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伊朗总统演讲使许多人害怕

伊朗总统演讲使许多人害怕

Rate this post

 [编译者按语﹕本文是对4月20日伊朗总统在日内瓦联合国反种族主义大会上演讲的评论﹐作者是索玛斯‧密尔恩(Seumas Milne)﹐发表在4月24日英国《卫报》上﹐题目是“全是白种人杯葛日内瓦会议说明了什么﹖”(What credibility is there in Geneva’s all-white boycott?)。  译文中稍加删节和解释。]


 

 

 

 索玛斯‧密尔恩

在南非通过反对世界种族主义的《德班宣言》发表八年之后﹐这是后续的一次国际领袖审议大会﹐定于2009年4月在日内瓦开幕﹐但是会前就有九个国家宣布不参加﹐对会议精神表示抵制。  这九个国家是﹕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荷兰﹑德国﹑波兰﹑意大利和以色列。  这些都是欧洲人的国家﹐除了以色列外﹐但今日的以色列﹐也都是从欧洲移民的犹太人﹐同古代原居民断绝了两千年的关系。  他们预料这次大会上将有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发表演讲﹐显然不愿听﹐因为会触动他们的痛处。  根据大会事先的议程﹐大会第一天﹐内贾德总统第一个登上了讲台﹐他宣读了经过修改的讲稿﹐使23个欧洲国家的代表中途退场﹐忍受不了他的指责而默默走出会场。  这对于国际会议﹐是极其不礼貌的举动﹐看来是无可奈何。

 

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六十多年后﹐第一次召开国际反种族主义会议﹐西方国家应当对过去许多世纪的种族压迫和殖民主义做深刻的检讨﹐以便促进人类文明进步。 但是﹐从抵制大会的这些国家看来﹐这些都是欧洲血统的白种人国家﹐他们手上都沾满了种族主义的鲜血﹐但还没有认识到种族主义血腥历史的罪恶﹐还在坚持他们的种族高贵﹐藐视对他们提出控诉的“卑贱”民族。  查一查这些抵制日内瓦反种族主义大会的国家﹐哪一个对海外或国内非白人种族没有迫害过﹖   包括波兰和捷克﹐这些小国家。 他们“近墨者黑”﹐觉得自己是白种人﹐流着高贵种族的血﹐就理所应当欺负其他种族﹐他们相信“优胜劣汰”的理论。  那些在海外殖民的欧洲国家﹐均以消灭当地土著居民为手段进行疯狂掠夺﹐并且永久占领﹐如南北美洲﹑非洲和东南亚许多国家﹐以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如今这些国家的社会中﹐都普遍存在着现代形式的种族主义歧视和迫害﹐如仇恨穆斯林﹑歧视和驱赶外来移民﹑向贫穷国家转嫁国内危机﹐在过去的二十年中都有不光彩的记录。

这次大会所涉及的主题﹐是揭露西方国家对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的偏袒和支持。 在八年前的德班会议上﹐就出现了同样的问题﹐所以那次会议被西方国家看成“被伊斯兰国家劫持”的罪名。  他们信息很灵通﹐知道这次会议将对历史和现代的种族主义罪行变本加厉给予揭露﹑批判和鞭挞﹐例如欧洲人从中世纪就开始横跨大西洋的贩奴运动和殖民主义开发﹐在残酷掠夺世界人民中富裕了起来。 在二十世纪前半期﹐欧洲人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不是为了正义事业﹐而是为了互相分赃和掠夺﹐使数亿无辜的平民遭殃和死伤﹐而最后的得胜者控制了今日的世界﹐成为国际主人翁﹐主宰世界事务。

在《德班宣言》中﹐大会一致通过的文本﹐没有谴责以色列的词句﹐只实事求是地说“巴勒斯坦人民应与以色列享有同样的主权和安全”﹐当时参加会议的以色列总理佩雷斯都说﹕“这次会议是以色列所争取到的一次成就。”    今年的日内瓦大会﹐美国没有派出正式代表参加﹐但美国的工作人员到处出现﹐开展游说活动﹐向许多国家的代表施加压力﹐动员欧洲右翼势力对以色列袒护﹐并对这次会议定调为“充满仇恨”﹐目的使如此严肃的国际反对种族主义运动流产﹐继续它的世界霸权主义。

艾哈迈德-内贾德总统的演讲稿是经过修改的﹐在他事先同联合国秘书长会谈中﹐呈递了他的原稿﹐为了顾全大局删除了许多尖刻的揭露词语和伤害以色列的话﹐例如对德国纳粹屠杀犹太人事实的怀疑﹑犹太复国主义对欧洲社会的渗透﹑欧洲的支持使以色列更加顽固等等。  以色列在西方支持下成为中东唯一拥有核武器的国家﹐给那个地区的安全和稳定造成巨大威胁。  在西方国家的操纵下﹐巴勒斯坦人民是当代世界受到最不公正待遇的民族。  这些内容都为尊重秘书长的提议删除了。   但是﹐在内贾德总统讲话中﹐最使欧洲白种人难以忍受的词语大概要数欧洲国家“在巴勒斯坦帮助扶持了一个最残暴﹑最有压迫性的种族主义政权。”  其实﹐这些都是事实﹐世界各国人民﹐谁人不晓﹐谁人不知﹖   犹太人在西方帮助下掠夺了巴勒斯坦人民的土地﹐而且剥夺了他们最基本的生活数据和生存权力。

在众位欧洲代表退场会场之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外长马里基对伊朗总统演讲充份肯定地说﹐占领巴勒斯坦领土的以色列暴露了“最丑陋的种族主义面孔”。    对以色列在巴勒斯坦领土上犯下的暴行﹐带领欧洲国家退场的英国驻联合国大使彼特‧古德罕姆说﹕“如果我们看到了﹐我们就相信﹐但是我们没有看到。”  这是外交场面耍无赖的话。  西方国家从中世纪开始的殖民主义罪恶历史﹐迄今还在继续﹐在支持犹太复国主义问题上表现最为集中﹐成为世界反对种族主义的焦点。

以色列新近完成了大选﹐极右势力重新执政﹐新选外交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扬言说﹐要把90%的阿拉伯居民“转移”出去﹐只留下一小部份“发誓表示效忠以色列的阿拉伯人”成为公民。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为露骨的种族主义吗﹖   假如是以色列外长利伯曼登台演讲﹐这些欧洲国家会退场吗﹖  他们当然不会离开。  即使是这样﹐这个会议也能照常会开下去﹐肯定会有更多的国家代表将发言质问西方支持的犹太复国主义是什么性质的政权。  通过对以色列的认识﹐全世界人民更加看清了西方国家控制世界的本质。  这些支持犹太复国主义的国家﹐是清一色的白种人﹐必然发人深省对这个世界公正性的怀疑﹐占人口绝大多数的“有色人种”都应思考他们生活在西方控制世界上的真正地位。  这些白种人代表退场了﹐不言而喻﹐他们的种族主义立场完全暴露在世人面前﹐所以他们害怕这个会议。

http://www.norislam.com/?action-viewnews-itemid-5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