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伊玛目萨迪格与苏菲学者的辩论

伊玛目萨迪格与苏菲学者的辩论

Rate this post

苏福杨·赛里是一位苏菲学者,居住麦地那,有一天,他来见伊玛目萨迪格,看见伊玛目萨迪格穿着一件华丽的白色外衣,就对他说:“你不适合穿这样华丽的衣服,你不应该贪婪红尘,应该多多地敬畏和赞念安拉。”

伊玛目说:“你好好听我说,对你今后两世都有好处。你认为我穿这样的衣服是异端,违背了伊斯兰教规定,也许你认为,穆圣和圣门弟子生活简朴、贫穷,所以,每一个信士的生活都应该简朴、贫穷,直到末日。但是,我要对你说,穆圣生活在一个社会普遍贫穷,生活无着落的时代,许多人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没有,所以穆圣与圣门弟子都象普通人一样生活。但是,在这个时代,人们的生活条件得到了一定的改善,最应该享受这些恩惠的是穆斯林而不是非穆斯林。
你看我穿着这件华丽的衣服,哪一点错了?指安拉发誓,你现在看见我享受安拉给予的恩惠,但是,我日夜都在提醒着自己,只要有施舍的必要,我会马上把钱财施舍出去的。”
面对伊玛目那充满哲理的话,苏福扬无言以对,低着头回到他的同伴中去了,并把所发生的事告诉给他们。他们决定集体去与伊玛目辩论。

[Page]

他们来到伊玛目萨迪格面前说道:“我们的朋友不能够拿出有力的证据来反驳你,现在我们一起用有力的证据反驳你,一定要把你驳倒。”
伊玛目说:“你们的证据是什么,请讲吧。”
苏菲们说:“我们的证据是从《古兰经》中找到的。”
伊玛目说:“那太好了,再没有比《古兰经》的证据更有力了。你们说吧,我洗耳恭听。”
“我们只用两节经文来证明我们走的道路是正确的。安拉在《古兰经》中表扬一伙人说:‘在他们之前,安居故乡而且确信正道的人们,他们喜爱迁居来的教胞们,他们对那些教胞所获的赏赐不怀怨恨,他们虽有急需,也愿把自己的让给那些教胞。能戒除自身的贪吝者,才是成功的。’《古兰经》另一处说:“他们把自己喜爱的食物给了贫穷人、孤儿和俘虏。”
当他们说到这里时,坐在旁边的一个人开口说:“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你们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话,你们用这些经文来迷惑人们,让人们不要贪爱钱财,以便把钱财施舍给你们,让你们享受。实际上,你们根本不是放弃红尘的人。”
伊玛目说道:“我们暂且不说这些。”然后他对众苏菲说:“首先你们说,是引用《古兰经》的证据,你们是否知道哪些经文是明显的,哪些经文是隐微的,哪些经文是废除的,哪些是被废除的?许多穆斯林就是在这一方面走向了迷路,他们对《古兰经》根本不了解。”
众苏菲说:“在这一方面我们总体上是有概念的,但不是完全知道。”
“你们的错误就在这里,《圣训》与《古兰经》一样必须全面了解。不可断章取义。你们所引证的《古兰经》经文不能证明禁止人们享受安拉赐予的恩惠。这节经文指的是安拉赞扬一伙民众,他们在特定的环境下先为人后为己,把自己的财产与别人共享。在那种特殊的环境下,如果他们不这样做也不犯罪,也没有违背安拉的命令。因为,安拉并没有命令他们那样做,当然也没有禁止他们那样做,而是他们凭着自己的热情,让自己生活艰苦点,节省些钱财施舍给自己的同胞,安拉将赐予他们重大的报酬。所以,这节经文和你们所说的完全是两回事,因为你们禁止和谩骂那些合法享受安拉给于钱财和恩惠的人。圣门弟子把自己拥有的一切都奉献在安拉的道路上,施舍给自己的同胞,这是因为环境所迫。但是后来安拉在施舍方面下达了更完美的命令,并规定了施舍的界限,我们只需遵循安拉后来的命令,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不用效仿圣门弟子的行为。
安拉用仁慈改善了信士的状况,禁止人们把自己的钱财全部施舍给别人,而自己和家人却生活在贫困的环境中,因为在家庭中有身体虚弱的人、老人和小孩,他们承受不了饥饿的痛苦。如果我家中只有一碗饭,还把他让给别人吃,那么,我的家人就会饿死,所以先知说:‘如果一个人,只有几个椰枣或几块馕或几个第尔汗,而要施舍,首先应该施舍给他的父母,其次是他的妻子和儿女,再其次是他的兄弟和亲戚,最后才轮到别人。’别人是最后得到施舍的人。先知当听到一位辅士自己去为主道而献身,留下几个孩子,先知就说,如果你们早把这件事告诉我,我绝不让他埋葬在穆斯林的坟场,他自己去献身,而留下这些孩子伸手向人们乞食。’
伊玛目巴格尔的父亲给我讲过:先知说;‘你们在施舍的时候,首先应从家人开始,凡是与自己较亲的人,先施舍给他们。’
另外,《古兰经》禁止不劳而食,《古兰经》说:‘那些人,他们在施舍时既不浪费,也不不及。’
《古兰经》中有许多经文既禁止人们过分地施舍也禁止人们一毛不拔。《古兰经》走的是中庸之道,并不赞成手中有什么就把它全部施舍给别人,最终落得两手空空,然后再伸手向安拉祈求道:‘主啊!求你赐我衣禄吧!’安拉是不应
答这种人的乞求的。先知穆罕默德说:‘安拉不应答以下几种人的乞求:
1, 乞求安拉伤害父母的人。
2, 他把自己的钱财借给别人,既没有请人作证,又没有留下任何字迹。后来他的钱被那人独吞了不还给他。于是他祈求安拉。象这种人的祈求是不被应答的,因为他是自作自受,把自己的钱借给别人,既不请证人也不立字据。

[Page]

3, 祈求安拉免遭妻子伤害的人,他的祈求也是不被应答的。因为,解决的办法在他自己的手中,如果他真的遭到妻子的伤害,不喜欢妻子,那么可以解除婚约,与她离婚,何必祈求安拉呢?
4, 坐在家中不去劳动而祈求安拉赏赐衣禄的人,安拉回答他们说:‘难道我没有赐给你们劳动的力量吗?难道我没有给你们健康的身体吗?我赐给了你们手、眼睛、耳和理智,你们可以看、听和思考,可以去劳动,为什么要坐在家中伸手祈求呢?我创造你身体上的肢体,就是要让你工作,对这些恩惠的感谢就是劳动和工作。你没有任何不去劳动和工作的借口,你应该去劳动去遵循我关于劳动、寻求方面制定的法律,不要成为别人肩上的负担。如果你按我的命令去做了,我一定让你丰衣足食,如果你去劳动了,去寻求了,但还是解决不了温饱问题,那么你的乞求是可以接受的。’
5, 安拉给了他许多钱财,而他全部施舍给别人,最后成为一个穷人,再向安拉乞求衣食。安拉回答这种人的乞求说:‘难道我没命令你们在施舍时要适中吗?难道我没禁止无限度的施舍吗?’
6, 向安拉乞求割断骨肉亲的人,或向安拉乞求导致断绝骨肉亲的东西,这等人的乞求也是不受承领的。
安拉在《古兰经》中已经教导先知怎样施舍财产,有一次先知得到一些钱财,他就想把这些钱财施散给贫穷人,甚至不想让这些钱放在家中一夜,当天就把所有的钱施舍给了穷人。后来又来了一个乞丐,非要求先知帮助,而先知由于手中没有任何东西给这个乞丐,而感到非常伤心和苦闷。于是,安拉降下启示命令先知:‘你不要把你的手束在脖子上,也不要把手完全伸开,以免你变成悔恨的受责备者。’
艾布白克尔在临近归真时有人对他说:‘你对财产留下遗嘱吧!’
艾布白克尔说:‘把我财产的五分之一施舍出去,剩余的留给继承人。’五分之一的财产也不少了,但是艾布白克尔只遗嘱五分之一的财产,而实际上,按规定,临危的病人可以遗嘱三分之一的财产。
大家都知道赛勒曼和艾布·赞尔是非常虔诚而又不贪婪红尘的人,有一段时期,赛勒曼从国库中领取费用,他把一年的开支全部存起来。有人就对他说:‘你特别虔诚又不贪今世,为何还要存一年的费用呢?也许你今天或明天就要死去,哪里还活到年底呢?’他回答说:‘也许我现在不会死,为什么你们竟假设死呢?另外的假设还有啊!如果我能活到年底,我需要开支,需要生活来源。你们往往会忽视这一点,如果人没有生活来源,怎么能很好地去遵循真主的命令呢?怎么还有能力为主道工作呢?只有在生活来源得到保障的情况下,心情才会安宁,才会更好地祈祷安拉。
至于艾布·赞尔,他有几峰骆驼和数只羊,有时他想吃肉或来了客人,或看到别人有需求,就宰上一只羊。如果想给别人,也要留下一半自己食用。
有谁能比得上他们那样不贪红尘呢?但他们还是要生活富裕点。先知针对他们所说的话是众所周知的,先知说: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赛勒曼与艾布·赞尔的虔诚以及他们的不贪。而你们(众苏菲)却让人们不要享受自己的财产,要人们生活在贫困之中。现在我给你们念一段我的先辈从先知那里传来的圣训,先知说:‘最好的信士是:如果他一无所有,他也会感到幸福;如果他拥有东西方的财产,他也认为是好的,是幸福的。’
真正的信士不是那些贫困潦倒、手无分文的人,真正的信士取决于他的信仰,无论是在贫穷时还是在富有时,他都很好地完成自己的责任。他们在贫困时,不怨天怨地,在富裕时不高傲自大,幸灾乐祸。
众所周知,在伊斯兰教初期,穆斯林人数很少,那时的圣战法律是一个穆斯林必须对付十个不信道的人,如果不去对付,就是干罪,违反了伊斯兰法律。但是后来穆斯林人数渐渐增多,安拉减轻了穆斯林的负担,改变了圣战的法律,一个穆斯林只须对付两个不信道的人。
我想问你们一个有关伊斯兰法律的问题,假设你们中的一个人就妻子的费用告到法庭上,法官判决你必须承担妻子的一切费用,你们说该怎么办?难道你们对法官说,我是一个修士,我已抛弃了红尘的享受。你的这一理由充足吗?法官判决你必须承担妻子的费用,这一判决在你们看来正确还是不正确?如果你们说这一判决不正确,那么,你们的确在明显地说谎,在诽谤伊斯兰教;又若你们说法官的判决是正确的,那么你们所说的理由是错误的。因此,你们所遵循的苏菲道路也是错误的。

[Page]

另外,伊斯兰还规定,有的施舍是必须完成的主命,而有的则不是,比如天课和罚金是属主命。假若你们所谓的不贪红尘指的是不要生活、不去寻求生活的来源,假设所有的人们都象你们这样“不贪红尘”。那么,安拉命令的这些施舍谁来完成,安拉规定对金银牛羊骆驼枣子葡萄等的天课谁来出?安拉规定的这些天课是让那些贫穷受苦的人也享受今世的恩惠。伊斯兰这样规定是要大家都能享受今世的恩惠,如果伊斯兰教的目的是要求人们放弃今世的一切享受,让人们生活在贫困之中,那么,穷人应该已达到了伊斯兰的最高目的,就没有必要对他们施舍财物,没必要改善他们的生活,他们本身不应该享受今世的幸福生活。
如果伊斯兰象你们所说的那样,那么人们就不应该在手中存放钱财,必须手中有什么就马上施舍出去,那么天课就不起作用了。
所以,你们所行的道路完全是错误的,是非常危险的,你们只会把人们带向灾难。你们走的路和你们号召人们所遵循的都是出于对《古兰经》和圣训的无知,这些圣训都是千真万确的,是与《古兰经》相符合的。但是,你们抛弃那些与你们的行为相反的圣训,这本身就是无知的做法。你们不去思考《古兰经》微妙的含义,也不去研究那些禁止与被禁止的经文、明确与隐微的经文,你们根本不知道哪些是命令,哪些是禁止。
你们回答一下苏莱曼圣人的故事,他祈求安拉说:‘我的主啊!求你赦宥我,求你赏赐我一个非任何人所宜继承的国权。’他向安拉祈求任何人不能拥有的国权,安拉就赐给了他所祈求的国权。当然苏莱曼圣人向安拉的祈求都是正确的,这是《古兰经》所确定的,没有任何人敢说苏莱曼为什么向安拉祈求今世的国权呢?另外还有达吾德圣人和优素夫圣人,尤其优素夫圣人明确地向国王要求:‘请你任命我管理全国的仓库,我确是一个内行的保管员。’最后优素夫掌握了埃及的国家大权,那些遭受灾难的人们都来向他购买粮食。优素夫所做的这一切,都是正确的。左勒盖尔奈英的故事也是如此,他喜爱安拉,安拉也喜爱他,安拉把整个世界的权力赐给了他。
苏菲派的信士们啊!你们赶紧回头吧!去遵循真正的伊斯兰教,不要超越安拉的法度,不要给自己制定法律,对不知道的不要去干涉,不懂就去问知道的人,要认清《古兰经》中哪些经文是废除的,哪些是被废除的,哪些是明确的,哪些是隐微的,哪些是合法的,哪些是非法的。如果你们这样做的话,对于你们最好,也最远离无知。不要与无知者同伙,无知的人是占多数的,要与有知识的人为友,有知识的人是少数的。
http://www.gulanjing.com/html/2008-8/26/16_23_02_72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