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公开传布伊斯兰教

公开传布伊斯兰教

Rate this post
一, 经过一段时间的秘密串联,穆圣已把自己倡导的伊斯兰敦,对一些可靠的人进行传布。渐渐由5人小组发展到30多人了。但是,没有不透风的篱笆。尽管他们谨慎从事,可还是不免被一些多神信仰者所知晓。这些人便不约而同地对皈顺伊斯兰教者进行种种打击和迫害。前面在第六章中所列举的几个事例,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但是无情的打击和迫害,不但没有动摇所有皈顺伊斯兰教的穆斯林的信仰和决心。而且使他们在抗拒压力的行动中。把这棵刚刚出土的幼苗伊斯兰教,培灌得更加茁壮地成长起来。 穆圣考虑到现在既然已经有了30多位皈顺者,就要以认主独一的信仰基础,引导他们进行一些有关宗教的活动。用这样的经常性的活动可以使穆斯林的信仰得到进一步的巩固。于是他就规定了沐浴的制度及叩拜真主的仪则。当然那时还没有正式规定每日五番拜功的制度,只是每天早晚叫他们各自在家中做一两次礼拜。有时,穆圣本人或几位核心小组的成员,带领一些能够出来参加宗教活动的穆斯林们,到城外比较僻静的地方去进行宗教活动。 后来,不断有一些下层被压迫,被剥削的奴隶和自由民,他们早已钦佩穆圣为人公正,乐于帮助别人解决困难的高尚品德,现在又听说他传布伊斯兰教,命人认主独一,不拜偶像,而且主张消灭压迫,解放奴隶,不准残害受苦之人等等。他们就都要皈顺伊斯兰教。愿意在穆圣的领导下求得本身和所有受苦人的幸福。在这种有利形势下,穆圣决定公开传布伊斯兰教。同时,他也对一些顽固势力和多神信仰者有可能进行的摧残打击做了充分的估计和必要的思想准备。     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穆圣选择了艾尔开木家的庭院作为召集群众的场所。时常把已经皈顺伊斯兰教的众人聚集在这里。宣讲认主独一,不拜偶像的道理和叩拜真主的仪规以及作为一个穆斯林应该遵守的准则等等。并在这里早晚领导众穆斯林礼拜。穆圣在当众讲话或回答问题时,凡是以真主安拉的名义讲的内容,阿文都称做“阿叶台”。这个词的原义是“段落”的意思,在这里就是代表真主的启示。后来在编排《古兰经》的时候,把凡是这样的讲话,都归纳在《古兰经》中,作为所有的穆斯林必须严格遵守的信条。凡是以穆圣个人名义所讲的内容,阿文都称为“哈低斯”,就是“圣训”,后来把这些讲话,归纳在《圣训集》内,作为穆斯林学习、遵行的参考材料。       二, 穆圣第一次在艾尔开木家中召集众穆斯林的时候,就当众宣布奉到真主的启示说:“你应当公开传布你所奉到我的命令。而且必须隔避以物配主的多神教徒。这段启示后来被编排在《古兰经》中第15篇第94节内。由此,传布伊斯兰教的活动,就由秘密转向公开了。这时到艾尔开木家中听讲的人,除去穆斯林外,还逐渐增加了一些教外人士。他们中很多人都是长期对穆圣非常敬佩的人,所以对他所传布的伊斯兰教都表示信任和拥护。他们认为:认主独一,不拜偶像,改革社会陋俗,是一件对大家都有好处的事情,有些人当即就诚心诚意地㈠念“清真言”皈顺了伊斯兰教。可是也有一些人,对伊斯兰教持反对的态度。特别是古来什部族中一些上层首领的人,他们觉得穆罕默德所传布的伊斯兰教,在政治上侵犯了他们的统治地位和权力,在经济上,妨碍了他们剥削下层群众的利益。所以他们就坚决反对伊斯兰教,进而对穆圣和众穆斯林施行人身攻击。还有一些以物配主、敬拜偶像的多神教徒,认为穆罕默德倡导认主独一,不拜偶像,是违背了祖上传流下来的教门,是不义的,是罪恶的。他们便和那些上层统治者结成了一个貌合神离的同盟,共同反对伊斯兰教。他们聚在一起,就议论怎样反对和制止穆罕默德,制止他传布伊斯兰教。轻一点的是见到穆圣就嘲笑他,讽刺他,说什么这个孤儿是一个空谈家,就爱谈天说地,一点有用的话都没有。重的就是在街上遇到穆罕默德就用沙土扬他,用石头子投他。如果遇到皈顺伊斯兰教的穆斯林时也照样对他们这样做。     前面曾提过,其中反对穆圣最厉害而且起着主导作用的有三位。这三位都是古来什部族中哈什目家族中比较有名望的人,而且都是穆圣的远支叔父。其中第一位名叫阿卜,苏福扬。这个人地位比较高,家产也很丰富,他不轻易出面,只在暗中操纵反对穆圣的行为。第二位名叫阿卜·来亥布。这个人睥气非常粗暴,性如烈火,往往三句话不合,就和人吵起来。大家给他起了个外号是“火焰之父”。他遇到穆圣,就骂:“你这个该死的东西,你敢背叛祖宗的教门,我决不宽恕你!”他还时常蛊惑古来什各氏系的人说:“咱们要在全阿拉伯人起来反对穆罕默德以前,就消灭他。或者把他捉住,交给大家处治。如其不然,全阿拉伯的人就都会对咱们宣战”。由于阿卜·来亥布经常散布这些恶毒的语言,使得古来什族人大都不敢接近穆圣。使他的传教活动受到了很大的阻碍。     阿卜·来亥布不但本人反对穆圣,就连他的老婆也对穆圣进行无礼的漫骂和迫害。她经常背着一捆带刺的柴草,在胡同口阻拦穆圣通过。当穆圣要转向别的胡同时,她又把柴草放到那一条胡同口上。常使穆圣进也不行,退也不行,处于为难的境地。这个女人还经常造谣生事,挑拨离间,诽谤中伤穆圣。所以,后来人就把阿文“亥托必”(含义是背柴草的人)这个词义引申为“专门挑拨离间,造谣生事的女人”了。 阿卜·来亥布夫妇二人,和穆圣住得不远。他们时常把粪便和一些垃圾物撒到穆圣的家门口去,作为他俩对穆圣泄愤的手段。穆圣对此则是淡然处之,毫不理睬,打扫干净了事。有时也劝他们几句说:“我的叔叔婶婶呀]别说咱们还是本族本家,就是一般的邻居也没有这么做的呀!”说过几次,他们不理这个碴儿,仍旧乱撒脏东西。穆圣依旧不言不语地随撒随打扫干净。这样,阿卜,来亥布两口和穆圣及他所传布的伊斯兰教遂成为死敌。     在《古兰经》第11l篇中就曾说明此事。原文是:“愿焰父 (阿卜·来亥布)两手受伤,他必定要受伤。他的财产和他所有的东西,都不能帮助他了!他将进入熊熊的烈火中。他那个背柴草的老婆,也将进入烈火,而且在她的脖子上还套着一根结实的绳子。”     第三位,阿卜·哲赫利也是古来什部族,哈什目氏系的人,论起来也是穆圣的堂叔。他经常对古来什族人说穆圣的坏话,蛊惑大家随时见到穆罕默德就对他进行凌辱、嘲讽或折磨。大家有听他的,也有不听他的。不听他的人认为:穆罕默德从幼年直到现在一直是为人正直,守礼守法的人。尤其是曾和穆圣共过事的人,在多年的交往中,特别钦佩他。对于穆圣所传布的伊斯兰教,有的由赞佩而皈顺;有的虽然没有皈顺,也认为既然是由穆罕默德倡导的,就是一件好事。有的则持中立态度,既不赞成,也不反对。所以他们对于阿卜·哲赫利破坏伊斯兰教的言论和行动,根本不予理睬。认为是无中生有。他们觉得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都不应该对穆罕默德进行凌辱和折磨。     那些听从阿卜·哲赫利的人们则认为,阿卜·哲赫利是古来什部族中哈什目氏系的长辈,而穆罕默德是他的侄子。连他都反对他侄子所传布的伊斯兰教,可见穆罕默德就是不得人心的,他所传布的伊斯兰教就是错误的。因此这些人就追随阿卜·哲赫利对穆圣和已经皈顺的穆斯林们进行凌辱、讽刺和折磨。当他们看到一些被压迫,被剥削而皈顺了伊斯兰教的穷苦穆斯林们的时候,就挤眉弄眼地嘲笑他们说:“大家快看!最富贵的国王们过来了!”当他们见到穆圣时就讪笑着说:“今天你是谈地呀!还是说天呀!我们就爱听你胡说八道!”等等。     穆圣和其他穆斯林,遇到这种场面时,总是不理他们,自己干自己的事情。给那些人以无言的回击。时间长了,那些人电感到只是嘲笔讽刺打不动那些决心皈顺伊斯兰教的人。于是他们就找到阿卜·哲赫利说:“咱们改变方法吧!现在穆罕默德,已经敢于公开地传布伊斯兰教了。他每天都到开尔白天房内,没有供奉偶像的一个角落里去礼拜,即拜他所信仰的独一真主。明天我们在开尔白天房门外聚齐,等到穆罕默德走进开尔白天房礼拜的时候,请哲赫利大爷拿一块大石头把他砸死,你们看怎么样?”大家齐声说:“好!”就这么办,瞧您的了!”     次日,果然在天房门口围上了一群人。穆圣来到这里一看,心中暗想:今天怎么有这么多人聚集在开尔白天房门外呢?又看到好像是他叔父阿卜·哲赫利也在人群背后站立着,他就明白了,一定是这些人要施展阴谋,暗算于我,要对我下毒手,我得要小心点儿。想到此,他心中倒坦然了。遂即若无其事地昂首走进开尔白天房,来到每天礼拜的地方。开始礼拜。(他是在家中做好沐浴来的)。这时,阿卜·哲赫利挤过人群,手中拿着一块大石头,面对大众说:“你们大家都看见了吧,就是这个穆罕默德,他背叛了我们祖先的宗教,他辱骂我们一直奉为神明的偶像;他还责怪咱们的祖先,他还胡说咱们大家是愚昧无知,糊涂透顶的人;你们说像这样的人该打不该打!”大家齐声说:“该打,打死他!”说着,阿卜·哲赫利就高举石头走进天房大门,直奔穆圣而来,正好穆圣礼完了两拜,他也听到阿卜·哲赫利对大众说的话,他等到阿卜·哲赫利快走到自己的身边时,突然转过身来说:“我的叔叔,您要干什么?您是要砸死我吧!我告诉您,您要是真能把我砸死,您也消灭不了我所传布的伊斯兰教;你也阻挡不了诚心诚意的人们皈顺伊斯兰教。因为伊斯兰教是真主安拉的正道。我是奉真主的启示来传布伊斯兰教的。真主大能永存。你砸死个把人,决不能损害真主正道的一丝一毫,我请您好好地参悟参悟吧!”这几句义正辞严,铿镪有力的语言,给了阿卜·哲赫利一个猛烈的回击。使得他惊慌万状,面白口噤,混身颤抖,手中的那块石头也掉在地下。众人一看,连忙把他挽扶出了开尔白天房,一直把他护送到家中。歇了半天,他才喘了二日长气说:“哎呀!吓死我了,当我听到穆罕默德对我说的几句话时,我恍忽觉得他像个非常勇猛的大力士,不由得我心里就哆嗦起来,混身也疲软无力了。不用说用石头砸他,我连自己也顾不过来厂。穆罕默德说的是真实有力的话呀!可不是吗?我们就是把他砸死了,也阻挡不了那些诚心诚意的人皈顺伊斯兰教呵!反而使我们在古来什本族中和外地各族人士面前受到严厉的谴责而丧失了我们的威信和地位。我们不能再干这种傻事了。以后再慢慢地想法子对付他们吧!”     还有一次,阿卜·哲赫利买了一个外地人的骆驼,他欺负这个外地人,拖着不付给他钱。这个外地人名叫艾利斯,他不能在麦加久等,就请本地人帮他向阿卜·哲赫利要账。大家都知道阿卜·哲赫利和穆罕默德之间是闹过纠纷的。虽说阿卜·哲赫利没有砸死穆罕默德,自己反而软了下来,可是他并不甘心,总想找机会再和穆罕默德斗一场,以泄私愤。有人就乘机指引艾利斯去求穆圣帮他向阿卜·哲赫利索取卖骆驼的钱,好叫他俩再斗一场。那位异乡人艾利斯真的去求穆圣了,穆圣答应了他的请求,带他去找阿卜·哲赫利。叫门时,里边问找谁?穆圣说:“我是穆罕默德,来找阿卜·哲赫利叔父有事商量。”阿卜·哲赫利一听是穆罕默德来了,心里就慌了,连忙哆哩哆嗦地把门打开,问:“找我有什么事呀?穆圣说:“是你买了这位外乡人的一只骆驼吗?为什么不赶快把钱给他呀!”阿卜·哲赫利连忙说:“是!是!是!我这就给他,我这就给他!”说着赶忙回屋,一文不少地把买骆驼的钱给了艾利斯。艾利斯向穆圣道谢。穆圣说:“本来做买卖就要讲信用,哪能收了人家的货,不付给货款呢!这是应该向他要的,不用谢我,求真主襄助你一路平安地回家去吧!”艾利斯高高兴兴地走了。后来有人问阿卜·哲赫利:“你那天怎么那样顺顺当当地就把钱给了他呢!你不是说要拖他个十天半月的少给他一些钱吗尸阿卜·哲赫利说:“哎JSU提了,我见到穆罕默德,心里就忐忑不安,嘴也说不上话来了,手也哆嗦了,好像他身后站着一匹凶猛的大骆驼似的,不由得我就乖乖地把钱如数还给他了。”     以上两件事说明:一个人只要他心正无邪,做事公道,那么他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就有很大的说服力。就能使一些心怀叵测,耍弄阴谋诡计的人,望而生畏。     可是,阿卜·哲赫利凶心不改,并没有从这两件事情上接受教训。他觉得直接打击穆罕默德不行了,就转而迁怒于皈顺伊斯兰教的人,有一个女奴名叫赛米叶,是由穆圣出资替她赎身为良人,她当即皈顺了伊斯兰教。入教后,她时常受到一些多神拜像教徒的凌辱、迫害。后来在一个阴谋家的指使下,阿卜·哲赫利把她杀害了。这是第一个为伊斯兰教牺牲性命的人。穆圣闻知后,心情很是悲痛。并宣布她是“舍希德”,意思是为主道而牺牲,永居天园的人。     穆圣有位邻居名叫乌格巴。有一次他约请古来什各氏系家族的头人到他家去赴宴,顺便也请穆圣参加。穆圣对他说:“你不皈顺伊斯兰教,我就不去你家吃饭。乌格巴唯恐穆圣不去,就顺口答应皈顺伊斯兰教,穆圣这才去他家参加宴会。这件事被乌格巴的朋友欧拜知道了,欧拜就质问乌格巴:“你为什么背叛了咱们祖先的遗教,而去皈顺穆罕默德的新教?”乌格巴说:“我已经答应了,你说怎么办呢?”欧拜生气地说:“现在你必须立即退出伊斯兰教,还要去找穆罕默德打他一顿,抓住他的头,啐他的脸,或是把他的双眼弄瞎。否则,我们不但不再认你做朋友,还要杀害你!”乌格巴本来是个没主意的人,就听了欧拜的话。一天,他看到穆圣进入开尔白天房去礼拜,就从后面跟进去,乘机用衣服套住了穆圣的脖子,紧紧拉住不放。这时恰巧艾卜·白克勒走来,看到这种情况,连忙解救了穆圣并斥责乌格巴为什么这样做。说得乌格巴无言答对。这时穆圣说:“放了他,让他走吧!叫他以后改过就是了!”对于这件事,麦加城很多人,都很受感动。认为穆圣真是心胸开阔,不汁私仇的高尚人物。可是一些反对穆圣的人,对此事却无动于衷,仍在不断地设法打击迫害穆圣和一些皈JI匝伊斯兰教的人。       三, 尽管麦加城古来什部族中一些顽固派和以物配主的拜像教徒疯狂反对和打击穆圣所传布的伊斯兰教,但仍有人愿意皈顺伊斯兰教。其中大多数是处于卑下地位的穷苦大众和被压迫,被剥削的奴隶们。同时也有几位是上层比较著名的人士,他们从爱护穆圣尊重真理出发,毅然接受了伊斯兰教的信仰和教条而皈顺了伊斯兰教。他们入教后对于穆圣和他所传布的伊斯兰教起了很大的护卫和推动作用,其中有两位比较重要的人物:     一位叫哈木宰(我国旧译“韩泽”),他是穆圣祖父阿卜杜·孟·塔里布的小儿子。是穆圣的叔叔。他为人勇猛,讲义气。麦加城的人都尊敬他,也惧怕他。他经常听人讲穆罕默德传布的伊斯兰教是认主独一,反对拜像的一种宗教。他心中有些怀疑,觉得祖先传下来的拜像教门,怎么能一下子改变过来呢!穆圣也曾对他讲过伊斯兰教的内容,劝他皈顺,他并没有明确表态。后来他看到古来什本族中很多人,不但反对穆罕默德而且还施展种种手段打击迫害穆罕默德和皈顺他的人。哈木宰的心中非常不平,总想公开出来保护他的侄子,可是又怕别人说他是站在穆罕默德一边的人。因此,他还没有实行自己的想法。某日,他从城外打猎回来,正赶上他的堂兄阿卜·哲赫利又在开尔白天房门口对穆圣进行侮辱嘲讽。哈木宰非常愤怒,要想过去保护穆圣,又怕伤了彼此弟兄的和气。正在犹豫的时候,自家一位女仆恰巧在这里路过。她见此情景,就走过来对哈木宰说:“我的主人啊!你平时不是很讲义气,能够除暴安良吗?怎么今天您眼看着有人欺侮好人,您怎么倒不敢管了呢!”哈木宰说:“不是我不敢管,我是怕伤了我与阿卜·哲赫利弟兄的和气!”女仆说:“什么叫弟兄的和气呀?现在您的堂兄正在欺侮他的侄子,他怎么不怕伤了叔侄的和气呀?穆罕默德不仅是您们家的侄子,他也是咱们麦加城所有劳苦大众的救星。他传布的伊斯兰教,对我们有很大的好处,我告诉您吧!我已经皈顺了伊斯兰教了,也受了很大的教育,您要是不管,我可就要过去斥责阿卜·哲赫利,保护我们的穆圣去了,您可别怪我以小犯上啊!”哈木宰听了这段话,激发了正义感,正气凛然地走到阿卜·哲赫利的面前,大声喝斥说:“你要干什么!不许你欺负我们的侄子,麦加人所尊敬的穆罕默德!你要是不听,我就给你个厉害的瞧瞧。招急了我,我可不论哥们不哥们的!”阿卜·哲赫利在他的威慑之下连忙说:“不敢,不敢。一边说一边跑回家去了。     穆圣很感激哈木宰叔叔的救护,并劝他皈顺伊斯兰教。那位女仆,也在一旁极力劝说。穆圣就请他俩到自己家中,对他们讲了很多有关伊斯兰教的信仰和作为一个穆斯林应该遵守的规约,哈木宰听了之后,很受感动,当即表示愿意皈JI匝伊斯兰教,并口念“清真言”。然后和他的女仆一同回家去。临走时,还对穆圣说:“你只管放心,如果再有人敢欺负你,指真主为誓,我决不能轻饶他们!”     自从哈木宰皈顺伊斯兰教后,阿卜·哲赫利一直没敢轻举妄动。一些顽固派和一些拜像集团,也都畏惧哈木宰的威力,没有再明日张胆地欺凌穆圣和皈顺他的人,使伊斯兰教的传布,得到很有力的支持。当时人称哈木宰为“真主之虎”。     另一位叫欧麦嘞。欧麦嘞也是古来什部族人,是穆圣的族弟,生有胆略,勇猛惊人。起初,他一直反对穆圣传布的伊斯兰教,并准备伺机杀害穆圣和一些皈顺伊斯兰教的人。后来听说哈木宰已经皈顺了伊斯兰教,心中很生气,又听人说,哈木宰一入新教,谁也不敢再欺侮穆罕默德和皈顺他的人了。因为哈木宰有勇有谋,人人都惧怕他呀!连阿卜·哲赫利也不敢再逞凶了。欧麦嘞听了简直按耐不住自己了。就拔剑而起。大声说:“我先杀死哈木宰,再去刺杀穆罕默德,看谁能把我怎么样!”他走在半途,遇到一位名叫赛尔德的人。赛尔德见欧麦嘞满脸杀气,手执利剑,连忙问:“欧麦嘞你要干什么去?”欧麦嘞没好气地说:“你少管闲事!我要去刺杀穆罕默德!”赛尔德说:“哎呀!欧麦嘞,我的好朋友呀!你是个聪明人那!怎么办起糊涂事来了!”欧麦嘞说:“我办什么糊涂事了?”赛尔德说:“你知道不知道r穆罕默德是我们古来什族中一位很受大家尊敬的人。他公正廉明的为人,咱们早就都知道了。现在他所倡导的伊斯兰教。教人认主独一,不拜偶像,破除迷信,改造社会,这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业呀!你不去帮助他;支持他,却还要去杀害他。这不是明白人办糊涂事吗!”欧麦嘞听了更增加了怒气,用剑指着赛尔德说:“听你这么说,你也皈顺了穆罕默德的新教了,我先杀了你,再去杀穆罕默德!”赛尔德大笑说:“人家都说你智勇双全,可我今天看你,即非智也非勇!欧麦嘞说:“这话怎讲?”赛尔德说:“你不明世道,妄信人言,维护错误,毁灭真理,这能算是智者吗?你逞一时愤怒,要杀害我这个无辜的弱者,这能算勇吗?依我相劝,你先消消气儿,冷静一下,听我对你细说一说。”欧麦嘞听了之后,不觉心中暗想:我欧麦嘞生有勇力,应该扶世道,救危难,除暴安良,岂能逞一勇之力而乱杀无辜之人,这确实是不智不勇呀!想到这里,心情就平静多了,面色也就和气多了。赛尔德一看,心说有门儿,欧麦嘞被我这几句话打动心了,我必须趁热打铁,再加一把劲儿,一定要把他教育过来。赛尔德接着说:“我的好友哇!我看你现在已经有些回心转意了,不过你还觉着有点儿下不来台,这不要紧,你现在跟我去串个门儿。欧麦嘞忙问:“到哪儿去串门儿?”赛尔德说:“到你妹妹阿米娜家去呀!”欧麦嘞问:“难道我妹妹也皈顺穆罕默德了吗?”赛尔德说:“你先别问,到了她家你就知道了。”于是欧麦嘞就跟着赛尔德一同来到他妹妹家。这时阿米娜正和她的丈夫赛义德在跟早已皈顺伊斯兰教的哈巴卜学念《古兰经》中已公布的内容。他们听说欧麦嘞来了,吓了一大跳,赶快叫哈巴卜躲起采,并迎出门去,问他干什么来了?没等欧麦嘞说话,赛尔德先说:“我和他找你来就是要谈谈有关穆罕默德传教的事。”阿美娜说:“那就请进来吧!”落坐后,阿美娜两口子对他俩讲了很多有关伊斯兰教的事。欧麦嘞听后认为,这个教门是对人、对社会都有很大好处的宗教。就说:“你们皈顺吧!我不反对,咱们各不相拢。”阿美娜见她哥哥已经有很大的转变,就进一步动员说:“我们这里正在诵念穆罕默德口传的真主启示,你可以听一听。说着就念后来编排在《古兰经》第二十篇“塔哈”的片段。欧麦嘞听后,问这样的好文字是谁编排著作的,阿美娜告诉他这是真主安拉下降的启示,由穆罕默德口诵的。欧麦嘞听说后,思想上起了变化。他细细一想,我们和穆罕默德是一块儿长起来的,不知道他会这么好的文字,这个人可能有点儿来历。想到此,他忙说:“你再念两段我听听!”阿美娜又念了本章中的另外两节。欧麦嘞越听越觉得这不是一个凡人能够作出来的。他就承认了这确实是真主的启示,而穆罕默德就是为真主安拉宣传真理的人。他想我不但不应该杀害他。而且应该保护他。不但要保护他,我还要皈顺他所传布的伊斯兰教。想到这里,他的思想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问:“我能不能去拜见穆罕默德?”阿美娜说:“行倒是行,就是你必须先把杀人的念头改变了,收起利剑,口念清真言后,我们就带你去见穆圣!”欧麦嘞问:“清真言是什么呀”阿美娜就教他念:“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主使者!”欧麦嘞当即高声诵念。他还没念完。那位躲在内室的哈巴卜就跑出来向欧麦嘞道贺,并说:“你现在来到这里就如同黑夜中见到了明月,刚才你们所念的‘塔哈’这几段真主的启示正说明这个问题,‘塔哈’的本意就是‘明月’呀!”欧麦嘞心直口快忙说:“你们要是引领我去见穆罕默德,那简直就是见到太阳了!”于是他们就决定一齐去见穆圣。当他们到了穆圣家中时,正好哈木宰也在这里。欧麦嘞见到哈木宰,连忙说:“我真对不起你呀!我的叔叔!我听说你皈顺了伊斯兰教,很生气,我正要去杀害你。没想到,我也口念清真言成了穆斯林了!”说罢,二人握手哈哈大笑。哈木宰忙说:“这才是你有胆略,有见识的最好表现呢!”于是哈木宰带领他们一齐进见于穆圣。欧麦嘞谈了自己思想认识的转变过程。穆圣对他很是满意,当即准许他入教,并对他进行了规劝,勉励他做一个优秀的穆斯林。在场的人听罢,一齐高呼“真主至大”。 此后,麦加城内古来什部族人都知道欧麦嘞皈顺了伊斯兰教。很多人觉得不可理解,说欧麦嘞是本族中的逆子,言而无信。先前他还说要杀害穆罕默德,怎么一下子转了个大弯又皈顺了伊斯兰教了呢?欧麦嘞不管众人说什么,坚决与哈木宰团结起来,二人一心护卫伊斯兰教和穆圣及所有的穆斯林,并扬言谁要是再敢伤害穆罕默德和皈顺伊斯兰教的人,就先杀了他。这样,在公开传布伊斯兰教的进程中,他和哈木宰共同起了很大的保卫和推动的作用。          四, 自从哈木宰和欧麦嘞二人皈顺伊斯兰教之后,麦加城中的顽固派和拜像教徒就觉得不能再对穆罕默德本人进行打击和迫害了。因为他们惹不起哈木宰和欧麦嘞。于是他们就把迫害的毒手转向一些下层的皈顺伊斯兰教的人们,一方面泄他们的私愤,一方面企图削弱穆罕默德的传教力量。     在麦加城有一个名叫毕俩采的人,他是伍麦叶氏系的奴隶;曾秘密地皈顺了伊斯兰教。他的主人朱买哈知道此事后,就强迫毕俩来退教。毕俩来不肯,朱买哈就把他捆起来,放在大街上,叫过往的人和一些顽童对他进行嘲弄和殴打,在这种非常难堪的情况下,他俩来只是一个劲儿地口念“真主独一!”“真主至大!”当时正是炎热的夏天,又加上是阿拉伯半岛上的沙漠地带,火烤一般。如果把一块生肉放在沙漠上,一会儿就能熟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朱买哈又把毕俩来放到热沙子上。并问:“你还能挺得住吗?”毕俩来毫不屈服,虽然上面太阳晒,下面热沙子烤,他仍然口念“真主独一,真主至大”从不改口。这件事被艾卜·白克嘞知道了,就忙跑去责问朱买哈为什么这样残酷地伤害一个无辜的人?朱买哈说:“你们是一个教门的人,我看你怎么样救护他?”艾卜,白克嘞当时就赎买了这个奴隶,把他带到自己家中去生活。毕俩来感谢真主,感谢艾卜·白克嘞对他的救助,艾卜·白克嘞说:“是真主对你的护佑,是你坚贞不屈的虔心得到了真主的襄助。”毕俩来随即口诵“感赞真主,求真主继续的护佑!”的赞词后来穆圣得知此事,也很称赞毕俩来的认主虔心,并给他安排了生活出路。     一位名叫增尼泽的女奴,因皈顺了伊斯兰教而被她的主人折磨得双目失明。还有阿玛尔和她的父母兄弟因皈顺了伊斯兰教,全家都受到阿卜·哲赫利的迫害,甚至对他们用大刑。在炎热的夏天,迫使他们穿上铁衣去干活。还有一个名叫海巴甫的,他是别部族的人,被古来什人俘获而成为奴隶的。他有打铁的手艺。他因敬佩穆圣的为人而皈顺了伊斯兰教。可是他的女主人却强迫他退教,并用烧红的铁块去烙他。而他在酷刑面前仍然坚贞信仰独一的真主安-拉、表现出一个虔诚穆斯林的风格。     最早皈顺伊斯兰教,成为穆圣传教核心小组的成员艾卜·白克嘞,也因为是穆圣的信徒而遭受到很多人的迫害。当古来什顽固派对他的迫害越来越严重时。艾卜·白克嘞实在无法忍受,就逃出麦加城,准备渡红海到阿比西尼亚去避难。他走到离麦加城不远的地方遇见一位名叫达格奈的朋友。达格奈问他到什么地方去,艾卜·白克嘞就把因为自己皈顺了穆”产默德传布的伊斯兰教而遭受顽固派的迫害,万般无奈,才准备逃到阿比西尼亚去避难的情况,原原本本地对达格奈讲了出来。达格奈听后忙说:“哎呀,麦加城的人,怎么这样不知好歹呀!他们把你这样一位扶弱济贫,爱护族亲,好客敬友的大好人,赶出家乡,这可太不应该了!我劝你千万别去阿比西尼亚,你跟我回去,我保证你的安全,你就放心皈顺伊斯兰教,去赞拜真主安拉,去协助穆罕默德传布伊斯兰教吧!”这样,艾卜·白克嘞就改变了去阿比西尼亚的打算,跟着达格奈一同回到麦加城去。     达格奈本是哈拉部族的头人。他到了麦加,就找到古来什的几位头人,提出:不能把艾卜·白克嘞这样的正义之人赶出麦加城。并当众声明他自己愿意留在麦加城以保护艾卜·白克嘞的安全。古来什的头人们也知道艾卜·白克嘞在麦加城有很高的声望,不希望他到外地去避难。因为如果那样,确实有损古来什部族的声誉。同时,又有达格奈的面子,就答应让艾卜·白克嘞在麦加城平安地居住。但是他们也提出了几点要求,请达格奈转告艾卜·白克嘞注意。内容是:他可以在自己的家中做礼拜,念《古兰经》,祷告,但是不许可他公开地进行宗教活动,不能叫他利用宗教活动来引诱我们的妻子、儿女。达格奈完全答应这个条件。并转告给艾卜·白克嘞。于是,艾卜·白克嘞除了去会晤穆圣外就在自己家中诵经、礼拜。达格奈也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居住下来。      后来,艾卜·白克嘞·在自己家的大门里边修建了一间敞厅。他每天在厅内高声诵经和礼拜。因为敞厅是在临街的门内,所以每天都有很多青年人在门外好奇地观看艾卜·白克嘞的宗教活动。日子多了,古来什族中有几位头人对这件事很不满意。觉得艾卜。白克嘞违背了他们的要求。他们就找到达格奈说:“我们曾同意你对艾卜,白克嘞的保护并提出我们的要求,不许他公开进行宗教活动。可是他现在违背了我们的要求,每天有很多青年人在他门口观看他的宗教活动,这太不像话了。请你告诫艾卜·白克嘞,叫他立即停止在他的敞厅内高声进行宗教活动。否则,我们也收回准许你保护他的诺言。我们要制裁他了。于是达格奈找到艾卜·白克嘞说:“我为保护你不受欺凌才陪你来到麦加,向你们古来什族人说明,只许你在家中秘密进行宗教活动。于是你现在违背了我们的协定,公开地搞起宗教活动来,你们本族人对我提出了质问,我不愿意被你们族人说我言而无信,说我没有履行自己的诺言。所以请你还是按照我们事先约好的办法去活动罢!不然的话,我就要撤回我对你的保护。”艾卜·白克嘞说:“我感谢你一直对我的保护,我更感谢你为了保护我而远离家乡,到·麦加城来居住。现在他们既然指责你我违约,那就请你撤回对我的保护。我是准备要公开传布伊斯兰教的。不能因为有人迫害我们,反对我们,我们就退缩了,就不敢公开传教了。因为我们坚信真主安拉会保护我们的。”达格奈听到这话,觉得不能再说下去了,只好说:“我希望你好自为之。”说罢,就告别了艾卜·白克嘞,离开麦加,回到本乡去了。     从此,艾卜·白克嘞就在自己家中的敞厅内,时常聚集一些皈顺伊斯兰教的人公开礼拜,高声诵读已经公布的《古兰经》的内容,也有很多不信伊斯兰教的人在门前围观。     古来什部族中一些反对伊斯兰教的顽固派和以物配主的拜像集团所看到他们无论怎样对穆斯林进行多种多样的欺压和迫害,穆斯林们都毫不畏惧、毫不动摇地坚信伊斯兰教,而且皈顺它的人越来越多。对于这种情况,一些顽固派和拜像集团实在解不开其中的奥秘。于是又聚在一起商量对策,谋划再用什么法子去破坏伊斯兰教的传播。其中一位名叫欧太卜的老汉,论起来他还是穆圣的远房叔叔呢,他说:“依我看要想制止伊斯兰教的传布,必须从根上下手才行。咱们大家早已知道,开始传布伊斯兰教,提倡认主独一,反对敬拜偶像的不是穆罕默德吗?我们只要提出几条要求说服他不再传布伊斯兰教不就行了吗?何必兴师动众去迫害那些皈顺他的人呢?”大家一听,认为也有道理。当场就请他去找穆圣面谈。欧太卜找到穆圣说:“我的侄子呀!你是我们古来什族中名门的后代呀!你也是一位聪明能干的人哪!现在你怎么却干着一件愚蠢的事呀!你说咱们古来什族人愚昧无知,你破坏我们祖先传留下来的宗教;你反对大家敬拜偶像;你说我们的祖先是走过了错误的道路;你煽动一些下民皈顺你的新教;你这是企图分裂我们的家族哇!我劝你从现在起就停止那些不对的行为,同时我也对你提出几条要求,你说好吗?”穆圣说:“您谈吧!”欧太卜接着说:“你传布新教,若是为了发财致富,我们大家可以给你凑一份财产,使你成为我们中间最富足的人。你若是为了荣誉,我们大家推选你做我们的头领,一切都服从你的指挥。你若是想称王称霸,我们恭奉你为阿拉伯的皇帝。你要是被邪魔恶鬼·缠身而患有精神病,我们向神像替你祈祷,使你邪退身轻,怎么样?”穆圣等他说完,就对他口诵真主的启示,内容是:“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哈一、米目,这是从至仁至慈的主降下的启示。这是一部内容详明的天经。是为有知识的民众而降示的阿拉伯文的《古兰经》。可以做报喜者和警告者,但他们大半退避而不肯听……我跟你们一样,我只是一个凡人。我奉到启示说:你们所应当崇拜的只是独一的主宰。所以你们应当遵正路而趋向他,应当向他求饶。”穆圣念到这里,欧太卜急忙捂住他的嘴说:“我的好侄子,你不要再念了,我心里明白了。以后有时间我再找你来,咱们爷俩好好谈谈!”说完他就告辞而去。众顽固派等他回来问道:“您同穆罕默德谈话的结果怎么样啊?”欧太卜说:“哎呀!太使我惊异了。穆罕默德所说的话,我活了这么大的年纪是根本没听见过的。他说的既不像空洞的诗歌,也不像供神的祭词。更不像魔术法师的咒语。”然后,他就把穆圣对他所讲的真主的启示,对大家说了一遍。又接着说:“穆罕默德这些话今后准会成为了不起的名言。我劝你们不要再打扰穆罕默德了。让他按照他所信仰的真主的启示去自由行动吧!”众人听了这些话,觉得欧太卜不但没有说服穆罕默德放弃伊斯兰教,反而有被他拉过去的危险。于是对他说:“你是受了穆罕默德蛊惑,被他蒙住了你的眼睛啦!””欧太卜说:“不管你们怎样说我,反正我总认为穆罕默德是有道理的,是正确的,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你们要是不同意,我也不管你们的事了。”说罢,欧太卜就离开了他们。     一些顽固派人士,见这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们又派代表去找穆圣商讨一个互相尊重的折衷方案,就是:请穆圣答应去参加他们对某一个偶像的参拜。然后他们就可以听从穆圣的教导来敬拜真主安拉。实际上这就是使用给真主安拉配备伙伴或助手的办法来打破穆圣所提倡的认主独一的信仰。对于这个方案,穆圣坚决不同意。他不但不去参拜所有的或是某一个偶像,而且也不准许非真心信仰伊斯兰教的人来敬拜真主安拉。穆圣随即对来人口诵真主的启示:内容是:“你说;‘不信主的人们啊!我不崇拜你们所崇拜的;你们也不崇拜我所崇拜的。你们也不敬拜我所敬拜的,我也不敬拜你们所敬拜的。     你们有你们的宗教,我们有我们的宗教。”(这段启示,后来编排在《古兰经》中第109章。)诵读完毕,穆圣又对他们说:“请你们打消幻想吧!我绝不会接受你们为真主安拉配备伙伴和助手的意见和办法。”     古来什顽固派看到这个计谋还是没有动摇穆圣传布伊斯兰教的决心,于是又生一计。他们另换代表和穆圣协商,问他能不能把他现在已经公布并准备记录在《古兰经》中有关贬斥偶像、禁止崇拜偶像行为的篇章或片段删去。他们认为这样做,也可以扰乱穆圣所倡导的认主独一的信仰。只要能把这个防线冲破,致于其它的教条、规章等就都可以逐渐地进行削弱,最终可以达到制止伊斯兰教的传播,进而打击穆罕默德的目的。他们认为这是一把很有效力的软刀子。可是他们没有想到这个想法刚一提出,就遭到穆圣的严辞拒绝。穆圣当场即口诵真主的启示说:“你说:我不能擅自修改它。我只能遵从我所接受的真主的启示。如果我违抗我的主,我确实畏惧重大的刑罚。”这段启示,后来编排在《古兰经》第10章第15节内。 古来什顽固派这一计又不行,于是又出新法。他们派人去见穆圣说:“你既然自称是真主派遣传教的使者,那就请你显示一两件人间办不到的奇迹吧!如果你能显示出一两件奇迹来,我们就皈顺你所传布的伊斯兰教。穆圣当即口诵真主的启示:“你说:‘赞颂我的主超绝万物。我只是一个遵奉使命的凡人’。”(这段启示后来编排在《古兰经》第17章第93节内。)这一段启示的意思就是说穆罕默德是同我们一样的一个凡人。他不能也不必要显示各种奇迹来炫耀自己。他只是听从真主的启示来传布伊斯兰教的人,他是用真理和实际行动来劝化世人的。因此,伊斯兰教是反对要求使者显示奇迹,并把它做为教内的一种戒律。     据伊斯兰教内部神秘主义者的传说,当顽固派要求穆圣显示奇迹时,他们叫穆圣把月亮分成两半,于是穆圣在真主的襄助下,用手一指,月亮就分成了两半个,然后又合在一起。可是顽固派却说这是一种障眼法。他们仍然不皈顺伊斯兰教。穆圣当即口诵真主的启示:“真主不降示迹象,只为前人不承认它。”(这段启示后来编排在《古兰经》第17章第59节中。)实际上就是说穆罕默德只是一个凡人。所说的指月两开只是一种神话传说而已。     古来什族顽固派使用了各种阴谋手段,都没有达到动摇和阻止穆圣传布伊斯兰教的信心和行动。于是他们又恢复使用老办法——暴力。他们就不择手段地加紧对众穆斯林的迫害。虽然有哈木宰和欧麦嘞那样勇武而又真诚信仰伊斯兰教的人,但是手大捂不过天来。顽固派人多,手段又毒辣,真是防不胜防。穆圣恐怕这样下去,可能会使更多无辜的人遭到毒害。他在考虑到自己的实力还不能完全控制顽固派的时候,就开始分批动员一些能够转移的穆斯林暂时迁移到别的地方去。一面免遭毒手,一面积蓄力量,建立基本队伍,伺机返回麦加。他对可以迁徙的众穆斯林说:“你们分散到各地去吧!真主安拉,不久就会使我们又团聚在一起!”众人请他指示分散到什么地方去好些?穆圣说:“你们可以先过海到阿比西尼亚去吧!”             五, 为了维护伊斯兰教,为了保卫众穆斯林的安全,第一批遵从穆圣指示迁往阿比西尼亚的穆斯林,离别了家园,秘密迁徙到红海西岸的阿比西尼亚去。这次前往的有十位男子,五位妇女。他们公推欧斯玛尼为首领,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艰难地通过两头陆路,中间水路的旅程,平安地到达了阿比西尼亚。受到当地人们的欢迎。因为长时期以来,麦加城古来什族人的商队,曾多次过海到阿比西尼亚去经商。他们在阿比西尼亚留下了极好的印象。所以这次麦加的穆斯林来到阿比西尼亚,虽然不是来做买卖,但是也被当地人做为贵宾一样留住下来,并给他们安排了较好的生活条件。     这些穆斯林在阿比西尼亚住了不到三个月,因为是远在异地,虽然生活条件还比较好,但是,思乡之情还是难免的。又加以他们的人数较少,互相关心照顾不够,因此就有人想迂回故土。正在犹豫之际,又听到从麦加城传来一个谣言。说是穆罕默德已经和多神教徒妥协了,他承认了那些骗人的偶像是真主的大天仙,它们可以替人向安拉求情等语。因为当时没有可靠的通讯设备。这个谣言是从麦加城回国来的少数阿比西尼亚人受了古来什顽固派的愚弄而传过来的。这些迁居阿比西尼亚的麦加穆斯林,不可能分辨传言的真伪,就轻信了。大家心中很是不满。觉得我们背井离乡,迁居异地,不就是为了保卫伊斯兰教的纯洁,为了维护穆罕默德所倡导的认主独一的信仰吗?怎么他倒发生了动摇,和多神拜像的人说到一块儿去了;怎么能承认偶像是真主的大天仙,能替人向真主求情呢。于是这些穆斯林决定一起同回麦加城去质问穆罕默德为什么改变了信仰的内容,又因思乡心切,所以他们就不顾旅途劳顿,一齐回到麦加城。穆圣听说他们回来了,没等他们找自己,就去迎接他们。见面之后,还没有寒暄问候,这些人就对穆圣提出质问。穆圣听后说:“这是无稽的谣传,根本没有这回事!”穆圣随即口诵真主的启示:“你们告诉我吧!拉特和欧萨以及排行第三也是最次的默那,怎么会是真主的女儿呢!这些偶像只是你们和你们的祖先所定的名称。真主并未给以证实。”(这几段启示后采编排在《古兰经》第53章第19、20两段中。)大家听了穆圣口诵真主的启示和他本人的解释,一下子心里都明白了,同时齐念:“真主至大”并向穆圣道歉。从此,他们又和麦加城的教友们共同生活在一起了。              六,古来什族中的顽固派看到他们排斥、限制、打击、迫害穆罕默德和众穆斯林的一切手段一直没有取得胜利,他们又生一计,找到穆圣的宗亲,阿卜都·麦纳夫的族人,请他们把穆圣交出来,由顽固派处治,他们愿意拿出相当的资产交给麦纳夫族人,做为交换条件。在麦纳夫族人中也有一些反对伊斯兰教的人。但是他们不同意出卖他们的同宗弟兄。因此,拒绝了顽固派的要求。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这些顽固派找到穆圣的保护人,伯父阿卜都·塔里布,请他把穆罕默德交出来,同时也请阿卜杜·塔里布在他们任何一家中挑选一位青年,做为和穆罕默德的艾换条件。阿卜杜·塔里布说:“你们这简直是故意污辱人。你们的青年交给我抚养,可把我的亲侄子拿去杀害,你们说天下有这样不合理的事吗!你们快快离开我,别在我这里废话了!”     处处失败的顽固派和多神教徒羞恼成怒,他们扬言,要是不把穆罕默德交给他们处置,他们就要施展更凶狠的手段,把古来什部族中凡是属于麦纳夫和哈什目家族的人,除去与多神教徒站在一起的阿布·来亥布,阿布·哲赫利的家庭成员外,不论他们是否皈顺伊斯兰教,一齐把他们围困起来,断绝一切供给;停止一切交往;不许他们自由活动,直等到完成杀害穆罕默德的行动后,才能解围。     顽固派还把这个决定写成书面的告示,悬挂在开尔白天房的门外。麦纳夫和哈什目两个家族的人在这种无理的迫害下,一齐找到穆圣商讨对策。穆圣当即做出两个决定:一个是急速动员两个家族以外的穆斯林赶快起程到阿比西尼亚去避难,以免再遭毒手。因为现时顽固派和多神教徒还顾不到对这些人进行迫害,因而这些穆斯林还能自由行动。另一个决定是分头劝谕麦纳夫和哈什目两个家族的成员,不必惊慌,我们只求独一的真主安拉赐给安宁,我们为维护真主的宗教而甘愿忍受一时的痛苦等等。通过穆圣的劝慰,很多穆斯林都安下心来,敬祈真主的护佑。一些还没皈顺伊斯兰教的族人,看到穆圣这样英明镇定,临危不惧的精神,也很受感动。很多人在这种危难的时刻,也都表示了皈顺伊斯兰教的决心。     没过几天,顽固派和多神教徒就动手了。他们用武力围困了除去阿卜·哲赫利与阿卜·来亥布两家以外的麦纳夫·哈什目家族的人。在他们住地麦加城“谢义甫”地区周围,加上层层岗哨,不许人们随便出入。断绝了粮食和其它日用品的输入,更不许外区商人进去做买卖,致使被围困的人缺粮断饮。困苦异常。     阿卜·来亥布与阿卜·哲赫利二人不但不设法解救这些遭难的同族人,反而为虎作伥,充当了顽固派的急先锋。他们分别对被围困的同族人大声嚷着说:“你们只要把穆罕默德交出来或是把他杀死,我们就解除对你们的围困,恢复你们的自由!”这些被围困的人们虽然处在极端困难的处境中,不但没有怨恨和杀害穆圣的念头,反而在穆圣的领导下,发挥了坚忍不屈的精神。大家团结一致,互通有无,互相帮助。一些非穆斯林的族人,也发生了同仇敌忾之心,与所有的穆斯林抱成一团,互相劝慰,互相鼓舞。本来是被围困的厄运场所,却增进了全族人们的团结和斗争的意志。     一些心地善良的好心人,包括到麦加城来经商的外地人,看到两个家族的人无辜被围,心实不忍。大家就想出了种种办法?暗中建立了许多通道。通过这些路线,不断地把粮食和日用品从少量到大批地运进了包围网内,使被困的男女老幼都得到了救济。在将近三年的漫长时间里,被围困的人没有一个因冻饿而死的,更没有一个人向顽固派和多神教徒屈膝告饶。这是那些顽固派和多神教徒开始所没有料的。,在二家族被围困时,哈木宰和欧麦嘞二人非常气愤。他俩一定要和顽固派及多神教徒进行拚斗,想用武力打破包围圈。但是被穆圣制止了。因为如果用武力进行拚搏,必定要流血伤人,对于双方都不好。另外,他们的人多,自己这方面人少,能够使用武力的人更少。如果拚搏不胜,那就要遭到更严重的伤亡。这是对自己方面非常不利的。于是穆圣就劝导大家安心。并说明这是真主安拉对我们的考验。我们只有和平、忍耐,听候真主的判断,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在这种艰苦的处境中,     穆圣借机更广泛地对大家传播伊斯兰教,宣讲认主独一和立身处世的规约;并早晚带领大家礼拜;教育大家要发挥互助友爱、互通有无的精神,敬祈真主的襄助共渡难关。     顽固派和多神教徒一方面在麦加城加紧围困麦纳夫和哈什目家族的人士,一方面派人到阿比西尼亚去用厚礼赠送给阿比西尼亚的国王和一些掌权的人物,请他们把逃到阿比西尼亚避难的穆斯林交给麦加送礼来的人带回去处置。可是阿比西尼亚国王拒绝了他们的要求,退回了他们的礼物,并对麦加来人说:“我国早就听说麦加城有一位穆罕默德,是一位正直诚实的人,他所传布的伊斯兰教,是认主独一,匡正社会,教育人心的宗教。这些皈顺他的穆斯林和前年我们曾接待过的几位从麦加城来我国避难的穆斯林,我们都认为是一些真心向上,要求进步的人。我国不但要热诚保护来到这里的各位穆斯林,而且我还劝你们回去赶快解开被你们无理围困的麦加两个家族的人士。因为你们那样做是非常不义的,是违背一些善良人士的心愿的。如果你们不听我们的劝导,继续围困和残害这两个家族,那就对不起啦!我国就要用武力伸张正义,解救被困的善良人们,并要支援穆罕默德大力传布伊斯兰教!请你们回去好好商量商量吧!” 麦加城顽固派的代表在正气凛然的国王面前,听到义正辞严的指责,又怕阿比西尼亚真的发兵攻打麦加,于是连忙口称:是!是!遵命!遵命!狼狈地逃回麦加城去了。     顽固派的代表回到麦加城后,把阿比西尼亚国王所说的话对他们的头领—字不漏地做了传达。并说阿比西尼亚国王很不满意咱们对两个家族人的围困办法。咱们再要不撤消对两个家族人的围困,恐怕阿比西尼亚真的发兵前来战斗,咱们可就失败到底了!?顽固派头人听了之后,心中也发生了动摇。但是还强做镇定地说:“再研究研究吧!”     顽固派和多神教徒们看到围困的办法不但没有使两个家族的人低头认输,反而更促进了他们团结互助;更难过的是,本来是为了制止穆罕默德传布伊斯兰教;想用围困两个家族的手段煽动他们本家族内部起采反对穆罕默德,制止他传布伊斯兰教,甚至于想借用他们的手把穆罕默德置于死地。没想到穆罕默德反而利用被围困的机会,公开地,大量地传布起伊斯兰教来了。这简直是极大地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事,因此,这些顽固派也开始认为围困的办法彻底失败了。又听到从阿比西尼亚回来的代表所说那里的国王要用武力来帮助两个家族解围,心里更是不安。他们现在是进退维谷,骑虎难下,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 这时,古来什部族中有几位比较中立的人士,他们原来对于穆圣传布伊斯兰教是不赞成也不反对的,)而对于顽固派和多神教徒对穆圣和众穆斯林的迫害和围困却很不同意。他们看到两个家族的人被围困了将近三年的时间,不但没有被围垮,反而更坚强更团结了。就认定那些顽固派和多神教徒这次又失败了。他们出于爱护麦纳夫和哈什目两家族受困的同胞,又痛恨顽固派和多神教徒的残忍。于是挺身而出,要迫使顽固派和多神教徒赶快放弃围困的手段,把两个家族解放出来。     在中立人士中有一位名叫祖里哈的老人,他是穆圣姑妈的儿子,他领着几位老年人,找到顽固派的头子,对他们说:“我们古来什的同胞们现在都生活得很好,有吃、有穿,过着安宁的日子。可是那些被你们围困的人,却在缺衣少食,毫无自由,过着艰难的日子。难道你们就不怜惜他们吗?你们连一点良心都没有吗?依我们好言相劝,你们应该赶快撤消围困他们的措施,把这些无辜的族人解放出来。” ’ 当顽固派和多神教徒正在考虑时,那位反对穆圣的急先锋,穆圣的堂叔,也就是死心踏地为顽固派效劳的阿卜·来亥布先发火了。他高声对祖里哈和同他一起来的人嚷着说:“你们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我们不听你们的,我们就是要把穆罕默德和跟随他的人一齐困死。”还没等他说完,老人中一位名叫泽沐尔的打断了他的话:说“你们不但胡说八道,你们还胡作非为呢!一开始我们就反对你们的残忍手段!”这时所有跟随来的老人一齐说:“是这样!我们反对你们的围困办法,你们赶快撤销这个办法!如不然,我们就动手解放他们了尸还没等顽固派回答,大家就一齐动手,把悬挂在开尔白天房门前的那份罪恶的围困通告撕了下来。被围困的人见此光景,一齐从包围圈中冲了出来,穆圣在前,率领大家分几个方向脱离了包围圈,并高呼“真主至大!”“真主襄助我们!”“我们胜利了”。     顽固派和多神教徒,粹不及防。被-被愤怒的人流冲得各处藏·躲。那几位中立的老人也参加到被害人的行列中,高高兴兴地各自回到家中。这次突围行动,彻底击溃了顽固派和多神教徒的围困诡计。那位阿卜·来亥布也吓得目瞪口呆,手足无措,只得垂头丧气地走回去了!     那些迁居到阿比西尼亚的众穆斯林,受到了当地政府以及群众的帮助和照顾,生活得很好。他们不断地公开谈论穆圣的为人和他所传布的伊斯兰教,也时常谈论麦加古来什族中一些顽固派和多神教徒对穆斯林的迫害。这就使得当地的人士,一方面非常景仰穆圣和他所传布的伊斯兰教毒一方面痛恨麦加城古来什族中的顽固派和多神教徒。时间长了,越传越广泛,使得彳艮多阿比西尼亚的人们都对穆斯林和伊斯兰教有了普遍的了解。可是一些从麦加迁来的穆斯林又很惦记麦加城内被围困的穆圣和各位教友的安全。不过在当时的生活条件下,没有方法和他们互通消息。只有默求真主安拉赐给他们平安下。     正在这些穆斯林心悬两地的时刻,从外地到阿比西尼亚来了一些基督教徒。他们是来访友学道的。其中有几位是深通古籍《陶拉太》和《殷支嘞》的博士。在当时他们是被称为“有经的人”,用现代的辞语来说,就是高级知识分子。他们听说在阿比西尼亚国内有很多从麦加迁移过来的穆斯林。就前来探视、访问。众穆斯林就对他们分别介绍了麦加城的情况和穆罕默德的为人以及他所传布的伊斯兰教。又讲了穆圣和众穆斯林在麦加城怎样受到古来什部族中顽固派的摧残、迫害和他们自己迁移到阿比西尼亚来的缘故,等等。这些基督教徒听了以后,认为在《殷支嘞》经中曾记载着在耶苏去世以后,上帝还要派遣一位使者来传布真教,引导世人。该经中还表述了这竺后来的使者的几种特征,正与这些穆斯林所谈的有关穆罕默德的情况差不多吻合。于是就决定派遣十二位对古经深有研究的代表,渡海到阿拉伯半岛的麦加城去亲访穆罕默德并准备进一步了解他所传布的伊斯兰教。     这12位基督教徒的代表来到麦加时,这里的众穆斯林在穆圣领导下,已经冲破了顽固派和多神教徒对他们的围困,打击了顽固派和多神教徒的嚣张气焰。因此这12位代表很顺利地见到了穆圣。双方谈得很融洽。穆圣抓住这个机会,就更进一步地把伊斯兰教从信仰到教规、教法,都毫无保留地对他们做了详细的讲解。这些人听了以后,就细心地把古经中所记载的“后来要出现一位大圣人的情况”和穆圣所谈的内容对比了一卜。他们一致认为穆圣所传布的伊斯兰教正符合古经中所记载的内容。他们又问穆圣是否已经奉到上帝的默示。穆圣当即读’了几段后来编排在《古兰经》中的真主的启示。他们听了之后,很是感到。当即决定:穆圣所传布的伊斯兰教,正是继承了古圣伊卜拉欣所传布的正教。于是他们就凭着对真主的信仰和对古圣的尊崇而一齐口念“清真言”,皈顺了伊斯兰教。     当这12位代表辞别穆圣出采的时候,遇到了伊斯兰教的死敌阿卜·来亥布。来亥布看见这些外方人从穆圣家中出来。就问:“你们干什么来了”?他们说:“我们来拜访古经中所记载的圣人来了!我们见了穆罕默德,听他讲了伊斯兰教,正是古圣伊卜拉欣的正道,我们已经皈JI顷了它,我们已经成为穆斯林了。”阿卜·来亥布听了之后,大惊失色地说:“你们怎么听信了穆罕默德的邪说,而背叛了你们祖先传下来的自己的宗教呢?我可没见过像你们这样愚蠢的人呀!”这些新皈顺的穆斯林说:“好啦,好啦!请你不要再往下说了。不是我们愚蠢,而是你们自作聪明。你放着明明是真主的正道而不皈顺,反而任意破坏这样的正道,你们说这是聪明呀,还是愚蠢呀!?好啦!我们不和你多谈了,你去信奉你自己的宗教,我们决心皈顺我们遵从古经而选择的正道啦!”说完,这12位代表就离开了麦加。回到阿比西尼去了。在阿比西尼亚的众穆斯林听说去麦加的客人回来了,就都跑到他们的住处,打听麦加城的情况、被围困的教友和穆圣怎么样了。各位代表分别和他们谈了话,介绍了当时麦加城的现.状和解围后穆圣及众穆斯林已经自由平安地生活着的情况。大家听了一齐感赞真主的襄助。又听说去麦加的12位代表都皈顺了伊斯兰教。大家更是高兴,便和新归顺的教友共同高念“真主至大!”和“清真言。”后来他们又谈到在麦加城和阿卜·来亥布的一番辩论,说到阿卜·来亥布无言答对时,大家父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那些外地客人走了以后,原来的穆斯林继续在阿比西尼亚安居下来,后来有的逐渐回到麦加。            七, 在伊历纪元前三年,穆圣家中发生了两件不幸的事情,一件是他的妻子海底彻夫人逝世。海底彻是第一位皈顺伊斯兰教的人。她自从和穆圣结婚以来,夫妻十分恩爱。她曾放手叫穆圣去经商,去管理家产。她时时处处尊敬和体贴穆圣。在穆圣准备改革历来的多神拜像迷信思想和行动时,她又十分支持他的改革倡议。在穆圣准备改造社会人心,挽救不良风习时,她也十分赞同。等到穆圣宣布受到真主的默示,并开始传布伊斯兰教时,她第一个表示皈顺,并遵真主的默示把自己的丈夫称为圣人。然后协助穆圣制定了行动的规划。她还拿出来大量的资财,使穆圣能够救济穷苦困难的人们和赎买、解放被压迫的奴隶。在穆圣遭受顽固派和多神教徒的欺凌时,她也曾多次挺身而出,以自己祝赫拉族的威望和势力,保护了穆圣的安全和伊斯兰教的顺利传播。所以,她既是穆圣的一位贤内助,又是一位传布伊斯兰教的有功之人。因此,我们认为各时代,各地域所有的穆斯林在赞念穆圣的时候,都不应该忘记海底彻的功勋。可是后来各地穆斯林,尤其是我们中国信仰伊斯兰教的各族人们,只纪念她所生的女儿法蒂玛,而不纪念海底山L这虽然是有它的社会的和宗派的根源,但是从整个伊斯兰教发展史方面来看,这是不全面,也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     根据现有资料记载,海底彻在世时共生三女二子。长女名宰娜布,二女名茹克雅,三女名法蒂玛。她就是后来和阿里结婚,穆圣去世后,成为第四代哈里发的夫人的人。海底彻所生的两个儿子,一个名叫哈什目·诺伊卜,一个名叫阿卜,杜拉·塔伊尔,二人均夭折了。     海底彻去世后,穆圣非常悲痛。不过他为了使自己能够专心传布伊斯兰教;为了解除自己内顾之忧,他就和阿米尔氏系的赛吾德女士结婚了。这位赛吾德当时也是一位孀妇,是一位不顾亲友反对,坚决皈顺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她和她的先夫赛克嘞因受顽固派的迫害,曾两次迁往阿比西尼亚,后来回到麦加城。她丈夫去世后,各亲友多次介绍她和多神教徒结婚,她都拒绝了,因而受到更加残酷的迫害。直到和穆圣结婚后,她才从苦难的生活环境中解脱出来。     第二件悲痛之事是在海底彻去世一个月后,穆圣的伯父阿卜都·塔里布也去世了。阿卜都·塔里布在世时,对于幼年失去母亲和祖父抚养的穆圣,毅然承担了养护的任务。后来又长时期地教育、引导穆圣参加商队贸易,以及赞助他和海底彻结婚等等。直到穆圣传布伊斯兰教后,阿卜都·塔里布仍然随时护卫他,减少他遭受顽固派和多神教徒的残害程度。虽然阿卜都·塔里布没有正式皈顺伊斯兰教,但是他的保护穆圣和卫护伊斯兰教方面的功绩,是不能泯没的。     因此,穆圣把丧妻、丧伯的这一年,称为是“悲痛之年。”     麦加城的顽固派和多神教徒看到穆圣连着失去两位亲人。正处在沉痛悲哀的环境中,便又肆无忌惮地欺压起穆圣来了。他们当众公开叫嚷“穆罕默德是妻亡、亲丧的魔术师;是故虚的占卜者”。在行动上,过去他们不敢干的事现在也干出来了。在路上,他们看见穆圣过来,就用沙土往他头上撒。看见穆圣在开尔白天房内礼拜,就用各种污秽的东西往他身上扔。穆圣对于这些人的无礼行动,都淡然处之。他想:你们用沙土撒我,我自己把它掸下去。你们用污秽之物扔在我身上,礼完了拜,我自己收拾干净。穆圣一直认为这些愚昧无知、受人教唆的人,终久会幡然悔悟的。     有一次,一大群人在街上拦住穆圣:质问他为什么要背叛祖先遗留下来多神拜像的宗教而提倡认主独一。禁止拜像的邪教呢?穆圣觉得这正是一次对大家公开传布伊斯兰教的好机会,要借此对大家讲一讲伊斯兰教的信仰和教规。于是他就大声止住了群众的乱嚷,用真诚的态度,有力的语言对大家讲述了古圣伊卜拉欣所倡导的认主独一的信仰是我们必须继承遵守的正道。虽然后来在不同时代有很多人,违背了他的教导,给真主安拉配备了很多助手、偶像,这是我们的祖先做得不对的地方。我们不能盲目地把祖先遗留的东西毫无选择地一揽子继承下来。祖先遗留下的正确的东西,我们要继承;留下采不正确的东西,我们要研究分析,分别对待。接着又把伊斯兰教的行动纲领,教规教义,有针对性地对大家讲了很多。穆圣这次公开的讲话,给当时在场的群众在思想认识上投下了一付清凉剂。有些人听了,认为他说得很有道理,也觉得围攻穆圣是错误的行为,就都暗暗地散了。可是也有一些人还不肯放穆圣过去,胡搅蛮缠地乱嚷乱闹。这时,艾卜·白克嘞带领一些穆斯林赶来,斥责那些捣乱的人,说:“你们要干什么!难道你们还要伤害传布正道的好人吗?”他们一边说着,一边轰散了围攻的人,把穆圣护送回家了。     面对麦加城顽固派和多神教徒日益加剧的迫害,穆圣曾到离麦加城不远的塔伊夫城去,那里是赛格夫部族的住地。穆圣希望他们能够帮助自己摆脱麦加人的迫害。可是结果不佳,那里的人们由于先入为主地受了古来什顽固派和多神教徒的传言的影响,拒绝了穆圣的要求。     穆圣回来后,经过多方面的考虑,认为在麦加附近,已经不可能再进一步传布伊斯兰教了。最好的办法是要选择一个地方,既有利于传布伊斯兰教,而且能够站住脚跟。如果能够找到这样的一个地点,就迁移过去,建立比较牢靠的根据地,然后逐步扩大领域,最后一定要胜利地回到麦加城来。但是选择什么地方合适呢!他想到过去曾动员一些穆斯林先后到阿比西尼亚去,虽然他们在那里生活得很好,但那里毕竟是外国,异乡之地,距离麦加城又远,来往还要过海,交通很不方便。还是要在阿拉伯半岛上,距离麦加城不要太远的地方才行,但是那里的群众条件必须要好,有利于传布伊斯兰教。因此,这个问题就成为当前穆圣急需解决的一件大事了。     穆圣经过多次考虑,认为在麦加城北面约六百里的叶斯里布最适合做为迁往的目的地。于是他就开始进行迁移的各项准备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