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全面教育是伊斯兰文明基础

全面教育是伊斯兰文明基础

Rate this post

世人皆知有古希腊文明﹐后来从伊斯兰文明崛起﹐人才辈出﹐学者的风格迥异﹐别具一格。 希腊的学者多数好沉思﹐遐想事物的哲理﹐而穆斯林学者重视实践﹐注重改善现实生活。 对相继而来的欧洲文艺复兴影响最大者﹐不是希腊哲学﹐而是伊斯兰对科学的实践精神。 但是﹐希腊和伊斯兰世界﹐都重视教育﹐认为文明必须以教育为基础﹐例如穆斯林都能同意希腊一位哲人的名言﹕“受过教育与没有受到教育的人相比﹐就如同活人与死人的差别。”

今日穆斯林社会与西方国家相比﹐普遍落后﹐这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更有甚者﹐我们经常从媒体上看到﹐极端份子对清真寺和学校发动恐怖袭击﹐令人愤怒﹐因为清真寺和学校﹐基本功能都是教育﹐传播文明的基地。 也有许多穆斯林地区﹐不重视办教育﹐或者把教育只局限于宗教经典知识﹐忽略生产和创造能力的培养。 这种现象﹐与伊斯兰根本精神相违背﹐难怪这个社会落伍了﹐失意了﹐遭受西方侵略和奴役。 不要埋怨别人﹐应当审查自己。

真主颁降《古兰经》应当是头等重要的大事﹐惊天动地﹐改变人类的历史方向。 真主对他最后使者的第一句启示是“伊格拉”﹐是“知识”的涵义。 “伊格拉”﹐一般的学者理解为“阅读”﹐这是对所有敬畏者的启示﹐引导新人类﹐开辟一个新的知识领域。 《古兰经》说﹕“你应当宣读﹐你的主是最尊严的﹐他曾教人用笔写字﹐他曾教人知道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96﹕3-5)

任何“聪明”的动物﹐都没有书写的能力﹐唯有人得真主特别厚待﹐因此所有民族的知识记录﹐都是来自真主的恩赐﹐成为全人类所共有的知识宝库﹐共同发展和进步。 公元七世纪之前﹐人类智力已开发﹐人文与科学的知识在五大洲的各民族传统中都有了明确的纲目和分类﹐总结前人的经验﹐即将举步继往开来﹐迈入一个新时代。

在《古兰经》下降之前﹐早有启示问世﹐这部新的经典﹐真主命令他的使者“你应当奉你的创造主的名言而宣读。”(96﹕1-2) 从那第一句启示开始﹐《古兰经》通过先知穆圣传递给人类﹐以新的面貌出现﹐每个词都是来自真主的教诲﹐以此区别于此前人间所保留的所有经文。 真主以明白的阿拉伯文下降了这部神圣的经典﹐因为当事人都说这个语言﹐他们理解最准确﹐并且预定这个语言的未来推广和兴旺。 《古兰经》以古鉴今记载了许多历史事迹﹐但不是历史书﹔《古兰经》引导敬畏者思考天地万物的奥妙﹐一切都遵循着真主确定的真理运行﹐但不是科学教材﹔《古兰经》中有许多先知和众多使者的生平经历﹐但不是传说或故事﹐因为每个细微的事件﹐都是正当的生活规范和道德原则。

《古兰经》鼓励信士深入认识独一无二的真主﹐是通过观察天地万物的方式﹑通过学习知识的方式认识真主。 例如《古兰经》说﹕“他就是任两海自由交流的﹐这是很甜的淡水﹐那是很苦的咸水﹔他在两海之间设置屏障和堤防。 他就是用精水创造人﹐使人成为血族和姻亲关系。 你的主是全能的。”(25﹕53-54) 这是启发﹐是鼓动﹐是开道﹐指引人类大胆探索知识﹐传播知识﹐积累知识﹐以知识建造人类的文明﹐加强信仰的虔诚。 处处留心都是学问﹐真主许可人类上下求索﹐采用各种技能﹑仪器﹑设备﹐去探索世界的物质存在和变化规律﹐这一切都在真主造化的真理之中。 对于探索知识的人﹐真主给予奖励﹐恩赐他们更加美好的生活。

任何求知﹐都须从受教育开始。 人类依赖教育体制建立的文化和文明﹐“古之学者必有师。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 没有教育﹐道不传﹐业不授﹐惑不解﹐人将不人﹐只不过是行尸走肉的大地废物﹐真主启示的经典与这些没有受过教育的人相去十万八千里﹐天生无缘。 “求学﹐是穆斯林男女的天职。” 这句话是穆斯林世界人们引用最多的圣训之一﹐所谓“天职”者﹐就是天命的责任﹐考验一个人基本信仰的责任。 在伊斯兰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知识﹑文化和科学技术发展的黄金时代﹐以众多的学者﹑学校﹑图书馆为特征﹐一连数百年领先世界文化潮流。 那个时代的学者们﹐以遵奉《古兰经》为思想大纲﹐敬畏真主﹐在各自的学术领域中各领风骚﹐创造世界登峰造极的学问。

公元十一世纪知名度很高的穆斯林学者伊本‧西那﹐在西方的文献中﹐称他为“阿维森纳”﹐是一位知识天才﹐精通哲学﹑医学和自然科学。 根据历史记载﹐每当他对某个学术问题感到困惑的时候﹐他便离开书房﹐走到清真寺去礼拜﹑祈祷和沉思。 当他走出礼拜殿时﹐人们看到他容光焕发﹐向他的书房疾行﹐把心得的答案尽快记录下来﹐他在科学的崎岖山路上又登高一步。

在穆斯林社会传统中﹐学者们对宗教和科学没有界线﹐而事实上﹐这是所有穆斯林学者所坚持的共识﹐只有在《古兰经》引导下科学研究才有成就。 所以﹐在伊斯兰世界﹐教育的内涵﹐既有信仰﹐又有学术﹔信仰是精神指导﹐学术是对客观事物的探索﹐目的是敬畏真主﹐服务人类。 在穆斯林看来﹐单纯是为了物质利益或金钱目的的学术研究﹐对于穆斯林是苍白无力的﹐而且有可能引向邪恶的罪孽。

对于现代人﹐接受教育或求学﹐单纯只为找饭碗﹐追求舒适生活﹐是降低了人格的行为。 欧洲中世纪颓废主义哲学派﹐曾有名言说﹐人活着就要“吃﹑喝﹑寻欢作乐﹐忘却其他一切。” 颓废主义与实用主义结合﹐形成了现代西方思想的主流﹐从欧美向世界各地传播﹐西方化的“主流意识”形成了当代人类的灭顶之灾。

为了拯救人类所遭受的精神灾难﹐必须从教育着手﹐回归到正道上来﹐提高认主独一的精神信仰﹐确保人类社会的真实进步。 适应社会发展需要的全面教育﹐是传播伊斯兰文明的基础。 穆斯林社会从物质发展上是落后了﹐尤其军事力量不强﹐遭到西方列强的欺压﹑剥削和凌辱﹐但是穆斯林社会自有高明之处﹐比西方人心中存在更多信仰﹐认主独一﹐遵循人道。 只要精神不倒﹐伊斯兰光辉灿烂﹐全人类的文明复兴就有希望。

教育家们承认﹐当代的学校教育是有缺陷的﹐属于不完整的片面教育﹐因为它们只重视学科知识和技能训练﹐而忽略了人性的提升。 对于一个在成长中的儿童﹐他们应当接受三个方面的教育﹐在学科知识之外﹐还应有更为重要的社会行为的教育和人品道德的教育。 学科教育是为了生存的能力﹐毕业后找工作挣钱﹐而社会行为和人品道德﹐是学习怎样做人﹐提高人性的品级和素质。 孩子是无辜的﹐他们的教育内容和进程责任全在家长﹐譬如真主恩赐每个母亲都有在儿童最初时期的教育权利。 人之父母不但有生育的责任﹐而且有教育的责任﹐使一个生命来到世界上﹐成为一个完美的人。

先知穆圣没有读过书﹐缺少书写和阅读的能力﹐但他不愚蠢和无知﹐而是天下第一理智的人。 他对人善良﹑忠诚﹑诚恳﹐在接受真主启示之后﹐熟记全部《古兰经》﹐并且处处遵循真主教诲。 他因此成为人类的思想导师﹐精神灯塔﹐万世师表。 在他的直接教育下﹐成功地培养了两个年轻人﹐他的侄儿阿里和他的女儿阿依莎﹐他们是遵循《古兰经》和圣训的典范。 跟随先知穆圣的数十万弟子们﹐都是在伊斯兰教育精神培养下人类进步和成功的范例﹐因为先知穆圣在这些弟子身上充份体现了“求学﹐是穆斯林男女的天职”精神。

伊斯兰精神的教育﹐包括学知识﹐学本领﹐改善社会的物质生活﹔更要学习认主独一和为社会服务的公道之心﹐提高人类的人性品级。

 

http://www.norislam.com/?viewnews-7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