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俄国青年精神追求倾心伊斯兰

俄国青年精神追求倾心伊斯兰

Rate this post

鲁斯塔姆‧萨拉切夫是一个现代的典型。 他晚上在酒吧间向一群酒友们告别﹐明天要到清真寺去发誓成为穆斯林﹐从此与酒绝缘。 有几位朋友嘲笑他﹐是否带着酒瓶子到清真寺去。 第二天黎明﹐他头脑清醒了﹐口袋里还剩下昨夜在酒吧间没有花完的500卢布

那年他才17岁﹐对现实俄罗斯生活的厌倦早已开始﹐归依伊斯兰是很长时间思考的决心。 他是一个标准的小流氓﹐社会混混﹐总是同违法玩擦边球﹐做过许多坏事﹐但今天觉悟了﹐必须到清真寺去﹐改过自新。 他看到从俄罗斯中部传来的伊斯兰复兴运动﹐代表了一股新的社会文化气息﹐对年青人有特别的吸引力。 他果然迈步进入了两扇沉重大门的清真寺﹐里面是庄严的殿堂﹐时间是2006年九月﹐莱麦丹月刚刚结束。

前苏联解体的时候﹐萨拉切夫才两岁﹔在五岁的时候他听说爆发了车臣战争﹔十二岁的时候发生了震动全球的“9-11事件”﹐后来一直听说全世界都在反恐﹐他生活在伊斯兰遭受最大灾难的年代里。 但是在他的精神里﹐老旧的传统死亡了﹐新引进的西方化都是虚伪的幻影﹐无数青年人感到空虚﹐他们需要一种真正意义的宗教﹐这是当代的世界潮流。

清真寺大殿上铺着红绿相间图案的新地毯﹐墙壁上镶嵌着天蓝色的马赛克阿拉伯经文﹐他每天下午都去参加礼拜﹐那里有许多人﹐都是年青人﹐共同朝着西南方向的麦加礼拜。 他说﹕“我经常感到吃惊﹐这是什么神奇的地方﹖ 他们都是年青人﹐心地都很善良﹑纯洁﹐对我很好。 我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纯真的友谊和待遇。 这里也有我过去认识的人﹐例如艾尔马斯‧提科诺夫﹐他过去同我一样﹐也是社会流氓﹐但是现在他不是那个样子了。 清真寺使他和我都变成样另外一种人。”

萨拉切夫在俄罗斯属于鞑靼民族﹐但是经历了前苏联无神论的严格思想清洗和独裁统治﹐他的民族只有传统﹐而没有了信仰。 今天的鞑靼地区的伊斯兰﹐没有过去的传统遗迹﹐一切都是从头开始﹐是一片新播种的肥沃田地﹐人们看到了伊斯兰在这块土地上的繁盛和兴旺﹐所以都是年青人。 清真寺里礼拜的人很多﹐许多不同民族的穆斯林共同礼拜﹐伊玛目的演讲从来没有针对某个民族﹐从来不大肆夸张某个民族的伟大历史和文明﹐而是对所有穆斯林一视同仁。 他是不是鞑靼变得并不重要﹐他是穆斯林﹐全世界穆斯林的一份子。

萨拉切夫当初进入清真寺的时候﹐对伊斯兰一无所知﹐只是被清真寺里肃穆的气氛和穆斯林的善意所吸引﹐他总算找到了一个同外部浑浊世界不同的清静场所﹐建筑和人心﹐都那么清澈透底。 清真寺里没有繁琐的装饰和画像﹐人心中没有遮遮掩掩。 穆斯林进入清真寺不是崇拜祖先或祖先的文化﹐而是崇拜真主和服从真主降示的真理﹐伊斯兰属于所有的人。 这几年来﹐他了解了许多道理﹐例如人为什么活着﹑为什么会死亡﹑人活着有什么责任和死后的归宿。

信仰是一个艰苦的斗争﹐做到一切完美很不容易。 伊斯兰有许多强大的敌人﹐外面的非穆斯林把伊斯兰当作仇敌﹐对内穆斯林心中的恶魔也是伊斯兰的敌人﹐都很强大和顽固。 伊玛目在大殿上的演讲﹐引导人们对世界不同的理解。 伊拉克人遭到了灾难﹐是真主对他们的惩罚﹐因为他们的骄傲和自满﹐偏离真主的大道。 “9-11事件”是美国制造的政治借口﹐决心要对穆斯林社会发动战争。 许多年青的穆斯林希望拿起武器到阿富汗或巴基斯坦同美国人面对面对抗﹐伊玛目说﹐不要胡思乱想﹐我们的责任就在俄罗斯﹐这里就是我们为真主奋斗的战场。

萨拉切夫这些年来﹐在清真寺里认识的人多了﹐发现每个人都有一部神奇的故事。 例如一位芳龄23岁的女孩﹐她在大学里专业是化学﹐她以科学的头脑思考世界和社会。 她同外祖母住在一起﹐后来外祖母也同她一样戴上了盖头﹐每天礼拜。 她现在工作了﹐是一名药剂师﹐是优秀的工作者﹐她说﹕“我从来不浪费时间﹐工作是奋斗﹐功修也是奋斗﹐我只在必要的事物上花费时间。”

这是一个说不完的故事。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13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