式,但是受到伊斯兰教义的指引,各伊斯兰金融机构在投资方面都执行一致的规定,所有的产品和服务都是以有形资产为基础,并将信息披露视为神圣职责,较好规避了全球化进程中金融市场波动的影响。因此,在金融创新中要着重把握好以下原则:一是真实性原则。即金融创新的”原材料”必须货真价实,只有良好的基础信贷产品,才能有效控制金融衍生品的风险。二是风险可控的原则。金融创新是双刃剑,在推动金融创新的同时,必须加强对金融风险的管控。三是透明度原则。在危机中,大量金融创新产品在OTC市场而不是在场内市场进行交易,透明度很低,客户并不能充分了解其风险。因此在金融创新中,要充分揭示与创新产品和服务有关的权利、义务和风险,让创新在阳光下运行。

合理负债要求。信用或是具体的债务,是西方国家金融活动的基础所在。在美国,贷款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从房子到汽车,从信用卡到电话账单,贷款无处不在,一些欠缺还款能力保障的人也获得了贷款,过度负债埋下了危机的种子。伊斯兰金融不鼓励客户大量借款并沉溺于炫耀性的消费中,如伊斯兰银行不允许存款账户透支,只向购买房地产的客户提供在承受能力之内的贷款,伊斯兰银行卡的客户如果不用完授信额度,将获得会费减免,使消费者有效规避了金融危机的不利影响,得以维持业务发展和生活。

履行社会责任。金融监管所遇到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金融资本对经济的顺周期影响的加强,这意味着更多非理性繁荣和更深的萧条,这也是巴塞尔新资本协议不能解决的问题。当经济景气时,企业经营状况好,金融机构会采取比较宽松的信贷政策;而当经济衰退时,企业经营状况面临困难,金融机构为管控风险,会采取紧缩的信贷政策。由于金融机构往往愿意锦上添花,而不愿意雪中送炭,信贷容易出现羊群行为,从而导致和加深顺周期问题。

长期以来,在抑制顺周期性问题方面,各国从技术方面入手,努力让资产和负债更加匹配。伊斯兰金融则为解决顺周期问题带来了道德方面的解决思路,即强调金融机构与企业风险共担,鼓励金融机构对商业活动赋予长期眼光,采取长期策略。这也使我们对西方金融制度中的一些传统理念进行反思,即金融机构是不是应该以人性和公正与客户真诚合作,即使面临困难和危机,也能够与企业风险共担、同舟共济,从而极大增强市场信心,延缓金融危机传导。

支持弱势融资。近年来,小企业对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日益显著。但是,由于小企业抗风险能力弱,财务信息不全,融资渠道单一,担保能力不足等原因,小企业贷款问题成为困扰国内银行界的一个难题。伊斯兰金融通过设立”风险基金”或”创业基金”,包括直接投资,以合伙人身份共同参与经营、共享企业经营所得,并对经营亏损共同承担责任,可以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问题;伊斯兰金融产品中的租赁、预付货款等则从产品创新方面为解决小企业贷款难问题提供了解决思路。这样,不但使银行对贷款资金用途完全掌握,也省去了小企业寻找担保所需的额外费用。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5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