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全球化是侵蚀全球的西方化

全球化是侵蚀全球的西方化

Rate this post

毋容置疑﹐现代的科学技术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例如快速的交通﹑瞬间的信息﹑实时的通讯﹐真的使这个地球变成了一个世界村。 什么太平洋﹐什么大西洋﹐在人们的概念中好像已不存在﹐因为对通讯和信息不造成任何阻碍。 世界上的不同文明和生活方式﹐在交流中消失了界线。 在任何社会和文化环境中﹐都可以看到同样的科学和技术的实际应用﹐形成了共同的市场和消费者﹐贸易自由化﹐普遍出现的同化现象﹐让人们确信无疑的大趋势—- 全球一体化。 根据理性的自然发展﹐各种文化应当是在平等中竞争﹐互通有无﹐取长补短﹐各民族将互相认同﹐扩大友好关系﹐地球上将形成共同的新文化。

“全球一体化”多数出于那些高贵的人之口﹐他们地位高﹐有学识﹐被平民百姓仰视为社会精英的那些人﹐而广大民众发觉自己被围困在西方物质文化的闪烁光亮之中﹐眼都难以睁开。 文化与商业的自由资本主义﹐席卷全球﹐势不可挡﹐全球化淹没了几乎所有地方文化﹐有悠久传统的穆斯林社会也莫能例外。 细心品味这些西方的洋货﹐其中都包含着西方人的思想意识﹐都是在西方发展成熟的文化精神﹐它对抵抗能力薄弱的小国家﹐强大无比﹐横扫千军无敌手。 在全球化掩盖下强烈进攻性的西方文化﹐对近代数百年来同西方较量中日渐衰落的文化和社会﹐也同样是节节获胜﹐攻城略地﹐喧宾夺主成为新主人﹐例如政治体制﹑教育制度﹑经营方式﹑金融规则﹑艺术标准﹐直到日常生活中的衣食住行﹐无不全盘西化。

西方列强自持先进的杀人武器﹑高质量的工业产品﹑无孔不入的宣传和媒体﹐于是连同他们很不道德的社会行为﹐极其荒唐的民间习俗﹐都突然提高了身价﹐成为高贵的前卫文化﹐例如男女滥交和生日吹蜡烛。 好像有一种不成文的国际法﹐凡是在军事上和经济上强盛的国家﹐享有政治霸权﹐他们的民族文化也必然高贵﹐有权发动文化侵略﹐去消灭其他文明的存在﹐享有文化霸权。 西方在军事和经济势力上的竞争力压倒了脆弱民族的抵抗﹐随之而来的是他们文化形式的“软侵略”和“文化殖民”﹐蚕食并占领那些地区。 强大的武装力量和经济实力能产生相应的心理威慑力﹐从心理上征服那些贫弱的民族﹐使他们感到民族文化的自惭形秽﹐在战场上战败了﹐战败的心理渗透到了骨髓﹐脊梁骨都直不起来。

由于军事无力﹐经济不强﹐民众的心理也变成真空地带﹐创造了接受软侵略的环境和空间﹐欢迎洋大人进入﹐成为市场霸主。 那些在西方国家的一帮子强盗﹑土匪﹑地皮﹑流氓﹑无赖﹑骗子和妓女﹐来到了被他们国家军事和文化征服的国家﹐成为座上客﹐被称作是专家﹐导师或企业家。 据说当年的西方殖民主义现代不存在了﹐但是殖民主义的格局和心理﹐毫不逊色﹐仍旧在许多国家和地区肆无忌惮地横行霸道。 许多地方是通过教育﹐例如美国侵占阿富汗之后﹐从美国编印和输入了大量的学校教科书﹐向孩子们灌输殖民文化﹐让他们长大以后﹐言必称美法﹐屈服于西方强国太上皇国家。 被侵占的国家﹐没有主权﹐没有自尊﹐这种形势永远维持下去﹐就必须依靠新培养的二鬼子﹐假洋人﹐“Yes先生”。 狗随主贵﹐西方列强的糟粕变成了文化精品﹐狗屎加上金玉其外的包装﹐也变成了闪亮的明星。

在伊斯兰世界发生文化殖民现象﹐是西方国家对穆斯林的历史仇恨和蓄谋已久的报复。 在同欧洲势力较量的一千多年间﹐穆斯林曾经强盛过﹐占过上风。 苏格兰历史学家威廉姆‧蒙特格默里‧瓦特在他的《中世纪伊斯兰对欧洲的影响》一书中﹐描述了当时欧洲人对穆斯林的敬仰心理。 因为当时伊斯兰帝国﹐军事力量强大﹐经济实力富足﹐所以穆斯林的文化成为欧洲人向往的高尚生活。 他写道﹕“当时欧洲人在伊斯兰文化面前感到卑贱﹐其中有许多因素造成的。 穆斯林有很先进的生产技术﹐是其一。 然后是﹐富裕穆斯林的豪华奢侈生活方式﹐使欧洲的宫廷和富翁们羡慕不已﹐无能望其项背。”

他在书中说﹕“当时在穆斯林统治下的基督教徒﹐他们保证了优厚的生活待遇和信仰自由﹐但是社会地位低人一等﹐被称为是‘莫扎拉布’﹐即被阿拉伯化的异教徒。” 他说﹕“犹太人的地位高一些﹐因为他们的阿拉伯化程度更高﹐也能保持他们的宗教信仰。” 时代的变迁﹐风水轮流转。 中世纪的欧洲人心理转到了穆斯林社会﹐看着军事强大经济有实力的欧洲人﹐穆斯林感到羡慕和仰望。 穆斯林国家的上层社会﹐对西方文明尤其情有独钟﹐什么都好﹐模仿他们的舒适生活和西洋礼节﹐傲视本国同胞愚昧﹑落后﹑不开化。

再深入到民间看看﹐以代表西方文明的美国快餐文化遍及所有巴基斯坦的城镇﹐美国公司属下的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高高的商业广告成为检验城市文化开放程度的标志。 尽管在巴基斯坦的消费者多为富裕的少数人﹐但是某些地方政府﹐对美式餐饮文化开绿灯﹐鼓励他们生意兴隆﹐改变巴基斯坦人的生活习惯﹐成为全球化﹐热爱美国快餐。 拉哈尔政府批准拆迁一座政府的水电发展局大楼﹐为了给麦当劳腾出地方建停车场。 事实上﹐凡是到麦当劳﹑肯德基或必胜客去消费的巴基斯坦人﹐不但给美国公司送去了高额利润﹐而且表示接受了美国的生活方式﹐从心理上﹐是一个战败者的国民。

是的﹐今天的全球化﹐势不可挡﹐但是存在不平等的竞争﹐任何地方小本经营的传统文化都敌不过跨国连锁店。 西方国家凭借着强大的军事力量和经济实力为后盾﹐在弱小国家得到更多的政府优惠﹐并且从经营方式和广告宣传上都占尽了优势﹐制造新的西方文化环境﹐所以被媒体称作是“新殖民主义文化”。 巴基斯坦著名作家梅什‧扎曼对当代全球化趋势表达了他的懮虑﹐地方民族文化将被泛滥成灾的西方文化所掩埋。 他回忆35年前的情景说﹕“当时﹐只有在富裕家庭的客厅里﹐才能听说未来趋势不可逆转的全球化。 但是走出那些富豪的客厅﹐满街所看到的是女孩优雅的莎丽(印度女子的披纱)和成年妇女的夏尔瓦(宽松的裤子)﹐一切都那么民族化﹐飘逸自在。 而如今的巴基斯坦到处都是可口快乐和牛仔裤﹐民族化被美国化淹没了﹐其实对他们的健康有害无益。 我在美国纽约所有的报刊亭买不到一份《巴基斯坦时报》﹐市场上也看不到流行巴基斯坦的大众饮料鲁合-阿富扎冰冻果汁露。 这就是显然的不平等。”

他说﹐我们每天在电视上看到的时装表演﹐新家具广告﹐有哪些是本土文化的发展和表现﹐我们的舞台和电视都被西方文化占据了。 西方的东西都那么好吗﹖ 未必见得。 有些人为了表示接受了西方文化﹐穿西装打领带﹐满脸流汗﹐热得喘不过气来﹐还端着架子装作英国绅士。 富裕的家庭都在浴室里安装了西方式大浴缸。 巴基斯坦人从来没有泡澡的习惯﹐所以他们浴缸只是一个学习西方人的摆设﹐一般都用来储存杂物或洗衣服。

当代的世界确实变了﹐被瞬间的通讯和快速的交通改变了﹐闭关自守或孤立隐居的生活方式已不可能。 人们的思想﹑文化﹑贸易﹑技术﹑学问﹐都没有了国界﹐彼此交流﹐互通有无﹐这应当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世界啊﹗ 人人都希望公平地发展﹐国不论大小﹐科技不论高低﹐每个民族都有丰富的文化和知识积累﹐都愿拿出来同其他民族展示和分享﹐体现每个民族的生存价值。 伊斯兰世界从先知穆圣的时代开始﹐直到国土广袤物质丰富的奥斯曼帝国﹐穆斯林对知识和技术从不保守﹐平等地与外来民族交流和互相学习。 伊斯兰从来没有向海外扩张和占有殖民地这个卑劣的概念。 今天的伊斯兰社会﹐虽然现代科学技术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但仍能保持伊斯兰的信仰核心﹐精神不变﹐因此对外来的东西有能力进行选择﹐择优取用﹐与全球同步发展。

最后﹐我还是引用瓦特先生书中的话结束本文﹕“游牧的阿拉伯人是一个骄傲的民族﹐他们同任何其他民族一样有尊严。 他们的骄傲和尊严﹐同世界上最纯净的认主独一信仰结合在一起了﹐成为有优越感的穆斯林。 优越感不是大吵大嚷把自己都不完全相信的思想强加于人﹐而是持久地﹑默默地表现对生活的无限信心。”

穆斯林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信心﹐必将找回原来的世界。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13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