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侯乃尼之战

侯乃尼之战

Rate this post

侯乃尼是麦加与塔伊夫之间距祖·玛加兹很近的一条山谷的名字,也是一个著名的“巴扎”。这个地方同时还被称为奥塔斯,据伊本·伊斯哈格传述,这个名字和哈瓦辛兹地区的另外一条山谷有关。这也是这次战役被称作哈瓦辛之战的原因[1]。据伊本·伊斯哈格传述,战役发生在侯乃尼,战役结束后,多神教徒大军撤至哈瓦辛,然后分为三组,一组逃往塔伊夫,一组逃往纳赫拉,一组逃往奥塔斯。

 

尽管在解放麦加后多神教徒的力量被粉碎了,而且阿拉伯部落都计划加入伊斯兰的队伍,但仍有一些部落反对伊斯兰,其中最突出的是哈瓦辛部落和赛格夫部落。由于他们善于经商,因此,他们都非常富有。伊斯兰的势力发展威胁到了他们的声望,因此在麦加解放之后,他们便开始积极备战,他们称:“穆罕默德打击的只是胆小的部落,如果遇见我们,他将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强者。”[2] 他们准备对穆斯林发动一次强有力的袭击,他们相信,在卡尔白内的偶像被清除之后,他们与穆斯林决一死战的时刻马上就到了,为了争取主动,他们决定开始动员自己的力量。[3]

 

马立克·奥夫成功地联合了哈瓦辛和赛格夫两个部落。同时,他还把纳苏尔和贾什目部落也拉到反对伊斯兰的这一行列里。哈瓦辛部落里的卡布和凯俩布两大家族拒绝加入这一新的联盟。杜莱德·赛木玛 —— 贾什目部落里的一位有丰富战斗经验的老人,也被拉进这一阵营。杜莱德非常有智谋和战斗经验,这一新联盟为了加强士兵们反击穆斯林的信念,他们把妇女、小孩、财宝都布署到战斗前线,杜莱德对这一做法表示质疑,但最终马立克的决定还是被通过了。[4]

 

穆斯林抵达侯乃尼

得到敌人动向的情报后,穆圣派阿布顿拉·哈德拉底去证实这一情况。阿布顿拉的调查,证实了敌人正在做战前准备[5] 于是,穆圣调动包括有两千骑兵在内的一万二千大军进军侯乃尼。这是一支以前从来没有派出过的大军,以至于部分穆斯林在行军途中得意地说:“这次,我们不会因人少被打败了。”[6]

 

穆斯林军是在傍晚到达侯乃尼的。大军在山谷入口处扎营住了一夜,黎明时分,大军开始向前行进。穆圣骑着一匹白骡,后面是由哈立德率领的来自苏俩目部落和先锋队。[7]

 

首次较量

因为哈瓦辛人都是熟练的射手,所以马立克把他们部署在苏俩目山的最高峰,占据了这一有利地形。当穆斯林通过侯乃尼山谷时,马立克命令士兵们放箭,发起首次攻击,打了穆斯林一个措手不及。[8]

 

据威廉·木尔讲述:穆斯林队伍被意想不到的攻击打乱了阵脚,一队一队的士兵往后退,很快便阻塞了狭碍的通道。山谷内昏暗的光线更加剧了混乱,加之道路崎岖,穆斯林军一时惊慌失措,所有的人都慌忙向后逃退[9]。哈瓦辛和赛格夫人从山顶以压倒性的优势兵力冲下来。这时,哈瓦辛和斯克夫都表现的很勇敢。一些陪同穆圣的古莱氏人看到这一形势显得很高兴,这或许是他们以后受到批评的原因吧[10]。

 

据传述,多神教徒的首次攻击来势凶猛,但并没有一直坚持到胜利,穆斯林士兵倒在战利品上,多神教徒的箭像密集的雨一般向他们射来[11]。在这一关键时刻,穆圣为了阻止敌人的箭雨,他和坐骑几乎冲进敌人的阵营。艾卜苏福扬、安巴斯在后面拉着牲口的缰绳,阻止他再向前冲。当穆斯林混乱到顶点时,据传述,穆圣是这样在战场上高呼辅士们的:“辅士们啊!”辅士们答道:“我们在这里。”穆圣之后接着大声喊道:“我是真主的仆人和使者。”[12]

 

据另外的传述,穆圣当时大声喊道:“我是真主的使者,决无欺骗,我是阿布杜里穆塔里布的孙子。”[13]

 

据传述,穆圣要求嗓门大的安巴斯赶紧召唤迁士和辅士,安巴斯洪亮的声音传到了每一个穆斯林士兵的耳朵里:“辅士们啊!你们是曾经打开家门接纳迁士、帮助圣人的人!迁士们啊!你们是曾和圣人在树下宣誓的人!穆罕默德还活着,快来他这儿。”

 

安巴斯一直不停地喊,以至于整个山谷都回荡着他的声音。穆斯林顿然醒悟,马上返回到穆圣身边。他们从各个方向赶来,边走边喊:“真主的使者啊,我们听您的指挥!”就这样,穆斯林军队再次勇敢地集结在穆圣周围[14]。据其他一些人传述:“他们像老驼回到年青的孩子身边一样。”[15]

 

他们迅速重新排列,现在,他们肩并肩地站在穆圣面前。穆圣满意地看着他的士兵,然后下令:“现在开始战争。真主绝不会使他的使者失败的,他一定履行对使者的诺言。”之后,他让安巴斯递给他一把土,然后他把这把土扔进敌人的队伍里,同时说:“愿真主的敌人倒霉。”[16]

 

就这样,穆斯林军再次精神抖擞地冲进敌群。穆斯林从刚才的行动中吸取了教训,认识到了只仅仅依赖他们自己的力量和人员的优势来取得胜利是不够的,同时他们也为他们后退的行为而后悔。于是,他们在第二次的攻击中表现的更为勇猛,敌人一会儿便招架不住,落荒而逃了[17]。现在只剩下马立克部落的人在继续作战,但不一会儿便有七十人倒下,其中包括他们的首领。另一位首领,奥斯曼·阿布顿拉也趁乱逃跑了。

 

真主在这次战役中也派遣了一支看不见的军队和穆斯林一共作战[18]。山上的敌人尽管非常勇敢地冲下来,但还是被打得落花流水、狼狈至极。逃跑的路也被切断。《古兰经》在叙述这件事时说:

 

“当时,你们自夸人多,但人数虽多,对你们却无裨益;地面虽广,但为你们觉得无地自容,终于败北。后来,真主把宁静降于其使者和信士们,并降下你们所未见的军队,他惩治了不信道者,那是不信道者的报酬。”(忏悔章:第二十五至二十六节)

 

敌人在昏暗中落荒而逃,把妇女、孩子、财富全都弃之不顾,两万头骆驼、四万只羊、四千盎司银子全落入穆斯林之手,六千人也成了俘虏。穆圣命人把战利品先放在吉阿扎尼山谷,妥善看管,等追击完敌人后再作处理。[19]

 

追击敌人

穆圣派兵追击敌人,一部分人追到纳赫拉,一些人继续追击,一直到奥塔斯地带。年迈的杜莱德·赛玛后来逃到奥塔斯,随他一起逃来的还有几千人。穆圣派艾卜阿米尔·艾什阿勒追击逃到这儿的敌人,但是,艾卜阿米尔不幸阵亡。后来这里的指挥官被艾卜穆萨·艾什阿勒俘虏。杜莱德不久也在混战中被杀。[20]

 

现在,穆斯林士兵打败了参加侯奈因之战的所有各部落兵马,并俘虏了他们的妇女、孩子和财产。马立克·奥福抵抗了一阵之后也和他的部下逃到哈瓦辛,之后再逃到纳赫拉,最后逃到塔伊夫[21]。多神教徒在几乎打败穆斯林后最终以失败而告终。

 

包围塔伊夫

马立克·奥福组织残兵败将,设置碉堡,准备坚守塔伊夫。穆圣决定包围塔伊夫。敌人往城下投掷箭和石头,作为回应,穆圣命令士兵用弩炮向上发射石头,摧毁城墙。围攻持续了二十天,穆圣不想这样僵持下去。敌人密集的箭雨天昏地暗般地射下来,已有十二个穆斯林阵亡,许多人受伤[22]。威廉·木尔在其书中叙述说:“穆圣和弟子们商议,多神教徒如此龟缩,应该最低限度地减少穆斯林的伤亡。”[23] 于是,穆圣命令砍倒塔伊夫周围的果树,在经济上给他们造成压力。这一招马上奏效,塔伊夫郊外的人都皈信了伊斯兰。但是,穆圣最终还是下令解除包围。当穆圣撤离时,一些人要求穆圣求真主诅咒那些令他恼怒的人。但穆圣却回答说:“主啊,求你引导赛格夫人,使他们归顺我。”[24]

 

分发战利品

 

从塔伊夫返回吉阿扎尼后,穆圣开始分发战利品。如上所述,战利品包括两万匹骆驼、四万只羊、四千盎司白银及六千名俘虏。分发战利品持续了好几天,目的是希望有人来赎俘虏,但等了几天,没有一个人来为俘虏交赎金。为了抚慰刚皈信的古莱氏人,穆圣给他们的份额超过了其他迁士和辅士。

 

比如,穆圣给了艾卜苏福扬、艾里哈里斯、艾里哈里斯·希沙木、苏海利·阿慕尔、穆阿威叶等每人一百头骆驼。其它部落的一些首领如阿克拉·哈比斯等人也是一百头骆驼。穆圣同时给上述部落名望低一点的的每人五十头骆驼,他们抱怨说他们分到的少了。其实,和其他人相比,他们分到的够多了。[25]

 

年青的辅士对穆圣的这一分配方案表示不满,他们说:“浴血奋战的是我们,但我们什么都没有得到。”“困难时想到的是我们,分东西时想到的却是别人。”[26]

 

当穆圣听到这些话后,他叫来一个辅士询问,那人辩解说:“我们没有人这样说,只有极个别的年青人说了这样的话。”[27] 但是,穆圣对这个答复并不满意,为了消除辅士们的抱怨,他让赛阿德·欧拜德把辅士们召集过来听他讲话。据伊本盖木记载,下面就是穆圣当时演讲的阿拉伯语明文:

 

辅士们啊!难道你们不曾迷误,而真主以我引导了你们吗?难道你们不曾是四分五裂,真主以我联合了你们吗?难道你们不曾是穷苦,真主以我而使你们富足了吗?—— 每当圣人(愿真主祝福他)说完一件事,辅士们总是说:“真主和他的使者是最好的援助者。”—— 如果你们愿意,你们可以说我们做了什么什么。难道你们不乐意别人带着羊驼而走,而你们拥着圣人而回吗?如果不是迁徙的话,我宁愿做一个辅士。如果人们走的是一条山谷小道,那我一定走辅士们所走的山谷小道。人是要死亡的,在我之后,你们也会离开这个尘世。你们忍耐吧,直到在仙池与我相遇。”他为辅士们做了祈祷:“主啊!你恩赐辅士们,辅士们的子孙,他们的子孙的子孙吧。”

 

这些感人的话语驱除了辅士们心中的不快,许多人泪流满面哭泣不已:“我们只想得到使者。”尔后,穆圣向他们解释说,他之所以这样做只是为了联合古莱氏人的心。

 

穆圣的这次演讲非常精彩,它不仅使辅士们心理上感到满足,同时精神也得到振奋。这篇演讲充分显示了穆圣的领导才能,他知道怎样控制局势。

 

释放俘虏

战利品分发完之后,已经皈信伊斯兰的哈瓦辛的一个代表团来觐见穆圣,并呈上了要求释放被穆斯林俘虏的妇女、孩子和财产的请愿书。穆圣接见了他们,并认真听取了他们的要求。他们其中一个人说:“真主的使者啊,在俘虏中有你的亲戚,包括你的姑姑们和乳母。如果说我们的女人们哺乳了艾里哈里斯·艾卜舍木尔和努尔曼·蒙齐尔[28]的话,她们也同样哺乳了你,他们尚且答应我们的要求,但我们请求他们时,不是要求他们的仁慈,而是要求他们报答哺乳之恩,当然,你是仁慈的,难道你不需要最低限度地报答哺乳之恩吗?”[29]

 

他们提到的这些关系的确属实,俘虏中有一个妇女是穆圣的同乳姐姐。当士兵粗鲁地对待她时,她冲士兵们喊道:“混帐!难道你们不知道我是你们长官的姐姐吗?我和他是同乳姐弟。”当这个女人被带到穆圣面前时,穆圣认出她是莎伊姆·哈里斯。穆圣把自己的斗蓬展开,让她坐在上面,对她极为尊敬和热情。然后问她是愿意停留在他身边或是回到她的亲人那里,莎伊姆选择了回到自己亲人那边。穆圣给了她一些礼物,并安排她安全返回。[30]

 

穆圣听完哈瓦辛代表团的要求后问他们:“什么东西对你们来说最珍贵?是你们的妻子、孩子还是你们的财产?”他们回答说:“真主的使者啊,如果你让我们在亲人和财产之间选择,我们会选择妻子和孩子,他们对我们来说是最珍贵的。”[31]

 

穆圣说:“所有属于我和阿布杜里穆塔里布家族的,你们都可以拿去,现在晌礼时间到了,晌礼拜结束后,再讨论你们的事。”代表团说:“我们以全体穆斯林向圣人求情和圣人向全体穆斯林求情的名义,请求释放我们的妇女和孩子。”穆圣回答说:“我已经声明放弃我和我的家族应得的份额。”礼拜结束后中,代表团给信士们说:“穆圣已放弃了他的权力。”一个迁士马上站起来说:“我们所有的财产都是属于圣人的,我们也放弃我们的份额。”于是穆斯林纷纷表示放弃所应得的战利品的份额,只有阿克拉·哈巴兹(他代表泰米姆)、安巴斯·穆尔达斯(他代表苏俩目)和欧亚尼·黑斯尼表示拒绝。穆圣为妥善解决这一事件,他宣布:“任何现在放弃其权力的人,我保证在下次战役中给他六倍于现在的份额。”[32] 就这样,哈瓦辛的所有俘虏都被释放了,穆圣这一宽大和仁慈的胸怀赢得了人们的心,不久,这一地区的部落都皈信了伊斯兰,成为穆圣的又一新生力量。

 

http://www.yisilanzhilu.com/2010-12-23-21-33-54/2010-12-26-21-49-33/360-%E4%BE%AF%E4%B9%83%E5%B0%BC%E4%B9%8B%E6%8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