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源

Languages
  1. home

  2. article

  3. 六大部著名圣训集的形成

六大部著名圣训集的形成

Rate this post
1)布哈里圣训实录
布哈里:(伊历194—256)本名叫穆罕默德,称号艾布阿布顿拉,父亲叫伊斯玛仪,祖父叫伊卜拉欣,回历一九四年出生于中亚西亚的布哈拉城。回历二五六年殁于撒玛尔罕郊外的霍尔坦克村。由于出生于布哈拉地方,因此以布哈里而著名。
《布哈里圣训实录》:他用了近十六年的时间,走访各地,搜集圣训,背记了六十万段圣训,其中三十万段为健全正确的圣训,三十万段为不健全圣训。从三十万段为健全正确的圣训中筛选出了七千多段最可靠的健全正确的圣训,编进了他的圣训集中《布哈里圣训实录》共分97章。圣训学家脑威说,布哈里的圣训实录里,除去重复的圣训,共有四千多段。
 
布哈里的故事:有一次,伊玛目布哈里去了巴格达。那时,他的盛名已经在各地家喻户晓了。巴格达的学者聚集起来商定对这位以圣训背诵家著称的布哈里教长进行一次公开的测试。他们把一百段圣训的传述系统和正文错乱地混合起来,分别由十个人记着,等见到伊玛目布哈里时再考他。他们约好时间让伊玛目进行一次讲座。讲座那天,前来听讲的人不计其数。在讲座当中,学者们按私下商量好的办法先由一人向伊玛目布哈里说出错乱后的一段圣训,问伊玛目对不对。伊玛目布哈里说:我不知道。他又问第二段,伊玛目布哈里仍说不知道,直到他把十段问完,伊玛目一直答道:我不知道。当时,测试伊玛目布哈里的人们面面相觑,心下佩服不已,不知情者却以为伊玛目真的无言以对。
第二个人站起来又问了事先准备好的十段张冠李戴的圣训,一段一段问下去,伊玛目每次都说:我不知道。就这样,十个人都提问了,伊玛目的答复始终是我不知道。末了,伊玛目布哈里对第一个向他提问的人说,你问的第一段圣训的正确传述系统应该是这样,那条传述系统的正文应该是这样。如此等等,他把十段圣训对号入座地重新组合起来。又把第二、第三,一直到第十个人事前弄错乱的圣训一一纠正了过来。当时在场的人无不愕然,大加赞赏他的学识,在座的人被他的渊博知识和准确记忆力折服了。
 
编辑布哈里圣训实录的起因:
伊玛目布哈里说:“我在伊斯哈盖·拉海威耶身边学习,同伴们说:‘希望你们能编辑一本书,简洁地收集穆圣的一些圣训。’这句话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影响。于是我开始编辑这样的一本书。”
另一个传述,伊玛目布哈里曾说过:“我梦见穆圣,我站在他的前边,我的手中有一把扇子,用它保护穆圣。后来我询问一些学者此事的含义,他对我说:“你在保护穆圣,避免人们给穆圣造谣。于是,这件事使我决心收集一些正确的圣训。”
编辑与整理:
伊玛目布哈里说:“我用了十六年的时间,从六十万段圣训中选编了这部圣训集,我使它成为我与安拉之间的见证。”
伊布拉欣·穆阿格里说:我听穆罕默德伊斯玛尔来〔布哈里原名〕说:“我收入在这本书中的都是正确的圣训,还有更多的正确的圣训我没有收录在其中。因为担心书太长。”
伊玛目布哈里还说过:“由于我对某一传述人有看法,因此我放弃了数万段的圣训,没有录用。”
伊玛目布哈里曾说过:“在这部圣训集中,选编的每一段圣训,在收入之前我都要先洗小净,然后礼两拜,才开始收录其中。”
欧麦尔·拜基里伊说:“我听穆罕默德·伊斯玛尔来(布哈里原名)说:‘我在禁寺里编辑这部圣训实录,每收录一段圣训我都向安拉祈求,然后礼两拜,直到我确认圣训的正确性时,才收录其中。’”
伊玛目布哈里说:“我祈求安拉在这部圣训实录中给予广大穆斯林吉庆。”
伊玛目布哈里说:“我给此部书命名为《有可靠传述系统的正确圣训实录》
这就是现在的《布哈里圣训实录》
 
2)穆斯林圣训实录
《穆斯林圣训实录》:伊玛目穆斯林用毕生精力共收集圣训三十万段,然后从中精选出一万二千多个传述系统编辑成册,在这部圣训实录里共收录圣训七千二百七十五段,除去意义重复的外,有四千多段。
伊玛目穆斯林:
穆斯林:(伊历204—261)他本名叫穆斯林,称号艾布侯赛尼,父亲叫汉札智,祖父叫穆斯林·古色力,瑚罗珊属的奈萨布尔人,回历二零四年出生,二六一年归真,享年五十七岁。
伊玛目穆斯林出生于著名学者家庭从小跟随父亲学习,然后跟着本地方上的著名的谢赫学习,曾游学伊拉克、黑贾兹、叙利亚、埃及等地。具有渊博的知识并精通圣训。当伊玛目布哈里旅行到纳萨布尔时,曾居住在那里研究圣训,伊玛目穆斯林便前来向他学习,伊玛目布哈里在那里居住了五年之久,伊玛目穆斯林一直跟随着伊玛目布哈里学习。因此,伊玛目穆斯林从伊玛目布哈里那里学习到了许多的特长,其地位和学识也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伊玛目穆斯林曾跟随过很多著名谢赫学习,从他们上学习和传述圣训。因此,伊玛目穆斯林的地位仅此于伊玛目布哈里。
编辑穆斯林圣训实录的原因:
一些人要求伊玛目穆斯林为他们写一些有关圣行与圣训教法律例的圣训和有关善功的回赐、罪恶的惩罚;鼓励人们行善等的圣训,并要求要有传述线索而且不能有过多的重复,因为他们工作繁忙,无法过多地学习与阅读。
促使伊玛目穆斯林编辑这部圣训的另外原因是:当时编辑的一些圣训集其中许多传述线索羸弱、传述人不详等原因。这促使伊玛目穆斯林重新编辑一部正确的圣训集录。
编辑与整理:
伊玛目穆斯林说:“我从背记的三十万段圣训中选编了这部圣训实录。”
这部圣训实录,伊玛目穆斯林花费了十五年的精力,无论在路途或者在居家时都认真刻苦地编辑整理,其中共收集有一万二千段圣训。在编辑完成之后,伊玛目穆斯林说:“我们应该谈论安拉给予的恩惠,即使大地上的人用二百年的时间编辑圣训,这部圣训实录一直都会是他们围绕的中心。”
伊玛目穆斯林说:“在这部圣训实录中,每收录一段圣训都要有具体的证据,即使不收录的,也要有不收录的具体原因。”
他还说:“我把这部圣训实录整理之后好交给谢赫艾布资尔阿,凡是他指出有疑问的,我都将之删除,只有他说是正确的,没有任何疑问时我才肯定下来。”
穆斯林圣训实录的著名前言:
《穆斯林圣训实录》中有一个著名的前言,在前言中包括了:
①说明编辑的原因
②说明在选取圣训和确认传述人的可靠程序时所传述的方法
③说明了应该了解传述人的具体情况,要精研他的有关细节
④说明了以穆圣之名编谎的严重性
⑤鼓励仔细甄别和确认传述系统,禁止传述弱圣训和伪圣训
⑥说明了研究传述线索是属于宗教功课的一部分
⑦说明了“某人由某人上传述”的形式可以作为教法的证据。
编排方法:
首先以前言开始,然后分门别类地编辑,如信仰章、洁净章、妇女律例章、拜功章等。穆斯林圣训实录原来每章并没有冠名,是后来圣训学家伊玛目脑威附加上去的。
 
3)艾布达伍德圣训集
《艾布达吾德圣训集》:收编者苏莱曼·本·艾什尔赛·本·伯什尔,称号艾布·达吾德(伊历202—275),于回历202年生于西吉斯坦,回历27510月殁于巴士拉。
《艾布达吾德圣训集》共收录圣训五十万段,选出四千八百段四千八百段编辑成册。

4)铁尔密济圣训集
《提尔米宰圣训集》:收编者穆罕默德·本·尔萨·本·苏热,称号艾布尔萨·提尔米宰,并以提尔米宰著称(伊历200—279)。回历200年生,279年殁于故乡。他的圣训集,有五千多段圣训 。

5)奈萨伊圣训集
《奈萨伊圣训集》:收编者艾罕默德·舒尔布··阿里。称号艾布阿布顿·热合曼。(伊历215—303)于回历215年生于瑚罗珊的奈萨。因此,他以奈萨伊著称,回历303年殁于巴勒斯坦,一说殁于麦加。他的圣训集,有很多段都是重复。《奈萨伊圣训集》共收录五千七百段。
6)伊本玛哲圣训集
《伊本·玛哲圣训集》:编者穆罕默德·本·叶宰德·本·玛哲,称号艾布·阿布顿拉。(伊历209—273)生于回历209年,殁于回历273年。《伊本·玛哲圣训集》共收录四千段
以上六部圣训经,被称做著名的六大部圣训经。此外,教长马力克(于回历一七九年归真)的穆旺塔与伊玛目艾哈默德的圣训集也很著名。
主要的传述圣训者及其简介
传述圣训者,都是圣门弟子,许多的圣门第子由于终天不离穆圣的左右,故对穆圣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知道得最清楚,所以传述的圣训最多;有些圣门第子因为生活、务农、经商或圣战的原因,则不能和穆圣在一起,因此,他们所传圣训的多寡,各不相同;经常追随穆圣,从事教务者传的圣训较多;忙于农事和商业者,传的圣训较少。下列几位,便是传述圣训最多的人:
  艾布胡勒:也门人;回历七年奉教,常跟随穆圣,记忆力最强,传圣训五千三百七十四段,欧玛尔为哈里法时起用他,他辞而不就,居住麦地那,回历五十七年归真,享年七十七岁。
  俄绮舍 :第一位哈里发艾布伯克的女儿,她九岁同穆圣结婚,和穆圣共同生活九年,聪明而善文学,曾参加政治生活,对日常生活方面的圣训知道得最多,传圣训二千二百一十段,回历五十八年归真,享年六十五岁。
伊本欧玛尔 :名阿布顿拉,第二位哈里发欧玛尔的儿子,幼年即随其父入教,后又随其父迁至麦地那。十四岁便请求穆圣参加吴候德之战,因其年幼,圣人不许。十五岁参加壕沟之战,传圣训一千六百三十段,回历七十三年归真,享年八十四岁。

  札比尔:札氏的父亲名叫阿布顿拉,札氏是著名的圣门弟子,参加过十九次战争,传圣训一千五百四十段,回历七十三年于麦地那归真,享年九十四岁。

  艾奈斯:马力克的儿子,是穆圣的侍从,侍奉穆圣十年,跟随穆圣参战八次,传圣训一千二百八十六段,回历九十三年于白索勒归真,享年一百零三岁。

  伊本·阿木尔:名阿布顿拉,古莱氏族人,先其父而奉教,于麦加光复前迁至麦地那,能书写,且有品学,穆圣许可他记录圣训,传圣训七百段,回历六十五年于叙利亚归真,享年七十二岁。

  此外,欧玛尔、阿里、伊本·阿巴斯、伊本·迈司欧德、艾布赛尔代等人也传述过了不少的圣训。

学习圣训的重要性
伊斯兰的教义包罗万象,即广且深,其基本法典是《古兰经》和圣训。《古兰经》是伊斯兰的第一法典,圣训是伊斯兰的第二法典,它的地位仅次于《古兰经》。是因为它同《古兰经》一样都是真主的启示,两者的区别是《古兰经》从文字到意义都是真主的启示,而圣训的意义来自于真主,文字是自于穆圣(祈安拉赐福他)的。因此,《古兰经》和圣训的精神完全是一致的。圣训是对《古兰经》的最可靠的解释,对理解《古兰经》的精神和意义具有重要的作用。圣训对《古兰经》的作用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古兰经》中有些明文的意义深奥难解,圣训对此进行分析。(二)有些明文的意义广泛,圣训使其具体化。(三)有些明文的意义细腻而严格,圣训进行条理化。(四)有些明文的意义隐含,圣训加以阐明。总之,圣训是对《古兰经》的基本大纲和原则精神的阐述。
《古兰经》是原则原理,圣训是细则条规。圣训一方面注解并发扬了《古兰经》的哲理,另一方面开拓了整个伊斯兰文化,伊斯兰的哲学,法学,史学等都是在圣训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因此,除《古兰经》外,圣训的地位高于一切。
因此,遵循圣训必须与《古兰经》紧密结合,《古兰经》明确提出,人们必须服从使者:“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当服从安拉,服从使者和你们中的执事者,如果你们为一事而争执,你们使那件事归安拉和使者(判决),如果你们确信安拉和末日的话。”(4:59) 作为伊斯兰教的立法依据,《古兰经》是立法的第一根据,圣训是第二根据,因此,圣门弟子、再传弟子以及后来的圣训学家们无不给予重视。