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伊斯法罕:触摸伊朗

伊斯法罕:触摸伊朗

Rate this post

从德黑兰驾车往南400多公里,途经麦地、荒漠和火焰山一样红褐色的岩层,就到了伊斯法罕。

伊斯法罕曾是11-12世纪塞尔柱王朝和16-18世纪萨法维王朝的首都,受益于丝绸之路上东西方贸易的繁忙,这座城市在萨法维王朝时期达到极盛,手工业尤其发达。

“伊斯法罕半天下。”

从阿里卡普宫的露台俯瞰气势恢宏的伊玛目广场,可以想象它曾经配得上那样的美誉。长方形的广场整洁开阔,据称规模仅次于天安门广场,高头马车拉着伊朗游客围绕绿地喷泉转圈,恍惚间仿佛君临天下的阿巴斯国王在检阅自己的军队。广场一端,深蓝色的伊玛目清真寺大门和拱顶光辉夺目,马赛克瓷砖贴出细密繁复的花纹,远望只觉富丽堂皇,近看让人目眩神迷。广场两侧的巴扎聚集着各色手工匠铺,珐琅花瓶有蓝天的颜色和岩石的质地,工匠丁丁当当一锤一锤地敲打出银盘上的雕花,羊毛地毯一张张垂挂在屋檐上,像颜料在风中泼洒。买一个珐琅盘子,一个珐琅花瓶,花了80美元。不少店里的工匠都是年轻人,看来还是可以赚钱的活儿。傍晚时分,广场一角的冰淇淋店会排起长队,买当地一种白色的冰点,像一撮细碎的米线,或者随处可见的蛋筒冰淇淋。广场边的停车场也会开始拥挤,不得不让穿白色制服斜披条幅的交警出来维持秩序。

土耳其航空公司的飞机降落到德黑兰机场的那一刻,我觉得很不真实,这么容易就到了传说中的伊朗吗?德黑兰是一个大都市,那里的伊朗人对我来说是面目模糊的。在伊斯法罕,或许是因为这里人的热情开放,或许是伊玛目清真寺、阿里卡普宫、四十柱宫和三十三孔桥这些古迹的存在,我实实在在地触摸到了伊朗。伊朗人三五无业青年聚在街头小店吃冰淇淋,喝果汁,打扮时尚的墨镜帅哥和他妆容精致的女朋友在关门的景点门前商量接下来该去哪里。阿里卡普宫有小巧的音乐厅,用满墙镂空的雕花制造混响效果。夜色中的三十三孔桥像一条珍珠项链,从容地夺去明月的风采。在看不到40根柱子的四十柱宫,我第一次看到独自拿着单反拍照的伊朗女生,也惊艳于流光溢彩的壁画,它们让我联想到梵蒂冈博物馆的西斯廷教堂。

在伊玛目广场,我看到英俊沉默的伊朗男人坐在长椅上等待;笑容灿烂的伊朗女孩一边提着长及脚踝的黑袍,一边跑动着捕捉空中飞跃的羽毛球;母亲和孩子在花坛和喷泉边依偎在一起合影,偶尔转过脸来向我们的相机微笑招手;22岁就已经结婚的女生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主动找我们攀谈(攀谈的中心思想仍然是了解我们对伊朗的看法),她的记者丈夫羞涩地介绍他制作的伊斯法罕风光片;清真寺巴扎的小贩油嘴滑舌地招呼我们去他的小店;一群戴黑色头巾的女高中生不顾带队老师的催促,看到同行的中国小伙子兴奋得尖叫,把他当明星一样围着要求合影;一旁也有吃着冰淇淋的中年女人,看到我们的镜头便转身以头巾遮面;身着浅绿色制服的旅游警察诚恳地请求我们填写意见调查问卷,几乎是央求着我们”有任何小事都可以找他们帮忙。”

有在伊朗工作的朋友抱怨说伊朗人很赖皮,表面热情,但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利益就不认账,商业契约常常就是一纸空文。另一方面,他们也很有人情味,多说好话以礼相待,充分表示对他们的尊重,有些小事也就通融了。对和他们没有打过交道的我来说,这更像是一个可爱的缺点。其实,用一种性格概括一个民族是可笑的。朋友对自己一位勤奋可靠的伊朗同事就倍加欣赏,可惜的是,很多像他一样任劳任怨工作的伊朗人可能一辈子都没办法富裕,而有遗产有房子的富人却能轻易地靠投机赚取美金,住房难、失业率高是老百姓抱怨最多的,由于没有房子就不能结婚的传统,许多无力购房的年轻人就这样耽误了成家。伊朗总统内贾德出身平民家庭,被认为是有心改革经济的领导人。他取消了对能源业的巨额补贴,近期还启动了机构精简改革计划。但我对伊朗政坛实在不够了解,这些措施能不能取得实效,恐怕也没有资格去评判。伊朗大权在握的还是最高精神领袖。在我所到之处,几乎都有霍梅尼和哈梅内伊的相片,如同土耳其到处悬挂的凯末尔照片一样。土耳其和伊朗的政治制度截然不同,一个是世俗政权,一个是政教合一,却同样把一两个领袖当作神一样崇拜,只是土耳其崇拜的是世俗主义的先驱,伊朗崇拜的是宗教领袖,实在有趣。

在我们住宿的历史悠久的阿巴斯饭店,结账离开前,我趁人不注意偷偷拍下了前台悬挂的领袖照片。放下相机,我忍不住想象,会不会有这些照片从墙上被取下、让他们走下神坛的那一天呢?如果真有这一天,土耳其一定不是现在的土耳其,伊朗也一定不是现在的伊朗,恐怕伊斯兰世界也不会是现在的伊斯兰世界了。

http://askaraghaee.blogfa.com/post-143.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