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先知的人们

先知的人们

Rate this post

穷人将是天堂里的人。 先知穆罕默德(SAW)出身贫寒,过着贫穷的生活,并祈祷复活日在穷人中间被复活。 当然,伊斯兰并不小觑光明正大挣得的钱财。先知(SAW)也不认为物质贫穷是种美德。伊斯兰通过天课和施舍来减小贫富之间差距。尽管先知(SAW)祈祷自己在

穷人将是天堂里的人。

先知穆罕默德(SAW)出身贫寒,过着贫穷的生活,并祈祷复活日在穷人中间被复活。

当然,伊斯兰并不小觑光明正大挣得的钱财。先知(SAW)也不认为物质贫穷是种美德。伊斯兰通过天课和施舍来减小贫富之间差距。尽管先知(SAW)祈祷自己在穷人中间被复活,但他也告诫圣门弟子,要避免贫穷的“不幸”。

贫穷在伊斯兰的后世里仍有光荣地位——特别是那些处于社会生活最底层的人们。他们在这短暂的世界上忍耐,将在后世获得丰厚回报。

学者们说,贫穷分为两种:一种是灵魂的贫穷,精神的虚无。这在穷人和富人中间都有——可能是欢愉至死的富人,也可能是谋杀的穷人。这种贫穷切断了灵魂与其创造者及道德价值之间的联系,而接纳绝对、独眼的物质主义。另一种是物质的贫穷,要挣扎着生存,维持生命。这也是我们大部分人所恐惧的。当身处此境的人们迫切需要帮助时,我们施舍——不仅是出于同情,我们也祈祷自己不要变成他们。

我们本能地知道,丧失了俗世的安乐窝、衣食、生计,有信仰的人将只能仰赖真主。这并不是什么浪漫表达。没有什么比丧失生计更有破坏性、更卑下的了。敬畏真主的穷人最终意识到他们的确一无所有,只有真主。我想,古兰经因此而宣布,财产、收入的损失、丧失亲人是人类的最大考验之一。而艾尤卜(AS,即约伯)的故事给我们带来希望:真主是无限仁慈的,他将以所取走的回报我们。

多少年来,在报道饥荒、战争、洪水以及种族隔离的时候,我思考着与穷人相关的许多事情——我的故事大多数都和穷人相关。我为自己拥有的充满感激,同时也认识到人类的灵魂比我们通常想象的更有韧性。这是最震撼人心的启示。我的经历让我与他们一样悲痛,但绝不绝望。

Gift of the Giver救助组织的伊米提亚兹•苏里曼博士曾在采访中谈到,凄惨的环境可能产生最恶的人性,但也常会表现出最美的人性。

是的,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大多贫穷,而贫穷者遭受的考验最多。我常常想着那些忍耐的人们,我觉得我是无法应付他们所处的不幸的。也许因此我是一个观察者——真主在古兰经中承诺,他对我们的考验不会超越我们的能力。在这个茫茫的世界上,我们都有自己要扮演的角色。

想想Jahalin贝都因人吧,自Nakba以来,他们两次被逐出自己的土地;想想那位80岁的巴勒斯坦老妈妈吧,她在耶路撒冷的房子被复国主义者毁掉。她的话语让人震撼:犹太人可以对她为所欲为,但无法动摇她对真主的热爱。

我还记得黎巴嫩难民营中那对贫穷的夫妇,他们在内战中失去了三个儿子。我注意到他们墙上褪了色的照片。我向他们询问时,他们平静地告诉我,这是真主的意志。

在巴基斯坦的Sindh地区——那是苏菲流淌出来的土地,侠义跑在饥饿之痛的前面。“先把水给我的邻居吧,他比我还渴。”当救援队来到这个几天没吃东西的人面前时,他这样说。

在萨赫勒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国家尼日尔,村民们没有自来水、没有电。驴车是高级的运输工具;女人们在积水坑里洗衣服,农夫们平静地用牛犁着地。乡村里洁净,没有污染,不是因为第一世界的什么环境标准,而是因为人们没钱买东西,无法产生什么垃圾。

有个村子非常贫穷,女人们要共用一套衣服去镇上。面对这样的命运,尼日尔的女人们和巴基斯坦、其他许多穷国的女人们一样,总是骄傲地穿着色彩鲜艳的衣服。尼日尔告诉我,在地球上有这么一群人,在他们和坟墓之间什么也没有,只有身上的衣服。苏菲术语称他们为真正无遮掩的人们——他们的灵魂别无选择,只仰赖真主的仁慈。不管漫长之旅中有无将临的小憩,真主最清楚一切。

我还有很多很多例子:科索沃的穆夫提用塑料袋装着行李前往美国;印尼班达亚齐人的纯洁;兰加的伊玛目达伍德•洛比脸上闪烁的光芒;缠着头巾的苏丹人在朝觐路上告诉我,他的头巾也是他的裹尸布;旁遮普的一位巴基斯坦妈妈用她沾满泥土的双腿遮蔽着自己的孩子。

在开普敦,我还想到了早期的穆斯林逃跑奴隶、像谢赫努尔•乌尔-穆比恩和图安•赛义德•贾法尔这样的苏菲老师,他们藏身环绕开普敦的群山中。离家数千公里,回家无望,他们保存了自己的信仰,在身体逝去后,留下了纯洁的精神。没有比奴隶更加贫穷的了,但看看他们留给今天的遗产——在非洲一角有一个茁壮成长的穆斯林社群。

这种故事确让我欣慰,尽管悲观的全球变暖剧乱哄哄地绕着我们。为所欲为的富人们让地球陷入困境,但穷人们——先知的人们总是努力地保持着大地的纯洁。

 

关于作者:

莎菲克•莫尔顿是海角之声电台主持人。他是南非沃达康社团2008年度记者,最近被乔治敦大学的约翰•埃斯珀西多教授主持的约旦皇家伊斯兰战略研究中心评为世界500名最有影响的穆斯林。

作者其它作品:

http://www.islam.net.cn/html/yisilanguoji/pinglun/2012/0912/4407.html

南非的犹太复国主义:真正的种族隔离

http://www.islam.net.cn/html/muhanmode/yanyuxing/2012/0914/44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